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二二七四章 比试
    朱厚照想用火器,沈溪却不敢答应,若皇帝在使用火器中出现什么闪失,那就是他的罪过。

    而且打猎用火枪这种事,在封建社会恐怕都不允许存在,因为这对皇帝的人身安全威胁太大,还是让朱厚照老老实实用弓箭才是正途。

    朱厚照的失望显而易见,因为他怕在沈溪面前丢人。

    朱厚照在弓射上确实没什么天分,他从未专门抽出过时间训练,打猎时也就只能想办法让别人来表现,自己尽量少出丑。

    “陛下,猎场已经围起来了,是否可以打猎?”

    一身甲胄的许泰进入皇帐,恭敬行礼。

    此时许泰换了一身银色甲胄,显得英姿飒爽,沈溪虽然还是第一次见到许泰,但对照脑中的信息就知道这位是谁,同时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正德皇帝正在逐步器重历史上出现过的那些佞臣,这些人一步步登上历史舞台。

    朱厚照笑着说道:“沈先生,请吧。”

    说着,朱厚照跨步往营门而去。

    陆完等人非常尴尬,他们也明白在皇帝狩猎时没有劝阻他们的过失,在沈溪这个上司面前不太好解释。

    沈溪没有应声,跟随朱厚照身后出了营地,只见外面已有大批人马列队,大多是锦衣卫,也有部分从宣府边军中抽调过来的士兵,朱厚照仿佛是检阅出征官兵的统帅一般,走上高台,站定后冲着台下的沈溪问道:“沈先生,不知可否将你的人马也调过来一起围猎?”

    小拧子小声提醒:“陛下,沈大人的人马要守在外圈,防止鞑子来袭。”

    朱厚照没好气地喝斥:“这种情况下鞑子还会来吗?大明如此强势,草原已然平定,鞑子哪里有胆子敢来袭扰?而且朕也不是让沈先生把麾下所有兵马都调来,只是抽调一部分而已。”

    沈溪恭敬行礼:“陛下,还是让微臣麾下人马守在外围吧……此番狩猎,就由微臣和从草原归来的有功将领,陪在陛下身边。”

    朱厚照想了下,点头道:“那行吧,沈先生也请穿好甲胄,再拿把上好的弓箭,咱们一起狩猎!”

    ……

    ……

    三军出动,不过这次不是打仗,而是狩猎,沈溪和朱厚照虽然都骑马带着弓箭,但二人弓射水平基本处于同一水准。

    虽然沈溪在调兵遣将上很有一套,但他在骑射上基本属于门外汉,作为此番大明出塞兵马主帅,他从来都不是靠骁勇善战屹立于战场上,跟随朱厚照打猎时,他基本上没有放上一箭,因为这对他来说太过困难。

    朱厚照本来还怕在沈溪面前出丑,但在发现沈溪根本不懂骑射后,一种优越感便油然而生。

    朱厚照心道:“也是,沈先生一直都靠智谋领兵,他一介文官又怎可能精通这些?让他出来打猎,未免有点不合时宜,毕竟以他的身手很难有表现的机会。但朕也没办法表现自己啊,就算我会一点骑射,也无法射杀猎物,真让人懊恼。”

    围猎在持续,朱厚照很有兴致,这会儿他更知道安全的重要性,有了之前被老虎袭击的经验,他不再贸然冲出大部队,周围前呼后拥,至于钱宁和江彬则暗中较劲,一直跟随在朱厚照左右,防止有野兽突然冲出来冒犯圣驾。

    “陛下,今日大军出动,动静太大,猎物都被吓跑了。”小拧子骑马跟在朱厚照身后,气喘吁吁说道。

    朱厚照回过头训斥:“小拧子,看你骑马跟着朕,马都没累着呢,你怎么会累成这般模样?”

    小拧子心想:“可不是么,马又没快速奔袭,自然不会累,但我又不经常骑马,为了驾驭马匹,两腿用的力道可不小!”

