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二百九十三章 解惑
    “轰轰轰……”

    一阵阵沉闷的震动之声响起,一具高近千丈的巨大武士傀儡,翻越过一道横于广场前的山梁之后,步履蹒跚地从密密麻麻的青甲兵卒当中穿过,朝着广场这边奔跑了过来。

    其一路来此看来并不顺利,庞大的身躯多处都已经破碎不堪,胸膛处更是裂开了一个巨大的空洞,手里的银色巨刃也已经断去了小半截。

    只见其尚未踏足到广场上的石板地面上时,周围便有百余名青甲兵卒一拥而上,刀光刃芒密密麻麻的席卷而下。

    这些攻击本无法对其造成什么伤害,但其一路披荆斩棘的赶到这里时,已到了强弩之末,没过多久,只听“喀啦”一声,一条巨腿支撑不住的从中间断裂开来。

    武士傀儡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塌,摔落在了地面上,巨大的头颅骨碌碌地翻滚而过,朝着广场之上砸了过来。

    沿途修士纷纷亮起遁光,朝着两边躲去,也有一些运气极差的家伙躲避不及,被其砸得鲜血淋漓的倒飞了出去。

    眼见傀儡头颅一路翻滚而至,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韩立飞身而起,袖袍一抖,一股白光从中一飞而出,绕着傀儡头颅一卷。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

    看似势不可挡的巨大头颅,直接停了下来,深深嵌入广场地面之下。

    头颅上的那座圆塔,也早已经破碎不堪,里面露出一具具早已气绝身亡多时的尸身,他们正是之前在圆塔内控制傀儡的圣傀门修士。

    韩立目光扫过,眉头忽然一蹙,再次袖袍一挥,一股青光飞过,将一块塔墙挑落一旁,从废墟之中一把将齐珩拽了出来。

    后者面色苍白如纸,七窍之中皆有一缕血线,如小蛇一般蜿蜒流下,不过身上仍有气息,并未死去。

    看样子,此人应该也是之前控制巨型傀儡时,严重透支了法力,才有了这般凄惨境遇。

    韩立身形落下,手掌一翻,取出一枚黄澄澄的丹药送入他口中,手掌之上青光亮起,在他胸膛轻轻一推,便帮他将药力蕴化了开来。

    而后,他将其平放在了地面上,周围立即有数名长老弟子围了过来,口中连连轻唤着“齐长老”。

    韩立转过头来,与不远处的麟九互望了一眼,二人又不约而同地举目朝着高空中望了过去,面具下的脸色也变得越发严峻起来。

    主岛上的这场交锋基本上没有多少悬念了,十方楼修士在大批豆兵的辅助下,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人数优势,圣傀门八大巨型傀儡如今是指望不上了,真仙修士死伤过半,就是无常盟这十六人中,也有数人没有出现,排除临阵脱逃的可能,或许已遭遇不测。

    换句话说,圣傀门若是再无什么隐藏后手可用,不等高空之中的金仙们分出胜负,此战的最终结果就算是尘埃落定了。

    就在这时,高空中一片土黄光晕轰然炸裂开来,几乎将半片天幕都遮蔽了进去,一股股恐怖之极的震荡波动滚滚袭来,裹挟着狂暴的劲风,直卷出数百里之外。

    只见一道白色身影从高空中直坠而下,朝着广场上砸落了下来。

    紧随其后,还有一道水蓝色身影,如影随形般急追了过来,在其砸落地面的前一瞬,将之一把捞了起来,眼中皆是痛惜之色。

    那道白色身影不是他物,正是之前与白奉义一起并肩作战的傀儡道士,方才正是此傀儡替白奉义挡下了疤面男子极其阴险地致命一击,才被打落了下来。

    韩立目光扫过,就见那傀儡道士眼中半点神光不存,身上也再无任何灵力流动,胸膛正中处破开了一个黑乎乎的大洞,显然是已经被毁去了核心,彻底毁坏了。

    白奉义眼中闪过一抹阴霾,将其收了起来,快步朝着白素媛这边走了过来。

    白素媛略一迟疑,还是迎了上去。

    韩立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禁闪过一丝疑惑,难道她们之间也有关联?

