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点道为止 > 第135章 遁入深山 天人合一有玄机
    “高中,我的青春,再见了。”
    苏劫心中也感慨万千。
    虽然他经历了很多普通高中生不曾经历的东西,但对于人生的一个重要经历,他还是要细细品尝个中滋味。
    在高考结束的那一刻,实际上他就已经成年了。
    不光是他,每个高中生毕业也都要经过这次考验。
    看着从考场之中出来的一张张脸,有的兴高采烈,似乎是自我感觉考得还可以。有的是心中忐忑不安,十分沮丧,估计是题目没有做出来,但又渴望奇迹的发生。
    有的则是彻底放松,准备享受接下来的生活。而有的对未来迷惘都写在了脸上,似乎高中毕业后不知道干什么。
    每个同学都有自己的情绪。
    苏劫看着他们的表情,似乎也深入了他们的内心,了解他们的想法。
    巨大人流滚滚而来,还有那些接送孩子的家长,也焦急的等在外面。
    突然之间苏劫明白了,当初老爸建议自己不要休学,继续读书的原因。
    这是社会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要经历过的事情,哪怕是苏劫觉得自己特殊,但深入其中经历下,也可以感受自己的平凡,在滚滚大势面前,始终是个小人物。
    但在平凡之中,也有伟大。
    每个经历了这场战争的人,都是英雄。
    突然,苏劫很享受这一刻的气氛。
    他就站在校门口,看着考试完毕的人流,久久不愿离去。
    夕阳,人来人往,微风之中带着花香,可人生再也回不去了,但更精彩的青春在等着自己。
    有些人,还能够聚在一起吗?
    有些事,还能够重复吗?
    一种鲜活的滋味儿在苏劫心头荡漾。
    “苏劫,你怎么站在这里不动?”有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苏劫回头一看,发现是宁子夕。
    她也考试完毕出来。
    “你考得怎么样?准备报什么大学?”宁子夕还没有等苏劫回话,又开始问个大家考完都会问的问题。
    苏劫想了想:“应该是745。如果我猜得不错,你也应该是要报B市的第一学府吧。”
    “你知道你考了多少分?”宁子夕倒是有些惊讶:“估算不会出错吧,这次可不是人工智能阅卷。”
    “不会有错的。”苏劫点头。
    学校每次考试完毕之后,也进行估分。
    苏劫估分让宁子夕很惊讶,因为每次估算出来都和真实的分数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如果这次还是跟估的分一样,那苏劫就是神人了。
    “今晚班上同学聚会,你不会再请假吧。”宁子夕问。
    “不请假。”苏劫一笑。
    接下来三天,苏劫似乎和普通人一样,在学校和同学一起开庆祝会,然后估分,填报志愿,最后才散去,平平淡淡,没有任何的精彩。
    可苏劫的心态越来越成熟,他知道,自己不光是心态是成年人,生理上也已经是成年人了。
    忙完一切,回到家里,老爸老妈都没有问苏劫的考试情况如何,因为他们知道不会出任何意外。
    跟老爸老妈老姐交代了一声。
    苏劫直接收拾好行李,再次坐上去D市的飞机。
    到了D市之后,他来到乡下,住入了欧得利当初的那个小院。
    这个小院是欧得利买下来的,自己装修设计,环境很小,每年欧得利都要来到这里住上一个月左右,平时也不在,请了周围的人每周打扫一次。
    当时欧得利说了,苏劫如果想要住,随时都可以住进来。
    这个小院不远处就是镇上,然后向后十多公里就是连绵大山,人迹罕至,山沟非常之多,自古以来还有不少的神话传说在其中。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农村人去城里定居,导致山外的村庄人越来越少。
    苏劫要的就是这种环境。
    他居住在欧得利的小院中,每天可以步行十多公里去山中练习“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铁布衫龙虎金刚硬气功”。
    远离世俗喧嚣,静下心来,一心一意的修行,当做给自己的成年礼物。
    在上次明伦武校中的修行,苏劫其实心中还挂着高中,挂着高考,挂着家里的事情,学校的态度。
    可现在高考结束,无事一身轻松。
    有的同学就是准备玩一个暑假,再开开心心上大学,迎接崭新生活。有的同学则是去打工体验生活,有的是再度学习大学功课来充实自己。宁子夕说她准备报个搏击训练班,把身体好好锻炼下。