    肚子里腹诽不已,不过表面上小拧子却恭敬地回禀:“陛下,奴婢没用,奴婢许久没骑马,不像陛下这般可驾驭自如。”

    朱厚照笑了笑,转过身看着沈溪:“沈先生,看你驾马进退自如,想必弓射也不赖吧?不如咱俩就比比谁先打到猎物?”

    沈溪笑道:“臣过去几个月都在赶路,不能时刻赖在马车上,平时多以马代步,最初有些不适应,久而久之也能驾驭自如,算是……习惯了吧。至于骑射,这种事臣不擅长,不过陛下想比的话,臣还是可以一试的。”

    朱厚照点了点头:“也是,让一个人骑马在草原上走上几千里,就算再不精通骑术,也会慢慢锻炼好……这也是为何鞑子擅长骑射的原因吧,他们本来就生在草原,自小便在马背上长大,久而久之,什么都会了。”

    朱厚照突然联想到军事上的事情,虽然说的是一些粗浅的道理,依然让沈溪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至少这小子没有沉迷逸乐完全不理朝事,还懂得举一反三思考问题。

    朱厚照再道:“沈先生,朕本身也没练习多久骑射,所以你跟朕水平大致相当,那咱们就比比,看谁能猎到猎物,然后入夜后一起烧烤用食,如何?”

    “谨遵陛下御旨。”沈溪拱手行礼。

    朱厚照又对旁边的人道:“你们也跟着朕去打猎,都把自己的箭矢做好标记,到最后谁打到的猎物最多,朕重重有赏……今天就当是朕给你们一次表现自己的机会,朕也想看看你们中间,到底谁的本事最高,独占鳌头,得到朕最后的赏赐!”

    众侍卫和将领听了这话,不由来了精神,尤其跟着沈溪来的胡嵩跃等人,他们以前可没机会在皇帝面前表现自己,在他们看来,若这次打到的猎物最多,那就等于是为加官进爵迈出最坚实一步。

    这些将领心里都在想:“我们做什么的,就是靠打仗吃饭,跟沈大人在草原上立下赫赫战功,难道还能输给你们这群养尊处优的老爷兵不成?这次小胜都算输!”

    胡嵩跃等人明显低估了锦衣卫和边军的实力。

    弓射方面,朱厚照身边这帮人算得上精英,而胡嵩跃等人已经久不拿弓箭,一直使用火铳作战,乍然用弓箭打猎,自然而然吃了大亏。

    这边沈溪跟朱厚照之间也有赌约,不过沈溪根本不放在欣赏,就算他能靠一些投机取巧的方式取胜,也不屑于使用,便在于他要给皇帝保留颜面,这次打猎纯粹是哄着朱厚照出来玩,本身并不在他的计划内。

    朱厚照则显得异常兴奋,最初还跟沈溪待在一起,到后来或许是觉得猎物被大部队惊扰,久久没有收获,便随便找了借口带人往远处去了。

    沈溪发现,猎场内似乎多了很多不属于当地的野兽,诸如黄羊、野驴、水牛等,他只能猜想,为了准备这次皇帝狩猎之事,有人在背后安排,临时找了些牲畜过来充数。

    沈溪心中存在一个疑问:“之前猛虎袭击陛下,是巧合,还是说有人故意在周围放了只老虎?这年头老虎虽然是有,但不多见,怎可能会这么巧就被陛下遇到?”

    “沈大人,陛下打到猎物了!是一只梅花鹿!”远处有侍卫过来传话。

    朱厚照在打到猎物后,迫不及待过来跟沈溪通报“好消息”,同时也有催促沈溪尽快去打猎的意思。

    沈溪没有应答,因为对方只是奉命来通知他一声,本来他可以做到一箭不放,但忽然想起来,若自己真的什么都不做,回头皇帝那边未必会开心,如此的话不如找到猎物后随便放上几箭,意思下便是。

    他心里有些纳闷儿:“朱厚照这小子居然真的凭自己的本事射到灵动的鹿?莫非有人帮他?”

