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1325章 夜雨潇湘人断肠
    讲完故事,古松子心中的悲痛和压抑,反而减轻了许多,深吸一口气,随即,眼中的泪水全部都消失。

    “你们干什么?给老夫留一点。”

    古松子恢复心情之后,发现锅里的汤肉竟然已经少了一半,连忙扑上去,加入进抢夺食物的行列。

    半个时辰后,整整一大锅汤肉,被他们三人吃得干干净净。就连骨头,也都进了金蝠巨蟒的大嘴。

    古松子夸赞了一番青墨的厨艺,摸着圆滚滚的肚皮,回到茅庐里面,又开始研究丹药。

    青墨盯着茅庐的方向,双手撑着下巴,道:“其实古松子前辈还是挺可怜,全家都被屠灭,自己还只能躲在危机重重的仙机山里面,过着隐姓埋名的孤独日子,一过就是数百年。明明有着血海深仇,却又无法报仇。”?

     张若尘的眼神有些迷离,总觉得古松子的经历,与他有很多相似之处。同样都有一位无法战胜的仇敌,犹如一座大山一般,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只要那位大敌还活着,他们就只能躲躲藏藏,隐姓埋名,根本无法以真面目示人。

    或许,只有张若尘才会明白,古松子的心中是有多么痛苦。

    “公子,你说酒疯子真的那么怕死,竟然见死不救?”青墨道。

    张若尘的眼神逐渐又恢复神采,道:“在阴阳海,面对中赢王、翼龙王、雷部天王、杀尽王那么多恐怖绝伦的大能,酒疯子也都孤身犯险,将我救了出去。我和他的交情,怎么比得过他和古松子的交情?他能够冒那么大的凶险去救我,怎么可能因为怕死,而见死不救?”

    “你的意思是说,酒疯子应该是有苦衷?”青墨道。

    张若尘站起身来,向一片黑暗的林中望去,眉心的天眼打开,穿过一层层阵法和树木的遮挡,看到数百里外酒疯子的身影,道:“你亲自去问一问他,不就能够知道答案。”

    从阵法里面可以看到外面,可是,外面却看不到里面。

    酒疯子并没有离开,正在尝试闯入进树林,可是,林中的古阵相当厉害,即便是以他的修为,也都遭到阻拦。

    “我问他,他会说吗?”青墨道。

    张若尘摸了摸下巴,笑道:“好酒之人,必定贪吃。既然能够用美食引得古松子讲出当年的往事,应该也能用美食撬开酒疯子的嘴。”

    青墨的好奇心极重,迫不及待就向林中闯去,准备去解开心中的疑惑。

    可是,林中的阵法却相当厉害,进来难,出去也难,青墨花费了三天时间,也找不到出去的路。

    “进来的路和出去的路肯定不一样,与其自己去探索,不如让它带你出去。”

    张若尘的手指,指向远处的水涧。只见,一只巨大的金色蟒蛇趴在水中,眼巴巴的盯着青墨,一条猩红的舌头不断伸出,显然是在期待再次尝到美食。

    上一次,金蝠巨蟒可是连汤都没有喝到一口,只吃到蛮禽的骨头,别提多么心酸。

    青墨的眼睛一亮,瞬间明白张若尘的意思。

    第二天,青墨轻轻松松就将金蝠巨蟒收服,随后,坐在巨蟒的头部,消失在林中,向山外行去。

    三天来,张若尘不仅在参悟剑七的第十层境界“剑出无悔”,也在继续研究《时空秘典》和时间剑法。

    空间和时间的力量,乃是张若尘最重要的两张底牌,自然是要不断深入研究。

    与此同时,体内的三脉变得更加坚韧,只要运转圣气的速度不要太过刚猛,根本不会出现疼痛的感觉。

    “难怪古松子前辈能够独自一人在这里隐居六百年,此地的确是一处修身养性、研究武道的绝妙之地。”

    每一天,张若尘都能感觉到修为和剑道造诣在迅猛提升,这样的感觉,说不出的愉悦。

    入夜后,湖中的千叶圣芯草,开始吸收月亮的光华,使得天地间出现一缕缕光雾,像是银色的纱,光点凝成的桥,画面极其美丽。?“沙沙。”

    林中,吹来一股轻风。

    张若尘的双耳动了动,听到极其细微的脚步声。最开始,他以为是青墨和金蝠巨蟒返回,并没有放在心上。

    没过多久,张若尘察觉到不对劲,连忙睁开双目,释放出精神力进行探查,在林中发现了一群身穿黑衣的修士。

    古松子早就已经走出茅庐,站在湖畔,望着影影绰绰的树林,自言自语的道:“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片刻后,那群黑衣修士走出树林,出现在灵湖的对岸。

    他们的脸上都戴着一张铸有月牙印记的金属面具,看到湖中的千叶圣芯草,皆是露出惊叹的神色。

    不过,他们的实力都很强大,显然是经过严格训练,心境沉稳,很快就又收回目光。

    黑衣修士中,一个体形较为高大的男子走出来,修为达到通天境,浑身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圣道气息,显然是黑衣修士的领袖。

    高大男子双手抱拳,躬身向古松子行礼,道:“暗夜宫,赵麒麟,拜见枯长老。”?古松子面不改色,道:“暗夜使者为神教调查天下一切机密,内查叛徒,外探敌情。六百年前,老家就猜到,迟早有一天,暗夜使者会找到这里来。石千绝真的是要赶尽杀绝吗?”

