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三百九十八章 假主
    许易一番话说完,满场无声。

    韩琦都听懵了,怎么这么合情合理,严丝合缝,若不是他是当事人,都要信了许易这些鬼话。

    “匣子呢,信呢?”

    韩琦彻底明白了,比嘴皮子,他不可能是这家伙的对手,干脆他就不废话了,你许易不是说的天花乱坠么,证据呢?

    他只要证据。

    因为他比谁都清楚,宋元根本不会留什么匣子,因为在他将为韩兵聚魂的主意告知宋元时,宋元再没有脱离过他的掌控。

    除非宋元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否则,根本不可能知道,他将为韩兵聚魂,更不可能知道他将因此而死。

    许易道,“还请韩妖主开了空灵禁,我好取证据。”

    韩琦大手一挥,又一道光芒腾起,被切断联系的星空戒,又再度在感知中出现。

    随后,许易掌中多出一方匣子,“信我毁掉了,因为不知道宋元所说真假,我也不愿徒生事端,何况一封信,我要伪造个一模一样的易如反掌,索性就不留之生害。

    至于这方匣子中,藏了什么,我亦不知。按宋元在信中所言,这个匣子有至关重要的证据,一旦开启,不久就会毁坏,不到关键时刻,轻易不得开启。所以,我一直不曾打开,今日韩妖主既然如此咄咄逼人,许某也就顾不得这许多了。”

    说着,他将方匣朝韩琦抛去。

    韩琦挥出一道法力稳稳将方匣托住,“装神弄鬼。”说着,已缓缓打开方匣。

    他口上说的轻松,却极为慎重,生恐许易在内藏了什么埋伏。

    方匣被打开,团团雾气包裹,袅袅不散。

    “尸灞!”

    宋奎惊声道,“好精纯的尸灞,此物有蒙昧气质,遮蔽气机之奇效,内中定是藏了什么宝物。”

    说着,他连续挥手,一团清气,裹着尸灞袅袅飘散。

    韩琦看清匣中之物,摄入掌中,却是一柄七星宝剑,看着郁郁灵力,显然是件黑灵级法宝。

    “哈哈,许易,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这是什么证据,这是宋元交给你的?他失心疯了,送你一把七星宝剑,你说是我杀他,他既然有所预料,将反制措施,转送与你,那这反制措施,该是一件至少对韩某有害之物吧,害在哪儿呢,害在哪儿……”

    韩琦话音未落,万里晴空落下一记焦雷,威力之强,远胜雷劫。

    焦雷落时,毫无征兆,以韩琦为中心,方圆百丈,尽为焦土。

    许易等人皆被闷雷轰飞,韩琦直接灰飞烟灭,滚滚尸气荡出,荒魅趁着滚滚烟尘,一口气吸了个干净。

    众人距离韩琦,远者不过七八丈,近者只有两三丈,许易借着说话的档口,由原来的两三丈,漫不经心挪到四五丈外。

    即便如此,焦雷轰落,众人没一个能站起来的,皆趴在地上,狂吐鲜血。

    足足过了十余息,三位妖主率先跃起身来,运转法诀,四处打望。

    “这,这到底是什么……”

    马耀初仰天叹道,“雷劫来时,必有征兆,绝不会发于无形。”

    宋奎道,“不是雷劫,是阵法之威,只是天下到底有何阵法,能攻于九天之上,威力竟胜于雷劫,这,这……”

    许易喷出一口黑血,挣扎着最后一个站起身来,“好狠的宋元,现在我知道他为何要把反制措施送与我了,原来他不止想杀韩妖主,还想杀我,好狠的钦天监,好妙绝的天象之威。”

    许易一番分析,自然假得离谱。

    这一切都是他布下的,这个方匣,的确是他预备给韩琦的。

    只是宋元是他临时穿插进来的合理化元素。

    适才引动焦雷的七星宝剑,正是张兄的另一件法宝。

    彼时,许易听了荒魅的话,做了个关于张兄李兄带有印记的遗物,能否引来攻击的试验。

    做试验时,许易隐在飞行船中,亲眼目睹了焦雷之威。

    当时,他便有了用类似印记之物阴人的初步设想。

    唯一的困难便是,那些印记之物,不好从紫域空间拿出来,因为一旦拿出,即便藏于星空戒中,也会引动天外轰击。

    没奈何,许易只好将主意打到荒魅身上。

    荒魅的尸灞之威,他亲眼见过,有遮蔽气机的奇效,昔日,他扮演梅花七显露真容,在教宗混迹,便是全靠荒魅喷出的尸灞遮蔽气机。

    荒魅耗不过,只好从了。

    当下,许易立时试验,果不其然,尸灞覆盖在印记之物表面,便不再有焦雷轰落。

    由是,许易便备下了这么个方匣,准备找机会害人。

    没想到他才回来,韩琦就忍不住出手了,而料敌先机的许易,从容诱导,步步为营,终于将韩琦引入杀证。

    用一记焦雷,终于了结了这纠缠许久的天大麻烦。

    韩琦生死,没有谁露出悲戚,场中的气氛极为诡异,所有的眼神都时不时从许易身上掠过。

    没有人否认这一切都是宋元用阴毒手段害人。

    同样,没有人会以为韩琦是真的被宋元阴死的。

    有这么巧么?侮辱谁的智商呢。

    偏偏没有人有任何证据,能将韩琦的死,推到许易身上。

    总之,韩琦就这么死了,轰轰烈烈又悄无声息地死了。

    说轰轰烈烈,是因为他死时的动静实在太大了,祖廷的一众核心成员,就没人不受牵连。

    说悄无声息,是韩琦死了,没有谁震动,更没有谁悲戚,就像一阵清风拂过,连一片荒叶都没带走。

    修炼界就是如此惭愧,任你生前威名盖世,修为惊天,死了,也就死了,和吹灭一盏灯没什么两样。

    韩琦死后次日,谢宗逊,宋奎,马耀初三大妖主,外加白长老以降的全部金殿长老,一众管事长老,祖廷的核心人士,林林总总将近百余,共同聚集在恭天殿中。

    当着所有人的面,谢宗逊宣布了皇尊的法旨,“升许易为假主,领祖妖令。”

    宣布完毕,一枚祖妖令被放到了许易掌中。

    许易定睛看去,有些眼熟,正是韩琦那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