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明文魁 > 五百九十八章 事功之学(谢午后阳光书友的盟主)
    林延潮觉得这一次真的是要挂了。八一?中文网  W㈠W?W㈧.?8?1㈠ZW.COM

    此刻他只能一声不吭,随你张居正说什么。

    张居正冷笑道:“怎么不说了?疏离本阁部,是为趋吉避凶,阿谀天子,是为奉上,学张永嘉以求大用。当初你因黄河水清之事,犯颜直谏,顶撞于我。当时我倒觉得你有几分胆色,但今日看来也不过是钻营谄媚之辈而已。”

    林延潮几乎要闭上眼睛了,自己的心思被张居正说破了,一点不剩。

    自己的底牌还被张居正揭破了,怎么办?

    林延潮一声不吭半响了后道:“元辅若以为下官真心如此,下官唯有辞官归里,以示清白。”

    林延潮一句话说出,反而令张居正一愕。

    林延潮缓缓坐直了身子,脸上有了从容之色。

    没错,张居正要挟自己,不过是自己的前途而已。但自己表示丝毫不惧,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好比你马上要离开这家公司了,那对于老板还有什么好畏惧的。老板又不会拿把刀把你杀了,自己与张居正这点摩擦,也算不了什么大事,丝毫不值得他干掉自己。

    对林延潮而言,反正最坏的结果,也只有辞官而已,等两年张居正挂了以后,自己再出仕,也不是不行。只是这两年的经营,化为乌有,以及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日讲官拱手让人罢了。

    但你张居正,不是说我好钻营,好阿谀奉承吗?老子不干了,还不行了吗?惹不起,我还躲不起。

    如王锡爵,罗汝芳,海瑞等大臣被张居正赶回家种田的多了去了,历史上你挂了后,大家就都出仕了,一个个活奔乱跳,而且都作为倒张功臣,被朝廷重重的启用。

    张居正眯起双眼,林延潮表示我要辞官,他也失去了拿捏林延潮的东西。

    张居正笑了笑道:“宗海,准备辞官?好啊,辞官以后作什么?”

    林延潮听张居正口气似有商榷的余地,是啊,自己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想辞官的啊,只是为了争取回谈判的主动,不得不冒险一试。

    正所谓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林延潮无论官位,权谋,与张居正都不是一个层次上,要博弈,根本无从博弈起。

    林延潮唯有表示咱光屁股一个,就免得被你张居正就这一点拿捏住,从头到尾都被他牵制了。

    林延潮道:“著书讲学,就算不能居于庙堂之上,也不可有一日辜负了此有为之身。“

    “好一句不可有一日辜负此有为之身。著什么书?讲什么学?永嘉之学吗?”

    林延潮道:“不是,是下官的事功之学。”

    “那还不是永嘉之学。”张居正一晒道。

    林延潮哼了一声道:“元辅,此言差矣,阳明子的心学,并非6象山的心学,只是6象山之学恰好契合阳明子之道。此\'乃心外无理\'。理学,心学,事功学,凡我认同,就是吾学!”

    张居正一愕,点头道:“此乃师心之道,凭此一句,可知宗海学问必有大成一日。将来宗海著书,不妨送我一本,老夫必焚香拜读。”

    林延潮听了无语,说着说着,你还当真了,我是真的不想辞官啊。

    到了此刻林延潮也只能硬着头皮道一句,拜读实不敢当,到时必送至府上,请元辅指正。

    “不过宗海所学,主要还是在于事功二字对吗?”张居正问道。

    “正是。”

    “若要求小功,讲学著书可矣,但说起大功,还是造福天下苍生,惠及亿万黎民才是,如此说来还是为官方有可为。其实永嘉之学,难就难在事功二字,若无真正功绩,即便是说得再如何舌绽莲花,也是不足信服于人。”

    林延潮听张居正这话,心底一阵大喜,这是在透口风啊,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而且张居正说得没错,与孙承宗所见一样,事功之学乃务实之学,没有从实践中得来的道理,你整天口头***谁拿你当一回事。

    张居正这么说是给自己一个事功的机会啊。

    林延潮按捺下喜悦的心情,平静地道:“元辅所言极是,公门之中好修行。下官的蒙师,曾与下官说过,为官需行谋保善家邦,言事苟利社稷,读书人应不讳言当官,只要是他一心存着社稷,存着百姓就好。”

    张居正油然道:“此乃真知灼见,你的蒙师实在正人,不知今在何处?”

    林延潮立即答道:“蒙师林讳诚义,在广州府任经历。”

    张居正点点头,又看了林延潮一眼问道:“怎么宗海还打算辞官吗?”

    林延潮低下头,要多老实有多老实地道:“下官实想报效朝廷,为陛下分忧,也想为元辅效力。”

    这话说出来就是打自己的脸了,不过打脸就打脸吧。

    张居正见林延潮这么说,不由道:“宗海,倒是一片坦诚,只是你做官不做官,不在于本阁部。”

    好你个张居正,耍我啊?林延潮摇恼羞成怒了。

    张居正缓缓地道:“只要本阁部在庙堂上一日,这大势就不会翻过。你在不在朝为官,实对本阁部而言,如参天大树之一叶,去与不去微不足道。”

    “本阁部用人,但看他有益无益于社稷,忠与不忠于家邦,从这一点上来看,宗海你至少是一个正直之人。若是宗海真乃克己奉公之臣,就算是天子也不可将你罢免。”

    林延潮试着把张居正这话翻译一下,老夫势力大着呢,有老夫在一天,就权力永固。尔林延潮不过是渣渣一枚,你依附不依附老夫,辞官不辞官,对我而言都无所谓。

    只是看你人品还是可以的份上,从前的就对你不计较了。至于之后一句克己奉公,没人可将你罢免,呵呵,这也你也信。

    “相爷,吏部到了。”

    轿外传来游七的声音。

    “停轿!”张居正道了一句。

    而林延潮此刻也是如释重负。虽被张居正鄙视了一番,但他知道至少张居正再也不会找自己算账了。

    二人下了大轿,游七上前与张居正耳语几句。

    张居正嘴角一勾,斜看了林延潮一眼。

    但见张居正笑着道:“宗海,你这次麻烦可是不小啊,通政司那又有弹劾你的奏章。”

    林延潮一听心道,我勒个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