    赵麒麟道:“枯长老误会了!对于当年的事,教主也深感愧疚,想要尽量弥补,所以派遣本圣前来邀请枯长老****,执掌丹王宫,担任宫主之位,重振神教,恢复神教昔日的辉煌。”

    “深感愧疚?让老夫回去做丹王宫的宫主?哏哏,石千绝是想要老夫手中的化圣丹丹方吧?”

    古松子对宫主的位置一点都没有心动,只是阴沉的一笑,又道:“就凭你这个小辈,不可能悄无声息闯过重重阵法来到这里,真正的厉害人物,还没有现身吧?”

    “哧哧。”

    半空中,出现一粒火光,快速跳动。

    火光,变得越来越巨大,最后,化为一座直径十数丈长的火焰阵图。

    一个穿着绿色长袍的老者,从火焰阵图中“生长”出来,站在阵图的中心,一双绿色的瞳孔,盯着古松子,露出一道阴邪的笑容:“阵王宫宫主萧灭,见过枯长老。”

    张若尘倒吸一口寒气,果然是有了不得的大人物驾临,宫主级别的人物都来到了仙机山。

    拜月魔教一共分为九宫,每一宫的宫主都是最顶尖的大人物,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在昆仑界的地位,堪比一些中古世家的家主。

    萧灭达到八品阵法师的级别,在阵法上的造诣,绝对能够排入进昆仑界的前十。

    在昆仑界,萧灭的名号,称得上是如雷贯耳,让无数圣境生灵都是闻风丧胆。

    古松子道:“难怪这里的阵法挡不住你们,原来阵王宫的宫主都出动了!真的是大手笔。”

    突然,古松子的神色略微一变,察觉到了什么,连忙转过身,向茅屋里面望去。

    不知什么时候,茅屋中,竟然坐着一个黑衣人,正在灯光下翻阅桌案上的一张张灵纸,动作很优雅,却惊出古松子一身冷汗。

    不仅古松子吃惊,张若尘也是心脏狂跳。

    以他的精神力强度和感知能力,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那个黑衣人是什么时候进入茅屋?又是如何进入茅屋?

    换一句话说,那个黑衣人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他。

    又来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张若尘的背心全是冷汗,连忙释放出空间领域,全力以赴戒备。

    当然,若是对方真的要杀他,就算再怎么戒备,估计也没有什么用。

    “你又是何人?”古松子道。

    “暗夜宫宫主,夜潇湘。”

    茅屋中,传出一个女子的声音。

    她的声音极其缥缈和朦胧,听不出年龄大小,即像是年轻少女,又像是一个中年妇人。

    “夜雨潇湘人断肠,红楼飞羽剑无双。”

    这一句诗,就是用来形容拜月魔教最厉害的两个女子,一个是暗夜宫的宫主夜潇湘,一个是圣女宫的宫主凌飞羽。

    “又来一个凶名赫赫的狠人。”张若尘暗道。

    夜潇湘显然是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于是,放下桌上的灵纸,走出茅庐。她那高挑的身形站得笔直,在黑袍下,勾勒出完美无瑕的曲线。

    “两位宫主亲自来请枯长老,这诚意够足了吧?”夜潇湘道。

    她明明站在古松子的面前,却给人一种模模糊糊的感觉,如同黑洞一般,将周围的光线都给吞噬。

    “你们是来请,还是来擒?”古松子咬着牙齿说道。

    “枯长老愿意跟我们走,自然就是请。不愿意跟我们走,那么就是……擒。”

    顿了顿,夜潇湘又道:“你是不是很好奇,明明已经使用了毒剂,为何我们却没有倒下?”

    古松子沉默不语。

    “在我小时候就听说枯长老是天下间数一数二的用毒高手,来请你,怎么能不提前做好充分的准备?”夜潇湘道。

    “是吗?你们携带的避毒宝物,挡得住冥王血毒吗?”

    古松子毫不犹豫,取出一只金属铁球,向夜潇湘打了过去。

    “嘭。”

    金属铁球爆裂,化为一团血雾,一根根血丝犹如章鱼的触手向四方延伸,很快就将灵山下的这一片天地完全覆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