    随着时间推移,太阳逐渐西斜并落下山峦,这次打猎活动临近结束。

    沈溪途中发现有野兽活动的迹象,看样子是一只山羊,当即弯弓搭箭,不过他水平的确有限,加上只是做做样子,箭射出去飞到哪儿都不知道,让周围围观的锦衣卫有种大跌眼镜的感觉,因为在军中人看来,沈溪应该是无所不能的。

    沈溪不会强行表现自己,他摇着头摆摆手,苦笑着道:“这打猎可是技术活,没点儿弓射的底子,很难命中猎物!”

    周边传来善意的笑声,很快有锦衣卫射箭将那头山羊命中,等猎物抬过来时,沈溪基本可以肯定,确实是有人在猎场放动物,这种山羊全身黑毛,通常只生长在长江以南地区,是一种肉用山羊,在北方这种冬天零下几十度的环境下,很难生存。

    重新遇到朱厚照时,小皇帝已带着他今天的收获,一只小鹿和一只兔子过来,朱厚照看上去很高兴,尤其当他知道沈溪这边虽然很努力狩猎但却颗粒无收的时候。

    朱厚照笑着道:“哈哈,看来朕在弓射上,还是胜了沈先生一筹……时候不早,咱们该回营地去了。朕也想知道到底是谁打猎最多,能拿到最后的赏赐。”

    朱厚照兴致很高,这会儿他没有跟沈溪计较打猎多少又是否用心的问题,只要赢了开心就好。

    一行人往营地而去,此时从张家口堡出来的大部队已抵达,一个个营地树立起来,以皇帐为中心,三层外三层,当朱厚照回营时,官兵们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对于军中普通士兵来说,能见到皇帝算得上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不过其中一些士兵,也在为沈溪到来而欢呼,能看到传说中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军神,与至高无上的皇帝同时现身,似乎这辈子已没有遗憾。

    ……

    ……

    营地内生起篝火,出去打猎的人在规定时间内陆续赶了回来。

    每个人打了多少猎物,回来后基本见分晓,胡嵩跃和刘序等人本以为自己可以做到鹤立鸡群,等回来后才发现,原来朱厚照手下也是一群能人,光是御林军将领打回来的猎物就有数百只,但其中是否有什么猫腻就不得而知了。

    朱厚照回来后到皇帐里换上一身常服,出来后便跟沈溪打招呼:“沈先生,宴席已准备好,我们可以入席了。”

    沈溪点了点头,陪同朱厚照走到皇帐前面的火堆旁,一如之前汗部大会后的篝火晚会,沈溪不由得出言提醒朱厚照:“陛下,鞑靼的新可汗和哈屯还在等候您召见。”

    朱厚照道:“这个时候召见鞑子?太没劲儿……等到京城后,让礼部的人应付一下便可,今日朕只想跟沈先生一醉方休。”

    对待草原部族的事情,朱厚照表现出极大的不耐心,信步到了为他准备好的御座前坐下,连靴子一并脱下,一摆手道:“朕的靴子有些不合脚,换一双过来。”

    马上有太监忙着给朱厚照换鞋,沈溪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这时远处又有一批打猎的人回来,钱宁和江彬都在其列,他们各自带人把打来的猎物送到营地内,过了不多时,小拧子过来对朱厚照道:“陛下,已经清点出来了,钱指挥使打了十九只猎物,拔得头筹。”

    朱厚照不喜不怒,显然对于是钱宁夺魁的事情并不太上心,随口问道:“江彬打了多少?”

