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百五十九章 驭兽大师
    在韩湫布置阵法的时候,张若尘从储物戒指里面将所有的战剑都取出来,一共足有一百七十二柄。

    “若是使用御剑术,同时驾驭一百七十二柄战剑,对上数量多的蛮兽的时候,还是能够对那些蛮兽造成巨大的杀伤力。当然,这样一来就会暴露剑心通明的境界,韩湫真的可信吗?”

    想了想,张若尘还是将一百七十二柄战剑全部收回储物戒指,决定暂时先不暴露剑心通明的境界。

    见过池瑶和陈曦儿之后,张若尘已经深刻明白到“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虽然他并不反感韩湫,但还是觉得应该保留一些秘密,不能让人完全知道了他的底牌。

    凡是留一手,总不会有错。

    张若尘开始检查越集城中的护城大阵,现护城大阵的阵眼,就在城中心的那一座祭台里面。

    在昆仑界,别说是每一座城池,就是每一个村落,都一定会有祭台。

    越集城的祭台,高达七米,占地颇为宽广。

    在祭台下方,是一座刻满各种纹路的神池。

    张若尘打开祭台石门,来到神池边缘,现神池中竟然满是鲜血。池中,冒着一个个气泡,散出浓烈的血腥气。

    “这里怎么会有如此多的鲜血?”韩湫从外面走了进来,站在张若尘的身旁,惊讶的盯着眼前翻滚沸腾的鲜血。

    她已经将两座防御阵法的阵旗和五座攻击阵法的阵旗,完全插在城墙上面,形成了七座阵法。

    张若尘道:“若是我没有猜错,这里的鲜血,就是越集城中的那些武者的血液。他们的血液被血灵吸干,存在神池里面,只等吸血恶魔来吸收神池中的血液。”

    韩湫惊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一只吸血恶魔,随时都可能赶来越集城,吸收神池中的血液?”

    “应该是这样。”张若尘点了点头。

    韩湫感觉到有些头疼。道:“只是一个驭兽大师,我们就已经很难对付。现在,又多一个吸血恶魔……”

    张若尘若有所思的盯着神池中的血液,露出一丝笑意,道:“对我们来说,也未必是一件坏事。说不定可以借住这些血液,进行一场祭祀。以此来突破境界。”

    “通过祭祀,突破境界?”韩湫道。

    “没错。”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不过,我们还需要一些蛮兽做祭品,需要准备更多的血液,帮我们开启人神之门。说不一定,这就是我们对付那一位驭兽大师的唯一机会。只有突破境界,才有一战之力。”

    韩湫似信非信的看着张若尘,点了点头,道:“好吧!我就信你一次!”

    张若尘将二十枚雷珠,两瓶疗伤丹药。两瓶回气丹,两瓶太羽丹,三幅战图,递给韩湫。

    他慎重的道:“护城大阵我已经修复,这一份资源,现在给你。希望我们真的能够通过祭祀,突破境界。要不然的话,越集城很可能会成为我们的埋骨之地。”

    韩湫接过那些资源,嘴唇一勾,露出两排雪白的皓齿,笑道:“我们已经准备得如此充分,难道还敌不过一个驭兽大师?至于能不能突破境界。那都是次要的事。”

    看着韩湫绝美的笑容,张若尘也微微放松心情,笑了笑,道:“说得没错,开始准备战斗。”

    城外,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地面也跟着微微震动。

    “来了!”

    张若尘提起沉渊古剑。猛然一跳,直接跳起七十多米高,落到城墙上,目光向着远处望去。

    天边,泥尘飞扬,漆黑色的一大片蛮兽,向着越集城涌来。

    那些蛮兽的声势浩大,足有上数千只,就像是洪水涌来一般。

    可以想象,若是没有阵法守护,矮小的越集城,瞬间就会被它们踏成平地。

    “嗷!”

    一只四阶蛮兽“火云狼”,冲在最前方。

    它的身躯高达七米,全身冒着赤红色火焰,嘴里出震耳的长啸,远远望去,就像是一片赤红色的火云。

    火云狼经过的地方,冰雪融化,将地面烧成黑色的焦土,其中一些岩石更是融化成赤红色的岩浆。

    另一个方向,一只长达五十多米的青色巨蟒,领着一群蛇类蛮兽,来到越集城的下方。

    青色巨蟒的背上长着一对肉翼,身躯比水桶还要粗,抬起狰狞的头颅,与城墙一样高。它露出两颗灯笼大小的眼球,阴冷的盯着城墙上的两个弱小的人类。

    除了地面,天空也飞着密密麻麻的蛮禽,在越集城的上空盘旋,似乎是在等待驭兽师的命令。

    “吼!”

    “嗷!”

    ……

    蛮兽吼叫的声音,此起彼伏,传遍方圆数百里。

    弱一点的武者,看到这样的场面,估计早就已经吓晕过去。

    即便是身经百战的韩湫和张若尘,此刻也绷紧了神经,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蛮兽的数量,已经过一万只,而且还在源源不断的增加,简直堪比一次兽潮。若是没有护城大阵,估计一个下等郡国的王城,也未必能够挡得住如此多蛮兽的攻击。这就是驭兽大师的力量?”

