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580章 九凤鼎
    第二次攻击比第一次更强十倍,一旦落下,就算圣者也要陨落。?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黑市的诸圣,全部都惶恐不安,若不是有九幽剑圣坐镇,说不定他们已经开始四散逃走。

    眼看第二次攻击,就要落下。突然,一座黑色的城池,从远处飞了过来,将黑市的诸圣,接入城中。

    “哗!”

    黑色的城池之中,飞出一只青色的九脚古鼎,将天空的阴阳鱼印记击碎,撞击在周天大阵上面。

    轰然一声,九脚古鼎散出一股至尊之力,将周天大阵撕裂开了一道缝隙。

    黑色的城池,趁此机会,穿过缝隙,飞了出去,消失在浩瀚的云雾之间。

    天外,传来一个缥缈的声音,回荡在整个东域圣城:“陈胤,时空传人的性命,我们黑市要定了!你护得了他第一次,护不了他第二次。”

    东域王站在地面,仰望天空,谁都看不见他此刻的神情。

    只见,他的衣袖一挥,方圆千里之内的阴云,顿时一扫而空,重新露出明媚的阳光。

    似乎一切都已经过去,东域圣城又恢复了平静。

    地面上却是满目疮痍,电光和火焰依旧没有消散。

    黑市的诸圣退走,却留下成千上万具尸骸,有的残缺不全,有的焦黑如炭,有的血肉模糊,难以分辨哪些是陈家的族人,哪些是黑市的修士。

    二师兄朱洪涛狠狠的一跺脚,道:“真是可恶,最终还是被他们逃走。没想到,他们居然将周天大阵都给破开。”

    三师兄万柯道:“没办法,周天大阵还没有完全合围,要不然,就算黑市拥有九凤鼎,也不可能逃走。”

    “老三,你说什么?刚才飞出来的那一只鼎,就是传说之中,邪帝的至尊圣器九凤鼎?”二师兄惊道。

    “你难道没有感应到刚才鼎中传出的至尊之力?”

    三师兄万柯又道:“也只有九凤鼎的力量,才能将周天大阵破开一道缝隙。”

    “等等!我好像记得,九凤鼎应该是被封印在圣院的圣山内部,怎么会落入黑市的手中?”朱洪涛道。

    九凤鼎被封印在圣山内部,是一件相当隐秘的事,只有圣院中的圣者才知晓。

    即便是以万柯的身份和地位,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秘密。

    万柯的脸色一变,连忙道:“此事当真?”

    朱洪涛被万柯吓了一跳,依旧没有反应过来,道:“当然当真,你难道不知道?”

    万柯的眼神不停变化,双手情不自禁的捏紧,道:“完了,圣院中,估计也生了巨变。如此看来,黑市诸圣攻击东域圣王府,完全就是声东击西。他们的真正目的,乃是取九凤鼎。”

    “原来,我一开始就进入误区……早该想到才对,就算黑市要找小师弟报仇,也不可能如此大张旗鼓,更不可能动用圣者级别的人物。”

    “东域圣王府只是他们算计的一环,他们的真正目的……在圣院。”

    朱洪涛终于反应了过来,拍了拍头,却依旧大大咧咧的道:“九凤鼎已经被取走,我们就算现在赶回去,也起不了任何作用。老三,你先想一想眼前的问题。”

    朱洪涛向张若尘的方向看了一眼,眼中露出复杂的神情,道:“黑市绝对不会放过小师弟,若是九幽剑圣再出手,我们两人根本挡不住。”

    若是以前,黑市就算要对付张若尘,也不会用出全力,顶多派遣年轻一代的高手出马。

    但是,现在张若尘是“时空传人”的身份,已经暴露出去。

    黑市再次出手,就一定会选择一击必杀的方式,不会再给张若尘留任何机会。

    “传讯光符,通知师尊。”

    万柯长长的叹了一声,道:“整个东域,恐怕是要生大震动。”

