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点道为止 > 第203章 陈年旧事 狗血事情不存在
    “你们说,洪青知不知道他女儿和苏师临儿子联手,准备占据重要位置?”又有一位老者,叫做张士学道:“这件事情洪源知道了,绝对不会放过此子的。毕竟当年的那件事情,对洪源伤害太深了。”
    “洪青是因为内心愧疚,所以才把家里的事情都交给洪源来打理。当年许家的许影是和洪青有联姻,但后来洪青进入训练营去做一件危险任务,失踪了很久,连我们都认为已经死了,于是许乔木和我们商量,改成洪源联姻。这就导致了许影的逃婚。洪源去抓许影,但被苏师临正好遇到,直接废了洪源,铸成深仇大恨。现在我们张家的小字辈都不知道。”张士意把这件事情娓娓道道来:“士巨,你把这件事情捅给了张曼曼,就难免要传到那些小字辈的耳朵里面,整个张家都会沸沸扬扬,那个时候,洪源的颜面何存?”
    “这件事情我想左了。”张士巨一拍脑袋:“洪源那边是不能得罪的,毕竟他现在掌握家族的财政大权,我们这一批元老还得指望着他拨款过日子。但我在这里说一句,这样一来,实际上并不是什么好事,我们为张家也出过力,流过血。当年张家开拓的时候,我们哪个不是手持刀枪,打杀出来的一片天地。而现在呢,我们老了,财政大权反而掌握在小字辈手中,这合理不合理?”
    “这是家族定下来的规矩,谁能够把我们张家的功夫练到神而明之境界,谁就是大龙头。老祖宗退下来了,下面只有张洪青一个接班人,你的儿子洪军也极为杰出,可还是不如张洪青,这不是没有办法么?”张士意道:“我儿子洪定当年也是心高气傲的主儿,但和张洪青比起来还是大为逊色。现在对张洪青是心服口服。”
    “张家七杰,洪青为最。”张士学道:“我们现在也别想那么多,辅助洪青把张家扩大,好好兴盛下去,千万不能够内斗。你们看那许家,都内斗成什么样子了?现在许乔木风烛残年,还能够支撑着,不过他的死也就这么一年了,老祖宗帮他算过,没有什么奇迹发生。”
    “许乔木选的那个接班人,许家志倒中规中矩,可也是守成而已,想要中兴,难上加难。”张士意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希望我们张家乘着这个机会,把许家给吞下来,本来洪源的算计也很好,让张曼曼再度和许家的接班人联姻,帮助许家管理公司,我们张家就可以把许家完全吞并下来,这么一块肥肉,可让我们这些老家伙都吃饱了。”
    “许家的现金流,房产都很庞大,操纵了几十家的上市公司,资产估计千亿之多,如果全部吃下,我们这些人每人分个几亿没有问题。”张士巨目光中都有绿油油的光芒:“据说现在奥林实验室已经研制出来了一门抗衰老的药物,增强细胞活性,还处于临床阶段,想要去注射一个疗程,就需要差不多一亿的费用,你们想不想试试?”
    “现在的科技真是日新月异。”张士意道:“想要享受这些常人享受不到的东西,就必须要有钱!很多很多的钱!张家虽然大,可人也太多了,分到我们身上的东西就不算多,所以我们要想办法多积攒些养老钱才是。”
    “蜜獾安保的这个高管位置,不能够给张曼曼,也不能够给张开太。这两个小字辈获得之后,可不会想着我们这些老家伙。”张士巨道:“我们这几个,还是支持开羽,他已经承诺了我们很多东西。”
    “支持开羽是我们的方案,不会更改。”张士学点头:“但其他的几个,开元,开谒这几个小字辈后面也有人支持,开羽这边并不占优势。”
    “开羽的智商比他们都高,按照道理把握很大,只要搞定了张开太,那张洪青也说不上什么,想不到居然杀出来了个苏劫。”张士意皱眉:“这件事情,局面就复杂了起来。其实苏劫这小子哪怕是修炼到达了神而明之的境界,也好对付,毕竟他是血肉之躯,可他的背后有苏师临,他接近张曼曼,焉不知是不是有什么别的心思?这一对父子,一明一暗,那就难了。”
    “开羽在接触茅家。”张士巨道:“如果茅家辅助他,那把握就大了许多,蜜獾训练营和我们张家,还有一些大势力共同成立安保公司,这是一块巨大的市场机遇,茅家也想进来。”
    “茅家?他们不是和风家同气连枝么?风家背靠的是提丰训练营,和蜜獾训练营是竞争对象。”
    “那也没有什么,商业上本来就是只有利益。再说了,茅家是茅家,风家是风家,提丰又是提丰。开羽去接触茅家,而张开太也在接触茅家,都给茅家许诺了很多东西。”张士意道。
    “开羽肯定能够打动茅家。”张士学似乎很有信心:“我们再商量一下家族大会的事情,据说这次洪青和暗世界现在最强的熊猫面具人交手受伤了,回去蜜獾实验室手术治疗,也不知道会不会痊愈。我看他这些恐怕是要定张家下一辈的接班人,好好培养。”
    “是人就有私心,张洪青也不例外,他是想培养他儿子的,但也不能做得太过,如果开羽能够在家族大会上力压开太,那么张洪青也只能按照家族规矩,培养开羽,放弃开太。”
    不说几位张家老一辈在这里聚会商量事情,苏劫在城市中逛了一圈之后,自己找了家酒店住下,并没有回到张曼曼的那个小楼之中。
    过了一会儿,张曼曼就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见面就问:“茅家的人居然去袭击你了?”