    韩湫紧捏着双手,脸色肃然,道:“张若尘,你说得没错,若是在山林之中,被这些蛮兽包围,我们估计连一个冲击都挡不住,就已经尸骨无存。”

    张若尘望着城外的蛮兽兽群,道:“四阶蛮兽一共有五只,火云狼、青翼血蟒、四臂凶猿、铁甲黑熊、狮头牛王,还有两只四阶蛮禽龙鹰、吞云雀。再加上别的那些三阶蛮兽,二阶蛮兽,一阶蛮兽,护城大阵和七座阵旗估计挡不了多久。”

    一只四阶蛮兽和四阶蛮禽的战斗力,堪比一位天极境的武者。

    四阶蛮兽和四阶蛮禽加起来就有七只,由此可见,那一位驭兽大师是相当重视张若尘和韩湫,没有一丝轻敌之心,估计将方圆数千里之内的蛮兽,全部都召唤过来。

    一个头戴紫金冠的老者。骑着一只三头火鸦,从远处飞来,悬浮在虚空,盯着站在城墙上的张若尘和韩湫,苍老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道:“张若尘。你们将账簿交出来吧!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你们不会还想反抗?”

    张若尘面不改色。运足真气,声音传了出去:“你就是四方郡国的那一位驭兽大师,凌仙素?”

    “正是老夫。”戴着紫金冠的老者道。

    张若尘道:“我们做一笔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凌仙素道。

    张若尘道:“以你在驭兽术上面的造诣,待在四方郡国,已经没有上升的空间。可你若是与我合作,我可以保证,你能够更上一层楼,达到更高的境界。”

    凌仙素哈哈大笑了一声,道:“老夫活了近百岁。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笑话。你一个十多岁的小娃娃,也想与老夫合作。你够资格吗?”

    张若尘叹道:“你不与我合作,绝对你是这辈子做得最愚蠢的事。”

    “老夫在四方郡国享受国师的待遇,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既有丰厚的金钱和资源,又能得到无数人的崇敬。你能给我什么?你只是一个下等郡国的王子。难道你要老夫舍弃一个中等郡国,去为一个下等郡国效力?”凌仙素不屑的一笑。

    凌仙素已经失去耐心,眼神一沉,道:“我限你们在一炷香之内,交出账簿,自废武功。老夫可以留你们一条活路。要不然等到蛮兽攻城,你们将会死无全尸。”

    韩湫刚要说话,却被张若尘阻止。他道:“一炷香的时间太短,我们需要一个时辰的时间考虑。”

    能拖时间,就尽量的拖。

    拖得越久,对他们越有利。

    凌仙素道:“一个时辰太久了,最多给你们半个时辰的时间。”

    “好!我们商量一下。半个时辰之后,给你答复。”张若尘朗声道。

    在凌仙素看来,张若尘和韩湫已经是必死无疑。若是他们能够主动将账簿交出来,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

    半个时辰,很快就过去。

    凌仙素道:“两个小辈,你们考虑清楚了没有?”

    张若尘道:“前辈,能不能再给我们半个时辰考虑,毕竟是关系生死的大事,我们也十分犹豫不决。”

    “你们这样拖延时间真的有意义吗?老夫已经给了你们半个时辰的时间,你们自己没有好好珍惜,也就不怪老夫不给年轻人活路。”

    凌仙素取出一颗紫色的水晶球,将真气注入其中。

    水晶球立即亮起来,散出一道道紫色的光芒,像是一轮紫月,悬在虚空,照耀着方圆百里的大地。

    “哗!”

    与此同时,张若尘将真气打入阵眼,越集城的护城大阵立即运转起来。

    与此同时,城墙上,三十六面阵旗同时亮了起来,冲出三十六道光柱。

    三十六道光柱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半圆形的光罩,将整个越集城笼罩在阵法之中。

    城下,那些蛮兽变得暴虐,出狂吼声,开始疯狂的攻击防御阵法。

    一只犹如巨人一般的四臂凶猿,手持一块数十万斤重的石盘,向着越集城的城墙攻击过去。

    “轰”的一声,在石盘的攻击之下,三十六面阵旗的光芒,变得微微暗淡。那一层阵法光罩被砸得凹陷下去,似乎就要破碎一般。

    天空,那一只四阶蛮禽吞云雀,只是一个呼吸,就将方圆数十里之内的灵气完全吸收一空。

    在它的腹中,滂湃的灵气,转化为雷电之力。

    吞云雀张开赤红色的巨嘴,向下一吐,一道碗口粗的闪电从天穹落下,击在防御阵法的顶部。

    整个越集城,似乎完全被雷电包裹。

    若是越集城中的武者都没死,也没有阵法守护,就凭吞云雀刚才那一击,就足以将城中的武者杀死一半。

    这就是四阶蛮兽的恐怖之处!

    人类武者之中,也只有天极境的武道神话,才能与四阶蛮兽抗衡。

    “韩湫,激活八龙风火阵,先对付飞在天空之上的那些蛮禽。”张若尘说完这话,将沉渊古剑提起来,向着城门的方向冲去。

    韩湫叫道:“你要干什么?”

    “那些四阶蛮兽的攻击力太强了,若是任凭它们攻击,天黑之前,两座防御阵法和护城大阵就会被它们攻破。我必须要赶在天黑之前,先斩杀一只。城中的阵法就交给你控制,所需要的灵晶,全部放在箭塔里面,记得随时接应我。”

    “哗!”

    张若尘纵身一跃,直接跳出阵法光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