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意外收获
    听到张若尘的话,韩湫的心跳快了几分,双手藏在衣袖里面,十指早就已经紧捏在一起,道:“只是一点小问题而已,只要得到圣光丹,很快就能痊愈。”

    “小问题?”

    张若尘笑了笑,道:“你开启的是黑暗系的神武印记,却又不想让人知道,为了掩饰,于是就修炼了云台宗府最顶级的功法至圣乾坤功。”

    “至圣乾坤功属于鬼级下品的功法,玄妙、高深、神圣、霸道,正好可以掩饰你真气中的黑暗气息。”

    “可是,修炼至圣乾坤功,却又恰好和你的体质相冲。武道修为低的时候,还看不出来影响。随着武道修为越来越高,两种力量的冲突就会越来越强烈。”

    “等到你突破到天极境的时候,两种不同性质的力量的冲突会更加明显,轻则撕碎你体内的所有经脉,从此变得一个废人。重则爆体而亡,死于非命。”

    “圣光丹,的确可以用来平衡你体内的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但也最多只能让你撑到天极境后期。若是你想达到更高境界,依旧要面临死亡的威胁。”

    张若尘说的每一句,几乎都掐中要害,似乎比她还要了解她的情况。

    韩湫听在耳中,如同雷鸣大音,紧咬着嘴唇,震惊的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我也有不知道的地方。”张若尘道。

    韩湫微微一怔,随后,眼眸中露出几分得意的神情,道:“我还以为你已经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原来你也有不知道的事。说说看,还有什么你不知道?”

    张若尘道:“第一,穆青是毒蛛商会的负责人,武道修为达到天极境,他的府邸防守严密。你是如何知道地底有一座密室?”

    “第二,你是如何知道穆青有一枚圣光丹?”

    韩湫道:“这样的问题,也能难到你,你不觉得很可笑吗?在天魔岭三十六郡国,除了武市钱庄之外,估计我们云台宗府的势力算得上最为庞大,要在穆青的身边安置一个卧底。难道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张若尘恍然大悟,以前是他的眼光太高。只有武市钱庄、拜月魔教、黑市,这种级别的势力,才能让他觉得是顶尖大势力。

    但却忘了一点,在天魔岭三十六郡国,云台宗府才是地头蛇,无论是势力,还是实力,完全不输给武市钱庄,在有些方面。甚至比武市钱庄更加厉害。

    比如,云武郡国的每一代郡王,几乎都是云台宗府的弟子。在岭西九郡的别的郡国,几乎也是这样的情况。

    这就是云台宗府的强大影响力!

    张若尘道:“看来云台宗府的那一位卧底,在毒蛛商会的地位不低,甚至有可能就是穆青身边最亲近的人。”

    “这就不能告诉你了!”

    韩湫的眼神冷肃,有些紧张的问道:“你说我就算服用圣光丹。也最多只能撑到天极境后期。这是真话?”

    “我没必要骗你,你若是不信,事实会验证结果。”张若尘淡淡的道。

    “你……”韩湫气得磨牙。

    什么叫事实能够验证结果?

    万一她冲破天极境后期的境界,就暴毙而亡,还怎么验证?

    关乎她性命的事,怎么可以如此草率?

    韩湫从小就天赋绝顶。又开启黑暗系的神武印记,自然对自己的要求极高。她的目标,可不仅仅只是天极境那么简单,她要成为半圣,甚至是圣者。

    张若尘不再理会韩湫,将整个密室搜寻了一遍,却根本没有找到半圣圣意图。心中顿时凉了一截。

    “难道穆青将半圣圣意图携带在身上,在红蛛巨舰上的时候就已经毁掉?”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毕竟半圣圣意图这样珍贵的宝物,穆青将它带在身上并不为奇。

    若是这样的话,一件顶尖的宝物,岂不就毁在自己的手中?

    张若尘感觉心在滴血,要知道,一位半圣一辈子也只能留下一幅半圣圣意图,几乎堪称是半圣的传承。

    毁掉了一幅,哪还有那么好的机会得到第二幅?

    “不行,还得继续找一找。”

    张若尘悄声无息的将空间领域释放出来,开始探查密室中的每天一个角落,在探查第三遍的时候,张若尘终于现了一些端倪。

    石案下面,居然有微弱的灵气波动。

    既然有灵气波动,就一定要古怪。

    “哗!”

