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523章 谁是强者?
    胥海站在船头,披着一件银白色的华丽长袍,显得颇为优雅,盯着站在水面的张若尘,笑道:“张若尘,你怎么不继续逃?”

    张若尘的双眼,向着胥海所在的船舰上看去,只见,六具血淋淋的尸体,倒在甲板上面,鲜血不停从尸体中流淌出来,显然是才刚刚死亡。??八  一中??文  网 ?? w?w w?.?8?1?z?w?.?c?o?m

    死去的六人,乃是与胥海组成一队的墟界战士。

    张若尘道:“你为何要杀他们?”

    胥海笑了笑,道:“毕竟是来杀你,当然不能让太多的人知道。万一他们返回基地胡说八道,说我杀害昆仑界的同胞战士,那我岂不是要遭到兵部的惩罚?”

    张若尘道:“所以,你就先一步杀人灭口。”

    “若不是需要组成小队,才能离开黄御岛,你以为我想与他们乘坐同一艘船舰?”

    胥海又道:“再说,我这也不算是杀人灭口,回到基地,我会告诉兵部的官员,他们是被玄武墟界的土著杀死。如此一来,他们的家人,还能得到一笔丰厚的抚恤金。”

    张若尘道:“我若是杀了你,兵部会不会也给胥圣门阀一笔抚恤金?”

    胥海的眼神一沉,露出一道寒气,不过,他很快就又哈哈大笑了起来,道:“张若尘,你是不是被《天榜》第一的名声冲昏了头,真的以为在天极境遇不到对手,就能天下无敌?实话告诉你,你的实力,在鱼龙境的高手面前,不过只是一只蝼蚁。”

    张若尘道:“这样下结论会不会太早?至少也要战一战,才知道到底谁更强,难道不是吗?”

    胥海道:“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既然如此,我做为师兄,有必要教一教你,什么叫做低调做人。”

    “对付区区一个天极境的武者,何须公子出手,我去取他性命。”

    一个鱼龙境的修士,从胥海的身后走了出来。

    此人,名叫胥千陵,乃是胥圣门阀的长老。

    胥千陵手持一根一丈二尺长的乌金战棍,向前踏出一步,冲下船舰,脚踩水浪,率先向张若尘攻击了过去。

    看见胥千陵冲了出去,胥海也就占时没有出手,心中暗道,对付区区一个张若尘,以胥千陵的实力,应该已经足够。

    胥千陵的修为,达到鱼龙第三变“炼骨化玉”,肉身力量强大无比,远远不是天极境的武者可以比拟。

    即便,张若尘是《天榜》第一,他的力量,也不可能比得上胥千陵。

    再说,胥千陵乃是圣者门阀的弟子,实力本来就比一般的鱼龙第三变修士强大,就算与鱼龙第四变的修士交手,也未必会败。

    张若尘怎么和他斗?

    胥海对胥千陵还是颇有信心,所以,也就懒得亲自出手。毕竟,杀鸡何须用牛刀?

    “哗!”

    胥千陵体内的真气十分雄厚,向手臂涌了过去,注入十阶真武宝器级别的乌金战棍。

    他的手臂挥动战棍,强大的气流,将一层海水掀了起来,化为一片水浪,向张若尘涌了过去。

    一片水浪,蕴含棍法的力量,撞击在张若尘的护体天罡身上,将张若尘卷飞了数十丈远。

    “哈哈!《天榜》第一也不过如此,在鱼龙境的修士面前,如同蝼蚁。”

    胥千陵大笑一声,手提战棍,再一次攻击了过去。

    张若尘稳住身形,停止后退,拔出沉渊古剑,手臂快在水面上转动,将一圈圈水浪卷了起来。

    水流就像小溪一样,围绕剑体旋转。

    那一圈圈水浪,出哧哧的声音,冻结在一起,化为无数柄三寸长的冰剑。

    “出!”

    张若尘的手臂一挥,那些冰剑,犹如剑雨一样,向胥千陵飞了过去。

    “震天一怒。”

    胥千陵双手持棍,向下一劈。

    乌金战棍形成一个碗口粗、十丈长的巨大影子,向下击去,将所有冰剑,全部震碎,化为齑粉。

    巨大的棍影,蕴含无比恐怖的力量,将整个水面打得凹陷下去,掀起数十丈高的水浪。

    张若尘立即横剑一挡,无数剑气涌了出来,宛如身体飞行,形成一个剑气大钟。

    “嘭!”

