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911章 大战前夕
    谁都可以看出,史仁的父亲,肯定已经达到圣者的境界,若是能够恢复神智,化解体内的毒素,必定可以成为史家的主心骨。八一中文★网W w★W√.√8 1 z Wく.★C★o√M

    到时候,王悲烈的族长之位,也就岌岌可危。

    王悲烈的眼中,却是露出冷锐的神色,若不是看到凌飞羽站在一旁,恐怕已经采取一些极端的手段镇杀了张若尘。

    一道人影,从远处急飞了过来,轰的一声,落到了地面,将大地踩得向下塌陷。

    此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铠甲,铠甲上面,镶嵌有七十二块玉质的符箓,使得他浑身上下都被一层青色的火焰包裹。

    那是青火符甲,只有看守幽冥地牢的青火幽灵军,才有资格穿戴。

    这一位军士,乃是青火幽灵军的四大狱长之一“烽影”,无论是修为,还是地位,皆不在王悲烈之下。

    烽影的身上,涌出惊人的热浪,使得方圆数十里的温度节节攀升,冷声道:“族长大人,你是不是应该给本圣一个交代?”

    王悲烈的眉头一皱,道:“到底生了什么事?”

    四大狱长一直都是待在幽冥地牢之中,而且,绝大多数时间都是沉睡的状态,很少会来到地面。

    狱长一旦出现在地面,那么,也就必定是生了大事。

    烽影道:“就在不久之前,有两人手持族长的令牌,进入幽冥地牢,将关押在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的重犯,全部放了出去,造成巨大的动乱。”

    “幸好本圣及时从沉睡之中苏醒,将绝大部分犯人抓捕了回去,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王悲烈的眼珠子一转,立即想到了什么,厉声道:“一定是那个逆子去剑墓宫偷走了族长令牌……不对,以他的胆量,根本不敢做出如此胆大包天的事,必定是有人在蛊惑他。”

    就在这一刻,王悲烈的脑海之中,蓦地,想到了一个人。

    他的十七弟,王晋锁。

    当初,就是王晋锁将使用冥王血族和死亡邪气炼制成的“死亡血丹”,送到他的面前。

    那个时候,王悲烈并不知道冥王血毒,只知道,使用死亡血丹可以让史坤乾走火入魔,从而,无法威胁到他的族长位置。

    现在,既然王悲烈知道王晋锁给他的死亡血丹,乃是由冥王血毒炼制而成,那么王悲烈也就能够断定,王晋锁必定是不死血族的潜伏者。

    “竟然敢利用老夫,真是可恶。”

    王悲烈的心中,暗暗的吼了一声。

    ……

    …………

    此刻,王晋锁、向正峰已经逃出镇狱古族,穿过层峦叠嶂的丛林,来到一条墨黑色的冰河之畔,暂时停了下来。

    “总算是逃了出来,我还以为自己将会死在幽冥地牢。”

    向正峰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随后,拱手向王晋锁一拜,道:“多谢九皇叔出手相救。”

    “二皇子无需多礼,本王也只是奉血帝之令,救你脱离险境。只可惜,本王在镇狱古族潜伏了近百年,今后,恐怕是无法再使用这个身份。”

    王晋锁的一双瞳孔,完全变成血红色,十根手指的指甲不断伸长,化为了十根半尺长的银色爪子。

    王晋锁看了看自己的双爪,咧嘴一笑,“不过,本王在镇狱古族潜伏的这些年,倒是现了冥王剑冢之中的诸多秘密。即便暴露身份,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向正峰咬紧牙齿,原本一张英俊的脸,逐渐变得颇为狰狞,出冰冷而沙哑的声音:“只可惜,半路冒出一个张若尘,若不是他,本皇子的身份又怎么会暴露?也不知,那一只怪物,有没有将他杀死?”

    “张若尘只是一个小角色,真正厉害的人物是凌飞羽。当然,也已经不重要,最多十天之内,镇狱古族和不死血族便会展开决战,到时候,张若尘和凌飞羽都得死。”王晋锁残忍的笑道。

    就在这时,被向正峰提在手中的王颉,嘴里出低沉的声音,逐渐苏醒了过来。

    “嘭”的一声,向正峰将王颉扔在了地上。

    王晋锁向王颉盯了一眼,道:“此人已经失去利用价值,没必要再留他性命。不过,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五阶半圣,体内的鲜血,必定是十分美味。嘿嘿。”

    “十七叔,向兄……原来你们才是不死血族的潜伏者……怎么会这样,难道张若尘不是……不死血族……”

    王颉看到王晋锁和向正峰显露出不死血族的真身,吓得浑身软,说话的时候,嘴唇也在抖。

    向正峰蹲下身,用手拍了拍王颉的脸,邪异的一笑:“你跟你父亲一样,都是自作聪明的蠢货。镇狱古族落入你们的手中,对我们不死血族而言,真是天大的好事。”

    “哧!”

