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1349章 朝廷的水很深
    仙机山的南崖,彻底变成一片火海,除了张若尘等人,别的生灵全部都化为劫灰。

    整个世界,似乎都变得死气沉沉。

    青霄的眼神沉凝,擦干嘴角的血痕,道:“斯图凤城是一个难得的对手,可惜没能与他分出胜负,真是一个遗憾。”

    “这是一个大时代,天才人杰辈出,只有少部分人能够成长起来,更多的人注定会倒下。”张若尘道。

    这一场大战终于结束,除了名动剑圣逃走,别的不死血族几乎全灭,算得上是一场大捷。

    可是,张若尘的心情,却并不是那么愉悦,反而生出一股更大的危机感。

    仙机山的深处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死族来自何方?

    仅仅只是一只骨手,便是如此厉害,会不会再飞出一颗骷髅头?一条骨腿?甚至一尊完整的死族强者?

    将来,必定还会有更大的危机爆发,今天的这一战,不过只是大动荡来临的前奏。

    或许只有更加努力修炼,提升自己的修为境界,将来才不至于只能等死。

    沧澜武圣返回,双翼一收,降落到地面,道:“荧惑逃走了!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哪位人族大圣挡住了仙机山深处的那只骨手?”

    先前,沧澜武圣去追杀荧惑,离开了这片区域,因此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裴雨田和青霄自然是知道张若尘的身上,藏有一个了不得的大秘密,这样的秘密,显然是不能让外界知晓,万一传出去,谁都不知道会惹来什么样的风波。

    众人皆是沉默,片刻后,裴雨田转身就走,留下一个孤傲的背影,道:“我还有事,就先离开。青霄,我们的赌约还算不算数?”

    “当然算数。”青霄道。

    裴雨田没有回头,道:“圣道规则我已经凝练到半真半虚的层次,一定会比你先突破到真圣境界。我要的那两株圣药,你最好提前准备好。”

    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裴雨田已经消失在大地的尽头。

    “这个家伙真的是穷疯了!”青霄笑着摇了摇头。

    沧澜武圣直皱眉头,扫视青霄和张若尘二人,道:“你们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

    青霄直接摇头,道:“那种级别的存在,就算现身,以我们的修为,也看不清他的身影。”

    沧澜武圣盯向张若尘,道:“你也没有看清?”

    “没有。”

    张若尘摇了摇头,不想沧澜武圣继续追问下去,于是,向身后的火海一指,道:“斯图凤城自爆了圣源,与祝轻衣一起灰飞烟灭。你要不要进去找一找焚天剑?”

    沧澜武圣用着狐疑的眼神看着他们二人,总觉得他们在有意隐瞒,轻哼了一声,背上的双翼一扇,冲入进火海里面。

    见到沧澜武圣离开,青霄才是慎重的对张若尘说道:“大师兄知道你身边有很多厉害的帮手,已经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势力。你身上的秘密也很厉害,让人感到畏惧。可是,朝廷的水很深,没有你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千万要隐藏自己,在局势没有明朗之前,不要急着跳到明面上来。”

    张若尘觉得青霄的话中有话,问道:“什么时候,才是局势明朗的时候?”

    “不死血族的十位血帝踏入中域,攻下第一中央皇城的时候。或者,十位血帝被尽数镇杀的时候。”

    青霄知道一些内情,但是又不确定,所以说得很隐晦。

    局势不明朗的时候,就是枪打出头鸟,谁跳得越高,死得就越快。

    很显然,青霄是觉得张若尘太过锋芒毕露,已经站在风头浪尖,随时都可能遇到大危机,所以才出言提醒。

    张若尘点了点头,能够听出青霄话中的意思,道:“接下来,我会消声觅迹一段时间,从明面上,隐藏到幕后。”

    “有什么打算?”青霄道。

    张若尘笑了笑,道:“招揽兵马,壮大实力,静等局势明朗的那一天。”

    沧澜武圣提着焚天剑,从火域之中走出,抚摸着剑身,难以掩饰心中的喜悦。蓦地,脸上的笑容,又是一收,她冷声道:“招揽兵马,壮大实力。你是想要造反吗?”

    “只是想要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宗门,增强实力,应对接下来的大动荡而已。”张若尘淡淡的道。

    沧澜武圣的螓首轻轻点了点头,道:“算你小子还算识趣,你一定要切记,与朝廷作对不可能有好下场。不过,这一次你的表现还算可以,也算是立下大功,本圣一定将此事禀告上去,或许可以抵消你曾经犯下的罪责,说不一定还能封王加爵。”

    虽然,沧澜武圣说话很不客气,但是青霄却听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感觉有些诧异,这位高傲得看谁都不顺眼的玄女之首,竟然是要去为张若尘求情?

    就连青霄都知道,张若尘是女皇亲自下令要抓捕的重犯,必定是有深层次的原因,无论谁去求情,都要冒着生命危险。沧澜武圣会不知道其中的凶险?

