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激流勇进 > 第一百章 锥心的一击
    老村长命悬于北岛介一之手的刹那,原本奄奄一息的他,竟突然右手一探,一记钉拳,用右手屈起的食、中二指第二关节,瞬间击中了北岛介一的胸口正中!
        这一下动作快得其它人都来不及看清,唯有当事人的北岛介一瞬间魂飞魄散,浑体一凉。
        没可能的!
        这老东西原本就是快死的状态,怎么可能这么快!
        除非……之前他一直在装!
        而其目的,就是为了得到这个让他北岛介一毫无戒备的时机!
        脑海中瞬间闪过发生过的一切。
        从最初老村长出乎意料地被他轻松击败擒住,再到任他挖去双眼,他北岛介一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地对老村长的戒心减弱。到了此时此刻,他已经完全不觉得老村长能对他造成伤害。
        难道,这一切都是洪子修的设计?!
        一股刺痛从被击中处涌来,北岛介一闷哼一声,松了捏着对方喉咙的手,朝后连退了四五步。
        老村长刹那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由刚才的奄奄一息变得生龙活虎,双肘向外飞快肘击而出,正中左右两个挟着他的汉奸腋下。
        两人痛叫出声,捂着被打中的地方弯了下去,倒在地上蜷成一团,再爬不起来。
        “师父!”洪锋惊喜之极,脱口而出。
        怎也没想到,师父居然还能这么生龙活虎!
        老村长没有答他,一个弹射,两步追到了北岛介一面前。虽然没有了眼睛,但这却像完全没影响他看东西一样,他拳出如风,脚去似洪,一招接一招的凌厉攻击,杀向对方!
        北岛介一最初以为心口处的骨头都会被对方那偷袭的一击打裂,但缓了一口气后,他就发觉对方力量并不足以打碎自己的胸骨,只是一层肌肉伤而已。
        他惊喜之极,暗松口气。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这个老东西其实就是回光返照,奋力一击,根本没什么余力了!
        心既定,手上就稳起来。他沿着接招,虽然暂时落在下风,但拳起臂格,脚动腿挡,一招一式,稳稳挡下对方凌厉如狂风骤雨般的攻势,硬是一步没退!
        校武台下,一众老百姓看得惊奇之极,议论声渐渐再起。
        “这个瞎子,原来这么厉害!”
        “他都看不到,是怎么打到对方的?”
        “这你就不懂了吧,厉害的高手,讲究的是‘听风辨形’,只要靠耳朵,就能听出对方的动作来路!”
        “有这么厉害?”
        洪锋看得既惊又喜,喜的是师父越战越勇,惊的是师父偷袭成功,北岛介一居然像没事人一样还能稳接下后续攻势。这个日本人,确实厉害。
        “师父我帮你!”洪锋吼了一声,就要飞身扑上校武台。
        砰!
        突然,枪声响起,洪锋下意识一个矮身,正好避过射向他的一颗子弹。
        “敢动太君,找死!兄弟们,上!”保安队的汉奸一声招呼,哗啦一下,全围了上来。
        洪锋周围的老百姓无不大惊,下意识朝周围散开,至少半个保安小队的汉奸冲上前,把洪锋围在了中间,三十来把枪全指着他。
        洪锋早豁出去了,正要拼死一搏,突然听到台上一声沉喝:“都给我退开!谁敢开枪,我杀了他!”
        北岛介一的声音!
        原来保安队其它汉奸这时已经全冲上了校武台,把北岛介一和老村长团团围住,一个个持枪比划,要不是怕误伤北岛介一,早就开枪了。
        此时北岛介一连挡老村长两轮急攻,已经彻底稳定下来,扳回劣势。他再无惧意,立时出声喝退众汉奸。
        校武台上的汉奸们你看我我看你,只得乖乖退开,给两人让出足够的比斗空间。
        蓬!
        北岛介一横臂一挡,震得老村长连退了三大步。偷袭以来,他第一次重握主动,冷笑道:“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老村长两轮急攻下来,也不禁微微喘息起来。他长吁一口气,缓缓道:“小锋,不要冲动。你活着,才能更有价值!”
        洪锋原本已经准备不顾一切,这些狗汉奸,杀一个够本,杀一双赚一个!但听到师父的话,他不禁张大了嘴。
        北岛介一这时定下心来,恢复了从容神情,微笑道:“你不愧是我念念不忘的武者,垂死的挣扎,也能令我眼前一亮。但可惜的是,你的挣扎,在我面前,什么也不是。”
        老村长表情沉静,淡淡道:“八极拳诣,不是你这样的番邦异民能可领悟的。”
        洪锋看着老村长的神情,心中涌起难以言喻的涛浪。
        他从小就认识了老村长,可是老村长从没有一刻,展露过现在这种气势。
        乍一看,平静无波,实则势息暗涌,平静之下,仿佛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北岛介一眼内凶芒大盛,道:“这句话我记了这么多年,想不到今天会再从你这听到。可惜的是,当年你说了这句话之后,就打败了我,然而今天说了这话,换来的却只是你的失败!”
        老村长撤足沉身,拳起胸前,摆出一个八极起手式,道:“来!”
        北岛介一凶性大起,大步急前,一记刚猛铁拳,如捣山破裂海一样,迎头而去!
        就在这时,老村长突然唇角浮起一抹笑容。
        北岛介一心生不妥当感觉时,蓦地心口处一下刺痛突然传来!
        他惊得一声大叫,还来不及反应,老村长已经撞进他怀内,一记肩靠,接着肘顶加膝撞,连环三击,分别击中他胸腹!
        换了平时,北岛介一怎也能挡下这三招,可是刚才那记针刺一般的疼痛,令他不但浑身劲力全部消失,更令他心里震骇,一时之间难以反应,只能生生捱下这三招!
        这痛的地方,竟是在最初被偷袭的那位置!
        不可能的!明明对方的力道并不十分强势,自己心窝处也没什么暗伤,怎么可能突然痛起来!
        台下数百百姓无不看得大为振奋。
        “打得好!”不知道是谁,突然爆了一句。
        “对!打死他!”有人随即附和了一句。
        “谁!谁特么在那放屁!”校武台上,几个汉奸勃然大怒,转身看向台下,手里的枪晃来晃去。
        台下一下没了声音。
        洪锋一直留意着北岛介一的情况,不禁有点奇怪。
        这个武技霸横的日本人,怎会突然“失常”?
        台上,北岛介一毕竟见惯世面,连扛三击后,立刻借力后撤几步。
        老村长这几下攻击也耗力不浅,没有追击过去,停了下来微微喘气。
        “你对我做了什么!”北岛介一惊怒交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