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一二章 沈元中举
    沈家第三代中的六郎沈元中举了。

    这在宁化县又是个轰动的大消息,虽然本届乡试宁化县同时有两人中举,但显然沈元中举的风头更盛一些,毕竟沈元是六年前大明连中三元、如今身为正二品左都御史挂兵部尚书衔的沈溪的同宗兄长,沈元将来的仕途,在所有人看来都是一帆风顺。

    谢韵儿听到这消息,也有些震惊,她没想到沈家居然能在短时间内培养出两名举人。

    沈元年岁说大不大,不过十九,比沈溪年长一岁,沈元跟沈溪这样的少年英才自然没法比,但若是跟同龄人相比,那绝对是出类拔萃。

    小玉道:“夫人,这会儿很多人要来官驿报喜,怎么办?”

    因为沈家现在分崩离析,沈元估计还在从省城回宁化的路上,前来报喜的人到了汀州府,压根儿不知该往何处去,因报喜的人听说沈家两个宅子都已经变卖,报喜总不能送到别人的家门口吧?

    没辙,那些报喜的人听说沈家五房的人住在官驿,知道沈家五房是宁化县乃至整个福建绝对的“豪门大族”,不赶紧送信到官驿,可能连赏钱都拿不到。

    谢韵儿道:“弄的好像是我们五房又有人中举一样,出去先打发一下报子,告诉他们四伯家的地址,再去周家,跟太爷和老夫人说一句,让他们去四伯那里。这件事不能耽搁,我们五房如果不早些过去道贺,会被乡亲议论!”

    沈家虽然现在已没了掌舵人,但五房权威依然,毕竟沈溪在外当官,周氏和谢韵儿又是朝廷敕封的三品诰命,早就跨入士族阶层。

    外人说及沈家,不自觉便会联想到沈溪和他所在的幺房,现在既然四房那边也出了举人,幺房这边必须要有所表示,这是增加沈家名望的好办法。

    等谢韵儿安排妥当,这才带着小玉出了官驿大门,外面道喜的人已经聚集不少,见到沈家正主出来,一群人围拢上来,也不管认识不认识,都齐声道贺,想讨一点喜钱回去。

    谢韵儿摆摆手,示意让人群安静,但这会儿所有前来官驿的人都见钱眼开,根本不听从指挥。

    朱山冲出来,拿着棍子在地上一杵,大喝一声:“官驿门口,谁敢造次?”

    一句话,就把在场的人吓了一大跳,全都侧头看向朱山,心里嘀咕哪里来的恶婆娘,这个时候居然跳出来挡人财路。

    如果是汀州府城百姓,那这一幕肯定会觉得非常熟悉,六年前沈溪中举时,便是朱山出来当门神,将报喜之人拦在门外,自那之后,朱山便在长汀县城落下个“女煞星”的绰号,只是她自己不知道罢了。

    谢韵儿见现场安静下来,趁机说道:“诸位父老乡亲,这里并非沈家新科举人的居所,不过是我们沈家五房临时借住的官驿,诸位要去找沈家新科举人的尊堂和宅院,大可往城西而去……我们这边也打算一起过去,诸位同行,可好?”

    宁化县的居民这才弄清楚,很多人还以为是沈家幺房刚出个状元旋即又出举人,现在才知道原来沈家六郎和七郎是不同父母所出。

    有谢韵儿在前带路,再有车马帮弟兄帮忙维持秩序,民众也就不再闹腾。

    一行人火急火燎到了城西,这边也聚集大群人准备讨喜。

    沈明新夫妇从未应付过这种大场面,他们自己没仆婢出来撑场子,很多事情需要他二人亲力亲为,沈明新的小儿子九郎年纪尚幼,看到这么多人上门来吓得哇哇大哭,显然被眼前的景象吓着了。

    不过谢韵儿到来后,一切便变得井井有条。

    见到幺房这边派人前来,沈明新和冯氏夫妇简直觉得来了救星,谢韵儿让人准备了十两银子的碎银和十贯钱铜板,分别给报子和前来讨喜的人,总算把场面给压住。

    报喜的人兴高采烈:“沈家六老爷讳,高中福建乡试第三十二名,特进举人,连登皇榜!报喜啦……”

    “哦!”

    一群人跟着起哄,其实很多人没听懂究竟是怎么个意思。

    沈明新夫妇对于儿子沈元在乡试中考多少名不在意,他们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儿子中举了,而且三十二名的名次属于比较靠前!

