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281章 大世如此
    燕轻舞施展出的幻剑破魔指,打出的也是指法剑气,与十脉剑波有些相似。

    但是,十脉剑波更注重穿透力和爆力,而幻剑破魔指却更注重度和幻影。

    只是一瞬间,铺天盖地的剑气,就像雨瀑一般,涌向张若尘。

    张若尘脚踩步法,如同移形换影一般,在剑气之中穿梭。

    “哧!”

    其中一个剑气,击破张若尘的护体真气罩,从张若尘的腋下穿过,幸好躲避得及时,要不然的话身体都好被剑气击穿。

    张若尘一边后退,一边观察燕轻舞的指法,寻找破绽。

    燕轻舞施展出的幻剑破魔指,竟然毫无破绽,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逼得张若尘不断后退。

    既然没有破绽,那就只能以力破法。

    眼看张若尘就要退到石壁,突然,张若尘双腿一沉,稳住脚步,一掌打了出去。

    “象力九叠!”

    一连七道掌印打出,爆出七倍的力量。

    “镇魔指!”

    燕轻舞的右手只露出食指和小指,一股寒冰真气从指尖涌出,击在张若尘的掌心。

    一击碰撞,两人再次分开。

    燕轻舞的力量,竟然强大得出奇,只是比张若尘稍弱一筹。

    其实也不奇怪,燕轻舞的综合实力,本来就在张若尘之上。

    她的度,要比张若尘要快一大截,达到每秒两百六十六米。她的最强力量,也只比张若尘弱一点,达到三十一点五头蛮象之力。

    两人的战斗,不分上下,谁都奈何不了谁。

    一个时辰过去,两人交手了两千三百多招,竟然依旧无法分出胜负。

    若是两人继续交手下去,只要不出现失误,就算打上三天三夜,也很难分出输赢。

    最终,地榜的器灵分身介入进来,传出声音:“按照地榜测试规矩,一个时辰之内,分不出胜负,将由地榜评估两人的实力,判定两人的胜负。”

    “按照你们的资料,地榜器灵判定张若尘更胜一筹,挑战燕轻舞成功。”

    燕轻舞有些不服,问道:“为什么?明明我的实力比他更强,若是继续战下去,我只要凭借比他更加深厚的真气,就能逐渐占据上风。”

    “你说得没错!但是,张若尘与你交手的时候,并没有使用全部实力。”

    地榜器灵继续道:“在你的剑被毁掉之后,张若尘是主动放弃了自己的剑,使用拳脚与你交手。你需要知道,张若尘的剑道境界,已经达到剑心通明。若他使用出剑心通明的境界,在一千招之内,你就会败在他的手中。”

    先前,张若尘与韦无痕交手,使用了剑心通明的境界,已经被地榜器灵收录进资料里面。

    “剑心通明?”

    燕轻舞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道:“原来如此,我败得心服口服。张若尘,我会记住你的名字,等我实力再有进步,必定会再次在地榜与你一战。”

    说完这话,燕轻舞的灵虚体消散,化为一缕缕灵气。

    张若尘走出测试密室,现洛水寒已经完成了三次实战测试,等在外面。

    张若尘问道:“师姐,你的测试结果如何?”

    “胜了两场,败了一场。”洛水寒道。

    站在一旁的那一位银袍长老,十分惊叹的看着洛水寒,道:“洛水寒战胜了地榜第三千七百位和第三千三百位的武者,最终以一招之差,败给了第三千位的那一位武者。年纪不到二十岁,就进入地榜前一万位的武者,一共也只有七十八位,她就是其中之一。”

    张若尘道:“恭喜师姐。”

    洛水寒显得很淡然,反而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张若尘一眼,道:“我的排名,与你比起来,恐怕差了很远。”

    那一位银袍长老微微一惊,洛水寒的排名比张若尘差了很远?

    天魔岭最强大的两位天骄“司行空”和“张天圭”,也才地榜五千位左右,比洛水寒都要差一大截。

    张若尘就算再厉害,能够强大到哪里去?

    毕竟,张若尘的年纪,也不过二十岁。

    站在一旁的雷景,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张若尘,你的第二场实战测试,挑战成功没有?”

