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301章 《东域风云报》
    “怎么了?你都已经登上了《东域风云报》,被评为洛虚之后天魔岭最杰出的‘少年天骄’。”

    常戚戚红光满面,激动得不行。

    他将手中的报刊展开,用手指指着上面的一段,念道:“张若尘,云武郡王第九子,年仅十八岁,击败燕族第一天才‘燕轻舞’,名列《地榜》第九十八位。十六岁之前,不能修武。十六岁开启神武印记,从此一飞冲天,为洛虚之后天魔岭最杰出‘少年天骄’。”

    再后面,还有一段关于张若尘的主要战绩的讲述。

    张若尘看了一眼,淡淡一笑,“只是登上《东域风云报》而已,而且还被排在第十八页,只能算是末页版,没什么了不起。”

    “这还不牛?你要知道,我们天魔岭的武者,已经有十多年,没有登上《东域风云报》。你到底知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你成名了,真正的成名了!不仅仅只是在天魔岭成名,甚至在整个东域,也算得上是小有名气,足以进入那些半圣家族和圣者门阀的视野。”常戚戚道。

    《东域风云报》,是由武市钱庄行的报纸,每个月一期,每期十八页,主要收录整个东域在上一个月生的大事件。

    越是重大的事件,就越是排在前面。

    比如,这一期,天翼郡国的郡王,突破到半圣境,就被登上第二页。在整个东域也算是新闻,在天翼郡国更是爆炸性的大事件,就连天翼郡国周边的那些郡国也受到不小的冲击。

    估计天翼郡国周边的那些郡王已经准备好大批礼物,前去天翼郡国道贺。

    当然,天魔岭与天翼郡国相距百万里,那些武者只是议论了一翻,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

    至于本期的头版,却被另一则震撼性的消息霸占:

    黑市一品堂的年轻神秘高手,仅仅三剑,击败《地榜》第一,步千凡。有半圣级别的强者猜测,那一位黑市的年轻神秘高手,已经达到地极境的无上极境。

    就连天翼郡王突破半圣的消息,也被挤下头版,由此可见这一则消息的震撼性。

    步千凡,在东域,本来就被誉为百年难遇的天骄,达到七绝半的级别,霸占《地榜》第一三年,无人能够接住他一招。

    如此天骄,却被黑市一品堂的年轻高手,三剑击败,怎么能不震撼?

    若是,黑市的那一位年轻神秘高手,真的达到地极境的无上极境,那么造成的震撼将会更大,估计就连第一中央帝国的帝国中枢也会派遣高手前去调查。

    这样的人物,若是成长起来,百年之后,谁人能是他的对手?

    与那一位黑市一品堂的年轻高手比起来,张若尘击败燕轻舞的战绩,显得不值一提,只能排在末页版。

    当然,即便是如此,张若尘依旧在天魔岭造成巨大的轰动。

    天魔岭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能够进入《地榜》前一千位,更别说张若尘还是进入《地榜》前一百位,那绝对是给天魔岭争光添彩的事。

    这一期的《东域风云报》和《地榜》可以说是卖疯了,很多人在武市钱庄外排队购买。

    能够进入《东域风云报》,那就是一种极大的荣耀。

    “你们看这一期的《东域风云报》了吗?云武郡国的九王子,张若尘,被刊登上报纸了!”

    “真的假的?我们天魔岭诞生了怎么一号人物?”

    “牛吧?张若尘击败了燕族的第一天才,进入《地榜》前一百位,成为继洛虚之后,天魔岭最杰出的人杰。”

    “太给我们天魔岭争光了,这一期的《东域风云报》和《地榜》我一定要去买一份!”

    ……

    整个天魔岭三十六郡国的每一座城池,几乎都在生这样的事,每个人都在议论“张若尘”。

    这个曾经只能算是小有名气的少年,现在,可以说是家喻户晓。

    云武郡国的那些武者,更是疯狂,将武市钱庄的《东域风云报》和《地榜》抢购一空。那些少年武者,几乎人人立志要成下一个张若尘,开始埋头苦练起来。

    在天还没有亮的时候,一份《东域风云报》就被送进云武郡国的王宫,放到了云武郡王的面前。

    云武郡王看到张若尘的名字,顿时大喜,“本王修炼了一辈子,也没有机会进入《东域风云报》。这个九儿,才十八岁,就已经进入《地榜》前一百位,太给本王争气了。好!好!好!”

