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明文魁 > 四百六十二章 为官之道
    许国的话对林延潮确实是一番好意,只是林延潮不认同罢了。〈〔?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他不想依附张居正,就是不想依附,做官不意味着事事媚上。

    想到这里,林延潮举起手中的茶杯,对许国道:“这茶各有禀性,如这松萝茶茶味最甘,若掺杂其间,则失了其中真味了。”

    许国听了捏须道:“宗海,你这是以茶喻人啊!”

    林延潮这话也是答了许国,茶有秉性,人也自然有秉性。

    林延潮之前不愿攀附张居正,而眼下骤然改颜事之,那也就失了自己的秉性。人的秉性,就是独立人格。

    许国听明白林延潮的意思,见他不愿事张居正,心底倒有几分佩服林延潮心想,此人能放得下身段,又能有所坚持,有这样的门生在,申时行真是平白得了一个臂助。

    想到这里,许国还是故意道:“那这一次内阁题请日讲官,宗海你心底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林延潮当然是有一肚子想说的。

    林延潮揣摩了一会,把握自己在许国面前说几成的真话,然后道:“许公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许国笑着道:“真话想听,假话也想听。”

    林延潮道:“假话是下官眼下蒙天子赏识,距日讲官只有一步,但这一次题补的名单上,没有下官,自是有所不满。”

    “至于真话是日讲官,乃是半个帝师,关于日讲官人选,陛下自有圣心独运的地方,自然内阁也须慎重题请。下官仕官日浅,资历不够,故而天子阁老都有意栽培下官,让我多历练一番。这就是我眼下想说的真话。”

    许国听了一愕,不由抚须:“宗海,真纯臣啊!”

    “许公谬赞了,下官不敢当。”

    许国摇了摇头道:“宗海,你当的,官场上起起伏伏都是平常,今日轮不到你,未必明日轮不到你,多少人仕官只看到今日之失,意气用事下,反误了明日之得。”

    林延潮听了心底触动,其实许国与自己说的就是职场上最寻常的心灵鸡汤,保持平常心最重要嘛。林延潮感到触动是,这也是自己年轻时犯过错误,当年被领导批评了一句,然后自己当众甩脸色,以至错过了晋升的机会。

    时过境迁,阅历更深,心态也更平和了,他自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许国低声道:“不过我看这一次宗海你虽未题补为日讲官,却也可看作你轫之始。”

    轫为支住车轮转动的木头,轫,就是取掉支住车的木头,使车启行。

    林延潮问道:“请许公示下我该如何韧呢?”

    许国道:“宗海你的性子外似宽和,但内藏锋芒,你如此性子就算是极力屈事元辅,元辅也不会器重你的。”

    许国说得对,林延潮与张居正就是八字不合。许国看人真一针见血,而且这一番话也算是与自己说交心话,林延潮露出认真受教的神色来。

    “可百官皆尊辅,俯听命,如此下官岂非日子很难过。”

    许国笑着道:“那未必,为官做人之道,有二法,一面面俱到,无论上下,还是同寅,皆是和睦。不过人有千面百态,一人有一人喜好,一人喜之,必有一人恶之。若是事事要讨人喜欢,反而弄得到处委曲求全,又难以委曲求全。故而官场上能赢得上下同僚一并的器重,又交口陈赞的,除了申公以外能有几人。”

    许国这话赞的就是申时行。

    林延潮自是知道申时行是个处理人际关系的高手。但凡人在读书时,要想人人满意,所有人都喜欢自己,但后来大家都知道这不可能的。做官更是这样,谁都知道做到面面俱到,升官财指日可待,但谁又能做到面面俱到这四个字。

    于是林延潮问道:“那另一法呢?”

    许国道:“既不能让人人喜之,那就让喜者更喜,抓大放小,再狐假虎威。”

    林延潮听许国说完,不由认真思索。

    许国这话分三个意思。

    喜者更喜,既是不能人人都喜欢自己,自己干嘛要讨好人人呢?你要做到就是让欣赏自己的人,更欣赏自己,不喜欢自己的人,管他干嘛。

    至于抓大放小,让有领导的人器重自己就行了,至于其他的小虾米,对自己不满有什么用?只要领导撑着你,他们就算不满意自己,也必须满意自己,甚至讨好自己。

    这同时也是狐假虎威。

    结合实际来说,就是张居正不待见你,但你可以让申时行帮你啊!

    换句话说,只要申时行肯在张居正面前替自己说一句话,比自己在张居正面前说一万句都有用。林延潮心想自己真是糊涂,大腿在那都忘记去抱了。林延潮眼下要成为日讲官,凭个人努力是很难的,所以要借势而为。

    林延潮看眼前的许国,心想这位未来的阁老,果真不是省油的灯啊!

    林延潮当下向许国行礼道:“请许公助下官一臂之力。”

    许国闻言顿时一愣。

    从许国那出来后,林延潮一身轻松,困扰自己很久的问题,也是迎刃而解。

    于是林延潮坐上马车开始往家里驶去,同时心想改日要去申时行门上走动得的更勤快点。要让申时行帮自己说动张居正,恐怕还有些难处。若是申时行是辅,自己晋日讲官当然好说,但眼下他是三辅,只有建议权,没有决定权。

    沿途林延潮心事重重,直到展明说:“老爷到家了。”

    林延潮方才回过神来,下了马车后,看见府门前站着一名二十岁左右的书生。

    林延潮随意看了一眼,但见他身上都覆了层雪,冻得脸都是青了,若是相貌神态也没什么出奇之处,乍看起来有几分不起眼。

    不过待自己下马车时,对方也是看了过来,并遥遥向自己作揖。林延潮此刻心事重重也没是太在意,但想着礼数不能失,也是向他还以一揖。

    府门前,于伯已是赶来给林延潮撑伞挡住风雪,一边道:“老爷,你回府了,今日外边天冷,下了一日的雪,赶紧回屋暖和。”

    林延潮点点头,朝那书生那指了指问道:“怎么今日还有访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