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星际法师行 > 第两千两百一十一章 无心插柳
    “星辰在上,那是什么?”安德鲁嘴里絮絮叨叨的就剩下这么一句车轱辘话。

    遥远天际之上,帝都星幽暗昏沉的天空中,星球赤道线上空间风暴正在聚集。

    天地之间遥远的距离仿佛被飓风连接了起来,一道又一道飓风龙卷在空中生成,它们在原地疯狂旋转向上拉成一条线,最终环绕成一个巨大的中空圆柱。

    无论身处帝都星哪一个方位,只要朝那一方向远望,都能看见同样壮观的景象。

    飓风拔地而起,在冲入云霄的那一端被向内收缩,紧紧的束缚在一起,乍看起来像是一个收口的风口袋。

    这还并不是最令人震撼惊诧的地方,在束紧的风口顶端隐隐约约能看见一丝黑色漩涡,就在这环形风袋之中,那夺目奇异的空间乱流画面才是真正震撼人心所在。

    交错的空间,快速闪动肉眼难以捕捉的重叠画面,一个个星球,不同大陆,不同环境,不同生物群,所有的一切交叠在一起快速闪动,五彩缤纷的炫光交织其间。

    空间节点交错倾斜,使得视线随之感受到强烈的压迫,这就是像是一场快速的海市蜃楼光影盛宴,从最底端到最上层,三百六十度无死角,风袋环形圈之中因为剧烈空间能量而不断闪现的空间虚影让人目眩神迷的同时也使得他们仿佛亲眼见到这些遥远空间区域高墙一般不断倒向他们,感受到身临其境的巨大压迫。

    “啊”有人下意识惊呼着低头向后退。

    胆子小些直接吓傻了也不是没可能。

    这就是空间异能者才能看见的世界吗?

    动态视力越佳,精神力等级越高看得越清楚,当然,之后的副作用也越严重。

    高压与失重的感觉交替来回伴随着被滚筒拥抱旋转的眩晕,眼前炫目交替折叠的光影便是这座空间塔串联起来的空间网络。

    理论上通过这座空间塔眨眼之间便能去到它织起的网络中任何一个地方。

    全球所有眼睛没瞎的人也好虫族也罢,但凡视力和精神力在大众标准以上的人在数秒的惊叹之后便迎来了头晕目眩,此起彼伏恶心呕吐的副作用时间。

    单单只是看看对身体与精神力已经是一次不小的考验更不用说真的投身于其中进行传送,会死的非常精彩。

    在风口收紧位置隐隐约约的黑色漩涡将所有飓风牢牢掌控住。

    如此奇景不仅是帝都星的人可以看到,在空间融合区域彼得斯城的人同样可以看见。

    透过观测光幕所见虽然没有亲眼目睹带来的视效震撼,除了看得眼晕之外倒也没有其他副作用。

    那瑰丽奇幻的画面也足以叫人震颤。

    交错混乱的空间,那些闪现的虚影不是高清拍摄的假象而是实实在在存在于这个世界某个角落的不同空间区域,是实际存在的地方。

    这一幕对于彼得斯城的执事与调查员们来说最受震撼的是心灵,他们被困死在彼得斯城甚至被困死在不断重复的同一天,明明星海浩瀚,宇宙无垠,他们却连出去看看,观赏不同星球不同日出日落的机会都没有。

    星海浩瀚,这空间塔却能相隔数十万,上百万,甚至亿万光年的地点连接起来,一步之遥便能跨越无数光年。

    精神力核心似乎感应到内心的蠢蠢欲动,针扎一样的痛苦弥漫以此束缚住他们想要挣脱的欲望,这只是简单的警告而已。

    而此刻在帝都星,环绕在飓风周边的堡垒城市中有一部分人蠢蠢欲动。

    帝都星快要完蛋了,雷萨斯君王不在帝都星,甚至有可能就是从空间塔率先撤走的,而他们不过是被留下殿后可有可无被抛弃的弃子而已。

    不得不说,阎安的谣言计划在空间塔的意外爆发之下可信度噌噌噌的上涨了好几倍。

    不需要传谣的人多说什么,当谣言开始在人群中发酵的时候,丁点异变都可能导致脑洞大开,这是人之常情,难以避免的。

    阎安在一阵恶心犯晕之后迅速低下头,眼里有担忧,也有无法抑制的笑容“呵呵,我们递出的消息发酵效果会比原计划好很多。”

    这个道理安德鲁以前可能不明白,现在却懂了。

    “墨墨是故意配合你,难道你们一早就计划好了?”安德鲁惊叹不已,“你们团队默契居然这么高,真好啊!”