    “没错。”苏劫点头:“一个叫做茅力强的人,我打发走了。你这么快就知道,看来消息灵通啊。”
    “茅家的人居然敢插手我们张家的事情,实在是活的不耐烦了。”张曼曼脸上很是恼火:“又是我的那群哥哥们,为了利益,居然勾结茅家。”
    “在你们张家的人看来,你也是为了利益勾结我。”苏劫把刚才在广场上遇到张士意的事情说了一遍。
    “什么?张士意?”张曼曼愣了愣,随后哂笑起来:“他还许诺你那么多的东西,我告诉你,这些许诺一件事他都办不到。我们张家真正能够做主的只有三个人,一是我的祖爷爷张年泉,二是我父亲张洪青,三就是我叔叔张洪源,其他人所能够动用的资源非常少,我们张家也是中/央集权。而这次家族大会,其实是定接班人。”
    “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了。”苏劫点头:“蜜獾安保那个高管的位置能够有多少资源,谁当上了,立刻就等于是手握大权,有钱有势,还能够借助蜜獾训练营的种种手段提升自己,顿时把其他人甩开一大截,这不是确定继承人是什么?
    现在张家的模式其实很简单,张年泉是老祖宗,压住阵脚,辈分最高,但实际上已经彻底放权,都115岁了,只有享福,想管事情也管不过来。
    而大龙头是张洪青,真正的核心,整个家族都围绕他来运转。
    至于张洪源,那是大管家的角色。
    而接下来,就是要选“太子”。
    “恕我直言。”苏劫脑海中分析着:“哪怕是这次我当上了拉里奇的保镖,实际上也对于你的大局无济于事,整个张家,甚至包括你父亲,都不会选择你当继承人。”
    “我知道。”张曼曼道:“我们张家还是非常传统的,但现在是什么年代了,旧的传统我就要打破它。否则我们张家怎么革新?你帮不帮我?”
    “当然,我尽力而为。”苏劫并不在意,不过他突然提起来精神:“对了,你知道,我们家里和你们张家是有仇的,具体什么仇,你知道不知道?”
    “你都知道了?”张曼曼脸上出现了惊讶之色,全身都紧张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安静下来:“你知道多少?”
    “我只知道有仇,但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所以才来问你,看你知道不知道?”苏劫看出来了张曼曼的内心不安,连忙安慰:“你放心,父辈是父辈之间的事情,我们是我们,而且这年头其实并没有化解不了的仇恨,我爸和我说了,让我不要和你来往,但我也没有听话,这不就证明了很多事情么?”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张曼曼松了口气:“也就是狗血的三角恋而已。当年许家的许影,也就是你妈和我爸是联姻的。但要结婚前,我爸因为一次任务失踪了,大家都以为他死了,但这个联姻也还是要继续下去,所以就换成了我叔叔张洪源。你妈许影当然不愿意,就逃婚了。但我叔叔张洪源觉得很没面子,自己去追,但不知道怎么遇到你爸,打伤了我叔叔,还救走了你妈,后来的事情就这样了。”
    “原来如此。”苏劫道:“的确也不是什么大事,事情过去很多年了,这件事是你叔叔张洪源不地道。对了,别闹出什么别的狗血事情来,我们两个是什么亲生姐弟吧?我记得有个武侠小说里面就是这样,那个主角认识一个姑娘,那姑娘就是他父亲风流快活留下来的。”
    “你想太多了。”张曼曼恨不得想打苏劫一下:“你妈和我爸虽然是订婚,但那是家族之间的联姻,双方就见过了几次面,恐怕手都没有牵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