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论剑帖
    那一位侍女有些讶然,不就是一个来相亲的王子,烟尘郡主有必要笑成这样?

    最近来千水郡国相亲的王子那是多不胜数,那一位侍女早就见怪不怪。

    她早就听说烟尘郡主是一个冷若冰霜的高贵女子,将谁都不放在眼里,怎么会因为一个下等郡国的王子而笑得这么开心?

    实在有些不懂。

    黄烟尘到了塔楼的顶部,就看见被封住经脉的两位侍女,还有十三郡主黄烟冉和十王子黄净。

    黄烟冉和黄净的修为都不如张若尘,根本无法将两个侍女被封的经脉解开。

    “嘭!嘭!”

    黄烟尘快点出两指,击在两位侍女的眉心。

    两股强劲的真气从她的指尖飞出,将她们体内被封住的经脉震开,两位侍女渐渐的恢复过来。

    她们跪在地上,对着黄烟尘一拜,道:“拜见烟尘郡主。”

    黄烟尘点了点头,蓝飘飘,向着黄烟冉和黄净走了过去,盯着黄净身上的伤势,冷声的道:“十弟,你又出去闯祸了?”

    见到黄烟尘,十王子黄净立即扑了过去,趴在黄烟尘的脚下,抱住黄烟尘的脚,哭嚎道:“六姐,你可算是回来了!那个云武郡国的九王子简直欺人太甚,根本不将我们千水郡国放在眼里,无法无天,目中无人。我身上的伤,全是被他给打的,你可一定要为我报仇。”

    黄烟尘了解张若尘,知道张若尘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揍黄净。

    当然,她也了解自己这个十弟是什么货色。虽然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但是,却也能猜到几分。

    “十弟居然可以将张若尘那家伙都给惹怒,真是不容易。”黄烟尘从来没有见过张若尘怒的样子,心头不禁有些佩服自己的十弟。

    黄烟尘装出恼怒的样子,冷声的道:“那个云武郡国的九王子不是来和十三王妹相亲,怎么会这么狂妄?”

    十三郡主十分气恼的道:“他?一点规矩都不懂,我才看不上他。我一定要让父王下令。将他和云武郡王都给关押起来。”

    黄烟尘点了点头,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道:“你说得没错,那家伙的确是一点规矩都不懂,应该给他一个教训。但是,将他关起来就没有意思了!他不是想要娶你,那就让他参加后天的论剑大会。到时候,你再在大会上慢慢的羞辱他。以你的身份。只需要透露出一点消息出去,自然有很多人帮你收拾他。”

    “好吧!就依六姐说的办。”十三郡主十分佩服黄烟尘,所以对黄烟尘的话是言听计从。

    黄烟尘的眸中露出几分笑意,看到桌上的剑匣,道:“这是那一位九王子送给你的礼物?”

    十三郡主的眼中厌恶的神色,立即道:“彩霞,将那混蛋送来的礼物扔掉,看到就心烦。

    黄烟尘将剑匣打开,看着躺在匣子中的一柄冰寒的玉剑。

    她将玉剑捏在手中。注入真气,感受剑中的铭纹。

    “七阶真武宝器。那家伙为了相亲,倒是够舍得。”黄烟尘将玉剑收起,道:“扔掉太可惜了!这柄剑与我的体质十分契合,我就帮你收下了!”

    ……

    张若尘走出庄园,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微微苦笑:“此次来千水郡国求援。最终还是失败了!”

    本来想要结交十三郡主,却没有想到反而得罪了十三郡主和十王子。

    当然,张若尘也并不后悔。

    那一位十三郡主和十王子都太不可理喻,就算得罪,那就得罪了吧!

    “黄师姐似乎也是千水郡王的一位郡主,实在不行。倒是可以去走她的门路。”

    不到万不得已,张若尘是不愿意去找黄烟尘,在他看来,黄烟尘比十三郡主和十王子更加不可理喻,更加喜怒无常。

    此刻,左龙林从庄园中走了出来,盯了张若尘一眼。就像是看死人一般,摇头叹息了一声:“蠢货!你又给云武郡国闯大祸了!等着瞧,十三郡主和十王子绝对不会放过你。”

    左龙林已经知道庄园中生的事,知道张若尘得罪了十三郡主和十王子。

    张若尘懒得理会左龙林,看也没看他一眼。

    尚书府的两位仆人,驾着两辆铃马古车,来到庄园的外面,分别停在左龙林和张若尘的面前。

    “云武郡王和火龙郡王都在尚书府等待,两位王子请上车。”

    张若尘坐着车驾,大概半个时辰之后,就来的尚书府。

    张若尘和左龙林同时走进大门,在老管家的带领下,前往大堂。

    此刻,宁尚书就坐在大堂的上方,火龙郡王和云武郡王坐在左右两边。

    见到左龙林走进来,火龙郡王立即问道:“林儿,今天见到十三郡主,映象如何?”