    毕竟福建乡试每三年大约会有六七十人中举,三十二名哪怕排位不算高,但也属中游水平,再加上考试写文章,未必说这次考得不好,到考进士时会跟现在一样。

    一篇文章在不同的考官和读卷官眼中,会有不同的看法,一些在常人看来狗屁不通的文章,或许在某些人看来就是惊世之作,在科举场上这种情况屡见不鲜。

    这次沈元能中举,除了体现出他的学问已经到了一定的水平,只能说遇到欣赏他的内帘官。

    “挂喜榜了……”

    县衙的人帮忙主持,沈明新将人请进屋子里。

    这还是谢韵儿第一次到四房人居住的院子,到了地头才知道原来四房只是租住了一个小院,面积很小,连正堂也不过是由餐厅临时改出来的,甚至连个窗户都没有,距离灶台很近,显得又黑又暗。

    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谢韵儿对四房简陋的家居没什么轻视,反而多了几分尊重。

    人家四房就算日子过得辛苦,也要跟沈家划清界限,就是因为四房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

    沈明新有手艺可以养活妻儿,儿子又中了秀才,正在考举人,回头再买几亩田地,日子只会越过越好。

    现在沈元中举,沈明新夫妇总算是熬出头了,一个举人带来的经济收益非常可观,而且沈明新夫妇还能指望沈元继续考会试,指不定会一榜中进士。

    等喜榜挂起,外面已经开始燃放鞭炮……却是县衙那边特别准备的。

    正在放鞭炮时,沈明钧夫妇终于赶到。

    他二人似乎比沈明新夫妇更受欢迎,人才刚抵达,一群官差和百姓已经迫不及待地围拢上去,又是第二轮道喜,最后还是车马帮的弟兄帮忙开路,几名丫鬟向四周撒喜钱,才让沈明钧和周氏穿过重围来到沈明新夫妇身边。

    周氏上来便笑眯眯恭贺:“四伯、四嫂,恭喜恭喜,六郎中了举人,这是娘在天有灵啊,沈家列祖列宗应该欣慰了……”

    冯氏也是喜极而泣,拉着周氏的手,刚想说几句谦虚的话,却不由低下头,伸手抹起了眼泪。

    以前沈明新夫妇铁了心要自己过日子,现在沈元中了举人,他们就必须要考虑沈家上下一心的问题了,因为他们知道,就算沈元中了举人,在官场上也没什么前途,因为到弘治年间,举人当官已经是非常稀罕的事情,但若有沈溪在朝中帮忙的话,沈元可说前途无量。

    有现成的官场资源不用,白瞎了沈溪在朝中那么高的官位,沈明新夫妇现在就算低声下气求幺房,也要把关系维持好,毕竟涉及到儿子将来的前途和命运。

    举人这位置,说低不低,但说高,其实也没多高,举人能当官的少之又少,沈明新夫妇不敢奢求儿子将来能中进士。

    他们觉得,能考中举人,已经是一辈子努力的极限。

    沈家四房和五房一团和气,其实也是在跟宁化县的民众表明一种态度,那就是沈家上下一心,并无隔阂,让宁化人看到沈家团结的一面。

    沈明新请沈明钧夫妇到正堂,周氏环视一圈,摇头道:“咱在这里算怎么说?沈家人就应该有沈家人的面子,既然六郎中了举人,要光宗耀祖,还是要在老宅庆贺……”

    冯氏道:“弟妹,老宅不是被别人占了吗?”

    周氏挺直腰板:“听我的,住进去就是,今日是我们沈家大喜的日子,看谁敢阻拦,把他的锁直接撬开!”

    “对,撬开!”

    人群中有人跟着帮腔。

    在沈元中举这么个时间段,仿佛沈家人做点儿不合法度的事情,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事,就连官差也跟着起哄,他们清楚地知道,沈家现在的地位非同凡响,一家出两个举人,其中还有个状元,如今已是朝中正二品大员,就算杀人放火,估摸也不用担太大罪责。

    百姓习惯了想官官相卫的事情,他们觉得当官不用私权,这官做得也忒没滋味了。

    一群人,在沈家人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往沈家老宅而去,到了老宅门口,周氏一指大门,喝道:“砸!”

    后面的百姓不管三七二十一,冲上去就砸门,这可是状元娘亲口下的命令,他们不需有任何顾虑,只需用力砸门便行了。

    周氏一副不是自己的不心疼的姿态,谢韵儿在后面看了却有些发怵,婆婆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居然让人砸自家的门,回头修门还得花一笔银子,感情是婆婆不花自己的钱不心疼,全要她这个儿媳费心。

    等门打开,周氏拉着冯氏的手:“四嫂,还等什么,快将喜报贴到大堂前,再将娘的灵堂摆起,要让列祖列宗和娘知道,我们沈家儿郎的志气!”

    冯氏开心地道:“好,一切听弟妹的安排!”

    ************

    PS:天子求一波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