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真武世界 > 第八百五十章 围困冉遗鱼
    “一招击破了四头黑煞虚影,还只是用的拳头!”

    在黑风谷四层五层,凤梧州和火云州弟子都看傻了,之前一直认定易云的肉身很弱,就靠法相图腾和古妖血脉撑到了第七层,真的比拼肉身,易云在黑风谷二、三层都站不住。?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可是刚才,易云这一拳轰出来,石破天惊,这些人虽然没有被这一拳所针对,但依旧有拳头轰到眼前的压迫感。

    “这的确不是易云肉身的力量,易云的肉身还是很弱,但他把吞天蛟血脉召唤回来,跟他的肉身合体了!这样一来,吞天蛟的血脉之力,也是他的气血之力!”

    有凤梧州弟子开口说道,语气中既有惊叹,也有对易云望尘莫及的感慨。

    周围洛氏弟子听了,心里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召唤古妖血脉也就罢了,还跟古妖血脉合体!

    如此一来,还有谁敢说易云的本体弱?

    本体弱,被人们讽刺,那是因为本体会成为弱点,可是现在,易云一旦召唤吞天蛟合体,那他就跟上古吞天蛟共享气血之力!

    这种能力,实在太惹人羡慕了。

    易云之前可是只吸收了四天的古妖血脉,就算把其他时间都算上,也不过十几天时间。

    一个人族,用十几天,就能把一份古妖之骨吸收得这样彻底?

    现在在易云面前,他们别说嘲笑易云的人族身份了,他们都不好意思再说自己是妖族了,无论血脉浓度,还是对古妖之骨的吸收,他们都远不如易云,还怎么当妖族?

    这个时候,要说心情最崩溃的,自然是冉玉了,他趁着易云和通灵血蛇争锋的时候,果断出手,将第八层的黑煞虚影引到易云本体附近,既避开了此次集训不能相互攻击的规则,又让易云陷入生死危机,可以说是神来之笔。

    但紧接着,易云与吞天蛟血脉合体,这一拳轰杀,彻底把冉玉的企图打了个粉碎,使得他之前的一切算计,都成了笑话。

    眼看着易云全身覆盖龙鳞,杀气腾腾的站在那里,冉玉彻底怕了。

    虽然现在灰溜溜的离开很丢人,但冉玉也没有办法,这第七层可不安全,死掉了黑煞蛟龙,却也有其他地方的黑煞虚影,不断的向第七层汇聚而来,冉玉根本顶不住。

    “易云,算你运气好!不过你也别得意,你现在连通天境都不到,未来的路还早呢!洛氏历史上也有多人天纵奇才,可惜命不好,在没成长起来之前就死了,我祝易云你……别死太早了!”

    冉玉撂下这几句狠话来,想挽回一点面子,虽然言语恶毒,但冉玉说的也是事实,在洛氏一族,大多数小辈,没有办法成长到最后,十二帝天是一个大浪淘沙的世界,在武道之路上死掉,再正常不过了。

    冉玉说完,转身就向黑风谷六层逃去,他不想再跟易云争了,他玩不起了!

    就在冉玉飞起的时候,易云眼中闪过一道森冷的寒芒。

    “这第七层,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易云暴喝一声,全身气血之力灼灼燃烧,这是属于上古吞天蛟的力量,现在以易云的肉身为媒介,彻底爆出来!

    吞天!

    涡涡涡——

    以易云的身体为中心,吞噬之力向四面八方辐射开来!

    在吞天蛟彻底融入易云身体之后,这吞天之力比起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通灵血蛇之前就已经受伤,它毫无悬念的被吞噬之力笼罩。

    连带着七八只从黑风谷八层赶来的黑煞虚影,也被吞噬之力笼罩,全都逃不了了。

    而距离易云更近的冉玉,他之前已经召唤出了冉遗鱼血脉,此时吞噬漩涡突然出现,这冉遗鱼血脉,一下子被漩涡锁定了!

    “你干什么!?”

    冉玉此时本体已经马上要到第六层了,可是他召唤出的血脉之力,却被留在了第七层。

    冉玉怒目圆睁,这次沧澜山集训,洛氏弟子之间不允许相互攻击,这也是冉玉敢在易云面前肆无忌惮的原因。

    可是现在,易云竟然直接出手,利用吞天蛟的血脉压制,留下了他召唤出的冉遗鱼!

    这条冉遗鱼虚影,毕竟不是真正的古妖,被古妖的气息所笼罩,它一时间显得瑟瑟抖,十成力量挥不出三成来,根本无法挣脱吞噬之力的束缚。

    “易云!你敢!你公然违反集训规则?”

    冉玉怒喝,这冉遗鱼虚影,是冉玉最精华血脉的凝聚!

    对天妖而言,一个人血脉的浓度,很大程度上反应了他的潜力和未来成就,天妖家族,决定投入在某一个人身上的资源多少,也与此有关!

    一旦冉遗鱼虚影有什么损失,冉玉将元气大伤!这跟直接剁掉冉玉一根胳膊也差不多了。

    对冉玉的警告,易云根本充耳不闻,他全身黑气升腾,如同上古归来的魔神,在他身前,元气漩涡越来越大,被吞天蛟血脉彻底震住的冉遗鱼,竟是慢慢的被易云拉了过去!

    “易云这是要干什么,他难不成要吞噬冉玉的天妖血脉?如果这样绝对是违反集训规则,易云会被惩罚的!”

    在黑风谷四层、五层,很多洛氏弟子都愣住了,挑战洛氏一族的规则,这绝对不明智。

    冉玉怒极而笑:“好你一个易云,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我出手,你真是疯了!果然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说到这里,冉玉突然抬头,看向在天空中盘坐的苍蟒。

    “苍蟒大人,这易云违反集训规则,公然对弟子出手,想要灭弟子的血脉,我看这易云,根本是异族的奸细,理应按照洛氏的族规,被废去修为!”

    冉玉这时候心中怒火熊熊,可是任凭他这样控诉易云,空中的苍蟒,却动都没动一下。

    他微微蹙眉,一言不,如果易云真的吞噬冉玉的血脉,那他当然不会坐视不理。武者的世界虽然讲究以牙还牙,但规矩就是规矩,不能违反。

    这时,易云笑了:“冉玉,你说我攻击你?我何时攻击你了?我只是施展吞噬法则,来捕捉通灵血蛇,这有违反洛氏一族的规则么?我施展吞噬法则捕捉通灵血蛇,你的冉遗鱼血脉却偏偏出现在我吞噬法则的范围之内,这也怪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