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1035章 皇族墓林
    皇族墓林位于圣明城的西郊,是一片广阔的山岭,远远望去,一片漆黑,阴气森森。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墓林上空,有着一层层乌云,将星辰也都完全遮蔽。

    圣明中央帝国没有覆灭之前,皇族墓林一直都是禁区,有重兵把守,任何修士也休想靠近一步。

    已经过去八百年,墓林外,全是积雪和落叶,杂草丛生,给人一种破败、萧条的感觉。

    其实,皇城墓林不仅仅只是一座禁区,它本身也是一处凶杀禁地。

    皇族张氏的先祖,使用了大帝级别的手段,在墓林中,布置出不止一座帝级的阵法,用来守护历代帝皇的陵墓。

    圣明城被攻占的时候,曾有圣境生灵,想要闯入进皇族墓林,盗取墓葬中的宝物。

    然而,无一例外,闯入进去后,没有一个能够活着走出来。

    做为圣明中央帝国的太子,张若尘自然是知道进入皇族墓林的方法,按照一些特殊的线路,就能避开阵法的攻击。

    “你们一定要紧跟在我的身后,不要出错,否则,将会惹出大麻烦。”张若尘提醒了一句。

    走入进皇族墓林所在的山岭,空气变得更加阴寒,其中一些区域,有鬼火从地底飞出来,化为骷髅、龙蛇、兵将的形态。

    “那不是普通的鬼火,是一座大帝级别的阵法凝聚出来的火焰,即便是圣境生灵沾上一点点,也会立即烧成飞灰。”

    听到这话,吞象兔的四只脚都在颤抖,感觉到腿软,吓得循规蹈矩,不敢走错一步。

    皇族墓林占据的区域相当广阔,一望无边,张若尘等人一连走了数十里,却依旧只是走了一小角区域。

    周围的山岭、沟壑、丛林,皆是寂静无声,与圣明城的繁华景象形成鲜明对比。

    蓦地,吞象兔怪叫了一声,惊得众人都立即停下脚步。

    “怎么回事?”

    张若尘体内的圣气急涌动,双手捏出掌印,呈现出防御的姿势。

    吞象兔指着不远处,道:“地上有脚印。”

    青墨吐出一口气,刚才,她也十分紧张,以为遇到了某种凶险。

    “锅锅,只是几个脚印而已,不许大惊小怪,差一点被你给吓死。”

    青墨吐了吐舌头,在吞象兔的耳朵上面使劲捏了一下,差一点将它提了起来。

    张若尘却没有放松警惕,走到脚印的旁边,仔细观察。

    四周都是树木,枝叶茂密,因此,脚印没有被雪覆盖。

    “脚印还很新鲜,应该是最近两天之内有人进来过。到底是谁,怎么能够进入皇族墓林?”

    脚印有大有小,深浅不一,并不是来自同一个人,显然不是孔兰攸。

    “大家小心一些,估计有别的一些人,闯入进皇族墓林。”张若尘的脸色颇为严肃。

    要知道,皇族墓林绝对算得上是一处凶杀禁地,能够避开大帝级别的阵法,闯入到此地的人物,肯定不是泛泛之辈。

    一行人,继续前行。

    没过多久,他们在地上现了血迹,不久前,这里生过战斗。

    吞象兔的鼻子使劲嗅了嗅,冲到一处空旷的区域,将厚厚的积雪抛开,又挖出一大堆泥土。

    泥土的下方,竟是挖出六具尸骸。

    六具尸骸都是被火焰烧得漆黑,变成了焦尸,犹如六具人形的木炭。

    张若尘走到其中一具尸骸的旁边,使用沉渊古剑,将焦尸的外层刮开,露出里面的骨骼。

    骨骼竟是带有金属光泽,极其坚硬,并且还有一缕缕精纯的圣气涌出。由此可见,它们活着的时候,必定是拥有相当强大的修为。

    “咦!”

    张若尘有了新的现。

    尸体的骨骼上面,有着一些奇异的纹路,散出淡淡的金光。

    黄烟尘道:“那是尸纹,只有赶尸古族和死禅教的修士,才懂得刻录。将尸纹刻在尸体的骨骼、皮膜、经脉,可以炼制出强大的战尸。”

    张若尘的眼神有些阴沉,将另外五具焦尸的焦肉刮开,也在骨骼上面现了尸纹。

    “它们应该是赶尸古族炼制的战尸。”

    张若尘曾经见过死禅教的《死禅佛法》,上面记录的尸纹,带有一种佛韵,与地上六具焦尸身上的尸纹完全不同。

    赶尸古族的底蕴相当深厚,精通诸多古老的秘术,能够出入各种危险的遗迹,盗取各大世家先祖的尸骸。

    只有使用越是强大的尸骸,才能炼制出越是厉害的战尸。

    赶尸古族不仅盗过大圣的墓葬,据说,在他们最为鼎盛的时期,甚至闯入进一位古神的陵墓,取走了半具神尸。

    “赶尸古族闯入进皇族墓林,莫非是想盗取圣明中央帝国历代明帝的尸身?”

