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一百零六章 西院院主
    张若尘隐藏了部分实力,并没有将剑随心走巅峰的剑意展现出来。

    一旦展现出来,众人恐怕会更加震惊。以剑随心走高阶的境界,已经足以击败风知林。

    “剑随心走高阶的境界?”

    风知林的脸色十分难看,怎么都没有想到,张若尘在剑道上的境界竟然达到如此强大的地步。

    “不,我不会败,还没有败!我比他高出三个武道境界,一定能够击败他!”

    风知林紧咬着牙齿,并不服输,挥动长枪,再次攻了过去。

    张若尘微微的皱了皱眉,剑尖挽起一团弧形的气浪。

    气流的形态,就像是水浪一样,无数剑气在气流中穿梭,出潮水涌流的声音。

    “天心弄潮!”

    一剑挥出去,剑气化为五米高的浪潮,扑打在风知林的身上,将风知林倒卷了过去。

    “啊……”

    风知林惨叫一声,手中的长枪脱手,掉落在地上。

    “嘭!”

    风知林身上的白色武袍被剑气绞碎,化为一片片碎布,只剩一件银鳞甲胄背心还穿在身上。

    除了被银鳞甲胄背心覆盖的地方,身体别的地方,全部剑气割出一道道血淋淋的伤口,全身血肉模糊。

    这还是张若尘收下留情,要不然的话,刚才那一剑,就能够将风知林的四肢和头颅斩断。

    “风知林,你败了!”

    张若尘手持铁剑,走了过去,剑尖指着风知林的颈部,道:“我说过,我不会杀你,我只为四哥报仇,打断你的双臂手骨!”

    “等……等一等!”

    风知林浑身颤抖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跪在了张若尘的面前。对着张若尘磕了一个响头,道:“张若尘,多谢……多谢你的不杀之恩。”

    看着跪在身前的风知林,张若尘的脸上正露出一丝疑惑的神色,突然,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不好!

    就在这时,风知林猛然抬起头来。嘴里一连吐出三根银针。

    “咻!咻!咻!”

    弹舌箭,风家的独门绝技。

    风知衣只能用舌头弹射出一根银针。可是风知林却能一连吐出三根。

    远处的看台上,没有谁料到风知林竟然会突然出攻击。

    如此近的距离,别说是张若尘,就算是玄极境大圆满的武者都会中招。

    “叮叮!”

    张若尘的铁剑一挥,精准的拍打在三针银针上面,将三根银针打得倒飞回去。

    其中一根银针,插进了风知林的喉咙。

    另外两根银针,刺穿了风知林的双眼。

    “唔……霍星……王……王子……救我……”

    风知林将插在喉咙的银针拔出,紧捂着脖子。向着生死台下冲去。但是,他的双眼以瞎,根本看不到路,一不小心踩空,坠落下三十米高的生死台。

    在一连串的惊叫声中,风知林坠入铁刺林中,身体被刺出十多个血窟窿。挣扎了两下,彻底的垂下手臂,没有了声息。

    寂静。

    整个生死台变得无比寂静,只能听到众人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张若尘轻轻的一叹,本来他只是想要给风知林一些教训,并没有想过要杀他。就算将他的双臂骨骼打断。只要敷用筋骨断续膏,依旧能够在半个月之内痊愈。

    摇了摇头,张若尘走下了生死台。

    随后,云武郡国的学员全部都欢呼起来,向着张若尘涌了过去。

    “九王子殿下真厉害,连风知林都死在你的手中,今后。倒要看看还有谁敢欺负我们云武郡国的学员。”

    一位姿色颇为倩丽的女学员用着崇拜的眼神盯着张若尘,道:“九王子,你击败风知林的那一剑实在太惊艳了!我可以跟你学剑吗?”

    柳乘风看出张若尘心情似乎不好,猜测出原因,笑道:“九王子殿下,风知林是咎由自取,死得其所,你没必要放在心上!再说,是他自己坠下生死台摔死,与你根本没有半点关系。”

    张若尘轻轻的点了点头,淡淡的道:“既然风知林已经死了,那么这件事就告一段落,大家都散了吧!”

    云武郡国的学员都十分兴奋,可是霍星王子的脸色却格外冰冷,盯着张若尘离去的背影,“废物,风知林就是一个废物,居然连一个张若尘都杀不了!”

    旁边一个四方郡国的学员道:“现在怎么办?难道就这样放过张若尘?”

    “放过他?怎么可能?”

    霍星王子紧捏着双手,冷冷的道:“我现在就修书一封禀告父王,让他花费高价,请地府门的杀手,务必要除掉张若尘。张若尘不死,将来必成四方郡国的大敌。”

    ……

    生死台决战之后,张若尘便回到龙武殿,开始继续修炼剑法。

    第三天的时候,他终于得到了西院院主的召见。

    西院院主,穿着一身金色的长袍,坐在池畔的一方白石上面,手中捏着一根钓竿,正在垂钓。

    “拜见院主!”