    并没有什么提前计划的阎安几乎就要相信这个评价是真的了,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当然,我们未来可是要成为星盟最强探索者团的队伍,一般人怎么能比,所以你加油吧。”

    阎安一直想挖西恩墙角来着,安德鲁曾是他的重点关注对象。

    不过现在情况有变,安德鲁在经历了着许多之后血刺探索者团的金毛狮王还愿不愿意自家儿子加入别的团队那就不一定了。

    这挖墙角的难度只高不低,可如果安德鲁强烈的固执的认定了夜阎罗探索者团死活要加入那当然就另当别论了。

    哪怕并不确定这一关是不是真的能平安渡过,阎安依然没有放弃为团队未来做打算。

    经此一役,帝都星就算不废也是半残,即便是回到星盟,战力上的耗损一时半会根本弥补不了。

    阎安在看见空间塔异象时只是震愣了一瞬,随即便如墨夜一般想到了这空间塔的可怕之处,如果是在星盟,帝都星单凭这座空间塔就能扫平多少个星球,完成多少次奇袭,对星盟防御战线将是多么可怕的冲击。

    这时候阎安可以肯定这异象十有八九是墨夜搞出来的,在风口的最顶端那隐约的黑色漩涡,很可能是墨夜的黑洞空间。

    帝都星居然藏着这样一座大杀器。

    “天啊,卫兰帝国居然建起这样可怕的传送装置,科技是真的发达。”

    “你居然认为卫兰帝国能凭一己之力建造起这样的空间传送塔?”

    绝不可能,“如果这不是高级文明遗迹,那也肯定与......”阎安想起墨夜提起过的奥斯维德文明。

    “卫兰帝国的空间科技绝没有发达到这种地步。”

    不过现在说这些并无意义,帝都星这次玩大了就看墨夜接下来会怎么做。

    帝都星一旦覆灭,卫兰帝国的战力必然受到重创,哪怕雷萨斯真的侥幸提前成功撤离,对于星盟威胁也大副减弱,这对战事的发展无疑是一次重大转机。

    这时候更让阎安担忧的是他们该怎么在如此危险境况中活下来,空间异变如此剧烈,他们必须提前做好准备。

    阎安低垂的视线扫过面前不远处的医疗舱,马里布已经不在其中,“你觉得他最后遗言是什么意思?”

    阎安看了眼安德鲁,随即摇摇头,如果可以和半月联系上的话至少还能有个商量的对象,哪怕他会成为被嘲讽挤兑的那一个。

    “有个小黑屋关着一群人?”安德鲁不是很确定的说道“很多游戏小说里都有这样的情节。”

    阎安“......”为什么忽然觉得安德鲁这傻小子很机智的样子。

    “你再说说的你看法。”阎安鼓励道。

    这要是往常,安德鲁肯定是得意又得瑟的开始炫耀他的英明推测,可今时不同往日,不必要的得瑟得意都被一身长毛给盖住了。

    “我总觉得这样消散很可能不是死了,而是被传送到了另一个地方,不过你说不是传送。”安德鲁满脸的疑惑不得解,原本就眩晕的脑袋因为思考更显得头晕脑胀的疼。

    “不是传送也不一定就是死了,还可以有别的可能。”因为安德鲁无意中的提醒阎安心里的推测更确定清晰了一些。

    “不过现在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么?”

