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点道为止 > 第210章 深仇大恨 上辈恩怨下辈算
    苏劫感觉到张洪源的阴冷, 有些像古代的太监,肯定是生理上有缺陷。
    如果是老爸苏师临把他变成这样的,那张洪源对于自己的杀意就可以理解了。
    “我还准备和张家和解,这样看起来,怕是很难了。”苏劫心中皱眉,当下也只能够静观其变,一切由张曼曼去运作好了。
    如果张曼曼能够掌握张家大权,对于化解仇恨也有很大好处,如果化解不了,那也没有办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他也不怕任何人。
    再说了,按照张曼曼的说法,当初是张家不对,胁迫老妈许影,等于是许张两家把老妈当成货物了,废掉张洪源那还是轻的。
    “拉里奇先生,您请跟我来。”张洪源把拉里奇带到了祠堂里面的重要位置。
    这祠堂极其巨大,在祠堂里面,供奉着祖宗牌位,还有许多古画,在外面是宽敞的客厅,古色古香,一排排的位置有点像水浒里面的聚义厅。
    拉里奇入座后,很是好奇,四处东看看,西看看,随后对泽井武二道:“这跟日本的神社又有不同的风格。”
    “日本的神社是供奉神灵的地方,而这是家族祠堂,用来供奉祖宗,同时召开家族宣传、家族会议和饮宴的地方。每次家族聚会饮宴的人数多,越热闹,就代表家族兴旺,祖宗也越是高兴。”泽井武二对拉里奇解释。
    “在以前,分为家庙和祠堂,家庙是供奉祖先的,只有官员才可以建家庙,天子有七庙。而祠堂是用来聚会宴请的地方。”苏劫尽量用英文来解释:“后来家庙和祠堂合并,拥有了供奉和宴请的功能。”
    “亚洲的家族文化非常有意思,这样做可以增强血脉凝聚力。在以前的欧洲贵族皇室,为了保持血统的纯粹,甚至不允许和外人通婚。”拉里奇说着。
    苏劫一边注意拉里奇周围的情况,他发现了很多人的目光实际是锁定在他的身上。
    他看到了在另外小字辈的位置上,张开谒等人都坐着,还有一些厉害的小字辈,有一个气息之浑厚,直追风恒益。
    这个小字辈和张曼曼长得极其相似,苏劫知道,这就是张曼曼的亲哥哥,张开太,是现在张家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
    “茅家的人呢?还没有来?”苏劫稍微看了一眼,所有人都尽收眼底,有一些真正的高手,可能和他比肩的一个都没有。
    张开太据说也是城府极深、年少有为,但毕竟没有进入“活死人”的境界,和苏劫相差很远。
    在整个张家之中,也只有一个大龙头--张洪青是“活死人”之境界,可以和苏劫平起平坐,或者境界要高一些。
    不过苏劫并没有看到张洪青的出现。
    哪怕是他不认识张洪青,但这种人的出现,在他的感知之中,就如黑暗中的火炬,根本隐藏不住。当然苏劫知道了两家的仇恨,也不是很害怕张洪青,因为到了他这种境界,已经几乎没有恐惧这种情绪的存在。
    没有到达“活死人”境界之前,人体的体能始终都有极限。
    比如,哪怕是宋卦、沈刀这些赫赫威名的“兵王”,也不可能在短跑、举重这些破世界纪录。他们遇到了很多人持械围攻,一样危险无比。
    当然,这其中不包括风恒益。
    风恒益是底子太厚了。
    而只要踏入了“活死人”境界,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身体成长进化,就可以打破某部分极限,就如老太太突然遇到危险,可以搬起压在孙子身上的千斤重物。更何况是长期锻炼的强壮高手?
