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1104章 步入一线高手序列
    强势的杀戮手段,让人族修士感觉到震撼,清楚的认识到一点,时空传人已经成长起来,今后朝廷再想抓捕他,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同时,在青龙墟界,能够压制得住他的生灵,恐怕也是少之又少。

    在场,也就只有青天太子还能保持镇定,双瞳有火光逸散出来,身上的力量波动不断向上攀升,道:“张若尘,你不是想要见识本太子的真正实力,现在就成全你。”

    青天太子展开双臂,有着滚滚血气向外涌出,画出一个巨大的圆圈。

    圆圈的中心,凝聚出一个“火”字。

    只是一个字,却散出灼目的光芒,如同是演化为一轮烈日,散出来的光芒,将这一片天地,完全映照成红色。

    一些人族半圣,即便站在百里外,也感觉像是站在沸水里面。

    空气中弥漫着的高温,足以将活物蒸熟。

    张若尘望着悬在天空的火字,念了一句:“九字诛神诀。”

    “没错,正是狻猊一族的九字诛神诀。”

    青天太子离地飞起,来到“火”字的下方,在他的身后,隐隐间,浮现出一只远古狻猊的虚影。

    狻猊,是太古时期的神兽,传说中,它能够背起十万大山,填平海洋,筑造6地。

    九字诛神诀就是狻猊一族的圣术,据说,太古时期,狻猊一族的老祖,的确是用这一种圣术诛杀过神灵。

    这种圣术,也因此而得名。

    狻猊一族,早就已经灭绝,只剩下一些传说。

    但是,多年前,青天血帝在远洋游历,到达了西越猊州。传说中,西越猊州为狻猊造出来的一座大6,虽然不能与昆仑界大6相比,却也是极其广阔。

    在那里,青天血帝抓住一只刚刚成圣的狻猊。

    那只狻猊,为太古遗种。

    后来,青天血帝将狻猊的血液,赏赐给青天太子。将狻猊的兽魂,奖励给二皇子。将狻猊的骨骼,赐给三皇子。

    三人不仅得到狻猊的部分力量,也继承了狻猊一族的传承。

    狻猊的血液,无疑是最为珍贵的一部分。

    青天太子正是从狻猊血液之中,参悟出狻猊一族的修炼功法《狻猊密宗》,从而踏上修炼肉身的道路。

    《狻猊密宗》的等级,越圣典,属于神级的修炼功法。

    当然,青天太子并不是真正的狻猊遗种,只是炼化狻猊遗种的血液之后,从血液中,参悟出《狻猊密宗》的一些残篇,不足真正《狻猊密宗》的十分之一。

    张若尘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九字诛神诀,当初青天部族的二皇子,也曾施展出这一种圣术。

    那位二皇子才只是将九字诛神诀修炼到象形化实的境界而已,远远不能与青天太子相提并论。

    九字诛神诀,每提升一层境界,爆出来的威力,绝对是成倍增长。

    “九字诛神,火字焚天。”

    青天太子将“火”字打了出去,击向张若尘。

    巨大的火球,从地面向上看去,占据了四分之一的天空,很像是太阳坠落了下来,使得所有生灵都感觉到窒息。

    不死血族的修士,显然是提前收到青天太子的传音,早就已经退到远处。

    张若尘的手指,向上空一点。

    上方的空间,立即破碎而开,形成一个直径与火球一样大小窟窿,并且急向内部坍塌。

    空间窟窿中,乃是一片虚无,传出一股强大的吸力,将“火”字吞了进去。

    青天太子施展出来的太古圣术,瞬间就消散于无形。

    青天太子皱起眉头,再次打出一个“水”字,凝成一条波澜壮阔的长河。长河中,散出银灰色的光芒,很像是一条银河悬挂在九天。

    然而,张若尘依旧是轻描淡写的一指,施展出空间崩塌的手段,将“水”字圣术化解。

    “你的九字诛神诀的确很厉害,有毁天灭地的威能,但是,却伤不了我。”张若尘淡淡的道。

    不久前,青天太子找到破解张若尘的空间攻击的手段,说过相同的话。

    却没想到,张若尘却又使用空间攻击,破解了他的最强攻击手段。

    在这一刻,张若尘和青天太子都明白一件事,施展出空间攻击和九字诛神诀,根本伤不了对方。

    “你都已经攻出那么多招,是不是也该接我一剑?”

    张若尘将沉渊古剑举过头顶,在一瞬间,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施展出剑五。

    人和剑,化为一道光梭,冲天而起。

    “哗——”

    这一剑,威力无穷,使得天地间,凝聚出一道道混乱的剑气。

    青天太子的背部,冲出四只金色的大翅。

    紧接着,他的身体外围,凝聚出一个金色的圆球形光罩。

    同时,青天太子将一杆晶莹剔透的水晶权杖取了出来,向前一击,打出一根血红色的光柱。

    “嘭。”

    沉渊古剑击穿金色光罩,剑尖与水晶权杖撞击在一起,形成一圈红黑相交的能量波纹,向天外涌动出去。

    很显然,青天太子的水晶权杖并不是凡品,权杖的内部,有着密密麻麻的铭纹,散出绯红的光芒,犹如人类体内的血管一般。

    青天太子的灵觉相当敏锐,察觉到四周的时间流生变化,意识到危险,身形立即向下一沉,向地面坠落下去。

    “哗!”