    苏劫则是让自己彻底回归自然,体会魏晋风流,隐士独处。
    据说,极真空手道的创始人大山倍达,就是在深山中隐居三年,苦练武功,突破了境界。
    在苏劫看来,一味在深山中隐居,是不靠谱的,功夫需要很多人一起来研究。
    但人是需要静下心来沉淀的,在深山老林中一个人思考,彻底安静下来,有的时候可以灵光一闪,发现很多东西。
    凡事都不能够走极端。
    6月13号一大早凌晨三点,苏劫就从欧得利的小院中起来,吃罐头,喝水,活动,热身,背包,然后直接跑步十多公里,进入大山深处。
    等他爬到了一座山的山顶,天上已经出现了鱼肚白,朝阳似乎要升腾起来。
    四周真的是静寂无人,天地之间就自己一人的那种感觉又回到了心中,苏劫感觉到十分宁静,所有世俗的一切种种都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他脱掉了衣服,开始往自己身上涂抹油膏,不停的掐按,把跑步和登山的乳酸彻底消除,全身火辣滚烫之后,朝阳突然跳出了地平线。
    在朝阳出现的刹那,苏劫似乎也有感应,发出来了第一声长啸。
    这长啸声远远传递出去,刺破天际,群山都在回应。
    苏劫顿时舒服无比,在城市之中,他可不敢这样长啸,压抑了太久,现在又在尽情抒发自己的热情。
    这一声长啸,似乎把他身体中积累的无数世俗红尘杂质都喊了出去,让他顿时变得纯净无暇起来。
    随后,伴随的就是拍打。
    狂风暴雨似的击打全身各处地方。
    这次比起在战乱之地,旷野之中状态更要好。
    因为苏劫的心彻底放松了。
    在战乱之地,他要完成任务,而且高考并没有完毕,现在都结束了,他一心一意来练功,真正到达了心无旁骛的境界。
    在这个时候,他觉得高考真是有必要,十二年的寒窗苦读,一朝释放出来,整个人会特别轻松。
    “这种心态,风恒益怕是无法感受吧。”苏劫心中有这个念头。
    龙吟虎啸,鹤唳猿啼,各种声音此起彼伏,群山回荡之间,山巅都似乎在苏劫的练习之下震动起来。
    苏劫的动作完全是本能,自己根本没有催动它,心中也没有任何想法,空空荡荡。
    肌肉记忆已经到了不经过大脑反应。
    这个时候,他的心灵似乎和朝阳融合在一起,普照大地,养育山川,而他的动作却在继续,就如一个机器人自动设置了程序,没有人来管理。
    灵肉已经分离。
    这就是武术中的“出神入化”。速度比起大脑反应要明显高出一大截。
    用科学化的道理来说,就是熟练到达了某种程度,出现“自动化”的结果。
    这个时候,苏劫才算是真正巩固了“至人动若械”的境界。
    在战乱之地,他参悟了心态上的“动若械”,可这只是参悟,没有真正运用于实践之中,现在心态彻底放松,在无人的高山之巅,面对朝阳,他算是真正把“动若械”的境界和功夫联系起来,没有丝毫的漏洞,完美无瑕。
    足足过了两个小时,他的排打才算完成,虎啸龙吟结束后,山川安静得可怕。
    朝阳已经升腾到了半空,天气开始炎热。
    苏劫再度在身上涂抹了一层油膏,平躺在山巅晒太阳,他就如一只晒背的大乌龟,偶尔翻转过来,四脚朝天,借助晒太阳的机会,把身上的油膏渗透进入皮肤中。
    晒太阳可以促进骨骼生长,钙质吸收,还可以使皮肤更加健康。
    他的心从来没有这么放松过,在山林之中,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这种乌龟四脚朝天的姿势,面向太阳,如果不是在山林之中,怎么都做不出来,十分羞耻。
    而且苏劫还是脱掉了所有衣服,连内/裤都没有了,正所谓是赤条条来,赤条条去。他就在这山之巅随意的欣赏风景,练功,渴了就喝水,吃自带的罐头,然后揣摩,静坐,长啸。
    四周始终无人。
    一天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夜深人静,星斗漫天,更是显得静寂,偶尔有夜鸟发出来声音,普通人会觉得瘆得慌,可苏劫觉得十分可爱。
    他并没有回去那个小院,而是拿出来了帐篷,用湿毛巾擦拭了身体,保持干净清爽,就直接在帐篷中躺下睡觉。
    等睁开眼睛,已经到了早上五点,东方再次鱼肚白出现。
    这是他故意给自己定的生物钟,就是为了在日出的时候练功。
    一连数天,苏劫都在这山林之间一个人感受自然,观日出日落,没有和人说过话,也没有上网看信息,完全是处于封闭状态。
    浮躁就这样渐渐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