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1009章 第一世
    洛水拳法,有着十分传奇的来历。八一?中文 W?W?W?.㈠81ZW.COM根据洛虚所说,在天魔岭,有一条河流,叫做“洛水”。

    洛水边的渔村,流传着一个故事:

    据说,那一片大地,本没有河流。直到一天夜晚,天穹的群星闪耀,一条恒河从天而降,落到了地上,从而变成一条河流,也就是后来的洛水。

    洛虚正是乘舟路过洛水的时候,看到倒映在水面的星辰,参悟出洛水拳法。

    并且,洛虚还叮嘱张若尘,若是有机会,一定要回一次天魔岭,亲自去一趟洛水。

    洛虚十分看重张若尘,认为他的悟性很高,说不一定能够在洛水领悟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那一条洛水,必定不简单,很有可能真的是从天外降落下来。”张若尘道。

    洛虚抬起头,仰望静谧而浩瀚的星空,露出凝思的神色,道:“宇宙浩荡广阔,无穷无尽,除了昆仑界,必定还有别的大界可以与昆仑界相提并论,甚至比昆仑界更加浩大。说不一定,洛水就是宇宙中某位伟大生灵,传来的道法。”

    洛虚站起身来,身上一股缥缈出尘的气质散出来,谈笑风生的道:“将来,若是能够成就大圣之位,我必定要去星空深处看一看,探一探宇宙是否有边际。”

    张若尘盯着洛虚,暗暗点头。

    仅从言行举止,就能看出,洛虚必定是一个心胸广阔之人。他追求的东西,与别的修士根本不一样。

    即便是张若尘,也是默问自己一句:“找池瑶报仇之后,我又该何去何从?”

    最终,他竟是有些茫然,脑海中,一片空白。

    接下来的一天一夜,洛虚将三十六式洛水拳法全部传给张若尘,并且还交给他一本拳谱。

    张若尘早就知道洛水拳法的一丝真意,修炼度自然是极快,仅仅只是这一天,已经学得有模有样。

    当然,今后洛虚不可能再指点他,他只能根据拳谱,自行修习。

    这一日,青色木船没有继续航行,而是停舟靠岸。

    楚思远率先登岸,查探地形,同时,又将天眼施展出来深入研究,显得极其认真。

    “就是这里。”

    楚思远像是做出某一个决定,说道:“这里是六条灵脉的交汇地,足以支撑《七生七死图》对天地灵气的消耗。”

    张若尘有些疑惑,道:“既然是六条灵脉的交汇地,为何天地灵气并不是特别浓郁,而且,也没有大宗门盘踞在附近。”

    楚思远轻飘飘的盯了张若尘一眼,仰着下巴,不可一世的道:“六条灵脉在地底的深处流淌,那种深度,一般的精神力半圣也无法观测到。而且,天地灵气集中在地底,根本没有传到地面。老夫使用一种惊天手段,足以将天地灵气引出来。”

    随即,楚思远取出一支扫把大小的画笔,使用出一种相当特殊的墨汁,在地面,画出一个直径三丈的圆圈。

    随即,他就将画笔收了起来,开始等待。

    “结束了?”

    张若尘托着下巴,盯着地上那个相当规则的圆圈,总觉得楚思远的惊天手段,并不是十分精妙,显得太过随意。

    楚思远像是看出张若尘心中的想法,吹了一口胡须,道:“大道至简。”

    半个时辰后,圆圈中,竟是真的升腾起白色的雾气。

    那不是……雾。

    而是天地灵气。

    要知道,天地灵气一直都是无色无形,只有浓度达到快要液化的程度,才会变成雾态。

    楚思远将《七生七死图》放置在圆圈的中心位置,又让张若尘和石美人走进圆圈,以图卷为界,相对而坐。

    “《七生七死图》每隔七十年才能打开一次,你们一定要好好珍惜这一次机会,一旦失败……没有第二次机会。”

    很显然,使用《七生七死图》是一种相当奢侈的行为,楚思远不愿意在石美人和张若尘的身上使用第二次。

    楚思远再一次警告,道:“图卷中,会有一些不可预测的危险,做为引导者,必须要时刻注意这一点。要不然,你们二人,很可能永远也无法再醒过来。”

    楚思远瞪了张若尘一眼,随即,盘坐在圆圈的外侧,双掌向前一推,将精神力打入进《七生七死图》。

    “哗——”

    张若尘和石美人的体内,各自飞出一道魂影,凝成两粒光点,落入进图卷,消失不见。

    他们二人的身体,依旧盘坐在圆圈中,双目紧闭,犹如石化了一样。

    洛水寒盯向圆圈的方向,一双黛眉微微皱起,问道:“张若尘和凌宫主在图卷里面经历七世的纠葛,必定会生很多事,留下诸多记忆。一旦离开图卷,会不会分不清现实和虚幻?”

