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879章 明堂来人
    黎敏蹲在地上,一双清澈的眼眸,一眨一眨的盯着张若尘,问道:“怎么样?伤势恢复了吗?”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想要完全恢复,恐怕至少也要三天时间。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张若尘想要恢复伤势,其实,至少也要一个月时间。之所以告诉黎敏只要三天,那是因为,他准备进入图卷世界疗伤。

    黎敏笑道:“叫你那么狂,连女皇虚影都给斩,现在知道受伤是什么滋味了吧?”

    “咳咳。”

    张若尘的脏腑十分疼痛,咳嗽了两声,嘴角又流淌出鲜血。

    黎敏连忙走过去,帮他拍了拍背心,道:“别急,别急,看你伤得这么重,我肯定不会丢下你不管,来,先把血擦干。哎呀!半圣原来也有这么脆弱的时候,真是可怜。”

    随即,她便取出一根青色的绣花纱巾,递给了张若尘。

    张若尘笑了笑,接过纱巾,能够嗅到一股淡淡的兰花香味,又看了看上面绣着的一株精致的兰花,由此可见,眼前这个小丫头,还是挺心灵手巧。

    他将嘴角的血迹擦干,又将纱巾还给黎敏:“多谢。”

    “据说半圣的血,也可以卖出不菲的价格。”

    黎敏的一双雪白的小手,拿着纱巾,看着上面的血迹,原本清澈的眼眸,却是放出了光芒。

    张若尘的额头上冒黑线,总感觉黎敏将纱巾借给他,完全就是为了获得半圣之血。

    “咦!”

    就在这时,张若尘精神力的覆盖范围之内,出现一道十分强大的力量波动。

    “有人追上来了!”

    张若尘的脸色十分沉凝,向着洞口的方向望去。

    即便是在受了重伤的情况之下,张若尘也将精神力外放,探查四周,以防有人追寻到此地。

    黎敏吓了一跳,犹如受惊的小白兔,立即躲到张若尘的身后。

    原本趴在地上的小黑,也是豁然翻身而起,一双圆溜溜的眼睛露出乌黑色的光华,口吐人言,道:“居然可以追到此地,看来是有些能耐,本皇去收拾了他。”?“不急。”张若尘将小黑拦了下来。

    他的心中,颇为好奇,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能够如此快就追上来?

    对方显然也是知道,张若尘肯定已经现了他的气息。因此,来到洞府之外,他就停了下来。

    “在下明堂霍印,拜见张公子。”

    一道声音,穿透洞口的阵法,传入进洞中。

    黎敏暗暗一惊,低声向张若尘说道:“霍印乃是明堂一百零八圣将之一。据说,此人养了一只六耳猴,可以听到万里之外的风吹草动,可以感知到极其细微的气息。霍印很可能就是借助六耳猴的能力,才能这么快找到我们。”

    张若尘抬起头,略微向黎敏盯了一眼。

    这个小丫头,对昆仑界的高手,倒是了解得一清二楚,果然是与圣书才女有得一拼。

    不过,张若尘却是有些好奇,明堂的人,怎么会主动找上他?

    张若尘道:“阁下跟到此地,到底是为何事?”

    “我们少堂主,希望能够见你一面。”霍印说道。

    “明堂的少堂主?”

    “正是。”

    对于明堂的人,张若尘自然是有一定的好感,并不排斥。

    只不过,他现在实在伤得太重,实在不适合与明堂的人接触。

    毕竟,他对明堂的人有好感,明堂的人,不见得对他也有好感。

    张若尘捂着疼痛的胸口,气息颇为虚弱,道:“我现在不想见任何人,只想安心养伤,阁下请回吧!”

    黎敏轻轻的咬了咬嘴唇,很想提醒张若尘,明堂少堂主万万得罪不得,可是,她见张若尘已经拒绝了对方,也就没有再多言。

    霍印的声音,不再像刚才那么和善,变得颇为冷沉,道:“恕我直言,张公子乃是朝廷重犯,如今又受了重伤,若是没有人庇护,恐怕是活不了多久。”

    张若尘略微皱眉,咳嗽了一声,道:“明堂的少堂主,可以庇护我?”

    霍印道:“少堂主十分欣赏张公子的胆识和天资,毕竟天下间无惧女皇的人,本就没有几个。只要你肯主动献上佛帝舍利子,我们少堂主十分愿意收留你。只要进入明堂,即便是兵部的人,恐怕也奈何不得你。”

    明堂少堂主来到元府,本就是听闻张若尘现身,想要夺取张若尘身上的佛帝舍利子。

    如今,张若尘受了重伤,正是夺取佛帝舍利子的最佳时机。当然,若是能够趁此机会,将张若尘收入明堂,为他做事,自然也就更加完美。

    “原来是为了舍利子。”

    张若尘沉默了片刻,才又道:“难道他就不怕我进入明堂,抢了他的风头,甚至抢了他的少堂主之位?”

