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320章 赴死之战-
    “遵命!”

    听到张天圭的命令,两个黑市的武道高手阴沉的一笑,提起战刀,就要向常戚戚的身上劈过去。   .

    “等一下……”

    司行空紧咬着牙齿,道:“张天圭,我答应你……我答应你……还不行吗?”

    “哈哈!”

    张天圭大笑一声,道:“果然是有情有义,让我不佩服都不行。既然如此,那就跪下来磕头吧!”

    张天圭松开了踩在司行空背上的脚,站到一旁,心中不禁有些期待起来。

    几个月之前,司行空还是那一个意气风的武市学宫的大师兄,就连他都败在司行空的手中。

    才几个月过去,司行空却像一条狗一般的趴在地上,由他掌控生死。

    这种来自实力和权利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司行空拖着重伤的身体,从地上爬了起来,盯着站在前方的张天圭。

    做为武者,他可以选择宁折不辱。

    但是做为朋友,做为师门兄长,他却不能不顾师弟的生死。

    心中有傲骨,有尊严,可也有情义。

    自己的尊严和师弟的性命,他必须要选择一样。

    这是比死亡更加难以选择的难题,若是有得选择,他宁愿选择自己去死,这样也有轻松很多。跪求百独一下潶眼歌

    司行空闭上了双眼,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双腿微微弯曲,就要跪下去。

    张天圭脸上的笑容,越的灿烂。

    就在这时,两柄由水凝聚成的冰剑,从水中飞起,不停旋转,冲上红蛛巨舰。

    “噗嗤!”

    两柄三尺长的冰剑,刺穿先前抓住常戚戚的那两个黑市的武道强者的真气罩,刺入背心,从胸前穿透而过,露出寒冰凝聚成的剑尖。

    剑尖上,沾着鲜血,变得绯红,如同血玉一般。

    “啊……”

    “少主,救……我……”

    两个黑市武道强者,看着穿胸而过的冰剑,全身一片冰凉,心中恐惧无比。

    “嘭嘭!”

    生命力逐渐流失,两眼一黑,他们两人几乎同时倒在了地上。

    胸前的伤口,没有流出鲜血。

    因为鲜血,已经并寒冰封住。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红蛛巨舰上的所有武者都有些惊慌失措,他们的目光,纷纷向水面上望去。

    百丈之外,黑色的水面上,一个穿着赤红色铠甲的武者,提着一柄断剑,踏水而来,一步步的走向红蛛巨舰。

    他每走出一步,就会将以脚掌为中心的数丈水面,冻结成冰面。

    刚才,就是他,使用冰剑,杀死了两位黑市的武道高手。

    “张若尘!”

    虽然张若尘全身都被铠甲覆盖,却还是被金川认了出来。

    金川的五指,紧紧的捏在一起,既是愤怒,而又兴奋。

    愤怒的是,张若尘杀死了他的女儿,金叶云。

    当然,金叶云实际上是死在阿乐的剑下,只是金川不知道而已,所以将那一份仇恨,算在了张若尘的身上。

    兴奋的是,张若尘终于现身。

    若是张若尘躲起来,万里水域,想要将他找出来,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场,除了金川,最兴奋的人,就是张天圭。

    本来他只是想羞辱司行空,挽回自己当初败给司行空的脸面,却没有想到还有意外收获,将张若尘都给引了出来。

    太好了!

    “张若尘啊!张若尘!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今天,你若是还能逃走,我张天圭就将名字倒过来写。”

    张天圭欣喜若狂,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

    只要杀死张若尘,曾经属于他的那些光环,就会重新回到他的身上。张若尘抢走他的东西,他一定要连本带利的全部夺回来。

    其实,张若尘也不想选择这一条死路。

    若是他就藏在水中,不去理会常戚戚和司行空的生死,自然不会被黑市的武者现。

    但是,他却过不了自己内心的那一关。

    就像是在尊严和师弟生死之间选择的司行空,张若尘又何尝有别的选择?

    与其选择苟且偷生,默默的看着自己的师兄弟受辱。不如,杀出去,战一场,哪怕丢掉了性命,至少也要活得堂堂正正,轰轰烈烈。

    就连坐在船舱之中的帝一,也微微侧目,向着窗外的水面望去,目光盯在那一个穿着铠甲的少年的身上,嘴角路出一道弧度,“居然选择了主动现身,也不知是愚蠢,还是真的有大气魄。”

    张若尘行到红蛛巨舰的五十丈的位置,停下脚步,朗声道:“放了常师兄和司师兄,我代替他们,做你们的俘虏。”

    金川站在船头,面目狰狞,冷笑一声:“张若尘,你有什么资格与我们黑市谈条件?既然你出现在这里,你以为,自己还有逃走的机会?郭十三、夏侯朔,你们两人去将张若尘拿下。”

    “唰!唰!”

