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297章 拍卖结束,各有收获
    接下来,又拍卖了一些罕见的宝物,价值都相当不菲,在普通武者的眼中堪称无价之宝。

    其中,有一卷半圣血书,更是被拍出七十万枚灵晶的高价。

    张若尘又出手,拍买了一套九阶真武宝器级别的铠甲“飞鱼甲”和三幅战图。

    飞鱼甲,可以挡住五阶下等蛮兽的全力一击,当然,也只能化解百分之七十的攻击。

    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若是真的被五阶下等蛮兽击中,就算穿着飞鱼甲,化解了百分之七十的攻击,身体依旧会被震碎成血泥。

    张若尘真正看中的是飞鱼甲在度上的优势。

    只要穿上飞鱼甲,无论是在地面,还是空中飞行,还是在水中,武者的行动度可以达到音。

    在地面和空中达到音,并不算多了不起。天极境中期以上的武者,绝大多数都能达到音。

    在水中都能达到音,那才是最厉害的地方。

    进入水中,因为水的阻力,很多武者的行动度都会减半,甚至只有地面三分之一、四分之一的度。

    意思就是说,只要穿着飞鱼甲,在水中,张若尘可以无视水的阻力,挥出来的度比绝大多数的天极境武者都要快。

    拍下飞鱼甲,张若尘一共也就只花费了九万枚灵晶。

    别的那些武者,刚才看见张若尘把燕云幻坑得很惨,都觉得张若尘是武市钱庄请来的托。所以,在张若尘拍买飞鱼甲的时候,他们加价都十分小心,反而让张若尘捡了便宜。

    那三幅战图,分别是《云海图》,《火蟒图》,《万蜂图》。

    其中,《火蟒图》和《万蜂图》都是攻击性的战图,只有《云海图》是防御性的战图。

    三幅战图加起来,张若尘一共花费了十万枚灵晶。

    黄烟尘也很不客气,拍下了两样东西,分别是一株六百年年份的五彩灵芝和一双八阶真武宝器级别的战靴,分别花费了三万枚灵晶和两万八千枚灵晶。

    当然,张若尘先前说要请客,自然就由他支付五万八千枚灵晶。

    “得到这一株五彩灵芝,我就有把握,在前往水底龙宫之前,达到地极境大圆满。”

    黄烟尘的眼眸亮了起来,五根雪葱般的玉指紧握在一起,对自己充满信心。

    价值三千万枚银币的五彩灵芝,绝对是稀世之宝,帮助她突破两个境界,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

    那一双八阶真武宝器级别的战靴,名叫“银雪琉璃靴”,也是相当珍贵的宝物,穿上之后,使用真气催动,激活铭纹,武者的度足以达到音。

    而且,就算只是普通人穿上银雪琉璃靴,也能做到踏雪无痕、踏水渡河,对于天极境之下的武者来说,是一件相当厉害的宝物。

    常戚戚看见张若尘和黄烟尘拍买的不亦乐乎,只要是一件宝物,他们都会立即买下来,一副完全不差钱的样子,看得他十分羡慕。

    常戚戚也想拍买,但是,他总共资产也就只有三千枚灵晶,连最便宜的宝物都买不起。

    “张师弟,你不像只是了一笔小财,应该是了一笔大财吧!”

    常戚戚舔了舔嘴唇,抬着头,望着张若尘,露出十分渴望的模样。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之间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张若尘看出常戚戚的心思,笑了笑,道:“的确是了一笔大财,常师弟,大师兄,你们若是看见喜欢的宝物,尽可拍下来。我付账!”

    常戚戚搓了搓手,喜道:“那怎么好意思呢?不过,既然张师弟如此豪爽,我也不好拒绝……那我就买一件吧!”

    常戚戚和司行空都不跟张若尘客气,各自拍下了一件宝物。

    常戚戚拍下的是一头四阶蛮兽幼崽,花费了四万八千枚灵晶。

    那一只蛮兽幼崽,看上去像是一只兔子,头上长着两个凸起,像是两个还没有长出来的兽角。

    它的体型,十分肥胖,比小黑都要胖一圈。

    根据白虚灵的介绍,那一只类似兔子的蛮兽,乃是吞象兔的变异种,只要成年,就能成为天极境武者一般强大的蛮兽。

    而且,因为是变异种,它成年之后的品阶,说不定比普通的吞象兔还要高,有十分之一的机会成长为五阶蛮兽。

    当然,这一只兔子,也有一个缺点,那就是相当能吃。

    现在还是幼年,每天就要吃一头一阶蛮兽。

    想要将它养大,必须花费大量钱财,给它购买食物。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很多宗门、家族根本不愿意购买它,害怕买到一只赔钱货。

    常戚戚很喜欢那一只兔子,所以,不惜高价,将它买了下来。

    司行空拍下的是一壶酒,据说是八百年前九帝第一魔帝的三弟子“风醉生”酿的酒,已经窖藏了八百年,堪称人间仙酿。

    虽然只是一壶,可是却花费一万三千枚灵晶才拍得,简直昂贵得吓人。

    “风醉生被称为‘酒仙’,武道成就不如魔帝的另外几位弟子,酿酒的本事,却是天下第一。”张若尘道。

    “没错,能够喝到风醉生酿的酒,就算死也值了!”司行空望向张若尘,道:“张师弟,难道也是好酒之人,居然知道风醉生?”