    霍印站在洞外,轻轻摸了摸六耳猴的头,讥诮的笑道:“明堂的主人只会姓孔,即便你的天资再高,也不可能抢得了少堂主的风头。你放心,少堂主是一个很有气量的人,绝对不会嫉贤妒能。只要你的天资足够的高,少堂主自然是会赏赐给你资源,全力栽培你。”?黎敏的眼眸眨巴,低声在张若尘的耳边说道:“听起来,似乎很不错,张若尘,你要不答应下来。在中域,明堂的势力可是相当庞大,只要投靠到明堂少堂主的座下,今后也就不用再东躲西藏,担惊受怕,变沛流离……”

    张若尘瞪了她一眼。

    “你……你眼神那么凶干什么?”黎敏立即缩了缩脖子,叽叽咕咕的道:“不就是舍不得佛帝舍利子,我觉得,还是性命重要一些。”

    张若尘没有理会黎敏,而是缓缓站起身来,步法沉稳,向洞外走去。

    “哗!”

    洞口,一层阵法光幕闪烁了一下,有着一道道铭纹向外推移,随后,消失不见。

    张若尘从洞中走出来,脸色十分苍白,背脊却是挺得笔直,向霍印看了过去,道:“你回去告诉少堂主,他的好意,我会记在心中。只不过,我这人喜欢浪荡天下,并不想加入任何势力,束缚自己。”

    霍印站在半空,穿着黑色的铁衣长袍,脚下踩着白色的云团,长得颇为瘦黑,留着整齐的胡须,肩膀上站有一只红色的六耳猴。

    听到张若尘的话,霍印的心中,却是冷笑一声,道:“阁下这么做,恐怕并不是一种明智的行为。难道就不再继续考虑?”

    “不用再考虑。”

    张若尘能够清晰感受到霍印身上,散出来的寒气,心中却是更加寒冷。

    当初,橙月星使告诉他,明帝失踪之后,孔家的家主便是联合朝中的势力,掌控了朝政。

    当时,张若尘出于对孔兰攸的信任,其实将一切都往好处在想。

    可是如今,张若尘不得不思考,孔雀山庄,或者说是孔家,到底在八百年前的宫变事件之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明帝失踪,太子惨死,可是皇族张家,却还有别的嫡系族人,其中也不乏有一些天资纵横之辈,完全可以担任圣明中央帝国的新一任帝皇。为何接管朝政的人,却是孔家的家主?

    为何明堂的主人姓孔,而不姓张?

    八百年前的公案,浮现出更多的疑云,让张若尘感觉到困惑,感觉到痛苦。

    “张若尘,看来你是一定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真以为,不去拜见少堂主,少堂主就会放过你?实话告诉你,少堂主对佛帝舍利子是势在必得。”

    霍印的双手,涌出两团火云,将虚空烧得有些扭曲,冷声道:“你主动献出舍利子,归顺少堂主,还有活路。继续执迷不悟,只会死在此地,舍利子还是会落入少堂主的手中。你若是聪明人,就该懂得如何选择。”

    “你们这样的行为,与强盗又有什么区别?”张若尘丝毫都不掩饰眼中的鄙视。

    “真是一个蠢货,只要能够得到舍利子,做一回强盗又如何?”

    “做一回强盗,也就一辈子都是强盗。”

    霍印的眼中,涌出浓烈的怒火,不再与张若尘争辩,双手合在一起,两团火焰相互重叠。

    随后,一道直径一米粗的火柱,从霍印的双手掌心飞出来,直冲向洞府外的张若尘。

    霍印的修为,达到五阶半圣的巅峰,自然也是一等一的强者。

    张若尘站在原地,只是背着双手,动也没有动一下,唯独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感觉到更加失望。

    “真当本皇只是摆设?”?小黑怪笑一声,伸出一只爪子,在半空刻下一道道铭纹,连接成了一座直径七丈的阵法圆盘。

    “轰!”

    火柱撞击在阵法圆盘上面,立即化为一朵朵细小的火苗,飞散了出去。

    张若尘养的一只蛮兽,竟然也如此厉害。

    霍印颇为震惊,感觉到有些失算,立即驾驭云彩,向后倒退,拉开了一段距离。

    然而,小黑却是爪子向前一拍,将阵法圆盘打得向前冲出,向霍印倒压了过去。

    阵法圆盘急旋转,有着密密麻麻的电光涌出来,化为一道道粗壮的电刀,击在霍印的身上。

    霍印立即撑起圣魂领域,手中打出一枚火焰珠子,飞在头顶上空,抵挡雷电的攻击。

    “嘿嘿!本皇的七劫神雷阵,岂是你能挡得住?”

    小黑的背上,长出一对黑翼,飞到阵法的上方,嘴里吐出一口圣气,涌入进阵法圆盘。

    阵法圆盘的光芒,直接暴涨十倍,直径延伸到十三丈,散出更加强盛的雷电之威。

    霍印的心中十分郁闷,堂堂一位圣将,竟然被一只猫压着打,还有比这更加憋屈的事?

    他养的六耳猴,已经是相当厉害的异种,让很多半圣都羡慕不已。

    可是,张若尘养的猫,却更加逆天,竟然还能布置阵法。布置出来的阵法,比阵法大阵还要厉害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