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1327章 圣王级别的力量
    萧灭沉声道:“竟敢直呼教主的名讳,你是在找死吗?”

    两颗碧绿的眼球,从他的掌心飞起来,顿时,神影和鬼影也都各自释放出强大的圣道气劲,准备向酒疯子发起攻击。

    “住手。”

    夜潇湘阻止住萧灭。

    “夜宫主,你这是何意?”

    萧灭露出不解的神色,同时,使用精神力控制神影和鬼影停下来,想要听夜潇湘的解释。

    夜潇湘曾经见过酒疯子一面,知道他的身份,于是,传音告诉了萧灭。

    “什么,竟然是他……”

    萧灭重新打量酒疯子,眼神变得慎重,如果,眼前这个老者就是风醉生,还真不是他能够得罪得起。

    “拜见师叔。”

    夜潇湘双手抱拳,向风醉生行礼。

    “见过风前辈。”

    萧灭也是跟着行礼。

    酒疯子只是冷哼一声,以示心中的不满,道:“原来你们这些后辈,还记得老夫,还知道什么叫前辈。”

    夜潇湘道:“师叔虽然多年不曾****,可是,你老人家在教中的地位却是无人可以替代。教主也时常提到师叔,希望师叔能够回去聚一聚,很想再次喝到师叔亲手酿的酒。”

    “六百年前,他杀了枯兄满门,逼得四师弟自废修为,那个时候,我们的师兄弟情谊就已经一刀两断。如今他成为一教之主,反倒念起旧情,我还能信吗?”酒疯子道。

    竟然敢如此数落魔教教主,萧灭的眼神一寒,双手情不自禁捏紧了几分。

    夜潇湘再次拦住他,轻轻摇头。

    当初,夜潇湘亲眼看到,酒疯子指着教主的鼻子骂,骂得比现在还要难听,可是,一贯都杀伐果断的教主,却没有杀他,最后还是放他离开。

    由此可见,酒疯子与教主的关系,肯定是非同一般。

    酒疯子扫视夜潇湘和萧灭二人,道:“怎么?你们还不滚?非要老夫亲自出手,赶你们离开?”

    夜潇湘开口说道:“我们二人奉教主的命令,必须要请枯长老****,担任丹王宫宫主之位。教规森严,没有完成任务,不敢回去,希望师叔能够理解我们的难处。”

    酒疯子的确是一个不能得罪之人,可是,古松子手中掌握的化圣丹丹方,更是神教必须要得到的东西。

    孰轻孰重夜潇湘自然是掂量得清楚。

    “也就是说,你们今天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酒疯子迈出脚步,如同御风踏浪,长发和衣袂都是飞扬了起来。

    随着他越来越接近夜潇湘和萧灭,身上爆发出来的圣威,也是逐渐攀升到顶点。

    夜潇湘和萧灭对视了一眼,也开始调动圣气和精神力。

    “嘭嘭。”?

     两声爆响在他们的身体附近响起,强大的圣气和精神力,引得空气爆炸,大地都是裂出了一些纹路。

    “风前辈,得罪了!”?

    萧灭再次施展出鬼神无双大阵,身躯巨大的鬼影和神影运转起来,两者的力量竟是连接在一起,形成一座直径五百丈的阵印,向风醉生镇压过去。

    与此同时,夜潇湘爆发出疾速,冲向古松子。

    只要她能够将古松子擒住,直接带走,那么,酒疯子也只能是无可奈何。

    “轰隆。”

    一声巨响,从她的身后传来。

    回头瞥了一眼,只见,萧灭施展的鬼神无双大阵,竟然被酒疯子一掌拍得崩碎,鬼影和神影都被撕裂。

    毁灭性的气浪,急速向她涌来,发出哗咔咔的声音,一层厚厚的泥石都被揭起,似要天翻地覆。

    酒疯子穿过泥石层,速度比夜潇湘还要快几分,伸出一只黑**手,隔空向她抓了过去。

    就在酒疯子出手的一瞬间,整个空间都好像凝固了一般,站在千叶圣芯草中的张若尘,也有一种无法呼吸的压迫感。

    “一位圣王的修为境界,果然不是圣者可以想象。”

    张若尘只感觉浑身都无法动弹,若是,他与酒疯子交手,就算掌握着空间和时间的力量,也都施展不出来,只能等死。

    修为境界差距太大,任何圣术和圣法,也都改变不了结局。

    夜潇湘的双手向前一推,潇湘神针飞出去,从针中散发出来的万纹毁灭圣劲,凝成一片浩浩荡荡的魔云,使得方圆数百里之地顷刻间变得魔气森森。

    “破。”

    酒疯子的嘴里,吐出一个字。

    随即,黑**手穿透万纹毁灭劲,落到夜潇湘的身上,将她拍得口吐圣血,横飞出去,撞击在那座破碎的灵山上面。

    数千米高的灵山,承受不住那股巨大冲击力量,发出轰隆隆的声响,完全崩塌了下来。

    灵山崩塌扬起的灰尘,使得天空变得灰蒙蒙的,给人一种暗无天日的感觉。

    “哗——”

    夜潇湘碎石堆里面飞出,笼罩在她身上的那股魔气消散而开,嘴角挂着鲜血,显然是伤得不轻。

    萧灭的精神力遭受不轻的创伤,神情十分萎靡。

    酒疯子道:“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吧?”