    张若尘笑了笑:“魔帝当年何等风采,威名传天下。即便是他的六大弟子,也都是一等一的强者,就算知道风醉生,又有什么奇怪?唯一让我好奇的是,六百年前,魔帝与池瑶女皇在铜炉原一战,怎么会败?威名一世的魔帝,怎么会死在一个后生晚辈的手中?”

    张若尘早就已经翻阅过历史,研究过当年的一些大事件。

    但是,那些历史,毕竟都是由第一中央帝国的史官书写,完全受池瑶的操控,根本无法代表历史的真实性。

    而且,还有很多东西,历史典籍上面,根本就没有记载。

    历史书籍上只提到了一句:“公主池瑶,领兵伐魔,决战铜炉原。魔帝亲临,与公主池瑶斗法,千里原野,化为赤土。九日之内,不见黑夜。九日后,魔帝,血染长空。只留一具骸骨,永世不朽。”

    提到池瑶女皇,坐在张如尘身旁的几位内宫学员都脸色一变,嘴唇动了动,眼中带着恐惧之色,不敢多言。

    就像凡人,不敢轻易污言神灵一样。

    在他们看来,池瑶是比神灵都要神圣端庄的存在,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哪怕只是他们在这里议论池瑶,也害怕池瑶会听到。

    常戚戚低声的道:“张师弟,还是不要问了,关于池瑶女皇的一切都是禁忌。”

    张若尘点了点头,不再多问。

    拍卖会,渐渐接近尾声。

    另外三件空间宝物,也逐渐被呈上拍卖台。

    第一只空间手镯,被旻枢郡王以五十四万枚灵晶拍得。

    第二只空间手镯,被一个神秘人,以七十三万枚灵晶拍得。

    第三只空间戒指,被云台宗府的宗主韩厉,以六十一万枚灵晶的价格拍得。

    直到深夜,拍卖会才结束。

    张若尘一行人都有巨大的收获,带着期待的心情,前往拍卖会的后台,领取自己拍下的宝物。

    唯有燕云幻的心情显得极度沮丧,他本来还想在拍卖会上大显身手,出一出风头,却没想到,花费了接近两百万枚灵晶,只拍下两件空间宝物。

    而且,其中一件更加珍贵的空间戒指,他还要交给陈曦儿。

    在陈曦儿的面前,他不得不强撑着笑脸,心中却在思考,该如何凑足灵晶?

    以他燕族继承人的身份,也不可能一次性,调动两百万枚灵晶。

    燕云幻将一块白色的玉牌取出来,紧紧的捏在手中,眼中流露出十分不舍的神情。

    “难道只有这个办法了?”

    那一块玉牌,乃是他的护身宝物,不仅能够挥出五次防御之力,而且还能让他瞬间爆出越天极境大圆满武者的度。

    除非是鱼龙境的武者出手,要不然,没有人奈何得了他。

    真是因为有这一块玉牌,所以,他才有恃无恐,根本没将天魔岭的那些武者放在眼里。

    现在,他却不得不将玉牌拿出来,暂时抵押给武市钱庄。

    拿出不灵晶,就是存心挑衅武市钱庄,会遭到武市钱庄的严厉处置。就算燕族是半圣家族,也不敢和武市钱庄叫板。

    此刻,张若尘依旧领到了拍下的四幅战图,水火风雷阵的阵旗,九阶真武宝器级别的飞鱼甲。

    五件空间宝物,一共拍得三百七十六万七千枚灵晶,扣住三万七千枚代拍费,张若尘一共到手三百七十三万枚灵晶。

    再加上支付黄烟尘、司行空、常戚戚和他自己拍下的宝物的灵晶,六十一万两千枚灵晶。他一共还剩三百一十一万八千枚灵晶。

    除了黄烟尘,别的人都不知道张若尘有如此多的财富。

    常戚戚抱着那一只吞象兔的蛮兽幼崽,手指摸着吞象兔毛茸茸的头,悬着的心,终于踏实了下来,双眼放光的望着张若尘,激动的道:“张师弟,你也太富有了吧!今晚至少花费了六十万枚灵晶,就算是那些天极境的老前辈都被你吓傻了!他们拼死拼活一辈子,也积攒不了这么多的财富。你到底有什么赚钱的门路,要不也带上师兄我?我给你当跑腿也行啊!”

    大家都知道,常戚戚是在开玩笑,以为张若尘只会一笑置之。

    可是众人却没有想到,张若尘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道:“既然你这么说,我倒是真有一个赚钱的门路,准备与你和大师兄商量。若是这件事成功了,别说是区区几十万枚灵晶,甚至百万枚灵晶,也只是小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