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495章 《天榜》第十六
    突如其来的一剑,使明义树人王遭受重创,树干上的窟窿,直径足有两米,打得对穿。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但是,树人的生命力强大,只要树干没有被斩断,就没那么容易死亡。

    “是……是域外死神……快,布置阵法。”明义树人王叫道。

    “唰!”

    沉渊古剑在虚空飞行了一圈,托着一道长长的剑芒,又是一剑斜劈了出去。

    剑锋与树干撞击在一起,出“哧哧”的摩擦声音,冒出一粒粒火星。

    宛如一剑,站在一根铁柱上面。

    树人王的树干,十分坚硬,一般的兵刃,根本伤不到它们。

    但是,沉渊古剑却不是一般的兵刃,而是一柄圣剑。

    最终,明义树人王的树干被斩断,地面上,只留下一根长长的树桩,鲜血不断从树桩上面涌出来。

    一株强大的树人王,就这样,重重的倒了下去。

    本来,四株树人王是要联合别的那些千年树人,布置天木绝神阵,以阵法来镇杀张若尘。可是,因为明义树人王突然死亡,导致阵法不攻自破。

    此时,就连那些千年树人也都开始逃窜,根本不可能继续将阵法布置出来。

    “本王就不信,合我们三人之力,还对付不了一个域外死神。”

    三株树人王对视了一眼,立即冲了上去。

    它们各自打出一根火蔓藤,化为三条长长的火蛇,不停旋转着,分别从三个方向击了出去。

    在张若尘的控制之下,沉渊古剑吐出长长的剑芒,在半空,快旋转起来,形成一个直径百米的巨大剑气圈子。?  八№◎§卐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唰唰!”

    三根火蔓藤被剑气斩断,绞碎成一截一截,飞了出去。

    张若尘的武魂,调动天地灵气,加持在他的身上,使他的战力,攀升到可以和鱼龙第三变的修士抗衡的程度。

    要知道,张若尘对付的只是三株树人王,并不是三位鱼龙第三变的人族修士,或者是凶厉蛮兽。所以,以他一人之力,就将三株树人王打得不停后退,只能防御。

    不过,即便是以张若尘现在的实力,也只能压制三株树人王,想要击杀三株树人王,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张若尘与三株树人王,一连战斗了半个时辰,终于,抓住一次机会,一剑击中其中一位树人王的树干中部,将其击杀。

    “不好,金越树人王被域外死神杀死,以我们两人之力,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快走,离开此地,返回祭坛。只有请树祖大人出手,才能将他镇压。”

    两株树人王一边战斗,一边向后疾退去,冲向黒木原的腹地。

    树人王的防御力很强,而且,度也很快,若是它们想要逃走,就算是张若尘也很难杀死它们。

    “走不了!”

    张若尘伸出一根食指,向着两株树人王逃走的方向一点。

    “轰隆!”

    整个空间都晃动了一下,随后,快撕裂开,从外而内,崩塌了下去。

    两株树人王惨叫了一声,被卷入坍塌的空间之中,树干粉碎,枝叶变成齑粉。

    当空间重新恢复的时候,两株树人王彻底消失不见。

    头顶上方,飘落下一片片树叶,掉落在地。?  八?一中文卐¤网  w-w`w、.-8、1zw.com

    树叶上,还染着一滴滴血液。

    敖心颜看得这一幕,心情既是震惊,却又有些伤感。不知为何,她总觉得,那些树人不该死。她和张若尘都是侵略者,在破坏这个世界的安宁。

    “组……组长,我们为何一定要杀这些树人,仅仅只是为了赚取军功值吗?”敖心颜看到地面上的一个个血淋淋树桩,感到有些迷茫。

    张若尘将剑一收,闭上了双眼,深吸了一口气,道:“墟界战场,本就是这么残酷,根本没有对与错,也没有善与恶,只有一个世界的生灵和另一个世界的生灵的交战。”

    张若尘转过身,向敖心颜深深的看了一眼,道:“若是你心存怜悯,那么,最好不要来墟界战场。战场上,只有杀和被杀。你若是心存怜悯,那么很可能就会成为被杀的那一个。”

    木精墟界算不算墟界战场?

