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1010章 突飞猛进
    人,有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八一??中文 W?W?W?.?8?1㈧Z?W㈠.?C㈧O㈧M?

    凌飞羽的第一世,显然是有着七情六欲,经历人生的大喜大悲,既有惊恐,也有忧思。

    仅仅只是第一世的经历,已经是极大程度,磨砺了她的心境和意志。

    第二世,凌飞羽出生在一个蔚蓝色的星球,成为了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这个世界,并没有高深莫测的武道,只有先进的科技文明。

    凭借自己的医术,她救过很多人,最终积劳成疾,累死在手术台上面。

    第三世,凌飞羽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杀手,以杀死张若尘为终极目标,可惜,却一次又一次败给张若尘。

    第四世,凌飞羽是一个贫苦人家的采桑女,最终,在张若尘的引导之下,花费一生的时间经营,成为那个世界最为富有的商人。

    第五世,凌飞羽是魔教的教主,残忍嗜血,独断专横。

    第六世,凌飞羽是一只白狐精怪,做为引导者,张若尘帮她开化心智,助她踏上了修炼之路。

    第七世,凌飞羽出生在青.楼,为艳绝天下的花魁,享受着天下男子的追捧,追名逐利,蹉跎青春。

    张若尘花费了很多精力不断引导,却根本无法改变她。

    后来,张若尘只得亲自出手,利用感情的手段,让她放下一切名利,与他隐居山林。

    这一世,两人自然是有肉,体上的亲密接触,甚至生下儿女,以一种闲云野鹤的心态,渡过了一生。

    这一世,也让张若尘泥足深陷,对她动了真情。

    幸好,晚年的时候,张若尘即时醒悟过来,才成功抽身而退。

    做为引导者,张若尘必须要时刻保持理智。一旦失去理智,忘了引导者的身份,他和凌飞羽就会永远困死在《七生七死图》。

    出现这样的情况,那么,他们在《七生七死图》中死去,图卷外的他们,也同样会死去。

    张若尘终于意识到《七生七死图》的确很危险,很容易就迷失自我。

    一世的时间,实在太久。

    久得足以让人忘记,最初为何要来这个世界。

    更何况是七世?

    由此可见,《七生七死图》并不是一处善地,反而是一片恶土,心智不够坚定的人,很有可能会死在里面。

    ……

    …………

    古河的岸边,一个直径三丈的圆圈。

    楚思远、洛虚、洛水寒在圆圈的外面静静等待,即便是他们,此刻,也无法保持平静。

    已经过去七天七夜,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很快就会见分晓。

    洛虚皱起眉头,问道:“楚兄,画宗的悠久历史上,应该有一些前辈进入《七生七死图》历练吧?”

    楚思远点了点头,道:“的确是有那么一些,但是,数量很少,不过百人。”

    “成功的呢?”洛虚问道。

    楚思远沉凝了片刻,道:“大概两成,只有十七个。”?“《七生七死图》怎么会这么凶险?”洛水寒略微有些动容,感觉到吃惊。

    因为,一旦失败,也就意味着死亡。

    “本来就很凶险,要不然,怎么会只有寥寥数十人进去历练?”楚思远一本正经的说道。

    随即,楚思远又是笑了笑,道:“张若尘和凌飞羽都是百年难得一出的奇才,必定有一些非凡之处。他们成功的概率,至少也有七成。”

    即便是有七成的成功概率,然而,却还是有另外三成的概率会失败。

    他们的心,依旧悬着。

    不到最后时刻,谁都不知道结果会是怎样?

    “哧!”

    《七生七死图》响起一道轻微的声音,两粒明亮的光点,从图卷中飞出来,分别冲向张若尘和凌飞羽。

    下一刻,他们二人睁开双眼,同时,盯在对方的身上。

    凌飞羽的眼神,有些迷茫,喃喃自语:“我不是死了吗?怎么又见到了你……不对……不对,我不是卿玉鸥,我是凌飞羽。”

    卿玉鸥是凌飞羽在《七生七死图》第七世的名字。

    凌飞羽双手抬了起来,两股浑厚的圣气在掌心涌动,双掌一上一下,平放在胸口的位置。

    她缓缓闭上双眸,开始消化七世的感悟和记忆,将它们全部融合会贯通。

    相比于凌飞羽,张若尘却遇到大麻烦。

    虽然,这七世,张若尘一直都保持有记忆,同时也知道那是虚幻的世界。

    但是,七世的记忆实在太庞大,同时还蕴含有张若尘对圣道、时空力量、剑道、拳法、掌法的感悟,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将它们全部消耗。

