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994章 时空传人,张若尘
    “倚楼听风雨,风雨可知愿?淡看江湖路,路上人心险。『㈧㈠中文┡网Ww W.Δ8⒈Zw.COM雨夜冷风急,一剑一魂断。”

    张若尘拥着石美人,坐在第三层阁楼上面,听着窗外的风雨声,像是忘记了外面的杀劫,情不自禁,嘴角露出一道弧度。

    已经是黎明时分。

    雨,并没有停,反而下得更急。

    昨夜,慕容月、大司空、二司空已经来过天乐间,并且将开元鹿鼎和青甲圣象的象魂送了过来。

    张若尘将他们全部放置进乾坤神木图,即便实力强大的大司空和二司空也不例外。

    说到底,大司空和二司空还没有跨入圣境,遇到真正的圣境生灵,很有可能会有危险。

    张若尘并没有将石美人,送入进图卷世界。

    原因有两点:

    第一,说到底,石美人是魔教的宫主,一旦她的心境恢复,想要抢夺乾坤神木图,张若尘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张若尘能够做到真诚待人,但是,谁又说得清,别人会不会以怨报德?面对乾坤神木图这样的宝物,别说是剑圣,就算是大圣,也会出手抢夺。

    历史上,血淋淋的例子实在太多,没有绝对的把握,张若尘不会将自己最大的秘密暴露出去。

    第二,张若尘也是想要通过战斗,洗涤石美人的心。若是,能够将她唤醒,凭借她的实力,足以横扫魔教诸强,可以化解一切危机。

    天乐间的外面,布置有三层阵法,即便是圣者,也不可能悄声无息的遁走。

    已经是第二天早晨,因为天空乌云密布,天色依旧还是很昏暗。

    欧阳桓在雨中,站了整整一夜。

    齐霏雨撑着一把扇,显得亭亭玉立,站在欧阳桓的身旁,道:“母亲会不会太小题大做,为了一个石美人,一个顾临风,需要动用整个珠光阁的力量?”

    欧阳桓大概已经猜到几分真相,也就更加明白,此事有多么重要,一旦消息走漏,整个拜月神教都要生动荡。

    此事,绝对不能有失。

    欧阳桓并没有向齐霏雨解释,盯着远处的阁楼,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道:“我去天乐间看一看。”

    “我随你一起去。”

    齐霏雨跟了上去。

    他们二人来到阁楼的下方,没有立即闯入进去,而是在暗暗观察,总觉得里面太过安静。

    阁楼上,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响起:“两位既然已经到了,为何不进来一叙?”

    这个声音,绝对不属于顾临风。

    欧阳桓和齐霏雨对视了一眼,随即,他们的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他们已经出现在阁楼的第三层,将木门推开,只见房间的中央,坐着两个人。

    一个是石美人。

    另一个年轻男子,他们却完全没有见过。

    欧阳桓依旧保持镇定自若的神色,快在阁楼中扫视了一眼,问道:“阁下真是好手段,居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闯入进此地。顾临风呢?慕容世家的修士呢?”

    张若尘依旧坐在地上,抚摸手中的沉渊古剑,道:“自然是已经被我送走。”

    “我不信。”欧阳桓摇了摇头。

    “我能无声无息的闯入进来,难道就不能无声无息,将人送走?”张若尘反问了一句。

    有人能够无声无息的闯过三层阵法,并且,躲过了珠光阁所有魔教高手的感知?

    即便是圣境的杀手,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本事。

    “别故弄玄虚,你到底是什么人?”齐霏雨冷喝一声。

    “张若尘。”张若尘说道。

    听到这三个字,即便是以欧阳桓和齐霏雨的心境,也是露出惊讶的神色,感觉到十分不可思议。

    此刻,张若尘恢复了本来面貌,并没有使用顾临风的身份。

    欧阳桓和齐霏雨只是见过林岳,并没有见过张若尘的面貌,自然也就没有将他认出。

    “时空传人,张若尘?”

    “没错。”张若尘道。

    在这一刻,欧阳桓终于有些相信,张若尘先前说出的话。别的人做不到的事,掌控时间力量和空间力量的时空传人,却未必做不到。

    欧阳桓道:“既然你已经将顾临风和慕容世家的修士,全部送走,为何没有一起离开,反而还留在这里?”

    “我留在这里,只是想给你们讲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齐霏雨问道。

    张若尘拉着石美人的手,缓缓站起身来,盯向欧阳桓和齐霏雨,不缓不急的道:“无论你们魔教的内部如何争斗,飞羽剑圣却是我的半个老师和半个朋友,你们不该那样对她。”

    齐霏雨的眸中,闪过一丝异色,顿时将心中的疑惑全部想通,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唰。”?毫无征兆,张若尘直接施展出刻度剑法的第一招,一刻四方变。

    黑色的沉渊古剑,犹如流光一般,向欧阳桓和齐霏雨横斩了过去。

    欧阳桓担心齐霏雨的安危,立即抓住她的手腕,施展出七星莲步,脚踩黑色的莲花,一连向后退七步,飞出阁楼,冲入进雨幕之中。

    “轰隆。”

    成百上千道剑气飞了出来,将三层高的木质阁楼完全撕碎,向下倒塌,化为木块废墟。

    欧阳桓看向衣服上的一道两寸长的裂口,心中暗暗一凛,“好快的剑。剑四?还是剑五?”