    当然算。

    兵部的墟界战士,每年都在和木精墟界的树人强者交手,相互之间都有死伤。树人一族从来没有放弃抗争,兵部的墟界战士也是一如既往的将它们镇压。

    只不过,木精墟界是相对安宁的墟界战场,死亡率没有那么高。

    真正的墟界战场,比木精墟界更加残酷十倍、百倍,心存怜悯之心的人,根本无法在战场上生存。

    在踏上墟界战场的时候,张若尘就有心理准备。

    他来墟界战场,本来就是来磨砺出一颗铁血的心。

    当然,若是能够避免杀戮,张若尘是不会滥杀无辜,至少不会对墟界土著中的贫民下手,尽量只杀墟界土著中的强者。

    张若尘在木精墟界与树人一族交锋的时候,混沌万界山的《天榜》石碑下方,也出现不小的轰动。

    《天榜》石碑,高达六百七十六米,十分宏伟壮丽,也不知立在混沌万界山有多少年。

    《天榜》石碑下方的广场上,每天都聚集了不少武者,他们都在观察《天榜》排名的变化。

    若是《天榜》上的某个名字,突然消失,也就证明,那一个《天榜》武者,不是陨落在墟界战场,就是突破到了鱼龙境。

    《天榜》排名前一千位的那些成名多年的高手,当然是众人重点关注的对象。

    “太厉害了!张若尘这是要逆天,军功值增长得也太快,这才几天时间,就达到《天榜》第十六位,军功值达到一百二十九万七千点。”

    “张若尘?莫非就是东域的那一个年轻王者?”

    “当然是他。天下间,同名同姓的人很多。但是,能够以如此年龄,闯进《天榜》前二十的年轻天骄,除了他,也没有别人了!”

    旁边,另外一位年轻武者,也是赞叹不已,道:“按照他这样的度,说不定很快就能积累够三千万点军功值,达到天极境的无上极境。”

    不远处,传来一个冷笑声,“想要达到天极境的无上极境,哪有那么容易,就算是现在武道大兴,能够达到那个境界的人,也是屈指可数。”

    众人的目光望过去,只见,在广场边缘的石屋里面,正坐着一个黄袍男子。

    黄袍男子看上去,二十岁出头的模样,身材颇高,大概有两米左右。他的双臂显得很长,比普通人要长半个手掌的长度。

    他的五官长得很立体,眼睛神髓,鼻梁高挺,显得颇为俊朗。

    但是,却没有人敢靠近他。

    任何人,走进他的十步之内,立即就会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杀气,让人情不自禁的生出恐惧之心,只得向后退去。

    当然,能够来到混沌万界山,也没有谁是弱者。

    其中,有一些胆大的人,走了过去,站在那一个黄袍男子的十步之外,道:“虽然说是屈指可数,但是,毕竟还是有人积累够三千万点军功值,引来诸神共鸣,达到无上极境。”

    “比如,当今的大威大德女圣皇,八百年前,她就达到了无上极境。传说,她杀的墟界土著的尸体,足以堆成一座大山,血流成海,一座墟界的生灵几乎都被屠杀殆尽,积累的军功值达到九千万点,至今无人可越。”

    “又比如,六百年前,万佛道的那一个叛逆,死禅邪僧,不也斩杀十万墟界土著,成功达到无上极境。不过,六百年过去,我们已经不能称他为死禅邪僧,而该是死禅邪祖。”

    “还有三百年前的魔门圣女‘凌飞羽’,两百年前的鬼才‘洛虚’,七十年前的小圣天王‘万兆亿’,不都达到无上极境。”

    “随着武道大兴,天才辈出,达到无上极境的武者,只会越来越多。以张若尘天资,加上他积累军功值的度,未必就不可能达到天极境的无上极境。”

    那一个黄衣男子笑了笑,取下一只酒袋,喝了一口,随后,将酒袋重新放回到桌上。

    他的眼中,露出寒光,继续笑道:“张若尘的天资的确很高,只可惜,他的运气不好,《天榜》上还有人能够压他一头。若是那人出手,恐怕张若尘就算有实力冲击无上极境,却没有性命等到那个时候。”

    “你说的是《天榜》第一,黄神异?”

    另一人道:“黄神异倒也是绝世奇才,以他现在积累军功值的度,很有可能会在一年之内,达到三千万点军功值。张若尘现在的实力,估计与他还有一些差距。”

    黄衣男子笑了笑,道:“那是自然,黄神异在玄武墟界历练的时候,遇到了一次大机缘。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是《天榜》第二的华黎,恐怕也难以挡住他三招。至于对付张若尘,只需半招就足够。”

    黄烟尘与一群东域圣王府的年轻弟子,一直站在人群里面,听到此处,她终于有些听不下去,走了过去,冷哼了一声,道:“阁下未免太高看黄神异了吧!张若尘可是东域圣院的第一人,真要交起手来,恐怕还不知道谁生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