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六百五十一章 奥菲利亚?诺顿的身份
    琥珀作为精灵之耻已经不是一天两天,高文也早就适应了这家伙蹬鼻子上脸有机会就跑偏的风格,而且他知道,很多时候琥珀这么做都只是为了想让气氛变得轻松一些。

    这个半精灵不喜欢过于严肃压抑的气氛,而他在和维罗妮卡/奥菲利亚交流之后确实是太过于严肃和压抑了。

    第二日,古老的圣苏尼尔城在灿烂的阳光中迎来了新的一天。

    这头巨兽在战争中留下的伤口还需要缓慢愈合,但每一个活下来的人都会随着城内平稳状态的延续而渐渐恢复希望,平原上的封锁线已经合拢,将战争推到了远离城市的地方,而在城内,两位守护公爵已经开始着手进一步恢复城市机能,并开始召集贵族、学者、商人代表等,为宣告帝国的建立做准备。

    在接待过一批王室学者之后,高文回到了白银堡的书房中。

    等待片刻之后,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从门口传来,高大健壮的大牧首莱特出现在书房门口:“大人,您找我?”

    ——尽管建立塞西尔帝国的方案已经敲定,但高文还未公开加冕,因此除了少部分人之外,大部分长期跟随他的人还是习惯以原本的方式来称呼他。

    高文看了一眼莱特,以及莱特的替身——艾米丽正从莱特身后冒出来,礼貌地对琥珀和高文打着招呼。

    “坐吧,关于圣光教会,我有些事和你商议,”高文对这位替身使者大牧首点点头,接着扭头吩咐琥珀,“吩咐卫兵和侍从,从现在起不要让人来书房打扰。”

    等到莱特在书桌旁的高背椅上坐下,高文顺手打开了桌上的魔网终端,在等待对面响应的时候,他随口说道:“现在我们已经进驻圣苏尼尔,大教堂在实质上已经处于我们掌控中,你有什么想法?”

    “……考虑实际情况,我们不能暴力摧毁北方教会,也不能为了传教就暴力对待旧教义的信徒,但南北教会的教义注定是对立的,”莱特沉声说道,“如果条件允许,应该想办法对北方教会进行改造,从经典解释权和主教权力等方面入手,让北方教会接受新教义,与南方教会融合,而如果条件不允许……我们或许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能面对圣光信仰南北分裂的现实,并分出相当多的人力物力来维持平衡,避免矛盾激化。”

    高文上下打量了这位孔武有力的大牧首一眼:“你现在思考问题的角度越来越像个真正的宗教领袖了。”

    或许是做了大牧首,有了不同的视野和思维方式,这位低级牧师出身的白骑士已经不再仅知道传教和追寻圣光,而开始有了一些从大局出发的实用观点,在高文看来,这是件好事。

    莱特则只是笑笑,表情沉静朴实:“只是坐上这个位子之后看到的人更多了,圣光教导我,要以责任匹配力量,也要以责任匹配地位,所以我不得不站在更多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说实话,我还是不擅长处理这些……应该感谢赛文?特里等几位神官的帮忙。”

    “赛文……是卢安城的几位进步神官吧,”高文略一思索,回忆起了这个名字,“他们在南方教会表现如何?适应新教义了么?”

    “都很适应,刚开始只能坚持负重三公里,现在赛文已经能在负重五公里之后一拳打死熊了。”

    高文:“?”

    莱特突然笑了起来:“他们是文职,并不需要适应战士的训练——他们对新教义已经适应,并正在尝试重新寻找属于自身的圣光道路。在接受新教义之后,卢安城的进步神官和牧师们都有不同程度的圣光衰退现象,但白骑士的存在本身鼓舞了这些人的信念,他们并没有像我当初一样失去所有圣光。我相信这些兄弟姐妹们的衰退都只是暂时的,总有一天,他们会重新找到道路。”

    高文表情这才恢复过来,他很惊讶如今莱特竟然已经会开这种玩笑——因为莱特本人的画风粗犷,再加上白骑士们奇特的选拔标准,如今就连塞西尔军团内部都时常有人调侃说南境牧师的用人标准就是能不能打死熊,这调侃显然已经传入大牧首耳朵里,但大牧首本人看来还挺乐在其中的。

    而除了惊讶之外,高文也确认了另一件事:南境的神职人员们,确实因为信仰动摇、背弃圣光之神而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力量衰退,但又由于白骑士的存在,他们的衰退并没有像当初的莱特一样直接触底。

    这或许从侧面显示出了“心灵钢印”的一些特性。

    它确实源自人心,作用于人心,但它也能够受到周围环境,受到群体的影响。

    当然,也有可能是南境的神职者们并不像当初的莱特一样彻底对圣光之神绝望,他们心中或许还残留着一丝对圣光之神的敬畏,这导致了他们的圣光之力没有完全衰退。

    总之不管原因如何,在涉及到心灵钢印的问题上,都是需要长时间观察和测试的,高文也不急于这一时。

    说话间,书桌上的魔网终端机突然发出了一阵嗡鸣,紧接着投影水晶上空便凝聚出了一个虚幻的投影。

    卡迈尔的身影出现在高文和莱特面前。

    这位古代魔导师微微弯腰向高文致敬。

    “很好,现在人到齐了,”高文点了点头,接着不再废话,直入主题,“今天我召集你们两个,是因为一件同时涉及到圣光教会和古代刚铎帝国的事情。”

    “同时涉及当代的教会和古帝国?”卡迈尔的声音中没有掩饰好奇,“发生了什么?”