    “师叔,还没有结束呢!”

    蓦地,夜潇湘做出一个奇怪的动作,竟然无比虔诚的向虚空中的某一个方向叩拜,随即,在她的眉心位置,浮现出一道道黑色的光纹。

    那些黑色光纹,竟是构建成一张符文印记。

    随着符文印记越来越明亮,夜潇湘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大,在她的身后,则是出现一尊威严、冷酷、霸道的魔皇身影。

    只是一道淡淡的身影,可是,在他显化出来的时候,整个仙机山中的生灵都在颤抖,萧灭和暗夜宫的诸位使者全部都跪伏在地上,如同凡人在叩拜帝皇。

    “拜见教主。”

    他们齐声道。

    “圣相符,夜潇湘竟然携带有魔教教主石千绝的圣相符。”

    千叶圣芯草中,张若尘也遭受前所未有的圣威压迫,艰难的抵挡,努力保持站立,不愿下跪。

    只是一道圣相符就如此厉害,压得圣者都要下跪,石千绝必定是已经达到大圣的境界,足以封帝,封皇。

    酒疯子察觉到不妙,知道不可能战胜拥有圣相符的夜潇湘,于是,身形一动,来到古松子的身旁,带着他向山林外冲去。

    “师叔,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就是在和整个神教作对?”?

     得到圣相符的加持,夜潇湘身上爆发出来的力量波动,比酒疯子还要强大一截,两只瞳孔之中,飞出两道光柱,攻击过去。

    “轰隆隆。”

    那一片山林被摧毁,草木全部都化为劫灰,大地上,只剩下两条百米深的峡谷,一直延伸到数百里之外。

    只是两道眼神光柱,便是如此可怕,能够改变大地的结构,使得丛林变峡谷,千里外的地域都遭受波及。

    若是圣者遭受这么一击,必定灰飞烟灭。

    若是一座城池遭受这么一击,城中的生灵,必定会死绝。

    这是超越圣境的攻击力,达到圣王的层次,可以改天换地,逆转乾坤,遇到这种级别的力量,只要不是圣王,别的任何生灵也只能是死路一条。

    “你们留下来活捉张若尘,看守千叶圣芯草,本宫主去擒拿枯公子。”

    扔下这句话,夜潇湘便是消失在原地,随后,天空中出现一片黑**云,向酒疯子和古松子遁走的方向追了上去。

    “难怪池瑶登基之后,颁布《圣法令》,禁止圣王介入俗世争斗,圣王的力量的确是太惊人,一招一式都会造成大量贫民死亡。那些城池的护城大阵,也肯定抵挡不住这种级别的力量。”

    张若尘感叹了一声,不禁捏紧双拳,对圣王的境界,充满无尽的期待和向往。

    在昆仑界,绝大多数顶尖势力的掌舵人,都是圣者的境界,达到圣王境界之后,就会自动退位。

    魔教、血神教、明堂……,这些邪道和魔道的大势力,即便没有遵守《圣法令》,可是,也不会轻易去挑战女皇的底线,会有一定的自我约束,圣王级别的人物一般都不会插手资源、领地、利益的争夺,大多都是年轻一辈在相互较劲。

    “夜潇湘应该也跨入到圣王境界,要不然,接了酒疯子一击,根本不可能还站得起来。拜月魔教不愧是七大古教之首,底蕴深厚得吓人,仅仅只是今夜,就有三位圣王现身。”张若尘暗叹。

    对比起来,血神教和拜月魔教差得实在太远,就算加上刚刚突破到圣王境界的教主夫人,一共也就只有三位圣王。

    千叶圣芯草的外面,响起一道粗厚的声音:“张若尘,你还要在里面躲多久?你欠神教的东西,今夜是不是该还回来?”

    张若尘从草叶的缝隙中走了出去,看着站在对面的那个戴着金属面具的高大男子,笑了笑,道:“若是我没有记错,你先前似乎自报了名讳,叫做赵麒麟?”?

    “没错,本圣乃是暗夜宫星光堂的暗夜使者领袖,赵麒麟。”赵麒麟道。

    张若尘点了点头,又道:“我似乎并不欠魔教什么吧?”?

     “神子殿下的界子印就是被你夺走,还敢说没欠?另外,还有两位教中的圣境长老,也是被你杀死。这两笔账,你赖不掉的。”赵麒麟哼了一声。

    “不就是要夺取我身上的宝物,找那么多理由干什么?不过,我还是要劝你们一句,时空传人不是那么好惹,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张若尘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