    “十一只,在所有人中排名第二。”小拧子道。

    朱厚照陷入沉思。

    沈溪明白小皇帝非完全糊涂,为何钱宁能打到那么多猎物?很有可能是把手下打到的猎物汇总到一起,统统算作他的,而江彬那边则势单力孤,在皇帝无法得知具体情况时,钱宁大概率弄虚作假。

    朱厚照没有深究,笑着看向沈溪道:“沈先生,你带来的有功将领,在弓射上似乎略有不足啊……嗯,朕想起来了,很可能是他们使惯了火器,对于弓射显得生疏起来!看来以后朕的御林军也要换一支可以用火器的人马。”

    朱厚照看似无意说出这句话时,沈溪明白,小皇帝并不是临时起意,应该是受到某些事的启发,诸如火器在对外战争节节胜利中的巨大作用,再比如说朱厚照对身边这帮锦衣卫失望等等。

    沈溪笑着说道:“看来微臣要帮陛下组建这样一路兵马。”

    “对,就是这样。”

    朱厚照眉开眼笑道,“这世上最懂得火器的人,除了沈先生外没有旁人,这路人马确实应该由沈先生您来组建,朕需要一支完全效忠于朕的人马,既可守护京城,更可守护皇宫和豹房,随时可以保护朕的周全,等这支部队成型,谁都无法威胁大明的江山社稷!”

    此时朱厚照很得意,似乎找到一种解决自己不临朝,却可以面对朝臣叛逆或者外夷入侵的好方法。

    ……

    ……

    篝火晚会开始。

    朱厚照大宴群臣,不过跟草原上的篝火晚会没多大区别,都是烧烤晚会,不过比起官山那会儿增加了些新鲜的蔬菜和水果。

    席桌两排,朱厚照坐在首位,而沈溪坐在客首,甚至沈溪对面的席位都是空的,以显示在场的大臣和武将中没人能跟沈溪并列。

    至于陆完、王敞、王守仁等人则坐在靠后的位置,武将中则由宣府副总兵许泰坐在前面,这也体现出朱厚照对许泰的器重。

    钱宁和江彬等人站在朱厚照身后,没有资格入席,胡嵩跃等人则坐在更加靠后的位置。

    说是大宴群臣,不如说是朱厚照心目中亲疏远近的一次排位,就算胡嵩跃等人在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在排位上还是不如朱厚照信任的佞臣。

    “朕今日敬诸位将军,助朕平定草原,完成万世功业,朕由衷将你们当作股肱之臣,未来江山社稷也要靠你们帮朕守护!”

    朱厚照提起酒杯,亲自敬酒,这对在场的人来说算是非常大的礼重,如果是在皇宫中赐宴,皇帝能跟大臣一起共饮已算是臣子的荣幸,现在皇帝主动站起来敬酒,已不属于平常赐宴的礼数。

    在场人等都站起身来一起喝酒。

    对于胡嵩跃等将领来说,对于座次高低的问题根本不在意,只知道当天皇帝宴请,需尽兴而归,这是他们可以铭记一生的盛宴。

    朱厚照敬酒后,各人开始大快朵颐,有专门的太监负责翻烤猎物。

    这些太监大多是宫里御膳房出来的,水平很高,烤制的美味对于在场大多数人来说,可以算得上是无上美味,让人垂涎欲滴,但对于胡嵩跃等跟随沈溪从草原上回来的将领来说,肉食再精致也不算什么美味,这几个月他们都以牛羊肉充饥,现在更愿意吃到蔬菜瓜果。

    所以宴席一开始,胡嵩跃等人专门冲着瓜果蔬菜动手,不断地让在旁侍候的太监添加,这些东西在旁人看来更多是摆设,在他们眼里却是珍馐美味。

    宴席差不多过半,月亮升起来,朱厚照再次站起身,举起酒杯道:“今日乃中秋佳节,俗话说每逢佳节倍思亲,诸位将士远征归来,想必思念家乡亲人……”

    说到这里,差不多所有人都以为朱厚照下一步是准备让兵马早些回京,甚至让有功将领各自回乡省亲。

    但最后朱厚照根本没拿出这种宽容大度,只是感慨一下便没了下文,接着说道:“月到中秋分外明,今日朕便陪诸位对月共饮,一起喝下这杯思乡之酒。”