    只是一瞬间,那一道巨大的棍影,就将剑气大钟击碎,再一次将张若尘打得抛飞了出去。

    张若尘捏着沉渊古剑的手,一阵酸痛,竟然受了轻伤。

    “张若尘,早就给你说过,《天榜》第一,只能在天极境称王,遇到鱼龙境的高手,你只是一只蝼蚁。老实告诉你,我刚才只使用了一半的力量而已。”

    胥千陵以为已经胜券在握,大步向张若尘走了过去。

    他的心中颇为激动,暗想,只要他能够杀死张若尘,就是天大的功劳,必定能够得到老祖宗许诺的丰厚赏赐。

    张若尘叹了一声,道:“我现在的力量,与鱼龙第三变的修士,果然还是差了一些。”

    “可惜你明白得太晚。”胥千陵笑道。

    “不晚。”

    张若尘摇了摇头,立即控制武魂,以武魂调动天地灵气。

    “哗!”

    转瞬之间,天地之间的灵气,源源不断向张若尘汇聚了过去,使张若尘身上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强。

    先前,张若尘与胥千陵交手,并没有使用武魂,只是以自身的力量与胥千陵过招。但是,张若尘最强的就是武魂,武魂的强度足以和鱼龙第七变的修士相比。

    在武魂的加持下,张若尘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他提着一般剑,依旧平静的站在那里,但是,却给胥千陵一股强大的压迫力。

    “好强大的武魂。”

    胥千陵立即停下脚步,心中暗惊,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随后,他也激出武魂,使用武魂调动天地灵气,加持在身上。

    只不过,胥千陵的武魂强度,与他的修为境界一样,也只是相当于鱼龙第三变的水平。所以,尽管有武魂的加持,他的实力,也并没有提升太多。

    “就算武魂强大又如何,终究只是一个天极境的武者。”

    胥千陵压制住心中的不安,镇定了下来,全力调动真气,施展出一招鬼级下品的棍法,八卦镇狱棍法。

    乌金战棍快旋转起来,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气劲,将防御数里之内的海水卷了起来,形成一根一百多米高的粗壮水柱。

    “轰隆隆!”

    胥千陵的棍法,造成一种浩荡的声势。

    那一根水柱,如同一根巨大的棍子,向张若尘击了下去。胥千陵就站在水柱的中心,皮肤变成金色,骨头变得白玉一般坚硬,将真气源源不断的打入乌金战棍。

    张若尘从水面上飞了起来,悬立在半空。

    “嗷!”

    突然,他施展出御风飞龙影,向前一冲,体内的真气涌了出来,凝聚成一条数十米长的风龙。

    张若尘站在风龙的头部,挥剑一斩,一道弧形的剑光,击在那一根粗壮的水柱上面。

    轰然一声,那一根水柱被剑气破开,断成了两截。

    “哗啦!”

    水柱散去,化为一滴滴水滴,犹如倾盆大雨一样,从天空洒落了下来。

    胥千陵的身体,也断成了两截,落在水中,让周围的海水,完全变成了血水。

    仅仅一剑,就将一位鱼龙第三变的强者杀死。

    胥海的心中,猛然一惊,有些难以置信,自言自语的道:“莫非这一剑,就是传说中张若尘的绝技‘刹那无痕’?”

    胥海并没有见过张若尘和黄神异交手,自然也就没有见过真正的“刹那无痕”。

    但是,随着张若尘成为《天榜》第一的消息传遍天下,“刹那无痕”这一招剑法,也被传得神乎其神,俨然成为了张若尘的绝技,足以让无数武者闻风丧胆。

    胥海却不知,张若尘刚才使用的并不是刹那剑法,只是出剑的度很快,出剑的角度很精妙,看准了八卦镇狱棍法的破绽,所以才能一剑将胥千陵杀死。

    张若尘重新落回水面,将胥千陵的那一根乌金战棍捡了起来,使用沉渊古剑,将乌金战棍炼化。片刻之后,沉渊古剑之中,就又多了一道基础铭纹。

    胥海盯着沉渊古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沉渊古剑吸收乌金战棍之后,似乎变得更加锋利,散出来的力量波动也更强。

    那一柄剑,应该是一件圣器。

    难怪胥千陵拥有护身宝物,也挡不住张若尘一剑。

    一般的护身宝物,怎么挡得住圣器?

    胥海的眼睛一缩,冷哼了一声:“居然可以炼化真武宝器,如此看来,你的那一柄剑,至少也是一件百纹圣器,甚至有可能是一件千纹圣器。”

    张若尘向沉渊古剑看了一眼,道:“你想要这一柄剑?”

    胥海的嘴角一勾,道:“我不仅要那一柄剑,你身上的宝物,我全部都要。胥空林,胥晨,你们谁若是能够斩下张若尘的头颅,我便赏赐给他一件圣器。”

    胥海的身上,只有一件圣器,那是胥圣门阀的至宝之一,专门用来对付张若尘。这一件圣器,自然不能赏赐给胥空林和胥晨。

    可是,张若尘的身上,却有不少圣器。

    只要将张若尘杀死,那些圣器,还不是归胥圣门阀?

    到时候,胥海就算赏赐一件圣器出去,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站在胥海身后的两位鱼龙境修士,胥空林和胥晨,听到“圣器”两个字,他们的眼神,立即变得火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