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886章 族长
    “能够在这里见到你,的确让我颇为意外。八一中文★网W w★W√.√8 1 z Wく.★C★o√M”张若尘道。

    史仁的出现,将镇狱古族族人之中的反对声音,逐渐压制下去。

    他们都能看出,少族长与张若尘的关系,似乎非同一般,就算对张若尘再不满,至少也要给少族长一些面子。

    “少族长,张若尘此人不得不防,不然,恐怕是后患无穷。”

    向正峰对张若尘没有任何善意,说话这话,全身剑意涌动,化为一道白色流光,飞进冥王剑冢。

    史仁笑道:“张兄无须理会他的话,既然你是璇玑剑圣的传人,也就是镇狱古族最为尊贵的客人。族长已经在剑墓宫等你,要不要一起过去?”

    “请。”

    张若尘伸出一只手,向前一引。

    张若尘与史仁并肩而行,进入两座石山之间的大门。至于镇狱古族的那些半圣,则是紧跟在他们二人的身后,也是向剑墓宫赶了过去。

    剑墓宫乃是用巨石堆砌而成,形态如同一座金字塔一般的墓,高达八百米,占地方圆数十里。

    走在剑墓宫外的广场中心,众人的身体,比蚂蚁还要渺小。

    据说,剑墓宫乃是一件相当强大的圣器,一旦启动,可以爆出毁天灭地的圣威。

    剑墓宫,布置有古老的聚灵阵法,走进大门,立即就能感觉到一股浓郁的天地灵气扑面而来,宛如进入一座洞天福地。

    镇狱古族的族长,高坐在上方,有着六十四道圣气光环笼罩全身,犹如一座不动的神山,给人一种巍峨、神圣的感觉,让人只能仰望。

    “拜见族长。”

    张若尘与史仁一起,双手抱拳,躬身向前行礼。

    紧接着,那些镇狱古族的半圣,也是纷纷行礼,对族长向下恭敬。

    “无需多礼,所有人都坐下吧!”

    镇狱古族族长的声音,带有一股浑厚之力,无形中散出来的威严气息,也让在场诸位修士,感觉到巨大的压力。

    张若尘也不例外,只感觉,对方的修为犹如是汪洋大海,而他则是海面上的一片树叶。对方只需一个念头,就能将他碾压成齑粉。

    张若尘与史仁同时向右侧退去,分别坐在右方的第一座和第二座。

    直到这个时候,张若尘才开始暗暗观察镇狱古族的族长,只可惜,对方的修为,实在太高,又有六十四道圣气光环笼罩身体。

    因此,张若尘只能看到一个人影轮廓,可以判断,镇狱古族的族长并不算苍老,大概也就四五十岁的模样。

    除了镇狱古族的族长,剑墓宫中,还有另外几道圣影,坐在一片白色的圣气云雾之中,显得极其高深莫测,让人感觉到敬畏。

    诛天剑的主人,向正峰却是坐在左侧的座,脊梁挺直,一派正气凌然的气度。

    镇狱古族族长的目光,盯向张若尘,问道:“张若尘,你的师尊璇玑剑圣可还好?”?张若尘站起身来,道:“回禀族长,师尊经历此次死劫,修为已经更上一层楼,只不过,他老人家要去办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因此才派遣弟子来到冥王剑冢。”

    张若尘的话,自然是引起不小的震动。

    众人皆知,璇玑剑圣的修为,已经达到圣者的极境,再进一步,岂不是能够圣道封王?

    圣者之中的王者。

    左侧座,向正峰的眼中,闪过一道异色。

    镇狱古族的族长也是沉默了片刻,倒也没有问璇玑剑圣去办什么事,而是问道:“你可知道,璇玑剑圣为何要让你携带滔天剑来到冥王剑冢?”

    “晚辈不知。”张若尘摇了摇头。

    镇狱古族的族长道:“其实,璇玑剑圣已经将滔天剑传给了你,从你踏入冥王剑冢的那一刻,也就代表,你将成为冥王剑冢的第十七代持剑人。”?“一旦成为持剑人,也就意味着,你将要肩负起沉重的责任。当然,持剑人的责任,并不是守护镇狱古族,而是守护冥王剑冢。”

    镇狱古族并不代表就是冥王剑冢。

    其实,镇狱古族的责任,与六位持剑人一样,也是守护冥王剑冢。

    镇狱古族的族长,又道:“你在背负责任的同时,自然也会得到别人没有的待遇,从现在开始,只要你还在冥王剑冢一日,任何人与你为敌,也是与整个镇狱古族为敌。”

