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878章 若是他还活着呢?
    “胆敢擅闯紫微宫,杀无赦。八一中文网W w★W★. 8★1 z√W .★CoM”

    九天玄女之一,沧澜武圣,从天池之畔,飞腾了起来。

    沧澜武圣的战力,在九天玄女之中排名第一,乃是女皇的近卫。她身穿凤焰圣铠,手持焚天剑,身材极其婀娜,眉目如画,容颜格外貌美,赤红色的长,犹如火焰在燃烧。远远望去,如一位绝色美女武神。

    除此之外,紫微宫中的诸圣也都出手,化为一道道巍峨的人影,或是金光闪闪,或是烈焰焚天,或是霞光万丈。

    一只只大手掌,一件件圣器,一道道雷电,全部都向远处那个白女子攻击了过去。

    有人闯入紫微宫,本就是他们的失职,此刻,自然是要尽力补救,将来犯的敌人斩杀在源初圣殿之外。

    白女子站在云海之上,肌肤莹白,目光空灵,颈部十分纤长,给人一种绝的气质,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凌波仙子。

    她淡淡的看着,紫微宫中,诸圣打出的攻击,停止吹奏箫曲。

    一只柔弱无骨的玉手,轻柔的捏着竹箫,向着前方一指。

    轰然一声,整个天地便是猛烈震动,有一种即将要翻转过来的感觉,所有攻击,全部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击破,向四方飞去。

    在这一刻,紫微宫中,也不知有多少名动天下的圣者,口吐鲜血,晕厥了过去。

    即便是沧澜武圣也都全身淌血,从半空坠落下来,眼看就要落入天池。

    “哗——”

    圣术才女伸出一只纤细的手,将儒祖圣书打了出去,托住沧澜武圣的娇躯,将她救了回来。

    白女子没有再继续出手,也停下脚步,一双深邃的星眸,如同两座无边无际的宇宙,盯向坐在天池边的女皇。

    女皇显得极其平静,连眼神也没有丝毫波动,只是淡淡的道:“兰攸,你与本皇已经有百年没有见过了吧?”

    “是一百三十一年零四十四天。”白女子道。

    女皇沉默了片刻,才又道:“每过百年,你便会挑战本皇一次,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

    “那又如何?只要我没死,就一定还会来杀你。”

    女皇身上有着一股寒气弥漫出来,使得月圆夜的天穹,降下了鹅毛大雪。

    雪花,犹如瀑布一般,倾泻而下。

    由此可见,此刻的女皇,乃是何等的愠怒。

    “你之所以还活着,只是因为,本皇还没有决定要杀你。上一次的时候,本皇就说过,你若是再来紫微宫,一定不会再手下留情。”

    “你还能出手吗?”

    白女子头上的长,无风自动,犹如柳絮一般摇曳。

    整个天下,恐怕也只有她,站在女皇的面前,才敢如此无惧,如此从容,如此强势。

    女皇的红唇一勾,微微的一笑,那笑容,美得让人窒息,却带有几分冷峭。她道:“你居然真的相信,本皇已经无法再出手?”

    片刻后,女皇便又道:“八百年过去,本皇以为你应该会比以前更加聪明一些,却没想到,你还是那么愚蠢。”

    “是吗?”白女子道。

    “天下人都不敢来闯紫微宫,却只有你一人敢来,还不叫愚蠢?”

    女皇的气势十分强盛,神光环绕,霞气冲天,犹如整个中域都在她的神光照耀之下。

    哪像是在躲避天道?

    白女子淡淡的道:“别人不敢来,那是因为他们怕死。我敢来,那是因为,八百前,我的心就已经死去,早就不再畏惧死亡。我之所以还活着,那是因为,你还活着。无论你能不能出手,是不是在躲避天道,今日,我也一定会来。池瑶,我就问你一句,你还记得八百年前的张若尘吗?”

    听到“张若尘”三个字,站在女皇身后的圣书才女,身形略微一震,一双秀目情不自禁向女皇看了过去,心中暗道:“莫非,女皇与八百年前的圣明皇太子,真有什么非同一般的关系?”

    池瑶登基之后,曾秘密下旨,将关于张若尘的书籍全部销毁。时至今日,有关圣明皇太子的记载,已经少之又少。

    女皇却是显得镇定自若,笑了笑,道:“张若尘……真是一个久远的名字,若是你不提起,我都快要忘记他是谁。”

    “你是刻意在逃避吧?你若是真的记不得他是谁,又为何要亲自下令去擒拿一个与他同名同姓的人?八百年来,你的良心也会不安吧?所以说,你才会感觉到害怕,感觉到恐惧,就连一个与他同名同姓的人也容不下。对吧?”