    左龙林笑道:“回禀父王,十三郡主美艳绝伦,蕙质兰心,有倾国倾城的容颜,孩儿心中十分仰慕。十三郡主也十分看好孩儿,已经答应让孩儿参加后天的论剑大会。”

    火龙郡王大喜,道:“十三郡主将论剑帖给你了?”

    “什么论剑帖?”左龙林有些诧异。

    火龙郡王道:“只要被十三郡主看中的天才,就能得到一张论剑帖。只有凭借论剑帖,才能参加论剑大会。”

    “十三郡主……没有给我论剑帖……”左龙林道。

    宁尚书笑道:“或许是十三郡主一时忘记了,说不定待会就回将论剑帖送过来。”

    左龙林也微微松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觉得应该是这样。

    在场只有张若尘才知道,左龙林并没有见到真正的十三郡主。

    他之所以知道张若尘得罪了十三郡主和十王子,估计也是某位侍女告诉他。

    但是,张若尘并没有将这些说出来,一旦说出来,未免就显得太尴尬。

    云武郡王十分关切的看向张若尘,问道:“九儿,十三郡主对你的映象如何?”

    张若尘还没有开口,左龙林就先冷笑了起来,道:“云武郡王,你也该管教管教九王子,他杀死霍星王子,为云武郡国惹来滔天大祸也就罢了!今天,他居然又得罪了十三郡主和十王子,据说他还将十王子打成了重伤。”

    “什么?”

    云武郡王的心头大惊,额头上冒出一滴滴冷汗,没想到张若尘会闯下这么大的祸。

    就连一贯不动声色的宁尚书,也微微皱眉,眼神锐利的盯向左龙林,沉声道:“真有此事?”

    左龙林躬身对着宁尚书一拜,道:“在尚书大人的面前,晚辈哪敢乱说话。此事千真万确,据说十三郡主已经放话,要将九王子和云武郡王关进天牢。”

    火龙郡王坐在一旁,脸上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轻轻的端起一杯茶,抿了一口,道:“云武郡王,你真是教了一个好儿子。哈哈!自作孽,不可活。”

    宁尚书豁然站起身来,眼神阴晴不定,冷冰冰的道:“云武郡王,你还是带着九王子立即去向十三郡主请罪吧!若是十三郡主怒,就算是老夫也保不住你们。”

    云武郡王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叹息了一声,知道宁尚书已经彻底放弃了他们。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或许,云武郡国注定该有这一次劫难,谁都救不了云武郡国。

    云武郡王的神情落寞,显得有些心灰意冷,就在他刚刚站起身来,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仆人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手中捏着一张银铸的帖子,道:“尚书大人,这是十三郡主派人送来的论剑帖!”

    左龙林露出喜色,心头十分激动,肯定是十三郡主补送给他的帖子。

    云武郡王看着仆人手中的那一张银铸的论剑帖,心情十分复杂,若是那一张论剑贴是……哎……

    “九儿,我们走吧!”

    云武郡王带着张若尘向着大门外走去。

    刚刚走出大门,就听到宁尚书的笑声,道:“云武郡王,回来。这一张论剑贴是十三郡主送给九王子,希望九王子一定要去参加后天的论剑大会。”

    云武郡王和张若尘都是怔住,十分诧异。

    重新回到大堂,宁尚书的脸上挂着笑容,将论剑帖递给张若尘,拍了拍张若尘的肩膀,笑道:“果然是少年英才,难怪能够得到十三郡主的青睐。下等郡国的王子之中,你是第一个收到论剑帖,如此看来十三郡主还是相当看好你。”

    “不可能,不可能……”

    左龙林死死的盯着张若尘手中的论剑帖,道:“他明明得罪了十三郡主,怎么可能得到论剑帖?肯定是十三郡主写错了名字,那一张论剑贴应该是我的才对。”

    说着,左龙林就快出两步,向要去抢论剑贴。

    宁尚书冷冷的瞪了左龙林一眼,沉声一喝:“大胆,论剑贴也是你可以抢夺?还有没有将老夫放在眼里?”

    仅仅被宁尚书瞪了一眼,左龙林的脸色就变得苍白,向后连退三步,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嘴里吐出。

    只是一个眼神,就让一位玄极境大圆满的高手重伤。

    宁尚书若不是看火龙郡王的面子,刚才的那一个眼神,就能将左龙林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