    这位玄女之首的态度,让青霄都有些捉摸不透。

    沧澜武圣和青霄一起离开,去了止临关的兵部大营。

    “朝廷的水,到底是有多深?”

    张若尘盯着他们的背影,自言自语的念出一句,随后,也离开了此地。

    名动剑圣和荧惑逃走之后,在红川府的边陲会合在一起。

    仙机山爆发的战斗太可怕,天地都像是要被打碎,荧惑自然是无比好奇,询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日月水晶棺从张若尘体内飞出的时候,速度很快,而且名动剑圣又站在很远的地方,所以,他并没有看清楚是谁出手。

    直到此刻,名动剑圣依旧感觉到背心发凉,道:“一轮烈日和一轮月亮同时飞上天空,打碎了骨手,应该是人族的两位大帝级人物。”

    “一轮烈日,一轮月亮?难道是武市钱庄的武尊和魔教教主同时驾临?”

    荧惑露出疑惑的神情,自言自语的道。

    名动剑圣无法确定,自然也就无法回答她,道:“反正大帝级别的人物都动手,就算行动失败,也怨不得我们。”

    荧惑想不透其中的原因,点了点头,道:“先回神殿复命,或许殿主会知道一些情况。”

    ……

    …………

    乾坤界中,日月水晶棺依旧悬浮在接天神木的下方,距离地面大概有十丈,显得晶莹剔透,荧光闪烁,可以隐隐看到里面躺着一具容颜极美的女尸,不像是死去,更像是在沉睡。

    一共三十四块碎骨,悬浮在日月水晶棺的四周,每一块骨头上面都蕴含强大的死亡邪气。

    它们每一次想要聚合在一起,棺材上的日月印记就会飞出一道光束,将它们重新打碎。

    张若尘和血月鬼王站在日月水晶棺的下方,使用出各种方法,想要与棺中的女尸沟通,但是都失败。

    她陷入沉寂,只有太阳印记和月亮印记,在源源不断的吸收接天神木的木属性圣气,形成两条圣气长桥。

    “她到底是谁?”

    就连血月鬼王,也生出这样的疑问。

    张若尘见无法与血月鬼王沟通,于是,释放出精神力,询问接天神木,或许它会知道一些东西。

    接天神木的确知识渊博,可惜,新苗只是继承了老树的极少部分记忆,也不清楚日月水晶棺中那具女尸的具体身份。

    “既然日月水晶棺是拜月魔教的圣器,或许魔教总坛的典籍上面,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白黎公主走了过来,出现在张若尘和血月鬼王的身后。

    张若尘赞同白黎公主的观点,喃喃自语道:“酒疯子和古松子这两个老古董,说不定会知道一些东西。”

    酒疯子和古松子被夜潇湘追杀到仙机山的深处,也不知现在还活着没有?

    酒疯子能够酿制六圣登天酒,古松子掌握着化圣丹,若是能够将他们拉拢到明宗,足以让明宗想要快速崛起,成为昆仑界一等一的大势力。

    这样的人才,魔教不要,张若尘却是想要得很。

    反正那只骨手已经被打碎,仙机山深处的危险性降低了很多,张若尘打算亲自去走一趟。

    去之前,张若尘又询问接天神木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我时而能够调动乾坤界的力量,时而又不能调动?”

    “你的身体和乾坤界还没有完全契合,修炼出来的圣道规则,也还没有与乾坤界的天地规则融合。你想要随心所欲调动乾坤界的力量为己用,还需要一段较为漫长的时间。”接天神木说道。

    “原来如此。”

    张若尘倒也没有失望,就算时灵时不灵也没关系,反正不到万不得已,他是根本不会动用那股力量。

    自己修炼出来的力量,才最为纯粹,才是大道。

    张若尘将锅锅、魔猿、白黎公主从乾坤界中接了出来,带到缘湖的湖畔,笑道:“看到湖中心那种岛屿没有,岛上也有一座神土药园,里面全是圣药。现在,就是你们将功补过的时候,谁采到的圣药更多,不仅不用受惩罚,而且,还有奖励。”

    “真的假的?全是圣药?”

    锅锅的双眼变得无比火热,伸出一条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张若尘猜到锅锅心中在想什么,道:“白黎,你就不用去采药,负责看住它们,别让它们再次偷吃。”

    白黎公主显然是比锅锅和魔猿稳重得多,问道:“你呢?你要去哪里?”

    “我去仙机山的深处走一趟,很快就会回来。”

    张若尘不再多言,直接向仙机山的深处进发,不仅是去寻找酒疯子和古松子,也想去查一查那里到底隐藏有什么秘密?

    飞到一座山峰的峰顶,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锅锅和魔猿都发出嚎叫声,争先恐后向无缘岛冲去。

    张若尘笑着摇了摇头,使用精神力传讯给白黎公主,告诉她缘湖和无缘岛有中古时期遗留下来的大圣残阵,让锅锅和魔猿吃一吃苦头就行,别让它们丢了性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