    如此快的剑,欧阳桓也只是和雪无夜交手的时候见到过。难道张若尘的剑道,已经可以和雪无夜比肩?

    欧阳桓盯向远处的张若尘,却又摇了摇头。

    他看得出,张若尘的修为,并不算太强,与雪无夜还有很大的差距。

    张若尘提着黑色的沉渊古剑,拉着石美人的手,以一种睥睨的姿态,扫视四方。

    黑暗中,一道道黑色人影,全部都冲出来,足有数百人,皆是强者。

    其中有十多人散出来的气息,十分强大,犹如洪荒山岳一般屹立在雨中,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力。

    欧阳桓扬声道:“张若尘,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竟敢独自一人挑战拜月神教?”

    “谁说我是独自一人?”张若尘道。

    “哗!”

    一缕缕鬼气,从张若尘的袖中飞了出来,凝聚成一个靓丽的身影,披散着长,站在半空。

    正是血月鬼王。

    最近一段时间,血月鬼王一直都在图卷世界修炼,加上吸收了大量接天神木树桩内部的死亡之气,修为已经更上一层楼。

    血月鬼王身上散出来的鬼气,将整个珠光阁笼罩,使得这一片天地,变得漆黑、冰冷,所有植被都以肉眼可见的度,变得枯黄。

    只是一瞬间,此地就像是变成修罗地狱。

    “大家小心,那是一尊鬼王,实力堪比圣者。”

    见到鬼王现身,围在四周的黑衣人,感觉到恐惧,纷纷向后退去。

    欧阳桓倒是格外冷静,下令道:“开启十方天雷阵。”

    珠光阁做为魔教聚集财富的重地,自然是布置有守护大阵和攻击大阵。

    一旦开启阵法,即便是圣者,也能镇杀。

    然而,坐镇珠光阁四个方位的阵法师,将十方天雷阵启动的时候,却没有任何动静。

    “怎么回事,我们每个月就会检查一遍阵法铭纹,为何却无法启动阵法?”

    “到底是哪里出了意外?”

    珠光阁中的阵法师,全部都急得团团转。

    此刻,小黑从地底爬了出来,向四座阵塔的方向望去,咧嘴一笑,挺着毛茸茸的胸膛,显得很有成就感。

    “区区一座七品阵法,岂能难住本皇?”

    昨夜,进入拍卖场之前,张若尘就让小黑去破坏珠光阁地底的阵法铭纹,为的就是现在这一刻。

    “嘿嘿,现在轮到本皇来主宰你们的生死。”?小黑很兴奋,调动圣气,汇聚在双爪,随后,将圣气打入进地底。

    “轰隆。”

    珠光阁中,冲起七十二根直径一米的白色光柱,直入云霄,使得天穹的乌云快翻滚。

    一个巨大的阵法转轮,在云中,凝聚出来。

    密密麻麻的雷电,交织在一起,出噼噼啪啪的声音,造成的声势,惊动了黑市中的各大势力。

    “珠光阁居然启动了十方天雷阵,应该是遇到了大敌。也不知是谁,竟然敢和魔教作对?”

    “那个方向,鬼气冲天,遮天盖地,很可能是一尊鬼王与魔教斗了起来。”

    “此事非同小可,咋们还是不要插手进去。”

    黑市中的各大邪道势力,并没有伸出援助之手,立即开启防御大阵,生怕遭受波及。

    珠光阁中的魔教修士,看见十方天雷阵成功开启,全部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虽然,没有十方天雷阵,他们也有信心将张若尘和血月鬼王拿下,但是,却肯定会伤亡惨重,甚至整个珠光阁都会毁于一旦。

    这样的损失,他们承受不起。

    珠光阁阁主向头顶上方的阵法转轮看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站了出来,扬声说道:“张若尘,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若是,十方天雷阵的力量降落下来,即便有一位鬼王庇护你,你也只能是神形俱灭的下场。”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我已经收不了手,今晚,注定将是你死我活。”

    “你是在找死。”

    珠光阁阁主的目光将张若尘锁定,一缕缕黑色的魔气,从指间涌出,形成一圈圈涟漪,将血月鬼王散出来的鬼气冲破而开。

    仅此一点,就能看出,此人的修为深不可测,很可能已经跨入圣境。

    然而,珠光阁阁主的攻击手段还没有打出,天穹上方,阵法转轮的中心,一道碗口粗的雷电劈落下来,不偏不倚,正好击在他的头顶。

    珠光阁阁主整个人都僵住,凝聚出来的魔气,全部都被打散,浑身变得焦黑,头立了起来,还在冒着黑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