    雷景是唯一知道张若尘要挑战地榜排名第一百位的人,深知这一战的重要性。

    若是挑战成功,张若尘就算是进入地榜前一百位,有资格登上下一期的东域风云报,成为东域年轻一代的翘楚,彻底进入各大势力的视野。

    张若尘不动声色,点了点头。

    雷景大笑一声,可以说是欣喜若狂,大袖一挥,道:“席长老,洛水寒,你们先退下去,我有事要单独与张若尘商量。”

    “能够让年纪近百岁的雷阁主如此失态,张若尘挑战的地榜排名肯定相当靠前,说不定已经进入地榜前一千位。”那一位银袍长老的心中,如此猜想着。

    他对着雷景一拜,退出了地榜测试宫。

    洛水寒也退了出去。

    雷景道:“张若尘,老夫果然没有看错你,天魔岭能够诞生一位像你这样的年轻英杰,也是天魔岭的福气。天魔岭以前都是被蛮兽霸占,被四翼地龙地龙统治,属于一片原始莽荒。真正算起来,人类在这一片土地上,也就只有五百年的历史。”

    “五百年,看似看漫长,但是,与整个昆仑界的人类历史比起来,简直只能算是一个刹那那么短暂。所以,在别人的眼中,天魔岭依旧还是一片荒芜之地,一个偏僻的小地方,一个不值一提的弹丸之地。”

    张若尘不知道雷景,为何要讲这些,但还是认真的聆听,随后道:“天魔岭虽然只有短短五百年的历史,可却依旧诞生了无数豪杰,甚至有人能够成圣。比如,洛虚前辈。”

    “没错。”

    雷景点了点了头,眼中露出几分向往的神情,道:“洛虚前辈,乃是天魔岭历史上唯一的一位圣者,也是从天魔岭走出的最强者。若不是他的影响力,恐怕到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有天魔岭这个地方。”

    张若尘问道:“阁主也是天魔岭的本土修士?”

    雷景道:“算是吧!当初,我只是一个孤儿,被武市钱庄的一位长老看中,带到武市学宫修炼,因为天赋杰出,不仅进入内宫学府,后来甚至还进入圣院。”

    “只可惜,圣院的竞争太大,天才太多。我只是一个从小地方来的贫民,又怎么是那些半圣家族和圣者门阀的传人的对手?”

    “仅仅只是在圣院待了一年,就因为得罪了一位圣者门阀的传人,被对方打成重伤,扔出了圣院。哈哈!”

    说到此处,雷景不竟苦笑,道:“说来真是可笑,当初,老夫竟然是被别人扔出圣院。老实说,这么多年来,老夫还是第一次向外人说出这件事,实在是太憋屈了!没办法,当时,比实力,实力比不过别人。比家世,家世比不过别人。所以,只能挨打了!”

    张若尘问道:“后来呢?”

    “得罪了圣者门阀的传人,自然是无法在圣院待下去。再说,当初被人打得向狗一样,也没脸在圣院待下去。出了圣院,老夫便进入武市钱庄做事,没想到后来竟然一不小心,冲破武道四境,突破到了鱼龙境,达到顶尖高手之列。”

    虽然雷景说得轻松,可是张若尘却深知要突破鱼龙境是何等艰难,就连他上一世都没有突破那个境界。

    雷景也不知付出了多少努力,流了多少汗和血,在屈辱中不断成长,不断拼搏,才突破那个境界,成为真正的人上人。

    雷景笑道:“当我突破到鱼龙境的时候,当初将我扔出圣院的那一个圣者门阀的传人却依旧还被困在天极境。嘿嘿!既然实力大进,自然是要打回来,对不?于是老夫,就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将那一个圣者门阀的传人狠狠的揍了一顿,打得鼻青脸肿,扒光了他的衣服和裤子,将他挂在了圣院的大门上。哈哈!”

    张若尘笑了起来,道:“阁主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将当初的仇报了回来。”

    雷景收入笑声,翻了翻白眼,道:“气是出了回来,可却彻底得罪了那一个圣者门阀。当初若不是老夫的师尊力保,恐怕老夫已经被那一个圣者门阀给干掉。即便如此,老夫也被再次赶出圣院,赶出东域神土大地,被撵回天魔岭。一晃,已经过去五十年了!”

    “当初,老夫第二次被赶出圣院的时候,就曾过誓。即便回到天魔岭,也会培养一位天魔岭的绝代天骄,进入圣院,彻底打破圣者门阀的传人在圣院中独霸的局面,要让他们知道,即便是寒门也能出贵子。”

    张若尘理解雷景的心情,在昆仑界,寒门子弟和圣者门阀的传人一直都是对立的局面。因为修炼资源、修炼条件等原因,圣者门阀的传人一直都占据绝对的优势,镇压得寒门子弟,根本抬不起头来。

    就拿天魔岭来说,年轻一代的强者之中,绝大多数都是各个郡国的王子和郡主,要不然就是大家族的传人,很少有寒门子弟成为顶尖强者。

    所以说,无论世界怎么变,统治昆仑界的永远都是那些豪门大族的传人。

    一个没有背景和势力的武者,想要强者,想要成圣,绝对是难如登天的事。

    其实,在那些半圣家族和圣者门阀的传人看来,天魔岭三十六郡国的这些王子和郡主,就像是乡下的土财富,也和贫民没有什么区别。

    寒门弟子能做什么?

    大世如此,只能逆流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