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二百三十二章 神灵显圣
    在武市斗场的时候,张若尘暴露了真正实力,张天圭应该已经确定,他就是“陈若”。

    那么,剑心通明的境界,岂不是也已经暴露?

    “陈若”使用剑心通明的境界,只有林泞姗亲眼看见,虽然林泞姗后来告诉了张天圭和林辰裕,可是他们根本就没有相信。

    毕竟,传说之中,只有半圣,才能达到剑心通明。

    他们只认为林泞姗的修为太低,所以才会误以为“陈若”达到剑心通明的境界。

    就像一只蚂蚁,会将一只大象,误认为是一座大山。

    林辰裕见张若尘无动于衷,于是冷笑了一声,道:“张若尘,站在你面前的人,可是云台宗府宗主之女韩湫师姐。韩湫师姐的剑法造诣,早就已经达到鬼神莫测的境界。她主动与你比剑,是给你面子,你别给脸不要脸。你别以为自己的剑法高明,就有多了不起,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说不定你连韩湫师姐的十招都接不住。”

    韩湫的眉头微微一皱,冷声呵道:“我与张若尘论剑,你一个奴才插什么嘴?”

    “师姐赎罪。”

    林辰裕的脸色一白,立即跪在地上,双手伏地,十分惊恐的样子。

    在韩湫的眼中,林辰裕只是张天圭的一个奴仆,然而张若尘却是能够在剑法上击败青赤白的年轻天才。两人的地位,天差地别。

    韩湫可以与张若尘论剑交友,却绝对不会和林辰裕做平等的朋友。

    最主要的是,韩湫并不知道张天圭和张若尘之间的矛盾,将张若尘当成了张天圭的一位天才弟弟。

    韩湫盯了林辰裕一眼,轻蔑的道:“你也有资格叫我师姐?既然说错了话,自然要受到惩罚。自己割掉舌头,免得我亲自动手。”

    林辰裕的眼神一慌,求助的向张天圭望过去。

    要知道,林辰裕本来已经受了宫刑,又断了一臂。若是连舌头也被割掉,简直不能再惨。

    张天圭道:“韩师妹,林辰裕其实是张若尘的表哥。”

    “哦!”

    韩湫有些惊讶,以前只知道林辰裕是张天圭身边的奴仆,却并不知道他还有这样的身份。如张天圭这样的小人物,韩湫并没有太多关注。

    居然将张若尘的表哥收为奴仆,如此说来。张天圭与张若尘的关系,估计也没有表面上那么和谐。

    韩湫不再理会林辰裕。目光向张若尘盯过去,决定解释清楚:“九王子,我是诚心想要与你交流剑法,并没有别的意思,希望你不要多想。”

    张若尘道:“好吧!只是比剑而已,也不是多大的事。”

    韩湫的心中一喜,终于可以与同等级别的剑法高手过招。

    也不知张若尘在剑法上的造诣,达到了什么程度?

    天空,飘着雪花。整个天地白茫茫的一片。

    那些正在忙碌的侍卫、太监、宫女也都停了下来,远远的望着站在雪地中的张若尘和韩湫。

    他们显得十分激动,武道高手比剑,可不是随时都能看到。

    “一直听说九王子殿下剑法高明,也不知高到了什么程度?”

    “肯定已经凡脱俗,不是我们可以想象。”

    “与九王子殿下交手的人,可是云台宗府的天之骄女。九王子殿下有取胜的把握吗?”

    “云台宗府可是武道圣地,就连大王当年也是云台宗府的弟子。她使用的剑法,肯定精妙绝伦,九王子殿下估计很难取胜。”

    张若尘左手背在身后,右手化为一道幻影,向前一伸。使用两根手指,准确无误的将飘着半空的一片雪花夹住。

    雪花十分纤薄,晶莹透明,散出淡淡的寒气。

    奇异的是,夹在指间的雪花,居然并没有融化。

    “唰唰!”

    张若尘的的手臂不断伸出,在身前呈现出数十道幻影。

    当他的手重新停下的时候。指尖出现一百零八片雪花,连成一长串,形成一柄晶莹剔透的剑。

    周围那些围观的太监、宫女,全部倒吸了一口寒气,出惊叹声。

    仅仅只是这一手“积雪成剑”,就已经玄妙至极。

    只有达到剑随心走巅峰,才能做到一花一草皆可为剑的境界。哪怕只是一片雪花,也能成为张若尘手中的剑。

    “好厉害!”

    韩湫看到张若尘的手法之后,也立即伸出两根纤细的玉指,手臂不停挥舞,很快也用一片片雪花凝聚成一柄剑。

    只不过,她凝聚出来的剑,只有七十二片雪花。

    这已经是她能够做到的极限!