    白女子一步步向前走去,很快就来到天池的池畔,站在女皇的对面,隔水相望。

    两人都是绝代美人,一为昆仑界之皇,一为明堂圣祖,此刻却是争锋相对,一场大战,似乎已经在所难免。

    女皇陷入了沉默,半晌之后,道:“兰攸,我不想杀你,毕竟,我们这一辈人,还活着的,已经没有几个。你回去吧,不要逼我。”

    “我来到这里,本就是为他报仇。我死在这里,是得偿所愿。若是,我侥幸杀了你,也是你罪有应得。”

    白女子的眼中,带有一股绝然,根本没有想过,今日能够活着离开紫微宫。她继续向前行走,踏入天池,脚踩水面,激荡出一圈圈细密的涟漪,不断靠近池畔的女皇。

    女皇闭上双眸,只露出一条美丽的眼线,长而弯曲的睫毛,半晌之后,道:“万一他还没死呢?”

    听到这话,白女子身上凝聚出来的那股滔天的气势,瞬间崩溃,就连眼中绝然的神情也消散无踪。

    她停下了脚步,双眸紧紧的盯着不远处的女皇。

    只不过,女皇闭上了眼睛,根本看不到她眼中的情绪波动。

    “你什么意思?”白女子问道。

    “没有什么意思,就是简简单单的问你一个问题。你可以选择回答我,也可以选择不回答我。”女皇重新睁开双眸,与白女子对视,显得从容镇定。

    “我不信,你肯定话中有话。”

    白女子的身上,再次凝成了一股气势,有着七彩色的霞光,从背后涌了出来,化为一只数千里长的孔雀虚影。

    在这一刻,整个中央帝城的修士,全部都能看见头顶上空的孔雀虚影,犹如是远古神兽飞来了此地,让很多修士惶恐不安。

    只有一些活了数百年的老古董,猜出孔雀虚影主人的身份,全部都向紫微宫赶了过去。

    女皇道:“你若是一定要这么认为,我也没有办法。我只想知道,你现在还敢出手吗?”

    有时候,人需要有一股执念,才能无惧死亡。

    当执念出现了动摇,也就无法再坚定不移。

    圣书才女轻轻的咬着嘴唇,盯着站在天池中心的白女子,可以感受到白女子身上的杀气,依旧相当强盛。只可惜,白女子眼中的绝然之色,已经退去。

    在这一刻,圣书才女已经可以断定,白女子必定会退走。

    白女子陷入沉思,忽然想到什么,双眸中,涌出慑人的精芒。

    随即,她再次抬起头,向女皇盯了过去,道:“池瑶,等我见过了他,一定还会回来。”

    声音依旧还在天池上方环绕,只不过,白女子却已经离开,天地之间,根本看不到她的踪迹。

    “已经修炼八百年,竟然还在执着于你死,我死,或者他死。这样的心境,与凡人又有什么区别?”

    女皇自言自语的说着,一双杏眸,盯向池中的水,露出一抹轻笑,笑容中带有几分嘲讽,也不知是在嘲讽着谁?

    圣书才女轻声问道:“据我所知,万兆亿亲自赶去元府,调动了兵部的多位高手,正在大张旗鼓的缉拿重犯张若尘。”?“万兆亿的差事没有办好,自然是要尽力补救。”女皇道:“你也去一趟元府,给万兆亿带一道口谕,三个月之内,若是拿不下张若尘,本皇就得定他一条欺君之罪。怎么死,让他自己选。”

    “领命。”

    圣书才女微微拱手,随后,退了下去。

    ……

    …………

    元府,青黎郡。

    张若尘使用圣旨,很快就逃到万里之外,随后,又一连变换三次方位,就连他自己,也不知来到什么地方,实在无法坚持,才停了下来。

    张若尘的伤势极重,身上的衣袍,变成血红色,已经进入半昏迷状态。

    小黑背着张若尘,进入一座碧青色的大山,在半山腰,寻到一座洞府,藏入了进去。

    进入洞府,张若尘就以强大的意志,支撑起身体,坐了起来,吞服下一粒疗伤丹药,开始运转功法,炼化丹药,疗养伤势。

    黎敏虽然伤得也很重,但是,她毕竟只是普通人的体质,服下了一枚疗养丹药,很快就痊愈。

    体质越强,越难受伤,即便是受了一些外伤,也能很快自愈。

    但是,体质强大的修士,一旦受了严重的内伤,想要痊愈,也就比普通人更难。?

    张若尘花费一个时辰,将一枚七品疗伤丹药炼化,也只是勉强将伤势压制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