    向正峰的嘴里,露出四颗尖锐的獠牙,有着猩红色的血气,从喉咙中涌了出来。

    “不要杀我,我……我还有价值,我可以替不死血族办事,我知道冥王剑冢之中的很多秘密,相信我……相信我,我肯定可以帮到你们。”

    王颉如同一只癞皮狗一般,趴在向正峰的脚下,用舌头舔着向正峰的鞋面。

    王颉心中的恐惧,使得他拼尽一切,也要活下去。

    “是吗?”

    向正峰重新闭上嘴巴,又恢复温润帅气的模样,摸了摸王颉的头,笑道:“你毕竟是镇狱古族族长的儿子,似乎的确是有一些价值,既然你如此听话,今后,就跟着本皇子,做本皇子身边的一条狗。”

    向正峰抬起头来,向王晋锁看了一眼,道:“皇叔,收一个五阶半圣境界的人类奴仆,似乎也是一件不错的事。”?“只要二皇子高兴,收十个也没问题。走吧!我们该回去了!”

    片刻之后,王晋锁和向正峰展开银色的双翼,带着王颉,飞离了此地,消失在夜幕之中。

    ……

    幽冥地牢的动乱,已经平息下来,即便冥王剑冢受到了一些波及,也在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就恢复如常。

    史家的祖屋,十分宽阔,暂时万亩,挖有一座小型的湖畔,布置有聚灵阵,使得祖屋的灵气格外浓郁。

    湖畔,一张玄冰床上,史仁的父亲,史坤乾,渐渐的苏醒了过来。

    在此之前,张若尘已经使用接天神木的力量,净化了史坤乾体内的死亡邪气,使得他的神智恢复清醒。

    只不过,史坤乾体内的冥王血毒,张若尘却是束手无策。

    因此,史坤乾即便恢复了神智,也必须要调动全身圣气,压制冥王血毒,根本无法与人交手,与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我已经尽力,史前辈体内的冥王血毒,只能你们自己想办法清除。”张若尘道。

    史仁露出一个感激的眼神,道:“多谢。”

    随后,史仁立即走进亭中,将史坤乾扶了起来,一子一父,似乎是在交谈着什么。

    张若尘则是已经走到远处,伸了一个懒腰,无论如何,能够帮到别人,总是一件身心愉悦的事。

    半晌之后,史仁走了过来,再次拱手向张若尘行礼,道:“再次感谢张兄。”?张若尘摇了摇手掌,笑道:“千万不要那么客气,怎么样,史前辈的状态,好一些了没有?”

    史仁道:“父亲的修为深厚,足以抵挡住冥王血毒的毒性。只不过,冥王血族实在太过顽固,恐怕只有大圣出手,才能将它炼化。等到击退不死血族,我准备带父亲去一趟武神山琅嬛宫,武尊大人与我爷爷是故交,应该会出手救治父亲。”?张若尘问道:“镇狱古族多久与不死血族开战?”

    “前期的筹备工作,已经齐全,应该最近两天就会动手。除了兵部以外,到时候,儒道四宗、大地神殿、武市钱庄也会从旁协助。”

    史仁与张若尘,一边走着,一边讲说。

    “根据兵部的情报,不死血族主要盘踞在中元郡的八城十二岭。我们史家,主要是负责剿灭金雀城的不死血族。”

    “金雀城,本是一座拥有四十多万人口的古城,然而,却遭受不死血族毁灭性的攻击,城中的修士,不是变成血奴,便是化为干尸。”

    “如今,足有七万多位不死血族的强者,盘踞在城中,想要将它们全部剿灭,必定会有很多族人会牺牲。”史仁叹了一声。

    张若尘仔细的思索,问道:“既然各方人马,都去剿灭八城十二岭的不死血族。万一不死血族,还有隐藏的力量,趁此机会,进攻冥王剑冢,岂不是很危险?

    史仁笑了笑,道:“这一点,张兄无须担心。冥王剑冢能够成为囚禁冥王的地方,自然是有诸多厉害的手段,不死血族哪有那么容易攻入进来?”

    “再说,到时候,族长和飞羽剑圣将会同时留守在镇狱古族,足以确保万无一失。”

    虽然,张若尘对镇狱古族的族长,并不是那么信任,但是,却十分相信凌飞羽。

    有她坐镇在冥王剑冢,的确是如同一根定海神针,除非是血帝亲自驾临,不然,谁来都是死路一条。

    张若尘抿了抿嘴唇,做出决定,道:“既然有飞羽剑圣坐镇剑冢,那么,我倒是想与史兄,一起去围剿金雀城的不死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