    ……

    …………

    距离黑市攻击东域圣城,已经过去一天一夜,事态却并没有平息,反而越演越烈。

    圣院传来消息,池瑶女皇封印在圣山中的九凤鼎,已被黑市一品堂的堂主取走。

    当时,一共有五位院主,留守在圣院。

    原则上来说,即便黑市的势力再如何强大,也不可能解开封印,将九凤鼎夺走。

    但是,圣院中,却出了一位黑市的卧底,此人就是圣院的第六院主,纪空铜。纪空铜与黑市一品堂的堂主里应外合,最终,带走了九凤鼎。

    不过,在另外四位院主的联手攻击之下,纪空铜当场陨落,死在了圣山。

    就在当天,兵部已经派遣军队,前去剿灭纪空铜的家族,纪圣门阀。

    不仅仅只是纪圣门阀,在圣院和东域圣王府的全力追查下,已经确定有七个圣者门阀,十二个万年古宗,七十三个宗门和家族,与黑市密切合作,参与了此次行动。

    近一步的调查,还是继续进行。

    不过,已经可以预想,接下来的几个月,东域将会生血腥的清理,不知有多少宗门和家族将要遭受灭顶之灾。各大府、郡的牢狱,恐怕也要人满为患。

    等到张若尘看到从外界传来的一道道信息,才现,原来东域圣王府仅仅只是其中一座重要的战场。

    黑市此次的目的,乃是邪帝的九凤鼎。

    当年,邪帝在世的时候,东域就是黑市的大本营,这里可谓是一片黑暗之土,群魔乱舞,民不聊生。

    黑市的势力,更是如日中天。

    即便是如今的东域圣王府,陈家,也远远无法与当时的黑市抗衡。

    后来,池瑶女皇击杀了邪帝,才将黑市打压了下去,使其一蹶不振。

    经过数百年的展,陈家、武市钱庄、拜月魔教、两仪宗在东域的势力,不断壮大,终于形成五足鼎立的局面。

    同时,朝廷派遣军队,驻扎在东域神土,驱逐蛮兽,围剿邪城,开疆辟土,稳定各方势力。

    混乱的东域神土,逐渐安定下来。

    在东域神土的外围,曾经是一片蛮荒之地,人烟罕至,蛮兽横行。现在却出现人类文明,诞生出一万两千多个郡国,云武郡国就是其中之一。

    数百年过去,东域早已不是曾经的暗黑之土,变得繁荣昌盛,武道盛行,虽然还比不上中域九州,却已经远胜邪帝在世的时候的东域。

    正是因为池瑶女皇的文治武功,因此,东域的人族修士都敬她如神明,容不得任何人对她不敬。

    黑市这一次取走九凤鼎,的确是造成了巨大的震动,甚至有可能会改变整个东域的格局,使东域再次变成一片黑暗之土。

    当然,此等大事,不是张若尘可以参与进去。

    他现在只是一个鱼龙第二变的修士,先要考虑的问题,乃是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

    躺在床上的林妃,已经醒了过来。

    经过一天一夜的修养,她的伤势,恢复了不少。

    林妃依旧还很虚弱,声音显得有气无力,第一句话就是问道:“尘儿,今天是初几?”

    “初六。”

    张若尘坐在床边,轻轻的握住林妃的手。

    林妃终于松了一口气,道:“还好……没有错过你们两个的婚礼,若是因为我耽误了你们的婚事,到了九泉之下,我该如何面对大王,如何面对张家的列位……祖先……”

    说着,林妃的声音就变得呜咽,抽泣了起来。

    黄烟尘立即走近过去,安慰道:“林妃娘娘,我和张师弟的婚事,并不算要紧的事,你千万不要想太多,先养好伤势。”

    林妃顿时有些慌乱,强行做床上坐了起来,一把抓住黄烟尘的手,紧张的道:“要办……一定要办,明天就是初七,你们一定要完婚,答应我……咳咳……”

    因为太过着急,林妃急促的咳嗽起来。

    张若尘和黄烟尘当然不能理解林妃的想法,在林妃看来,张家遭遇了大劫难,几乎绝后。张若尘无论如何,也要肩负起传宗接代的大任。

    对于林妃这样一个普通人来说,什么武道,什么圣道并不是那么重要,哪怕张若尘的修为再高,估计也比不上生一个小孙子更让她开心。

    所以,无论如何,张若尘也必须立即和黄烟尘完婚。

    张家需要后人。

    张若尘向黄烟尘盯了过去,黄烟尘先是一怔,随后,脸蛋上露出一抹罕见的羞涩,向他点了点头。

    张若尘道:“娘亲,我答应你,明天,就与烟尘师姐完婚,哪怕婚礼简单一点,也一定不会耽搁。”

    没办法,东域圣城生了如此大的事,陈家更是死伤无数,张若尘和黄烟尘若是想要继续成亲,就只能简单的办一场。

    ……

    正在此时,一队骑着金甲兽的军士,从远处行来,停在东域圣王府的大门外面。

    这一队军士,只有一百人。

    但是,每一个人都精神饱满,气势不凡,显得是精锐中的精锐。

    万兆亿穿一身青龙宝甲,骑一头白色的蛟龙,立在蛟龙的头顶,位于金甲军的最前方。他打了一个响指,白色蛟龙立即停了下来。

    万兆亿抬起头,向东域圣王府的牌匾看了一眼,笑道:“听说昨天,陈家才被黑市的高手,打碎了大门,却不想今天就换上了一扇新门。哏哏!”

    “什么人?”

    东域圣王府中,冲出两位半圣,立在台阶的两侧,警惕的盯向白色蛟龙头顶的万兆亿。

    “哗哗!”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两队军士冲了出来,将万兆亿和一百位金甲军围在中央。

    经过黑市的一闹,东域圣王府自然提高了警惕,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来大批护府军士。

    万兆亿根本懒得正眼看两位陈家半圣,没有理会他们。

    “大胆!难道你们没有看见,我们乃是御前金甲军?”

    万兆亿的身后,一位骑在金甲兽背上的男子,厉吼了一声,顿时,形成一股强劲的音波,将围在四周的护府军士震得连连后退。

    “御前金甲军?”

    一个疑惑的声音,从门后传来。

    三师兄万柯,从圣王府的大门后面走了出来,目光在金甲军中扫视一圈,最后,定格在万兆亿的身上。

    此人,竟然能够驯服蛟龙?

    蛟龙,不是蛟,而是龙。

    万柯的本能告诉自己,眼前的这人,绝对相当强横,不是泛泛之辈。

    于是,他警惕了起来,问道:“阁下怎么称呼?”

    万兆亿饶有兴趣的看了万柯一眼,笑道:“你还不错,是一个有资格与我对话的人。本王姓‘万’,此次前来东域圣王府,乃是奉女皇之命,缉拿罪犯张若尘。带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