    张若尘来到西院院主的身后,微微躬身一拜。

    “张若尘,你知道老夫为何要在学宫考试的一个月之后才召见你?”西院院主依旧捏着钓竿,紧盯着池面,并没有转身看张若尘。

    张若尘道:“学生不知。”

    在学宫考试的时候,张若尘见过西院院主一次,只不过那一次离的太远,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

    此刻,张若尘才开始认真的打量这一位院主,西院唯一可以穿金袍的绝顶强者。

    他看上去像是已经有七、八十岁,长着满头白,但是,手上和侧脸却一根皱纹都没有,也没有一丝老态龙钟的样子。

    “也不知这一位西院院主的修为达到何等境地了?”张若尘完全看不透西院院主的修为。

    西院院主将钓竿放下,站起身来,转过身向张若尘看了一眼,道:“你可知道,每一届的新生第一都会被副院主收为亲传弟子。当然,若是天资极佳的新生。老夫也会亲自收徒。”

    “你在武塔中表现,相当出众,在那时,老夫已经动了收徒的念头。老夫指的出众,不是你闯过武塔第三层的第二关,而是指的是你闯过武塔第三层的第三关和你在同境界击败了洛虚。”

    张若尘微微一惊,道:“院主知道武塔中的事?”

    “哈哈!”

    西院院主大笑了一声。道:“你真以为武塔那么重要的地方,只有黄丫头和端木丫头在里面看守?有些秘密。就算是她们两个也不知道。”

    随后,西院院主的脸色一肃,道:“不过,她们两人的做法,老夫并不反对。甚至,她们当时不阻止你,老夫也会亲自阻止你登上武塔第四层。”

    张若尘道:“院主是担心我表现出来的天资太高,遭到某些人的暗害?”

    西院院主点了点头,道:“武市学宫并不是绝对的安全。这些年来,黑市和拜月魔教不断渗透进学宫,不仅仅只是学员之中有他们的人,就算学宫的一些高层之中也有他们的人。”

    “若是你当时闯到了武塔第四层,黑市的势力肯定会不惜余力的将你灭杀在摇篮之中,就算是老夫也很难庇护得了你。”

    张若尘道:“院主指的是斩苗行动?“

    西院院主轻咦了一声,道:“你知道斩苗行动?”

    要知道。黑市和武市钱庄自古以来就是对立的关系,相互争斗,相互厮杀,扩充地盘,争夺市场资源。

    武市学宫是武市钱庄培养人才的大本营,为了从源头击溃武市钱庄。所以,黑市启动了“斩苗行动”,专门刺杀武市学宫中的精英天才。

    八百年前,黑市就启动了斩苗行动,张若尘当然知道。

    张若尘没办法向西院院主解释,只能推到云武郡王的身上,道:“我来参加学宫考试之前。听父王提到过一次。其实,我对于斩苗行动,并不是很清楚。”

    “原来云武郡王已经提醒过你,那就不用老夫多说了!”

    在西院院主看来,云武郡王会得知斩苗行动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斩苗行动已经持续了上千年,并不是什么秘密。

    张若尘的神情一动,道:“院主之所以推迟一个月召见学生,莫非就是想要以学生为饵,将黑市和拜月魔教潜入西院的邪人给揪出来?”

    “没错!”西院院主笑道:“你不会记恨老夫吧?”

    张若尘笑道:“既然院主已经当面将此事告诉了学生,学生又怎么会记恨院主?我很想知道,院主到底有没有查出潜伏在西院的邪人?”

    “已经查出一些端倪,只是还在等大鱼入网,相信很快就能收网了。”西院院主道。

    随后,西院院主又道:“张若尘,你可愿意拜老夫修师,成为老夫的亲传弟子?”

    学生和亲传弟子的区别很大。

    一个老师可以教很多个学员,但是,亲传弟子却极少。

    一旦成为西院院主的亲传弟子,就相当于多了一个靠山,那么张若尘在西院的地位会立即攀升,今后,谁都不敢找他的麻烦。甚至到了武市学宫的内宫,张若尘的身份地位依旧高出别的内宫学员。

    但是,张若尘却不想拜西院院主为师,因为他的身上有太多秘密,不想让外人知道。若是拜西院院主为师,其中一些秘密肯定会暴露出来。

    张若尘恭恭敬敬的向西院院主行礼,道:“多谢院主抬爱,但是,学生想要修炼属于自己的武道,暂时没有拜师的打算。”

    出奇的是,西院院主并没有生气,反而露出笑意,道:“嘿嘿!老夫担任西院院主三十四年,一共十一次主动收徒,你是第二个拒绝老夫的人。”

    ……

    注解:前面提到西院历史只有四百六十年,指的是天魔岭的武市学宫的西院。武市学宫的分布覆盖整个昆仑界,历史远不止四百六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