    张若尘挥动冰晶雪剑,体内的真气外放,地面上的积雪在剑气的涌动之下,全部飞了起来,形成一个剑气涡旋。

    韩湫看着站在飞雪之中的张若尘,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不用比了,在剑法的造诣上,我不如你。”

    “哗”

    她手中的冰晶雪剑裂开,化为七十二片雪花,纷纷扬扬的掉落在地。

    张若尘也收会真气,将手中的冰晶雪剑扔出,化为一片雪花。

    韩湫盯着那一个少年的背影,美眸涟涟,声音清脆的道:“九王子殿下剑法高明,希望回到天魔武城,我们还有时间可以一起论剑。”

    “韩姑娘的剑法也很高明,年轻一代算得上顶尖水平。告辞!”张若尘道。

    韩湫在剑法上的造诣,的确相当厉害,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剑随心走的巅峰境界,与半圣弟子青赤白也相差无几。

    韩湫盯着离去的张若尘,眸中露出几分欣赏的神情,道:“以他的天资,最多再过五年,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非他莫属。”

    张天圭看到韩湫的神情,眼中便露出几分杀意。

    张若尘算什么东西,以前根本就没有被他放在眼里,现在居然将剑法修炼到如此境地。幸好他的修为还不高,要对付他。并不是一件难事,只要稍微用一点手段,就能让他死在摇篮之中。

    冬至日,祭祀大典。

    对于一个郡国来说,什么最重要?

    当然是祭祀大典。

    不仅是每个郡国,甚至每一个宗门,每一个家族。每一座城池,每一座村镇。全部都将祭祀看成重中之重。

    因为,只有在祭祀的时候,才能沟通神灵。

    只有沟通神灵,人类才能开启神武印记,踏上修炼之路,从而成为武者。

    没有开启神武印记的人,就不能将灵气吸收进体内。

    一个国家的国祭,显得尤为重要,决定一个国家的兴衰存亡。祭祀越是盛大。神灵赐予的神武印记就越多,神武印记的品级越高。

    一个国家的武者越多,国力才会越强盛。

    云武郡国的国祭,只能算是中等祭祀水平。可是在云武郡国的那些武者眼中,已经算是相当了不起的盛典。

    王城中的人类,几乎全部聚集到诸皇祠堂,一眼望去。人山人海,看不到尽头。

    祭祀是一件无比神圣的事,就连那些邪道武者,也不敢在祭祀大典的时候捣乱,害怕触怒神灵,遭受天谴。

    今年的祭祀大典。由七王子张天圭代替云武郡王主持,似乎也是在向众人透露一个信号,云武郡国有意立张天圭为世子。

    今年的祭祀大典,显得前所未有的盛大,仅仅只是祭祀用的牛羊就过十万头,还有数千头体躯巨大的蛮兽。

    钟声响起之后,国师开始宣读祭文。

    随后。张天圭带领文武百官,登上祭台,一副意气风的模样,就好像他已经是云武郡国的郡王。

    站在高高的祭台之上,张天圭四处寻找张若尘的身影,可是却根本没有现张若尘,心中颇为得意,觉得张若尘肯定是因为被抢了风头,所以,根本就没来参加祭祀大典。

    张天圭将真气融入声音,朗声道:“祭祀大典,开始。”

    祭台上,螺,大号角的声音响起,出震天动地的声音。同时,各种乐器也跟着奏响。

    一个个穿着铠甲的军士,开始斩杀牲畜,将鲜血放进祭台,以鲜血祭祀诸神。

    在鲜血的推动下,祭台开始缓缓运转,浮现出一个个古老的铭纹。

    “哗!”

    一根粗壮的血柱,从祭台上冲起,直射高空,击碎云层,像是要冲进浩渺的虚空。

    与此同时,张若尘盘坐在王宫中的一座殿宇中央。

    武魂,从他的体内飞出,呈现出神圣的形态,散出万丈光芒。

    “化形!”

    武魂突然改变模样,变成一尊身穿血红色铠甲的神影,脚踩祥云,从王宫中飞出,来到诸皇祠堂的上空。

    在张若尘没有修炼成假神之身之前,一般人根本看不到他的武魂。可是现在却不同,只要他愿意,就算是没有修炼过武功的普通人,也能看到武魂的虚影。

    当然,前提是他主动释放出假神之身,要不然的话,一般人依旧看不见他的武魂。

    神影变得越来越大,膨胀到一百二十丈高,双眼就像是两轮烈日,俯看着下方的众人,散出无比恐怖的气息。

    简直就像是神灵的投影,出现在人世间。

    也不知是谁,最先现天空之上的神影,激动的道:“神灵显圣了!神灵显圣了……”

    随后,众人全部抬起了头,看向天穹之上的那一个巨大的神影。

    “是神灵……”

    “快给神灵下跪。”

    整个王城,几乎所有人全部跪在地上,向天穹之上的那一个神影叩拜,既是激动,又是虔诚。

    神灵显圣,在昆仑界,并不是没有的事,只是出现的次数相当少,而且,几乎只在那种顶尖的祭祀圣典才会出现。

    出现神灵显圣,必定会有神灵福泽,证明神灵在关注着一方世界的子民。

    不仅仅只是那些贫民,就连那些修为强大的武者和朝廷的官员也都激动不已。云武郡国居然出现神灵显圣,那是何等荣幸的事。

    “在我主持祭祀大典的时候,出现神灵显圣,莫非是在预示着什么?”

    张天圭的心中十分兴奋,立即跪在地上,对着上方的神灵虚影叩拜,嘴里大呼:“天佑云武郡国,凡人张天圭叩拜真神主上!”

    既然七王子殿下都已经跪地膜拜,国师、大元帅、将军……,所有官员全部跪在地上,不停磕头。希望自己的虔诚,可以被神灵知晓,从而降下福泽。

    神灵的福泽,哪怕只是一点点,也能让他们受用无穷。

    就连坐在上方的王后娘娘,也立即从金凤座椅上走下来,卷起衣裙,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对着神影叩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