    张曼曼这时候和苏劫分开了,她也坐在小字辈的那个区域。
    苏劫站在拉里奇后面,时时刻刻警惕,哪怕是在这里,他也要防备拉里奇被人袭击。作为一个合格的保镖,没有任何歹徒可以突破他的防线。
    泽井武二感觉到了苏劫身上散发出来了那种气息,如山海镇压,高高在上,居然让他提不起来任何反抗的心思,而且他距离苏劫越近,就越是觉得很安全,似乎天下没有任何危险可以伤害得了他。
    “这才过去半个月时间,他又强大了很多......”泽井武二修炼“太气拳”,从中国的“意拳”转变过来。也是最重“意”的训练,他感受苏劫的强大比别人要深刻许多。
    “意拳”又脱胎于“形意拳”,“形意拳”则是脱胎于“心意拳”,“心意拳”的源头,就是“心意把”。一个“锄镢头”经过历代武学高手,演化出来了许多招式。
    “茅家人来了。”就在这个时候,苏劫随身携带的智能模块上面出现了一条信息,是张曼曼发来的。
    果然,在门口,张洪源再次迎来了一批人,为首的是个中年人,后面跟着四五个年轻小辈。
    “来的茅家现在掌舵人,茅文雄,后面是他的儿子,茅心,另外是几个杰出的小辈,茅翎,茅亨,茅初修.....”张曼曼又发来信息:“茅心和我哥,还有张太羽都在商量一些事情,你要小心。”
    苏劫点点头,没有回话,他看了看那茅家的负责人茅文雄,龙行虎步,身材不高,但极其挺拔,气势不高,但非常广阔,双目似方似圆,这是最好的相术,在朝可以位极人臣,在商可以为巨富敌国,在武能力拔千钧。
    “可惜,不是帝王之相,大凡帝王之相,并不圆满,反而是有破相。这就是所谓的不破不立,也是禅宗中的无相之禅理。”苏劫在瞬间看出茅文雄的相来,发现此人面相身形都是完美圆满,在相术中挑不出破绽来,可不是帝王之相。
    大凡帝王,看相其实都不是太好,败笔很多,如朱元璋,如康熙,如刘邦等等。没有败笔,不成帝王。
    “我爸来了。”张曼曼再次发来个信息。
    此时此刻,就在祠堂旁边的门户之中,走进来了一个人。
    这个人身材高大,一米九多,鼻梁圆润,眼眶平和,嘴唇厚实,耳朵有肉,下巴如玉坠,整个人看上去就是平和醇厚,几如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形容。可谓美中不足的就是眉毛上挑,有些飞扬之意,就不符合中庸之道,给整个脸带来了不协调之处。
    苏劫看见这面相,正好就是符合了帝王之相的理论,处处圆满,反而不圆满,有一线破相,反而飞龙在天。
    这个人就是张洪青,张家家主,张曼曼的老爸。
    也是真正的高手。
    他一出现,苏劫就感觉到了整个眼前一黑,似乎天都黑了下来,一片极大的乌云,其中包裹着雷霆闪电,在天空盘旋,随时都会产生狂风暴雨,把整个宇宙乾坤都淹没在其中。
    能够给苏劫这种感觉,那就代表张洪青的功夫非常霸道凶猛,整个人的性格也是绝对掌控,说一不二。
    张洪青在进来的时候,所有张家人都站立起来,哪怕是那些士字辈的老人也不例外,如苏劫见过的张士意看见了张洪青,在刹那之间的模样也是畏惧,那是发自内心的害怕。
    由此可见,张洪青在家族中的地位是何等之高,绝对的一言九鼎。
    这种权威来自于他高超的实力,还有各种手段。
    “强,真是强,强得一塌糊涂。”苏劫内心深处,就这么一个念头,看见张洪青走过来,他知道,如果张洪青要杀拉里奇,自己肯定挡不住。
    原本,在场哪怕是遇到任何危险,苏劫也有信心保护拉里奇周全,不会让这个老板受到一点伤害,可张洪青出现之后,他的信心就没有了。
    虽然知道张洪青不可能对拉里奇下手,但是当他走过来打招呼的时候,苏劫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到达了他的身上。
    终于,张洪青走过来了,在离苏劫五步之遥的地方,突然停顿了一下节奏。
    这是真正高手的敏感,踏入离苏劫五步之内的距离,就是他的攻击范围。苏劫不是一般的人,他是“活死人”,而且非常年轻,体能都是处于最高巅峰,还有很大上升空间。
    现在,张洪青走过来,是要入侵他的领地。
    在领地之外,自然要停顿下做试探。
    不过,这种停顿也就是十分之一秒的时间,普通人根本感觉不出来张洪青停顿了一下,也只有苏劫这种高手才能够清晰感觉到。
    在旁人看来,就是张洪青朝着拉里奇走过去打招呼。
    咔嚓!
    停顿十分之一的气息转换之后,张洪青一步就踏入了苏劫的领地。
    他就如一头雄狮,看见了豹子的领地,硬挤进来,根本不在乎豹子的感受。这对于动物来说,是个极大羞辱和入侵。
    张洪青就这么踏入了苏劫的“领地”,看也没有看苏劫一眼,直接和拉里奇握手,两人亲切的用英语交谈着。
    “拉里奇先生,欢迎您参加我们张家的家族年会,您的来到,让我们家族蓬荜生辉。”张洪青发出来的笑容非常真诚:“至于您想对蜜獾安保的投资,我个人觉得完全可以,甚至我们还可以在数据方面进行合作共享,我知道您的许多实验室对于数据非常渴望,恰好我们蜜獾训练营有大量的人体数据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