    高文淡淡地说道:“奥菲利亚?诺顿,这个名字你知道么?”

    卡迈尔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明显错愕了一瞬间,随即开口:“是的,当然,我不但听过,还见过她——奥菲利亚公主是古刚铎皇室成员,她本人也是一位天赋卓绝的魔导师,忤逆计划的一部分就是由她亲自负责的……您怎么突然提到这个名字?奥菲利亚殿下作为忤逆计划的执行人之一,在政治舞台上并不活跃,历史上也应该没有太多记录,她生存的年代和您当年差了三百年,和当代差了一千年……”

    高文脸色深沉肃然,心中一阵起伏。

    古刚铎皇室成员,忤逆计划的最高负责人之一!!

    忤逆计划是星火年代刚铎帝国最重要的机密计划,从一开始,这个计划就是由刚铎皇室控制的,因此高文在听到奥菲利亚?诺顿的姓氏之后就对她的身份有了一定猜测,但猜测归猜测,此刻从一位真正的古人口中听到了确切的情报,他心中的冲击仍然不小!

    “她现在的名字是维罗妮卡?摩恩,”他轻轻舒了口气,开口就把通讯器中的卡迈尔和旁边的莱特吓了一跳,“她就在圣光大教堂内,并准备在三个小时后宣布教皇和主教团全数殉教的消息。”

    “圣光啊……”莱特脸上露出错愕的表情,这消息冲击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他第一时间竟然都没意识到北方教会遭遇了一次对南方教会而言绝对算得上好消息的重创,飘在他身后的艾米丽甚至都感受到了莱特身边圣光的涌动,小姑娘第一时间便隐去了身形,然后又在圣光形成的涟漪中探出半个脑袋,小心翼翼地四下打量。

    卡迈尔整个人都变成了紫红色——这是极为震惊的表现:“消息可靠么?您从哪里得到的情报?”

    “她亲口讲述,并准确说出了你的来历,说出了忤逆计划,”高文说道,并言简意赅地讲述了自己昨夜在圣光大教堂中的经历,讲述了那位自称为“奥菲利亚?诺顿”的忤逆者提出的合作要求,并在最后附上了自己的一些猜想,“我认为她背后还有更庞大的真相,忤逆计划残存至今的东西或许比我们想象的更多——她用‘我们’来指代自己,或许意味着原本的奥菲利亚?诺顿已经通过某种古代魔法分裂成为数个灵魂,而所谓的维罗妮卡?摩恩只是其中一个分裂灵魂暂时使用的载体而已。”

    “这猜想很有可能……”卡迈尔沉吟着,并在一番思考之后谨慎说道,“我建议您谨慎对待这位忤逆者——即便她的身份是真的,您也要保持足够的警惕,保持足够的距离,决不可轻信。”

    高文看了卡迈尔一眼:“我还以为同样作为忤逆者的你会对那位‘公主’更多一些亲切和信任,毕竟从某种意义上,她算是你的昔日上司。”

    “我确实对同为忤逆者的奥菲利亚殿下有一些前置的信任和亲切,但在此之前,我首先是您的顾问和学者,”卡迈尔嗡嗡地说道,“我必须警告您潜在的风险,尤其是这个风险可能会很大。”

    “说说你的顾虑。”

    “忤逆计划是凡人诞生以来最极端和大胆的计划,忤逆者是一群尝试通过窃取、扭曲甚至掌控神明之力来确保人类延续的极端者,偏执、极端与妄为本身就是忤逆者的特质。我们确实有着崇高的目标和坚定的心志,而且最初的出发点是非常好的,但漫长的时光和人类固有的偏执很容易扭曲这些好的因素,”卡迈尔说着自己的顾虑,“如按您所说,奥菲利亚?诺顿殿下已经存活了一千年,而且其中七百年是在刚铎帝国毁灭之后,是以一个寄宿灵魂的形式在人类国度度过的,那这漫长且异质化的人生绝对对她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说到这里,卡迈尔顿了顿,语气严肃:“我不敢想象一个人类在经历了这样的一千年之后会变成什么——她可能是个超脱凡人精神意志的圣人,但更可能是个疯子。”

    高文摸着下巴,思索着说道:“你同样经历了一千年,而且是在更加恶劣的情况下——你被封锁在幽影界的堡垒中。”

    “是的,那您想必没有忘记,我曾经也是半疯过的,”卡迈尔说道,“而且我的躯体已经被重塑为灵体,不再受血肉之躯各种神经信号、激素物质的影响,从某种意义上,我的精神状态已经半固化,坚韧程度是超过血肉之躯的人类的,而奥菲利亚殿下……她寄宿在一个个不同的血肉躯体中,很难说她的精神状态在这漫长的岁月中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那么你对奥菲利亚的合作要求持否定态度么?”

    “……也不完全是这样,”卡迈尔话锋一转,“她的合作仍然价值巨大,不仅仅因为她现在控制着圣苏尼尔城的大教堂,更因为她掌握着我们不了解的知识,而且我们也有必要通过她了解过去这么多年圣光教会的变化,了解她到底想借助圣光教会之手做什么。我仅仅是向您提出建议,为您列举出所有的风险,供您参考。”

    高文轻轻点了点头,看向另一旁的莱特。

    “你的意见呢?”

    莱特已经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思索,面对高文的问题,他沉声说道:“……我认为可以合作,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