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926章 宁静的早晨
    然而,黑色神碑还没坠落下去,轰然一声,竟然四分五裂。八一中文网W wくW .81zW.CoM

    与此同时,孔兰攸从碎裂的神碑中心飞了出去,浑身缭绕着七彩圣光,宛如一位绝代孔雀神女,大步走向中赢王。

    每走一步,就能跨越数十里的距离,天地在她的脚下,似乎也变得有些渺小。

    “怎么可能?”中赢王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一直以来,寰宇神碑掌就是中赢王最为引以为傲的绝学,所向披靡,攻无不克。

    怎能想到,竟会被人如此轻易的破去?

    不容中赢王多想,孔兰攸已经到达他的身前,一指击了出去,点向他的眉心。

    一道道七彩色的光华,汇聚向指尖。

    这一指,抽空了方圆千里之内的天地灵气,就连天地规则也变得有些混乱。

    中赢王再次捏出掌法,打出百圣之力。

    在他的身后,百圣的虚影,也同时打出一只手掌,击向前方的孔兰攸。

    “噗嗤。”

    孔兰攸的手指,击穿中赢王的手掌。

    紧接着,她又化指为掌,一连打出三道掌印,分别击在中赢王的掌心、胸口、左脑。

    “嘭!”

    “嘭!”

    “嘭!”

    遭受一连三次重击,中赢王身上的煞气散去了一大半,身体凹陷,颈骨断裂,口吐鲜血,向右侧飞了出去。

    孔兰攸的手掌,携带的孔雀明火,使得中赢王的身体,燃烧了起来。无论中赢王施展出何种手段,也无法将火焰扑灭。

    他的肉身,犹如烧红的铁块,竟然开始融化。

    中赢王意识到自己与孔兰攸的巨大差距,不敢继续再战,飞落到白骨祭台上面,驾驭祭台,立即向冥王剑冢的方向飞去。

    转瞬间,他就消失在天边。

    只有青天血帝,才能化解他身上的孔雀明火,因此,他必须立即赶回去。

    孔兰攸站在半空,静静的盯着逃走的中赢王,并没有出手拦截。

    因为,她是故意放走中赢王。

    “青天血帝帮助中赢王化解身上的孔雀明火,至少也要消耗两成修为。”

    她的目光,看向下方,盯在因陀罗的身上,道:“大师,要不要一起去一趟冥王剑冢?”

    因陀罗看着满目疮痍的大地,四处都是火焰在燃烧,叹了一声,道:“幽冥地狱之中关押的重犯,一定不能逃出来,对于人类而言,那是灭顶之灾。”

    “既然战火已经蔓延到司空禅院,贫僧恐怕是无法再做到独善其身。”

    “走吧!得去会一会青天血帝,倒要看看八百年后的不死血族,到底强大到了何等程度?”

    孔兰攸又向张若尘看了一眼,最后,才一步跨了出去,犹如是穿透天地间的某一层屏障,当她脚步落下的时候,已经出现在冥王剑冢。

    因陀罗也赶去了冥王剑冢,司空禅院只剩下张若尘、大司空、二司空、小司空。

    “既然兰攸和因陀罗大师赶去了冥王剑冢,再加上朝廷大军的围攻,幽冥地狱应该是不会有失。”张若尘心中暗道。

    无论怎么说,不死血族都是人类的公敌,谁都不希望他们将冥王放出来。

    “咦!不死血族的那一位二皇子呢?”

    二司空的手指,抓了抓头皮。

    张若尘的目光,扫视了过去,果然没有看见二皇子的身影。

    也不知他是已经趁乱逃走,还是死在刚才圣级大战的战斗余波之中?

    不再多想,张若尘盘膝坐下,吞服下一口玄武圣血,两只手各捏一块圣石,开始全力以赴恢复体内的圣气。

    等到天亮的时候,张若尘的修为,已经恢复了七八成。

    张若尘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脚腕,站在半山腰,向山下看去。

    原本郁郁葱葱的山林,完全变成焦土,其中一些地方,还有火焰在燃烧,将泥土熔成了岩浆。

    这时,禅院中,飘出一股饭香。

    张若尘站起身来,顺着香味,来到禅院的斋堂。

    只见,大司空、二司空,还有只有三四岁的小司空,围在一张黄褐色木桌的三个方向,正在吃斋饭。

    桌上摆着玉米粥、馒头、竹笋、还有一些青色的水果,虽然很素,却又相当丰盛。

    禅院外,才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方圆千里的大地化为了赤土。他们竟然可以像没事人一样,照常吃饭,照常睡觉,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大司空看到走进来的张若尘,立即放下了碗,使用拳头敲了敲桌子,喝斥了一声:“二师弟,你看你吃饭的那个样子,跟饿了饭的叫花子一样,哪像是一个修佛之人?没看见张施主进来了吗?还不快去给他打一碗斋饭?”

    “哦!”