    众人又起来一起饮酒,宴席的氛围略显压抑。

    沈溪没有站起来说祝酒辞,旁人都觉得自己地位卑微,没资格到皇帝面前说话,朱厚照左一杯右一杯喝了不少,此时有些醉醺醺的,不过还在不断祝酒。

    每次到了这种宴席上,朱厚照就想体现自己的存在。

    就在这时,小拧子靠上来,在朱厚照耳边说了句话,朱厚照眼前一亮,笑着对在场之人道:“朕有些不胜酒力,诸位请自便,朕先回去休息,明日中午我们便回城。”

    “恭送陛下。”

    所有人站起身来相送。

    ……

    ……

    朱厚照退席了。

    皇帝去做什么,对外人来说是个秘密,沈溪也只能大致估量,应该是有人为朱厚照安排了吃喝玩乐的事情,就像后世吃饱喝足后,朋友间还相约去KTV、夜总会一般,朱厚照这是去赶“下半场”了。

    朱厚照走后,在场饮酒的人终于没了约束,可以放开手脚,甚至有人直接起身走到中间的烧烤架前自己切肉吃。

    坐在沈溪旁边席桌的陆完笑着对沈溪道:“沈尚书应该疲惫了吧?要不你也先回去休息?”

    沈溪转头看着陆完,发现跟陆完没了以前那种朋友间的默契,更多的是一种防备心态……陆完等人明显把自己代入到“忠臣”的角色上,对他这个刚刚立下不世之功的领兵主帅有所防备。

    对于这种糟心的境遇,沈溪懒得理会,至少他现在知道一点,那就是自己已成为别人的眼中钉,无论是出于何种原因,他都必须要坦然面对这种异样的目光。

    沈溪微笑道:“这御赐佳酿,岂能错过?正如陛下所言,今日应该不醉无归……陆侍郎,在下敬你一杯。”

    从岁数和资历来说,沈溪的确是晚辈,所以他没有拿出上司的态度去敬酒。

    陆完一怔,赶紧站起来跟沈溪共饮,氛围看起来还算和谐,不过等放下酒杯后,各自心中似乎又在想事情,马上又变得陌生起来。

    不多时,小拧子回来,这次直接走到许泰身旁,在其耳旁小声说了一句,许泰马上站起身离开,连招呼都不打一个,显得无礼之至,分明是朱厚照传召让其有所凭仗。

    在场不少人将目光聚了过去,心中很好奇,到底许泰去做什么,而沈溪则眯着眼,不动声色。

    等许泰的身影消失在皇帐门后,很多人立即把目光落到沈溪身上,意思好似在说,看来皇帝最信任的是许泰,并不是沈尚书。此时皇帝将许泰调走,下一步是否有可能就准备对你这个功臣痛下杀手?

    当然这只是一种揣测,或者说别用有心之人对事态发展的一种最极端最恶毒的预见。

    沈溪则心知肚明,许泰的离开仅仅是因为朱厚照下半场的助兴酒宴中缺少帮衬之人,许泰在宴席上的地位,跟相声中的捧哏差不多。

    充其量,许泰就是皇帝跟前一个马屁精。

    沈溪突然站起来,所有人目光全都落在他身上。

    只见沈溪走到烤架前,拿起旁边小太监递来的刀子,割了片鹿肉下来,用托盘盛着带回桌前。

    别人的目光在他身上经久不散,沈溪则像个没事人一样,慢慢品尝美味。

    看到沈溪坐下专心对付食物,旁人还觉得他可能是在做某种暗示,宴席氛围非常尴尬。

    一个功臣来见君王,似乎必须要出点儿出格的事情才符合预期,沈溪此举,让许多人感到很失望。

    反而胡嵩跃等人仅仅关心沈溪在做什么,他们对于皇帝根本没防备心理,因为沈溪从来没在他们面前说过大不敬的话,更没有鼓动过他们谋反。

    既然心中没鬼,自然也就不需要防备什么!

    但沈溪表现得越淡定,别人越觉得其中有什么蹊跷,在皇帝退席的情况下,沈溪就这么成为众矢之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别人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