    楚思远走到张若尘的身后,伸出一只手掌,放置在张若尘的头顶上方。

    “张若尘,你经历了七世,得到的感悟,堪比一位活了数百年的圣者。以你现在的年龄和阅历,根本不可能一次性它们全部消化。现在,老夫帮你封印其中六世的记忆和感悟。”

    楚思远使用精神力,凝聚成的六圈光环,从头顶,打入进张若尘的身体。

    渐渐的,张若尘的脸色,逐渐恢复红润,不再像刚才那么苍白。

    直到第二天清晨,张若尘才将第一世的记忆和感悟,与自身的圣魂融合在一起。

    “第一世的前半生,我一直都在凡人世界历练,磨砺心性。后半生,既在引导凌飞羽修炼剑道,同时,我也在修炼拳法和剑法。”

    “洛水拳法达到第六重境界……怎么会这样,我明明记得,第一世的时候,已经将洛水拳法修炼第八重。”

    洛水拳法,一共有九重境界,每提升一重,拳法的威力都会提升一大截。而且,洛虚还在继续完善洛水拳法,想要开创出第十重境界。

    “剑四修炼到大圆满……我记得,第一世的时候,已经将剑五修炼到大圆满。”

    “精神力强度达到四十八阶……难道不应该是五十阶?”

    ……

    仅仅只是融合第一世的记忆和感悟,张若尘的拳法、剑法、精神力,皆有飞跃性的突破,达到一个崭新的高度。

    但是,并没有达到真正该有的水平。

    张若尘向楚思远盯了过去,有些怀疑,他在第一世的修炼成果,遭到了封印。

    “你盯着老夫干什么?”

    楚思远有些气恼,反瞪了回去。

    不过,很快楚思远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明白过来,哈哈大笑了一声:“小子,你是不是怀疑老夫封印了你的一些感悟?实话告诉你,没有。你在《七生七死图》第一世的成就,只有这么高,别的东西,都是你的幻觉。”

    张若尘不太相信他的话,道:“是吗?”

    楚思远更加气恼,觉得张若尘是在怀疑他的人品,有一种受到侮辱的感觉。

    楚思远冷声道:“《七生七死图》本就只是一幅图卷,难道你认为它能让你一下子变成一个绝世高手?里面的世界都是虚幻,你的感知,出现一些幻觉,也是很正常的事。”

    楚思远又经过一些解释,说得嘴皮冒泡,最终,张若尘才逐渐相信他的话。

    其实,只是融合第一世的记忆和感悟,就有如此高的成就,张若尘已经相当满意。

    洛水拳法第六重。

    剑四大圆满。

    刻度剑法的八招,已经大成。

    精神力强度,达到三十八阶。

    接下来的一顿时间,张若尘就是要将第一世的成就,完全融会贯通,达到圆融如一的程度,才能融合第二世的记忆和感悟。

    当然,他在《七圣七死图》之中的修为,一直就是四阶半圣,从来都没有提高。

    所以,到了第二世、第三世……第七世,张若尘修炼出来的成就,其实是越来越低。

    以半圣境界的修为,修炼武技,自然是有瓶颈。

    比如:

    一个半圣,永远都不可能将剑七修炼成功。

    一个半圣,也绝对不可能将洛水拳法修炼到第九重。

    因为,高深的武技,并不是花费的时间越多,就能修炼成功,达到一定程度就会停歇不前。

    所以,张若尘花费七世的时间,真正的收获,并不是武技上面的造诣,而是对人生和圣道的感悟。

    “当初在云武郡国重新活过来的时候,我为何无法直接施展出上一世修炼的武技呢?”

    张若尘有些疑惑,仔细思考。

    最终,张若尘想到了一个可能性,或许与“身体”有关。

    圣明皇太子和张若尘,并不是同一具身体,确切的说,两人的身体有着巨大的差别。

    一种武技,之所以能够让修士爆出数倍,甚至数十倍的力量,就是因为,武技已经与修士的身体完全契合。

    换了一具身体,自然也就无法挥出武技的真实力量。即便强行施展出来,也只是打出了招式,根本没有任何威力。

    凌飞羽已经将七世的记忆和感悟全部融会贯通,恢复到巅峰状态,依旧盘坐在地上,身上却有一股凌厉的气势散出来。她与石美人,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人。

    凌飞羽的双眸,盯在张若尘的身上,瞳孔的深处,一道复杂的神情一闪而逝,问道:“张若尘,你在想什么?”

    张若尘不再多想,抬起头来,迎上凌飞羽的目光,笑了笑:“我就在想,你和我到底谁才是师尊?谁又是弟子?”

    沉默了片刻。

    “果然,你只融合了第一世的记忆。”

    凌飞羽显得很平淡的模样,甚至还有些冰冷,轻轻点了点,站起身来,就要准备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