    二司空立即放下碗,向厨房走去。

    大司空的大脸对着张若尘笑了笑,道:“二师弟就是那样,年纪还小,不太懂事,张施主莫要见怪。快坐,快坐,咋们禅院的斋饭,一直都是管饱。”

    张若尘走到一处靠窗的木桌旁边,坐了下去,看着窗外的佛塔和缠绕在栏杆上的红色花朵,不知为何,心绪变得无比宁静。

    这座禅院是一处真正的清净之地,只因他的到来,才将这里的清净打破,心中竟是有一些愧疚。

    情不自禁,张若尘叹息了一声。

    “你在叹什么?”

    对面,响起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极其动听,既如清泉石上流,又如清风拂明月。

    张若尘定睛看了过去,不知何时,对面的座子,已经坐着一个倾城绝美的白女子。

    张若尘立即向右侧看去,只见大司空和小司空的桌子旁边,竟然不知不觉间多出一个老僧,静静的坐在椅子上面,犹如一直就坐在那里。

    很显然,孔兰攸和因陀罗大师,就在刚才,已经回到司空禅院。

    张若尘立即问道:“孔……前辈,冥王剑冢中的不死血族退走了吗?战局的结果如何?”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孔兰攸的那双秀丽出尘的眼眸,犹如两颗黑宝石,笔直的盯着的张若尘,像是想要将他看透。

    张若尘抿了抿嘴唇,变得平静,手指指向缠绕在窗棂上的红色花朵,道:“你看生命是多么美丽,而我们却在破坏这一切,难道不应该叹息一声?”

    孔兰攸轻轻摇了摇头,道:“不,不对。”

    “不对吗?”张若尘反问一句。

    孔兰攸继续摇头,一眼不眨,道:“你不应该如此冷静,做为一个正常人,当我坐在他对面的时候,他应该是诚惶诚恐的模样,立即站起身,跪在我的面前顶礼叩拜。可是,你却没有。”

    张若尘依旧镇定自若,手指轻轻的敲击桌面,道:“你希望看到我那个样子吗?”

    “当然不希望。”

    孔兰攸又道:“你在努力伪装自己的时候,即便是我,也看不出任何破绽。所以,回到禅院前,我便告诉因陀罗大师,我想悄悄的看一看,你没有伪装自己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子?”

    “你看到了?那么,你能告诉我,那个时候,我到底是什么样子?”张若尘说出这话的时候,声音略微有些颤抖。

    自从来到八百年后,他便一直都在小心翼翼的伪装自己,努力隐藏心中的秘密。

    有些时候,就连他也快忘记,自己最初到底是什么样子?

    孔兰攸的双目,略微有些泛红,道:“我看到你的身上,有着一些悲伤,有着一些忧愁,还有一些孤独和寂寞。没有经历人生的大起大落,不应该有这样的情绪。”

    张若尘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沉默不语,双目却又不敢看向孔兰攸。

    他很想立即告诉孔兰攸一切真相,然而,总有一些负面情绪,会不知不觉的冒出来,影响他的决定。

    “明堂乃是姓孔,并不姓张。”

    “当年,孔家接管了圣明中央帝国的朝廷,夺走了张氏皇族的权利。”

    “女人的话,还值得信吗?”

    ……

    一个个魔咒一般的声音,一副副血腥画面,不断浮现在张若尘的脑海。

    “张施主,你的斋饭。”

    二司空端着一个木盘,来到桌子的面前,将一碗清粥,一碟竹笋,三个馒头,四个青色水果,放到张若尘的面前。

    另一个方向,大司空叫了一声:“没看见师父和孔前辈已经回来,还不快去再盛两碗过来。”

    “马上就去。”

    二司空拿着木盘,立即又去了厨房。

    张若尘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努力调整情绪,免得受到心魔的影响。

    渐渐的,他的神情又恢复了过来,将清粥捧在手中,喝了一口。

    十分清甜浓香,出奇的美味。

    孔兰攸似乎也察觉到张若尘刚才的状态很危险,也就没有继续逼迫他。

    她拿起了一个馒头,用着纤细的玉指,捻下一小块,放入进晶莹剔透的小嘴,细嚼慢咽,显得格外优雅。

    无论是孔兰攸,还是张若尘,其实都已经不用再食用五谷杂粮。只不过,两人却在享受司空禅院的这一份难得的宁静。

    张若尘装着不经意的样子,向她看了一眼。

    孔兰攸吃东西的模样,极其可爱动人,两片嘴唇更是如同荷尖,完美无瑕,轻轻的拌着,时而露出雪白的贝齿,每一颗都像是珍珠一样。

    此刻的她,哪像是什么明堂圣祖,分明就是八百年前的那个小丫头。

    一切都像是回到最初的模样,一起吃饭,一起上早课,一起练剑,一起学习。

    张若尘十分珍惜现在这一刻,因为,他不知道,今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

    多么希望,这个时候,也能像当初一样。池瑶坐在一旁,有些霸道的抢过孔兰攸手中的馒头,往她的嘴里塞下一小块,随后,又放到张若尘的碗里,并且笑呵呵的说道:“兰攸,你吃那么多,长胖了怎么办?该给你表哥吃,他应该多吃一点。”

    然而,那一切,已经不会再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