    张若尘动用出刻度剑法,一剑从青天太子的颈部边缘斩过去,削落下一缕长。

    青天太子落到地面,颈部的位置,出现一道浅浅的血痕,滑落下一滴鲜血,心中暗叫一声:“好险。”

    “好快的反应度。”

    张若尘略微有些失望,竟然没能斩下青天太子的头颅。

    若是成功,那么,他就能凭借青天太子的头颅,一举将青龙墟界的不死血族全部都震慑住。

    青天太子能够排到《半圣外榜》第七,自然是有很多过人之处,想要杀它,谈何容易?

    “两个人战斗有什么意思,加我一个行不行?”

    天外,传来一声震天动地的龙吟。

    只见,一片黑色的魔云,显得浩浩荡荡,向青天部族的营地急飞来。

    张若尘与青天太子同时向魔云的方向往过去,皆是皱起眉头。

    吞天魔龙来了!

    “改日再战。”

    张若尘将沉渊古剑收了起来,施展出空间大挪移,转瞬间,到达数十里外,离开了这一片已经被打得破破烂烂的战场。

    张若尘有伤在身,不适宜久战。

    而且,他才刚刚突破到八阶半圣,境界还不够稳固,现在,若是与青天太子和吞天魔龙交手,会相当吃亏。

    所以,他选择退走。

    “太子殿下,我们要不要将张若尘拦下来?”

    佐天血圣的目光,有些阴沉,询问青天太子的意见。

    张若尘的威胁实在太大,必须要除掉。

    只要青天太子一句话,即便佐天血圣明知自己必死无疑,也要解开体内的封印,动用出圣境的力量,与张若尘同归于尽。

    青天太子自然是明白佐天血圣想要做什么,盯着张若尘离开的方向,轻轻摇了摇头,道:“没必要以死相拼,还没有到那一步。我还有一招底牌没有用出,真要生死对决,死的那个人,绝对不是我。”

    “不过,如今的张若尘,也算是正式步入圣境之下的一线高手序列。他才刚刚跨入八阶半圣的境界,接下来,修为和实力,将会进入一个快增长的阶段。我也必须要加紧修炼,争取再圣化一些窍穴。要不然,下一次与他对上,恐怕会吃大亏。”

    吞天魔龙和大批兽王,正在快赶来,青天太子也不想在这里久待,于是,立即带领青天部族的修士快离开。

    张若尘与青墨,站在一座山丘的顶部,望着远处沙漠中那片快涌动的血云。

    血云中,正是青天部族的不死血族。

    他们身上的血气太过强盛,所以,才会凝聚成一个巨大的云团。

    张若尘道:“你的无量圣火怎么没有施展出来?”

    “啊?”

    青墨略微愣了一下,显得有些呆萌,道:“你根本没有让我施展?”

    “现在施展,应该也不迟。”

    张若尘的眼睛一眯,微微的一笑。

    青墨将无量圣火引动了出来,犹如火雨一般,从天而降,坠入进远处那片血云,落在不死血族的修士之中。

    “哧哧。”

    哪怕只是一朵小小的火苗落在地上,也会将周围一大片黄沙,融化成赤红色的液滴。

    片刻后,整个青天部族都被沸腾的岩浆包裹,响起一大片惨叫声,也不知有多少不死血族被无量圣火烧成飞灰。

    就连那座血池,也被无量圣火蒸干,变成一座枯池。

    血云中,响起一声声愤怒的咆哮。

    “到底是谁?”

    即便是心境高深的青天太子,也都十分恼怒,飞到半空,想要将那个放火的贼人找出来,将她撕成碎片。

    张若尘与青墨已经离开,到达数百里外。

    听到后方传来青天太子的怒吼声,青墨吓得缩了缩小脑袋,有些做贼心虚,生怕被对方现。

    张若尘的心情却很好,面带笑意,道:“你的实力那么强,怎么还这么胆小?”

    “胆子的大小,与实力又没有什么关系。再说,我只是郡主身边一个做饭的丫头,哪敢做打打杀杀的事?”

    青墨依旧还是相当害怕,就连说话,也都刻意压低声音。

    “张若尘!”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个娇喝声。

    青墨被吓了一跳,以为青天太子追了上来,立即躲到张若尘的身后,卷缩成一团。

    张若尘寻声望过去,只见,白黎公主犹如以为凌波仙子一般,在白色圣光的环绕之下,从半空飞落下来。

    紧接着,白黎猫族的两位准圣,白老头和白老妇,也追了上来,出现在白黎公主的身后,脸色不善的盯着对面的张若尘。

    “张若尘,你到底是什么居心,为何要夺走我的记忆?”

    白黎公主俏生生的站在对面,双手叉腰,挺着一对高耸的酥峰,贝齿咬着嘴唇,十分气恼的问道。

    “她像是知道了一些什么?”张若尘暗道。

    如今的白黎公主,与记忆丢失之前的白黎公主,表现出来的气质,可以说是截然不同。

    以前的白黎公主,睿智、高贵、典雅,完全就是一个绝色的冷美人。眼前这个白黎公主,却如同一个娇蛮的小女孩。

    青墨探出一个脑袋,向白黎公主看了看,露出狐疑的神色,警惕的问道:“张公子,你为何要夺走她的记忆?”

    青墨的那个小眼神相当复杂,心中有些怀疑,张若尘是不是做出了什么对不起她家郡主的事。要不然,为何要夺走一个那么美丽的女子的记忆?

    肯定有问题,而且是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