    “朝廷呢?”张若尘问道。

    “即便是朝廷,也管不了冥王剑冢内部的事。当然,若是你走出冥王剑圣,朝廷要抓捕你,镇狱古族也无法救你。”镇狱古族的族长说道。

    张若尘点了点头,终于有些明白过来。

    师尊肯定是知道冥王剑冢的规矩,所以,才让他来到此地。至少在冥王剑冢,朝廷的势力,奈何不了张若尘,可以为他的成长,争取到一些时间。

    镇狱古族的族长,继续说道:“既然你已经来到冥王剑冢,也该去一趟滔天剑一脉历代持剑人的墓,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史仁,张若尘在冥王剑圣的一切事物,就由你在接待和安排。”

    史仁坐在原位,轻轻的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下来。

    张若尘的观察十分细微,以他对史仁的了解,史仁绝对不是一个如此无礼的人。

    可是为何,他对族长会如此冷淡?

    来到镇狱古族,真是处处都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本来张若尘还想将心中的那个秘密说出来,此刻却又暂时忍住,决定再观察一番,看清镇狱古族的形势,再说出来也不迟。

    接下来,众人又谈到不死血族的问题。

    主战派的修士,向族长请战,要将不死血族赶出元府。

    保守派的修士,却是苦口婆心的劝说,讲述各种隐患和忧虑。双方争论得不可开交,若不是族长坐镇在上方,恐怕已经开始大打出手。

    张若尘并没有参合进去,依旧保持沉默。

    他的目光,盯向史仁,却现史仁这个少族长,却在闭目养神,根本没有打算加入到争论之中。

    这一场争论,最终,依旧还是没有结果。

    走出剑墓宫,史仁带着张若尘,向镇狱古族族人的聚居之地行了过去。

    冥王剑冢犹如是一座庞大的世外桃源,青山绿水,景色秀丽,亭台楼阁,一步一景。

    经过不知多少万年的展,三大家族的族人,已经展到相当庞大的数量。

    每个家族的人口,皆是过千万。

    只不过,这一片天地,被中古时期的阵法笼罩,外人根本无法闯入进来。

    因此,也就很少有人知道,在这丛山峻岭的深处,竟是别有洞天。

    史仁看着远处,一群孩童,坐在树下,正在学习阵法知识。他意味深长的道:“张兄,你认为镇狱古族应该主动出战,还是继续收缩势力,稳守冥王剑冢?”

    张若尘笑了笑,道:“我只是初来乍到,很多东西都还不是十分了解,不太方便表言论。”

    “张兄是绝顶聪明的人,又何必自谦?”

    史仁长长的一叹,又道:“老实说,我并不赞成主动出战。”

    “为何?”张若尘问道。

    史仁道:“先,不死血族聚集到元府,必定是经过周密的部署,谁都不知道他们到底来了多少人,也不知道他们的具体计划。这样的情况之下,镇狱古族一旦开战,即便取胜,也是惨胜,不知有多少族人会因此战死。”

    “其次,我相信张兄应该也看出来,镇狱古族的内部,并不是铁板一块,甚至已经有四分五裂的迹象。一旦开战,变数太多,很可能真的会从内部崩塌,后果不堪设想。”

    顿了顿,史仁的眼神,变得十分凝重,道:“即便镇狱古族灭亡,其实,也算不得什么。但是,万一关押在剑冢之中的邪人和凶兽,甚至冥王,逃出去之后,谁都无法想象,将是造成何等可怕的灾难。”

    凡是会被关押在冥王剑冢的修士和蛮兽,都是非同小可的存在,任何一个逃出去,也会酿成惊涛骇浪一般的祸端。

    “你真想听我的见解?”张若尘道。

    史仁道:“当然。”

    张若尘道:“其实,我更主张,主动向不死血族起进攻,先一步将他们击退,以绝后患。”?

    “为何?”

    史仁皱起眉头,有些意外,显然是没有料到,张若尘竟然是一个如此激进的人。

    张若尘道:“因为,继续等下去,只会对镇狱古族越来越不利。”

    “先,不死血族擅长伪装,可以轻松变化为另外一个人。既然他们是有备而来,我敢肯定,镇狱古族的族人里面已经潜伏有不死血族,而且,绝对不止一人。”?“其次,如今镇狱古族正在将外围家族的精英,不断召回冥王剑冢,不死血族岂会放过如此绝佳的机会?肯定会有更多的不死血族,潜入进冥王剑冢。如此一来,镇狱古族内部的矛盾,将会变得更加激烈,迟早会爆内战。”?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立即与不死血族开战,甚至,还能借此机会,将潜伏者揪出来。”

    史仁的脸色,变得颇为凝重。

    不得不说,张若尘提到的一些东西,正是他以前没有考虑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