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真武世界 >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验丹
    易云终究不归属于混沌天,混沌天日后的人族如何、妖族如何,也不是易云要去关心的。

    天道轮回,各个种族的兴亡都要靠自己去争取。

    所以以道心起誓不侵害妖族利益,也没什么。

    在易云看来,最难渡的是祖神之劫。

    祖神不知何时恢复,他提升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这次经历妖坛天劫的机会,他必须得到。

    妖坛让人族进入,自然不合规矩。

    只是……成为妖祖的诱惑太大了。

    墟皇年岁已经不小了,这些年做不到的话,日后更没希望了。

    两位老祖都已经打算让他退位了,等到太子成为神王,他就要让位。

    妖族可跟凡人国度不一样,凡人皇帝退位了,还能当个太上皇什么的。

    而妖族皇帝,只能灰溜溜的下台,称谓只是先任墟皇。

    这就是结局。

    习惯了荣光,总是受不了落幕,墟皇还想挣扎一下,而在万象修罗丹上,他看到了一些希望。

    “好,如果你能以道心起誓,我可以让你进入妖坛。”

    规矩是人定的,比起自己的突破,这根本不算什么。

    “离尘,验丹!”

    墟皇看向姜离尘,不用墟皇吩咐,姜离尘已经在研究易云给他的丹药了。

    还原最后一步,不算难,也不算简单。

    可是易云的这枚丹药,邪门的很。

    丹药上的纹理、法则,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本来,姜离尘对人族,哪怕是鬼族、魂族的炼丹术也都有所研究,这是他的底气所在。

    可是眼前这枚丹药,根本就不像是混沌天的炼丹体系。

    它玄妙复杂,不可名状。

    这就好似凡人世界一个饱读诗书,天纵奇才的书生。

    四书五经倒背如流,诗词歌赋无不精通,策论八股更是随随便便就写得一手锦绣文章,甚至还精通琴棋书画、弓马骑射。

    简直无可挑剔!

    考状元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甚至可以文武双料状元。

    可是……当他科举考试的时候,面对的却是……高考全国卷。

    数学卷子、理综卷子,看得跟天书一样。

    英语卷子看得跟鬼画符一样。

    他的想法只能是,这叫考题吗?这是什么意思?这符号干什么的?甚至选择题这种东西,他都压根没见过。

    此时姜离尘的感觉,就跟着这位可怜书生的感觉差不多了。

    易云炼制万象修罗丹,火用的是邪神之火,法则用的是来自于道始天帝的大毁灭,大创生之道,炼丹手法则是来自于归墟药神的传承。

    不管那一方面,姜离尘都是懵逼的。

    他甚至不用去考虑解题,因为题目他都没太看懂。

    他已经可以判断,自己根本还原不了这颗丹药,根本就不是时间的问题,根本是老虎吃天,无从下口。

    而偏偏这枚用他完全不理解手法所炼制出的丹药,分明散发着强大的药力波动,甚至还有一股灵性,姜离尘丝毫不会去怀疑这枚丹药的药效。

    现在想想,易云之前说的,丹方给他们也看不懂,真不是一句空话。

    他不是嘲讽,而是在陈述事实。

    偏偏自己之前一副被侮辱了,义愤填膺,想证明天妖城炼丹术的样子。

    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姜离尘一脸苦涩,谁能想到这丹药完全不按套路来。

    眼看着墟皇姜九烛询问式的眼光看过来,姜离尘张了张嘴,他本来想装装样子,再思考一会儿,毕竟才看几眼就认输太丢份。

    但想想易云已经料到自己根本看不懂,这个时候继续演戏,就像是把自己当猴耍给别人看,那就更尴尬了。

    还是算了吧……

    姜离尘把丹药交还给易云,硬着头皮说道:“老朽无能,破解不了。”

    姜离尘说得干脆,墟皇也是愣了一下,这么快?

    这才看了不到十息时间啊,墟皇虽然不懂炼丹,但也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丹药的学习,原本就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姜离尘看都看不懂,想指望他学会炼这枚丹药,那更是难如登天了。

    甚至不出意外,整个混沌天,恐怕都找不出第二个人,来炼制这枚丹药。

    得了丹方,也是白搭。

    明白这些之后,墟皇再看易云的目光,已经有些不一样了,万象修罗丹竟然只有他一人能炼制……

    而偏偏这丹药,对妖族来说,又太重要了。如何处理这件事,就变得棘手起来。

    可惜啊,易云不是天妖古族的族人……

    墟皇一时间想了许多,他很想把易云一直留在妖族,但是,他又不敢用强制手段。

    毕竟现在看起来,易云未来的成长有些不可限量的感觉,他也只是现在能掌控易云而已。一旦得罪了易云,还让易云离开了,那就不好办了。

    墟皇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决定维系与易云的良好关系,毕竟姜小柔是易云的姐姐,目前看来,姐弟两个关系还不错,如果姜小柔未来执掌妖族,易云的万象修罗丹,还能不给姜小柔?