    在云武郡王称赞张若尘的时候,王后却恼怒不已,“早知道这个小杂种能够成长到现在这个地步,当初就该不惜一起代价,将他除掉。现在,他成长起来了,就连圭儿都被他比了下去。不行,他必须得死。”

    王后的心中后悔不已,曾经,张若尘在她的面前,只是一个病怏怏的废物,她只需要一根手指就能将张若尘按死。

    现在,她还想杀张若尘,已经是难如登天的事。

    与此同时,一份《东域风云报》,也被送到张天圭的手中。

    张天圭看见报纸上对张若尘的评价,双手颤抖了起来,双瞳中像是能够喷出火焰。他的心中也是无比后悔,早知道张若尘会成气候,当初就该亲自出手,将他抹杀在摇篮之中。

    张若尘已经进入《地榜》前一百位,而他还被排在数千位,曾经属于他的所有光环,现在全部都落到张若尘的身上。

    怎么会这样?

    才仅仅几个月过去而已,怎么会就变成了这样?

    更加让张天圭不能理解的是,最近两个月,宗主都没有召见他,甚至就连韩湫也不见人影。他每次去找韩湫,也都被拒之于门外。

    以前,根本不是这样子。

    林辰裕站在张天圭的身后,有些怜悯的盯了他一眼,眼中露出一丝不为人察的冷色。

    张若尘现在已经成长起来,张天圭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

    “无论是在云武郡国,还是在云台宗府,张天圭都将再难有立足之地。”林辰裕笑得更加阴沉。

    张天圭努力让自己恢复平静,冷声的道:“林辰裕,你知道最近宗主和韩师妹都接触过什么人?他们对我的态度,为何会突然大变?”

    林辰裕走到张天圭的身前,恭敬道:“回禀主人,我听说,韩师姐派人去云武郡国调查了你。”

    张天圭的眼睛一沉,豁然站起身来,道:“多久的事?”

    “就是上次韩师姐从外面回来之后……我记得,韩师姐此前与张若尘一起对抗过黑市和四方郡国的追杀者,估计是张若尘在她的面前说了主人的坏话。”林辰裕道。

    张天圭紧捏着双拳,眼神冰冷,“又是张若尘!”

    林辰裕低着头,小心翼翼的道:“我还听说,韩师姐对张若尘似乎颇有好感,曾有三次前往武市学宫想要拜见张若尘,只不过张若尘都在闭关,她并没有见到人。”

    听到这话,张天圭的内心更是震动,怒道:“这些事,你为何没有早点告诉我?”

    屋外,响起一个女子的声音:“是我让他先瞒着你。”

    话音落下,韩湫提着一柄白玉战剑,从门外走了进来。

    在韩湫进来的时候,林辰裕就立即向后退了数步,逃出房间。

    既然韩湫出现,那么他背叛张天圭的事,也就藏不住了。他自然要立即逃走,静等接下来的事态展。

    估计韩湫已经忍不住要向张天圭难,以韩湫现在的实力,已经不弱于张天圭。况且,韩湫还是宗主之女,张天圭拿什么与她斗?

    看到韩湫,看到逃出去的林辰裕,张天圭又怎能不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事?

    他长笑一声,道:“好一个张若尘,好一个林辰裕,看来我真是小瞧了他们。师妹,你不会连他们的话都信吧?”

    韩湫抱着白玉战剑,站在张天圭的五步之外,道:“为什么不信?大师兄,老实说,你一直都是我学习的榜样。只可惜,你的一些所作所为,真的不配做我的榜样。”

    “张若尘在你的面前,到底说了什么?”张天圭道。

    “张若尘什么都没有说,一切都是我亲自派人去查不出来的结果。”韩湫道:“张天圭,你连自己亲弟弟喜欢的女子都抢夺,我真的佩服你的人品。你连自己亲弟弟都要暗害,我真怀疑你到底还有没有人性?”

    “哈哈!师妹,你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看来我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张天圭大笑了一声,道:“云台宗府是不是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地?”

    “你没有做过对师门不利的事,云台宗府怎么会容不下你?”韩湫道。

    张天圭道:“你和宗主既然都已经相信了小人的话,开始防范我,将我当成一个不择手段的小人。我就算继续待在云台宗府,恐怕也学不到更加高深的武学。既然如此,我留在云台宗府,还有什么意义?你们放心,我不会让你们为难,我自己离开。”

    张天圭没有取走任何一件东西,从韩湫的身边走过,沿着一条长长的石梯,走出了云台宗府的山门。

    他回头看了一眼,眼神逐渐变得冰冷,心中暗道:“韩湫,云台宗府,今日,你们放我离开,今后,我一定会让你们后悔。”

    在韩湫的面前,张天圭之所以表现的那么惨然,完全就是想要博取韩湫的同情。

    只有这样,他才能走出云台宗府。

    要不然的话,今天就是他的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