    阎安指了指远方仍然闪烁异象的地方,“这样剧烈的空间波动你不会以为只是雷声大雨点小而已吧。”

    阎安通知反抗军做好防御准备,虽说针对空间能量的防御效率不高,可做了总归比不做要好上一些。

    “向后退吧,尽量距离空间塔远一些。”

    反抗军的指挥官看着阎安,一时间并没有立刻做出任何反应,而是转而问道“向后退会立即惊动帝都星其他堡垒城市,阎安团长,我需要确切的理由。”

    阎安笑了笑,笑意并没有直达冰蓝色的眼底,“你没有时间去侦测求证,我也无法给你任何确实的保证,这是我的建议,我真心的希望你可以采纳,如果你们不愿意采纳我们会自行撤离。”

    反抗军的人闻言脸色不太好。

    对于阎安一行人,包括墨夜在内,麻猴反抗军与他们彼此都谈不上信任,相互之间也并无深入了解。

    帝都星原自由反抗军的人阎安一个也没找着,不然合作还能加深一些,至少双方算是熟人。

    最终反抗军还是采纳了阎安的意见。

    由反抗军掌控的堡垒城市不着痕迹的与大部队反向而行,尽可能的远离空间风暴的中心。

    此时异象看起来有多么梦幻,等一下发生的剧变就会有多么可怕。

    阎安坚信但凡墨夜出手不是悄无声息那肯定就是惊天动地不可。

    那些异象的出现便是征兆也是预警。

    空间塔中心,空间能量骤变的核心位置。

    所有的空间能量不断向内收拢,确切的说是朝着墨夜收拢。

    眼底是幽暗的黑色,如墨色的星空,黑色的漩涡在眼底深处旋转,黑洞领域彻底张开。

    黑洞的吞噬力量将周遭的空间能量牢牢束缚住。

    正常途径下这个空间塔在启动之后想要停止并不是难事,难就难在它在启动的时候就发生了故障,内部能量运转结构已经乱套,在随时崩溃的边缘。

    混乱交错的空间节点,逸散的能量波动,这就是一个随时可能自爆的重型空间炸弹,一旦它发生意外,难说连彼得斯城都会受到影响。

    黑洞吸纳周边的空间能量,墨夜笔直的站在空间塔顶端内凹的核心位置上,所有的空间能量以她为中心向内回旋。

    对于墨夜来说此时的空间塔成了可以撬动星球的杠杆类装置,借力用力引导空间能量。

    不断压抑的空间能量已经到了极限,不可能再继续强行压制,既然如此还不如让其彻底释放。

    黑洞能不能顺利的完成这一波引导是成功的关键所在。

    没有表情的苍白脸色,笔直站立,墨蓝色银纹长袍随风摆荡,消瘦的身姿在飓风环绕之下显得更为渺小瘦弱。

    黑洞在风口上空展开,此时黑色将整个飓风风袋彻底笼罩,无论是飓风圈周遭还是距离更远的地方再看不见任何空间异象,只有黑色的漩涡。

    黑洞在云端回旋拉紧了风口与此同时向四周展开,仿佛一团黑色星云,可怕之处在于它能够吞噬周边所有一切。

    最为靠近飓风圈的堡垒城市不断晃动,城市内的人惊诧不已尚未从上一秒的空间异象中回过神便迎来了黑洞侵袭。

    遮天蔽日不是夸张的形容词而是实实在在的描述。

    城市迅速陷入黑暗之中,一座接着一座城,被拢入了黑洞领域之中。

    一个空间圣者足以扭转一场战役的战果并不是危言耸听。

    堡垒城市里的人,帝都星大军并不知道墨夜就在空间塔内,自然也不明白这黑幕是为何出现。

    尚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所有人都被黑洞罩了进去,至于那些尚未被黑洞吞噬的空间堡垒城市则立刻调头奔逃。

    可是已经晚了,黑洞领域的强大吸力根本逃不过,哪怕是加马力全力提速也没用。

    距离更远一些的例如阎安几人所在的堡垒城市远远就能看见堡垒城市被黑洞吞没。

    这时候哪怕是反抗军的心情也并不是全然的欣喜。

    阎安自然也注意到了这种情况,他没想到的是安德鲁这傻小子居然也有所察觉。

    “他们明知道是墨夜做的但还是很恐惧。”

    “正因为是墨夜,他们才恐惧。”

    普通的圣级强者根本做不到这种程度,而高阶的圣级强者领域力量的确可以有大范围的杀伤性,可是空间属性的特殊性决定了墨夜在搞事的时候总能带来让人意想不到的震撼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