    墟皇说道:“好!我可以容许你使用妖坛!但还有一个条件,你渡雷劫之后,我还有一炉丹药需要你炼制,材料都由我们妖族出,最后的成品丹药,你拿一成!”

    天妖古族,有现成的材料,许诺易云一成的丹药,主要是墟皇怕易云不用心去炼。

    当然对这种绝门丹药来说,一成的分成,实在有些少。

    易云可以接受,毕竟这些材料以易云现在的财富情况,根本不可能凑齐。更别说有妖坛为条件。

    “好!”

    易云一口答应,定下契约。

    此事非同小可,甚至关乎了整个天妖古族的利益。

    墟皇也不能自己做主,待易云走后,他直接上报给了两位老祖。

    易云进入妖坛一事,直接就定了下来。

    妖族做事,一直雷厉风行,易云进入妖坛的时间,就定在了三天后。

    妖坛开启,本是大事,光是开启大阵,就瞒不过天妖城的妖族。

    一时间,妖族轰动了!

    易云一个人类,不但进了他们的阵眼,还要入妖坛!?

    如果说天妖城阵眼,强大的妖族天才还有希望享受到,那妖坛几乎就是皇族的专利了。

    哪怕是皇子,首先要有封号,这种皇子全天妖城只有几十个,而有封号的皇子,只有立下大功劳,或者在与其他诸族联合的考核历练中成绩斐然,为妖族争光,才能得到进入妖坛的机会。

    当今所有皇子中,只有九皇子和六皇子,曾经进入过妖坛。

    九皇子是点亮了天妖图腾的第三枚印记。

    而六皇子是墟皇直系玄孙,靠墟皇的功勋,才勉强进入妖坛。

    现在易云进入妖坛,妖族武者怎能不反应激烈?

    “爷爷,我不甘心,这是为什么!?”

    所有皇子之中,最接受不了这件事的,就是姜玉蟾了!

    他被易云所伤,被体内雷火之力折磨得欲生欲死,几乎意志崩溃,靠着鬼医压制,才勉强支撑到现在,但却也还要半年才能彻底恢复。

    在这种情况下,他几乎名声扫地!

    妖族不会同情失败者。

    姜玉蟾跟易云的争斗,天妖城不知多少武者见证了,姜玉蟾一败涂地!

    在妖族武者的信条,你败了,你丢了部族的荣耀,那你就该去死。更别说姜玉蟾还是败给一个人族,更是丢人!

    其实输给易云后,姜玉蟾的夺嫡之路已经断了大半,日后除非他再有奇遇,又或者立下大功,一雪前耻。否则天妖子民,根本不能容忍姜玉蟾这样一个失败者继承太子之位。

    姜玉蟾要站起来,首先要把易云踩在脚下。

    可现在,易云不但炼成了万象修罗丹,而且得到墟皇的赏识,进入墟皇宫后,更是被批准进入妖坛!

    那是妖坛啊!

    整个天妖古族的禁地,他姜玉蟾都只能想想而已,恐怕这辈子都没希望进去了。

    易云他一个人族,凭什么?

    他现在与易云一比,身份地位天差地别!

    “爷爷,我不服!他就靠一枚丹药,就成了妖族的核心人物了?

    他就靠一枚丹药,就征服了墟皇陛下和两位老祖?爷爷你不是说鬼医在丹药里下毒了吗?你看现在,他有半分中毒的样子?”

    本来姜玉蟾对鬼医所说的话,那是万般相信的。

    可是现在看看,易云简直活蹦乱跳的!

    易云的奸猾程度,似乎还在鬼医之上,鬼医这老家伙,好像被玩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之前不是像一个傻逼一样,也跟着被耍得团团转?

    他们可是动用了家族的资源,为易云凑齐材料的。

    易云找不到的,他们帮忙找!

    易云财力吃紧的,他们甚至稍稍降了一些价格!

    这何止是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简直是要被人送上砧板了,还替人磨刀啊!

    姜玉蟾所说的,洛王自然也意识到了。

    他自认这些年在天妖城叱咤风云,虽然算不上运筹帷幄,但也算有些手段,然而这几个月他的所作所为,简直是奇耻大辱。

    “玉蟾公子,你这是怪老夫了?”

    就在这时,一个阴恻恻的声音突然响起,姜玉蟾听得脖子一缩。

    鬼医!

    鬼医自然也得到了关于易云进妖坛的消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