    “怎么样,没受伤吧?”白奉义上下打量了一下白素媛,开口问道。

    “幸好危急关头有盟中两位道友相救,没什么大碍。”白素媛朝韩立与麟九方向望了一眼,摇头说道。

    白奉义闻言,顺着白素媛的目光朝韩立与麟九这边看来,朝二人微微点了点头。

    韩立见此,心中更加确信,白素媛与这位圣傀门副门主之间,关系一定很不一般。

    “厉飞雨……”

    就在这时,韩立心头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他心头一紧,不动声色地转头扫视了一圈,却发现齐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转醒了过来,在身旁人的搀扶下坐了起来,正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厉道友,不必疑惑,就是我在传音给你。”

    紧接着,又是一道声音响起,让韩立确认了下来,此刻传音给他的正是齐珩。

    “哦,你认得我?”韩立眼中神色不变,疑惑道。

    “我认不得你的人,却认得你的那件威力不俗的黑轮法宝。当初在玄冰山脉里,就是吃了此物的苦头。后来还被你打得肉身毁灭,只逃出来了元婴。”齐珩继续传音道。

    “原来是你,怪不得之前初见时,就有些莫名的熟悉之感。怎么,阁下想要报当日之仇?”韩立心中恍然,继而面色不变的回道。

    “此等大仇我本是要报的……可如今你不仅前来助我们圣傀门共抗外敌,方才又救我一命,我就是再如何与你不共戴天,也无法忌恨你了。况且,以你的修为,即便我全盛之时也根本不是对手。”齐珩苦笑一声,传音道。

    “助你们守卫圣傀门不过是为了获取报酬的任务罢了,之前救你也不过是举手之劳,日后你若是想要报仇,尽管来就是了。只是在此之前,我很想知道,你当初为何要劫持我们烛龙道门下弟子?”韩立传音回道。

    “唉……说起来,都是误会呐。那名女弟子正是我们白副门主的族中后辈,我是奉命去接她来圣傀门的,结果阴差阳错……”齐珩无奈道。

    “即是如此,你何不光明正大上交拜帖,前来迎人,为何要如此鬼鬼祟祟的行事?”韩立心中一动的问道。

    “这个是副门主交待下来的,必须秘密进行,至于为何我就不清楚了。”齐珩解释道。

    韩立闻言,心中也觉得有些无语,就因为一个误会,此人就差点被打的神形俱灭,实在有些荒唐。

    就在这时,他脑中想起一事,连忙问道:“你们这位副门主姓白?叫什么?”

    “白奉义。”齐珩传音道。

    韩立心中不禁一阵愕然,目光一转的再次朝那名身穿蓝色宫装的女子望了一眼。

    此女竟然就是白家先祖,烛龙道失踪多年的那名天才弟子,白奉义,还真是……

    就在这时,高空中忽然又有阵阵轰鸣之声响起,一道虹光从高空中直坠而下,朝着广场这边落了下来。

    随着光芒落地,云霓的身影从中现了出来,其肩膀处的一截衣袖已经粉碎,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但看起来似乎并未受什么伤。

    白奉义与白素媛见状,连忙迎了上去。

    “师尊,你没事吧?”白素媛眼中闪过一抹担忧之色,连忙问道。

    “无妨,只是被另一人从暗处偷袭了,没什么大碍。”云霓摇了摇头说道。

    “都是徒儿无能,没能拖住那人。”白奉义神色微黯,开口说道。

    “已经不重要了。如今岛上局势已经落入下风,即使我们二人拖住他们,也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云霓叹了口气说道。

    “圣傀门主岛事实上也是一座机关大阵,万不得已之下,我会启动大阵,将整个主岛完全炸毁沉入海底,绝不会让这些歹人从我门中获得半点好处。”白奉义面色一凝,冷声说道。

    “唉……若是那个胆小鬼当初答应跟我一起前来,此番又怎会落到这般田地?真是个糊涂蛋,那么大的岁数全活到狗肚子里去了,居然到现在还计较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云霓眼中闪过一抹埋怨之色,恨恨的道。

    白奉义闻言,竟然容颜一展,露出了一抹妩媚笑意,说道:

    “难得能见到师傅您骂脏话,只是有些可惜,本以为我离开之后,师父与他之间的隔阂就能消除,起码能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弭,没想到终究……”

    说到最后,她笑意渐消,忍不住幽幽的叹息一声。

    “当年之事最没有错的就是你,结果所有错都让你来背,真是苦了你了。今日不管如何,我也一定保你们二人周全。”云霓斩钉截铁的说道。

    “圣傀门这些年来对我恩重如山,门主更是一直对我照拂有加,这种时候我是不可能离开了,只愿师傅带走素媛即可。如今能与她相认,我也已经心满意足了。”白奉义闻言,缓缓摇了摇头,说道。

    “老祖……”白素媛闻言,忍不住叫出声来。

    三人旁若无人的说话间,陆机两人的身影也已经飞落了下来,悬于千丈高空,目光冷冷的扫视着下方众人。

    随着双方最高修为之人的出现,原本仍在激烈交锋的双方,也渐渐暂时停了下来。

    剩余的圣傀门众人都纷纷聚于白奉义周围,围成了一圈,而十方楼这边的众修士,也碍于白奉义与麟三的出现,而不敢过分靠前,与周围同样止步不动的青甲兵卒一起,将整个广场团团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