    洛虚道:“张若尘和凌飞羽都不是一般人,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对他们二人而言,这是一次锤炼精神意志的机遇,一旦成功走完七世,将会生巨大脱变。唯一只有一点,倒是值得担心。”

    “哪一点?”洛水寒问道。

    洛虚笑了笑,轻轻摇头,没有说出来。

    张若尘的眼前,一片昏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竟然出现在一条车水马龙的街道中央。

    “买糖葫芦。”

    “买刀,买绝世宝刀,只要九两银子。”

    ……

    四周人来人往,繁华热闹,是一座完全陌生的国度。

    “这里就是《七生七死图》中的虚幻世界?与真实世界,似乎没有什么区别。”

    张若尘能够感受到,他依旧拥有血肉之躯,有着十分真切的视觉、听觉、嗅觉、触觉。

    “石美人应该已经降生在这个世界了吧?”

    张若尘闭上眼睛,很快就找到石美人的位置。

    这是一种十分奇异的感觉,哪怕她离得再远,张若尘也能将她找到。

    张若尘并没有立即去找石美人,而是,来到一座酒馆,点了一桌上好的酒菜,不缓不急的吃着。

    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张若尘都将绝大多数时间用在修炼上面,很少去做一些平凡的事。

    现在,张若尘准备将以前没做过的事,全部都做一遍,体验人情世故,不仅是在感悟天地道法,也是在磨砺心境和意志。

    正午的时候,街道上,响起敲锣和欢呼的声音。

    原来,王宫中,传来喜讯,王后娘娘生了一位小公主。

    小公主出生的时候,王宫的上空紫气弥漫,雷电穿梭,所有人都认为小公主是神灵下凡。

    唯独只有张若尘知道,那位小公主,其实就是石美人的第一世。

    时间如白驹过隙,很快就是十六年过去。

    十六年来,张若尘做了很多事,去给大户人家做过车夫,也去做过樵夫,做过渔民,做了很多平凡的事,完全将自己当成一个普通人。

    但是,这个王国,却并不是那么太平。

    就在这一年,相邻的四个王国集结军队,灭掉了这个繁华的国家,同时,攻陷王城。

    数十万敌军,杀入进王宫,当着小公主的面,杀死她的父皇,淫.辱她的母后。

    原本,过着锦衣玉食,受到万千宠爱的小公主,立即坠入黑暗的深渊,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也是在这一天,张若尘进入王宫,从数十万大军之中,将她带走。

    小公主显然是受到严重的精神打击,双眼哭得红肿,整个人都是处于呆滞的状态,犹如木偶一般,跟在张若尘的身后。

    一个月之后,她的精神状态才恢复了一些,主动找上张若尘,道:“我可以拜你为师吗?”

    一个月前,张若尘在王宫大展神威,杀得数十万大军心惊胆战。

    小公主知道张若尘是一位绝世强者,想要拜他为师,获得与他一样强大的力量,为父母报仇,为整个国家的子民报仇。

    张若尘背着双手,站在云雾起伏的崖边,身上有着一种十分飘逸的气质,笑了笑,自言自语的道:“果然,国破家亡的巨大仇恨,才能激出她内心深处的意志。”

    小公主并不知道张若尘那句话的意思,立即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希望张若尘能够收她为徒,传她剑道。

    张若尘并没有立即答应下来,准备继续磨砺她,道:“攻入王宫的敌军,足有数十万。你去杀死其中一人,将他的头颅带回来,我便收你为徒。”

    “可是,我……我没有修炼剑道,根本杀不了他们。而且,我从来没有杀过人……”

    小公主十分惶恐,也很怯弱。

    “你这么软弱,我为何要收你为徒?”

    张若尘的眼神十分严厉,瞪了过去,吓得小公主缩成一团,瑟瑟抖。

    最终,小公主独自一人离去,走向王城的方向。

    半个月后,她带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一瘸一拐的重新返回,将人头交到张若尘的手中。

    她那原本倾国倾城的脸蛋上面,有着数十道狰狞的疤痕,并且折断了右腿,犹如一个乞丐一般。

    根本没有人能够认出,她曾经是这个王国最美丽的小公主。

    为了复仇,为了拜师,小公主吃了很多苦头,也付出很大的努力。

    “你是如何将他杀死?”张若尘问道。

    小公主用着沙哑的声音,说道:“只要一个人敢去拼命,要杀死另一个人,其实,并不是难事。”

    既然通过考验,张若尘自然也就收她为弟子,将剑道传授给她。

    花费十年时间,小公主的剑法大乘,独自一人闯入进四个王国,将当初的敌人全部杀死。

    复仇后,当她再去寻找师尊的时候,却现师尊如同人间蒸了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公主的心情十分失落,感觉到迷茫,没有师尊的引导,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追求什么?

    最终,她没有复国,而是选择继续修炼剑道,并且游历天下,四处寻觅师尊的踪迹。

    百年后,小公主最终还是老死。

    临死的时候,她依旧念着师尊的名字,心中很不甘心。

    一生愿望,只求再见师尊一面。

    小公主却不知,她的师尊,一直就跟在她的身边。

    直到她死去,张若尘才到她的坟前,上了一炷香。

    在这一刻,张若尘清晰感觉到精神力和心境,都生显著的提升,自言自语的道:“经历七世人生,我的精神力强度,应该可以提升到极高的程度。不知道能够精神力成圣?”

    ……

    (第一世稍微详写一点点,后面六世会一笔带过。今晚,还有一章,很晚了,真是哭瞎,想要早睡都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