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明文魁 > 第三百五十六章 拍马屁
    见林延寿如此勤奋,不肯放下书来。八一中文网  w?w?w .?8?1zw.com身为他爹,可谓是彻底怒了。

    “什么叫状元不状元,你中了府试又如何?不过是一个童生,差了你弟弟十条街不止,不,是一百条街,根本没法比。你这不争气的。“

    林延寿不爽道:“延潮当年不也是从童生过来的,哼,你们心底就只有一个延潮。我呢?我才是林家的长子长孙!“

    大伯听了更怒,但见他脱下鞋来,冲了过去。

    黄碧友是林延寿朋友,之前他不是对自己说林延潮是当世奇才吗?怎么这会与父亲说话,画风怎么一下不对了,这其中莫非有什么误会?

    黄碧友拦住大伯道:“伯父不要动手,此事请务必给我一个面子。“

    “你滚开。“大伯一声怒喝。

    黄碧友露出在风中凌乱的神情,灰溜溜退开。

    然后大伯拿着鞋子对着林延寿的头脸就是一顿乱扇。林府在一片喜庆祥和的气氛中,书房里倒是出来一阵不和谐的声音。

    “老世翁,藩司,臬司的仪驾已是快到巷口了!“

    外面传来一声,当下大娘吓了一跳道:“来得这么快。“

    众人都是商议如何,何处燕坐,何处摆下香案,何处接旨。在场寻常百姓如何能知,幸好来报喜的几位官差,都是精明能干的人,于是一一指点。

    就在这时听得外面鞭炮声,锣鼓声,突然间一下子都是停下了。

    官差抱拳向林高著道:“老世翁,藩台大人到了。“

    林高著道:“也好,女眷在屋内,其余随我一并出门。延寿,你怎么脸上都是鞋印子,还不擦干净。“

    林延寿头一昂道:“我才不擦。”

    大伯赶忙上前用袖子给林延寿擦脸:“不要胡闹,一会要见知府大人,你这样如何见人。需知你府试的前程,就看在知府身上了。”

    林延寿怒道:“爹,我凭真才实学取之,走后门之事才不屑为之。给我我也不要。”

    林高著摇了摇头道:“这个样子,如此也没办法见官。”

    大伯听了气不打一处来道:“逆子,逆子,那你别去了。”

    林延寿哼了一声,仰起头道:“不去就不去。总之,哼,反正,你开心就好了!”说完背着手走回书房。

    大伯气得差点晕过去。

    当下大伯随着林高著一并出门,走到巷口。

    但见从巷口到外街这时早就净街,自有人打扫街道,洒水抑尘,官兵筑起了人墙,拱卫在街道两侧。刀枪剑戟林立,自有一股肃杀之气。两侧百姓,都是被拦在一边。

    林高著整了整袖子,平静站在原地,但见大伯如小姑娘般扭扭捏捏,被这气势给吓着了。

    这时但听跑马声不住传来,见街道那边几名骑兵前来巡道,不久就是铁骑前导压道,自街面而过。

    随着铁骑过出,沿途百姓无不跪道而拜。

    铁骑之后,即是引导三队、皆是手持锡槊钢籐棍。稍后两人一抬抬锣,此都是朝廷大员之节制。肃静,避道等官牌过后,如福建左布政司使一列的官衔牌。如林般茂密,不知多少。

    三顶八抬红呢子大轿,经过大街,大明礼制,三品以上文官在京外许用八人抬以上的大轿,其后四抬小轿更是不知多少。

    落轿之后。轿子向前一倾。

    一名头戴乌纱,身上是三寸小团花花样的二品绯袍,腰悬犀带的四十余岁男子,走下轿来。

    此人正是福建左布政使劳堪,与劳堪同色官袍还有右布政使吴文佳,至于按察使蔡汝贤,则是着金银花革带,着散答花无枝叶花样的绯袍,在二人轿侧下轿。

    落轿官员中,身着绯袍官员也是六七人之多,这一旁百姓都是噤声,四品以上官员方能服绯,身为父母官的知府李应兰虽也着绯袍,但在六七人只能站了个边。

    至于其余身着青袍,腰配素银革带官员,则是不能站到绯袍官员之列,有十余人之多,他们多是本府同知,推官,或是按察司佥事,至于闽,侯官两县的知县只能委屈地站在最末。

    见了这么多大官,大伯早已是吓得不行,身子都动弹不了,可是他偏偏要站着,这也不能笑大伯,其余百姓见了这等官员,也是畏惧不能行动。

    劳堪负手仰起头打量解元第的牌坊,来没有说话。劳堪不说话,场面有几分凝重,却是右布政使吴文佳先赞道:“此地后依山,前带水,真乃锦绣之地。“

    众官员都是一并道:“藩台所言极是,非人杰地灵之地,不足以得凤凰而栖之!“

    身为本地父母官,四品大员的李知府充当起介绍之职来道:“新科状元所住之巷,当初里人陈诚之状元及第,故而得名登瀛。“

    一省督学王希元赞道:“好名字,当年唐太宗取十八学士,佳者称登瀛州矣。此去瀛洲三千里,一朝登瀛何异于登仙乎!”

    李知府笑着道:“除了登瀛,此坊又名为鳌峰坊,真独占鳌头第一峰啊!”

    众官员一并点头道:“此乃不复生平学钓鳌啊!“

    但听几位绯袍大僚左一句,右一句捧得,林高著,大伯等人是心花怒放,至于其余乡里人听了更是啧啧羡慕。

    这也是官场上抬人的套路,不知不觉间,马屁早已是润物细无声啊!不过马屁,也看什么拍,能让布政使,知府,学道这么抬的,天下能有几人?

    当下官员引林高著,大伯上前向见礼。

    大伯走了几步,总算多年在衙门历练,勉强保持着步伐不乱,只是双手有点不知放哪?

    林高著倒是还好,不过对方可是一方诸侯,不免自己心底也有几分忐忑,躬身向劳堪行礼道:“偏僻地方,能蒙方伯亲至,实是蓬荜生辉啊!“

    身为布政使,替天子牧民一方,劳堪一般是不苟言笑的,保持高高在上的姿态。

    但见林高著行礼,劳堪却是丝毫没有上官的架子,反而托着林高著的手满脸都是笑地道:“世翁哪里话,令孙三元及第,乃我大明开国以来科举第一人,实在旷世之才啊!本司上叨天恩,蒙天子钦点,为此状元郎家里传这一圣旨,是本司的福分,实乃是三生之幸啊!“

    劳堪这话一出,后面的官员几乎是要掩面了,身为一省上宪,马屁居然拍得如此入骨,简直有失体统啊!

    但随即众官员也就释然,没错,其实咱们就是来拍马屁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