    除了帝尸,也没有别的东西,值得赶尸古族冒出这么大的凶险,闯入进皇族墓林。

    张若尘紧捏双拳,眼中涌出两团怒火。

    祖先的阴灵,不应该被人打扰。祖先的尸身,更不应该成为别人的战斗傀儡。

    赶尸古族的所作所为,显然是比凌霄天王府更加可恨。

    黄烟尘道:“地上的六具战尸,应该是用圣境生灵的尸骸炼制而成,却被一种火焰烧得废掉。由此可见,皇族墓林中,应该是有一位极其厉害的守墓人。”

    “守墓人?”

    张若尘在第一时间,想到了孔兰攸。

    当然,却也有可能,并不是孔兰攸。

    以孔兰攸的修为,真的出手,六具战尸恐怕已经化为飞灰,怎么可能保存得这么完整?

    而且,六具战尸的身上,也没有孔兰攸留下的气息。

    张若尘让吞象兔和魔猿将六具焦尸,重新掩埋回去,道:“只现了六具损毁的战尸,却没有现赶尸古族的修士,他们去了哪里?”?“说不一定……他们已经逃出皇族墓林。”青墨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

    “真要是那样,自然是最好不过。”张若尘说道。

    张若尘已经在心中,暗暗记下赶尸古族的这一笔账。竟然敢打张家先祖的主意,无论如何也要让他们付出一些代价。

    继续向前行去,众人的视野,终于变得开阔了一些。

    只见,崇山峻岭之间,立有一座座巨大的石碑,还有密密麻麻的陵墓。

    其中一些陵墓,竟是比山岳还有高耸,散出一股慑人的威势。陵墓中,释放出来的阴气,凝结成云团,形成紫色、银色、金色的光华。

    张若尘穿过一座青色石桥,向一座较为矮小的陵墓行了过去。

    即便相对矮小,却也有数十丈高,用巨石堆砌而成。

    陵墓的前方,立有一块古朴的石碑,足有百丈高,张若尘站在石碑下方,只有一粒尘埃那么大。

    石碑的背面,刻有一篇碑文。

    石碑的正面,却是只有两个苍劲有力的文字——后陵。

    没有确切的名字。

    碑前,是一片空旷的广场,地面没有落叶,飘落下来的雪花并没有将青石完全覆盖,显然是有人刚刚才打扫过。

    “母后,孩儿不孝,已经八百年没有来看过你。”

    张若尘跪在地上,向陵墓叩拜。

    黄烟尘走到张若尘的右侧,也跪了下去,一起叩拜。

    他们的后方,青墨、吞象兔、魔猿,也都眼神肃然,跪在地上,迎向陵墓的方向。

    不远处,广场的边缘位置,一株直径两丈的梧桐树下,一个满头白的绝丽女子,从树洞中走了出来。

    正是孔兰攸。

    孔兰攸的目光,盯向跪在广场中心的张若尘身上,一双美丽动人的眼眸,带有一种极其复杂的情感,流淌出晶莹的泪水。

    即便,她早就收到张若尘送来的信,知道他还活着,却依旧还是患得患失,十分害怕那封信是别人伪造。

    所以,孔兰攸一直等在姑姑的墓前,从来没有离开半步。

    只有亲眼见到张若尘进入皇族墓林,跪在姑姑的墓前,才敢确定,他就是表哥,他还活着。

    张若尘祭拜完母后,才又重新站起身来,向广场的边缘看了过去,盯在孔兰攸的身上。

    吞象兔瞪大眼睛,先是吓得浑身颤抖了一下,随后,却又强装镇定,道:“居然有人闯入进皇族墓林,尘爷你们先撤,让我去会一会她。”?吞象兔不敢独自去对付孔兰攸,于是,拖上了魔猿。

    走到孔兰攸的对面,吞象兔的双爪捏拳,浑身散出一股魔煞气息,冷喝一声:“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孔兰攸一言不,一双哀怨的秀目,盯向不断向她走来的张若尘,泪水犹如珠帘一般向下滴落。

    “你以为不说话,本座就奈何不了你?你是在逼本座动手啊!”

    吞象兔没敢亲自出手,推了魔猿一把,让它去试探孔兰攸的修为。

    魔猿大吼了一声,向前冲出去,伸出一只巨大的手掌,拍向孔兰攸的头顶。

    “轰隆。”

    魔猿就像一个巨大的皮球,撞在一层无形的墙壁上面,直接倒飞了回去,嘭的一声,摔在广场上面。

    孔兰攸却依旧站在原地。

    吞象兔倒吸了一口寒气,牙齿打颤,意识到对付是一个狠角色,立即向后倒退。

    “尘爷,那是个高手,怎么办?”吞象兔准备立即逃命。

    张若尘没有理会它,径直向孔兰攸走了过去。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十步,九步,八步……?吞象兔的心中很恐惧,大叫一声:“尘爷……小心啊,对方真是一个高手……不要轻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