    郭十三和夏侯朔几乎同时飞跃而起,划出两道弧度,落到水面,从左右两个方向,同时夹击张若尘。

    郭十三的实力不用说,在四方郡国属于一等一的武道宗师,手提一柄重剑,却依旧能够爆出过音的度,几乎只是一瞬间就冲到张若尘的右侧。

    他的双脚踩着水面,体内真气狂涌,脚下形成一座直径五米的血阵,双手举剑,没有任何花俏,一剑直劈下去。

    一股浩荡的剑气,从剑锋中飞泻而下,像是一道剑瀑。

    就连水面,也被他的这一剑分开,露出一条深深的水路。

    浪花,向左右两边涌去,化为两面倒分的水墙。

    张若尘站在剑气的前方,如同一棵扎根在水面的古松,手臂一挥,真气化为一股飓风涌出去。

    一片水浪被掀了起来,凝结成一片十米高、三米厚的冰墙。

    “嘭!”

    郭十三一剑将冰墙劈碎,接着劈出第二剑,斩向张若尘的头顶。

    张若尘盯着那劈来的一剑,瞳孔收缩,可以清晰看到郭十三这一剑的轨迹和精妙,就像是郭十三的度放缓一般。

    实际上,郭十三的度极快,比张若尘的度都要快。

    张若尘提着沉渊古剑,真气汇聚向手掌,激活了铭纹,手臂抬起,轻轻抖了一下,一道剑光斩了过去。

    这一剑,快如流光。

    所有剑气,几乎是在一瞬间飞射而出。

    郭十三看到飞来的剑气,脸色微微一变,立即鼓起护体天罡,横剑一挡。

    “嘭!”

    郭十三倒飞了出去,坠落到十多丈之外,身上的护体天罡被剑气洞穿,在腹部和右腿,留下了两个血窟窿。

    “哗!”

    击退郭十三,张若尘向前跨出一步,身体飘飞而起,犹如凌空虚度,飞向红蛛巨舰。

    突然,一道人影,向他冲去,正是金川的大弟子夏侯朔,也是一位天极境后期的武道神话,在四方郡国拥有极大的名气。

    “张若尘,你想闯红蛛巨舰,得先过我这一关。”

    “天元罡气。”

    夏侯朔双臂展开,撑起一个直径四十米的巨大圆球形的罡气罩,散出明亮的白光。

    站在罡气罩的中心,夏侯朔一掌打了出去。

    罡气罩的表面,凝聚出一个巨大的掌印,压向张若尘的头顶。

    “飞龙在天!”

    张若尘的身体一扭,旋转飞起,全身骨骼几乎完全连在一起,出龙吟般的声音。

    “嗷!”

    一掌拍了下过去,爆出接近七倍的攻击力,在一瞬间就击碎夏侯朔的罡气罩。

    夏侯朔的嘴里吐出一口鲜血,被强劲的掌风,击中身体,噗通一声,坠落到水中,溅起一片巨大的水花。

    “好厉害!只用一掌,就将夏侯大人打成重伤,张若尘果然不愧是年轻一代的顶尖高手。”

    “郭十三也被他一剑重创,此人,真可谓是掌剑双绝,将掌法和剑法都修炼到了极致。”

    “不好,他向红蛛巨舰飞来了!”

    ……

    张若尘落入红蛛巨舰之上,立即就有十多个地极境大圆满的黑市武者冲上去,将他包围在了中央。

    “天心弄潮!”

    张若尘一剑斩了出去,真气涌出,化为一片剑气水浪。

    “噗!”

    剑气飞过,甲板上,鲜血飞溅,惨叫声一片。

    其中,六个地极境大圆满的黑市武者的身体被剑气斩断成两截,当场气绝身亡。另外几个修为高深的武者,勉强挡住张若尘这一剑,却都受了不轻的伤势。

    张若尘冲到常戚戚和司行空的面前,提起常戚戚的右臂,抓住司行空的左臂,就要将他们两人带走。

    张天圭看见张若尘左右两只手都带着人,终于抓住出手的时机,脚尖一蹬,打出一招灵级拳法,击向张若尘的背心。

    若是正面交锋,张天圭绝不是张若尘的对手。

    可是现在,张若尘的手中带着两个受了重伤的人,又是背对着他。

    他这一拳,足以重创张若尘。

    张天圭并不是弱者,一拳打出,手臂的骨骼出“噼啪”的骨爆声,拳头化为银色,像是由秘银铸炼成的铁拳。

    张若尘就像背后长着眼睛,感知到张天圭打出的拳劲,将司行空向前推了一把,使司行空向前猛冲出去,飞出红蛛巨舰的栏杆,噗通一声,落入死亡河段的水中。

    与此同时,张若尘猛然转身,右手拇指点出。

    “太阳脉剑波!”

    全身真气,在一瞬间,全部涌向拇指,转化为烈焰一般的剑气,从指间飞涌出去,击向张天圭的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