    张若尘将真气运至手掌,挥手一斩,将石案劈开。

    “哈哈!石案下面,居然藏着一座隐匿阵法。”

    张若尘一掌拍下去,地面上,立即浮现出一层白色的光晕,想要抵挡张若尘的攻击。

    化掌为指,张若尘一道指剑打出去,点在那一层光晕上面,啪的一声,阵法顿时破碎。

    那些阵法铭纹,立即化为一粒粒光点。

    隐匿阵法消失之后,露出一个暗阁。

    张若尘连忙将暗阁打开,现里面放着一本账簿。

    将账簿拿出来,随手翻了翻,张若尘顿时露出一丝笑意:“居然连四方郡王也和毒蛛商会勾结在一起,真是有意思。有了这一本账簿,四方郡国和毒蛛商会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你在说什么?四方郡王和毒蛛商会勾结?怎么可能?四方郡王可是我们云台宗府的弟子,算起来还是我的师叔,怎么可能与黑市中的势力扯上关系?”韩湫冷声的道。

    “你不信也没办法,这就是事实!你们云台宗府以为已经控制了四方郡国,霸占了四方郡国的资源,却不知毒蛛商会在暗中得到的好处比你们更多。”

    张若尘将那一本账簿收起来,在韩湫的视觉死角,将账簿收进空间戒指。

    暗阁里面,除了那一本账簿之外,还放着一个三尺长的圆筒形金属盒子。

    张若尘将金属盒子打开,里面果然放着一幅画卷。

    因为韩湫在场,张若尘并没有将画卷展开,压制住中心在的狂喜。立即将画卷重新装进那一个圆筒形的金属盒子。

    韩湫看到金属盒子中的画,心中有些十分惊讶,道:“还真有一幅画!”

    要知道,那一幅画藏得如此隐秘,很显然在穆青的眼中,那一幅画的价值肯定远远过圣光丹。

    张若尘盯了韩湫一眼,道:“怎么?想要抢夺?以你的实力。想要从我的手中抢走东西,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幅画而已。当我稀罕?除非那是一幅半圣圣意图还差不多……不会真的是一幅半圣圣意图吧?”韩湫的眼眸瞪大,睫毛一根根的立起来。

    “无可奉告。”张若尘道。

    “切!你以为我会相信?就连我们云台宗府也只有一幅半圣圣意图的真迹,区区一个个穆青怎么可能得到一幅半圣圣意图?”

    韩湫不屑的盯了张若尘一眼,带着圣光丹之后,立即施展出身法,唰的一声,冲出石门,离开了密室。

    得到画卷,张若尘也不多做停留。也离开地底密室,以免被韩湫给坑了!

    毕竟他和韩湫一点也不熟,再加上毒蛛商会之中有云台宗府的卧底,可以轻轻松松的将毒蛛商会的邪道武者引过来,将他围堵在密室里面。到时候,他想要离开,免不得要生一场恶战。

    直到离开了穆青的府邸。张若尘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花不为正在四处寻找张若尘的踪迹,突然一转身,张若尘就出现在他的身后,将他吓得浑身一哆嗦,猛然后退了两步。

    花不为拍了拍胸口,道:“吓我一大跳。陈公子。刚才你去哪里?毒蛛商会处处都是机关和阵法,你可千万不要乱闯。一旦闯进了一些禁地,会相当麻烦。”

    张若尘笑道:“韦长老回来没有?”

    “还没有……”花不为道。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韦长老快步走了进来,脸上挂着喜色,远远的道:“陈公子。让你久等了!”

    张若尘道:“有结果了?”

    韦长老点了点头,低声的道:“那一位大人物得知这件事之后,十分上心,已经赶来了黑市。但是,因为他的身份特殊,不能轻易进入毒蛛商会,所以约你去朱雀楼商谈。车架已经备好,我们现在就可以去朱雀楼。”

    张若尘点了点头,跟着韦长老,向着毒蛛商会外行去。

    其实有了那一本账簿之后,见不见镇军侯已经不重要,反正证据已经到手。

    但是,镇军侯为了自身利益,与黑市勾结,起一次又一次的战争,不知有多少云武郡国的子民在战争中死去,也不知有多少云武郡国的子民变成了奴隶,受到非人一样的待遇。

    既然已经来了,又怎能不讨回一些利息?

    若是能够借此机会杀死镇军侯,自然是最好不过。

    远处,穿着一身黑色劲装的韩湫,站在一座假山的后面,看见离去的张若尘、韦长老、花不为,美眸中露出一丝异色:“此人居然能够得到韦先术的接待,来历肯定不一般。我倒要看看,他来黑市,到底是什么目的?”

    张若尘居然能够一眼看穿她在修炼中遇到的问题,岂会是一般人?

    无论是因为好奇,还是因为自己修炼的问题,她都必须跟上去,弄清楚此人的身份。

    韩湫捏了捏包袱中装着圣光丹的紫金盒子,眼神变得沉凝,道:“像他那样的高手,应该不会信口开河。既然他清楚的知道我的症状,说不定他也知道该如何医治。”

    墨黑色的真气,从体内涌出来,包裹住她的身体,化为一团黑色的光芒。

    “唰!”

    黑色的光芒,分裂成六道气流,飞了出去。

    韩湫也跟着消失不见,就像化为了空气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