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明文魁 > 第三百三十八章 金銮殿上名扬天下
    林延潮方才的奏对,先用诸葛亮的话为立论,然后分别举出身建筑工的傅说,以及出身渔夫的吕尚的例子,说明求才的艰难。?  八一中文网  w?w?w?. 8?1zw.com希望天子能重视人才,选拔优秀的读书人为官。

    再用李斯的观点有些冒险,因为李斯是法家的人物。当初李斯提出,以吏为师,以法为教,如此提倡百姓崇上,以官员为师,以法为教,竖立政府的权威,杜绝异端思想。

    这恰恰与儒家观点,相互背驰。儒家起于私学,更提倡以贤者为师。

    不过林延潮将李斯提出百姓以吏为师观念,改为让天子以臣为师。朝廷大臣都是读书人出身,换句话说,也就是天子以读书人为师。如此将法家的立论用作儒家之用,令人耳目一新,最后还顺便赞扬了眼下的太平盛世,以及朝廷上‘贤才济济’大臣。

    故而天子龙心大悦。

    经过提醒天子也不好意思再逮着林延潮一人问,而询问榜眼萧良友。

    萧良友平日也是很镇定之人,但到了君前奏对时,不免有些紧张。尽管如此,但是萧良有应答十分得体,奏对时井井有条,论点清晰。下面众大臣也有不少人为他可惜,若非林延潮此人拿状元也是有实力的。

    到了张懋修时,殿上不少大臣们都听说,殿试后天子定三鼎甲之日的情况。

    当时天子选了林延潮,萧良友,张懋修三人为三鼎甲,但是最后谁是状元,榜眼,探花,名次未定。传闻天子生母李太后有意,让皇帝将状元许给张懋修。但是当时张居正却出面道,犬子入三鼎甲已是恩典,至于林延潮,萧良友二人都是当世贤才。犬子不能与二人比肩。

    在张居正要求下,张懋修最后被定为第三名探花。最后天子在林延潮和萧良友间点了林延潮为状元。

    对张懋修,天子自是大大的嘉奖一番,因为张居正另一子张敬修也在二甲之内。自是赞兄弟同榜这等佳话。

    张懋修之后就是董嗣成,顾宪成,相较于三鼎甲,这二人御前奏对,就如同走过场一般了。

    君前奏对。也不拘泥形式。

    如天子问,爱卿,吃饭没?今年贵庚?读书几年中了进士?

    这也是君前奏对,进士们回去,也可与乡人吹比,当年我与天子御前奏对,龙心甚悦。

    至于问什么不重要。

    到了殿试第六名温显时,也是闽人。

    朱翊钧忽然想起之前张居正与他说闽地出奸臣的话,不由有些疑惑,不过他也知道朝堂上大臣对闽官确实有些偏见。

    朱翊钧看向温显问道:“朕听闻以往闽地原本乃是荒蛮之地。土穷民瘠,多蛇虫漳泽。这一次殿试前十居然有两位闽地士子,实在难得。“

    顿了顿朱翊钧问道:“温卿,家土有何珍奇吗?“

    温显听天子说闽地穷乡僻壤时脸上一红。天子这么问,正好戳中了,温显读书人敏感的自尊心。事实上经两宋,元末战乱之后,闽地成了修养生息地方,早不是原先荒蛮的地方。

    但在中原为四方之中的传统观念里,还是改不了。闽地贫瘠的印象。

    只见温显沉思了一会答道:“回禀陛下,披锦黄雀美,通印子鱼肥。“

    朱翊钧笑着道:“温卿,此出自苏东坡之诗。朕记得说的是兴化府的珍产。“

    众臣闻言皆赞天子博学。

    温显脸皮一红答道:“臣虽籍泉府,但少时在兴化读书。“

    温显将子鱼和黄雀举出来,意思咱们闽地也是有风物的,咱们可不贫瘠。

    朱翊钧看向林延潮问道:“林卿,你以为闽地有何珍奇?“

    林延潮不假思索答道:“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

    但见林延潮此诗句念完。金銮殿上至天子,下至百官都是动容。

    林延潮这两句诗什么意思,咱们闽地土地贫瘠,百物难栽,但是能长出百木之的松柏。

    而百姓家里虽穷,甚至连饭都吃不饱,但是寒门能出贵子!

    .不少朝臣也是感同身受,特别是家贫子读书这一句话,更是励志,道出了千千万万个寒门书生,想要通过读书改变命运。

    天子问道:“好一个家贫子读书!林卿家,父母可在堂?”

    林延潮垂下头道:“臣自幼失怙恃,乃祖父一手养大。“

    天子可以想象,自己虽年幼丧父,但母亲健在,除了抱怨张先生约束太严,生来锦衣玉食,而眼下这位殿下之臣,却自小勤奋苦读,三元及第后方才有了与自己在朝堂上说话的权利,相较之下自己何其幸运。

    而这少年经历贫寒困苦,并没有失去斗志,或者是怨天尤人,待今天三元及第之日,用\'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的话来感谢困境给自己的磨砺,此德堪为天下读书人的典范。

    天子眼眶有几分微红,朝堂上的大臣,又何曾不因为这句话,想起了自己寒窗之时,头悬梁锥刻骨,但求一朝闻名天下之时。

    他们不由因此牵动了情绪。

    而朝堂上从此以后有个\'家贫子读书\'的状元林延潮,谁再敢言闽地贫瘠。

    天子当下肃容道:“此天将降大任于斯人,林卿家今日大魁天下,足以告慰先父先母了。朕还要感谢卿之祖父,替朕养育如此贤才。“

    说到这里,天子对台阶下张居正道:“朕欲赠林延潮祖父从六品承务郎,卿家以为如何?“

    一直没说话的张居正这时道:“奖状元郎,乃天子向天下读书人示励学之意,臣以为可。“

    天子点了点头道:“中书舍人拟旨。“

    “是。“

    当下中书舍人在大殿上直接拟旨后,念道:“奉天承运皇帝,敕曰,易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未有躬自累善,而其后不振也。朕岂吝于褒赐哉。。。。。“

    听着圣旨宣读,林延潮也是惊喜不已,这从六品承务郎乃是散官,有官位没有职事,不过对于百姓而言,是天大的恩宠。

    “臣谢,谢主隆恩。“林延潮当下行三拜五叩之礼。

    年轻的天子见林延潮如此高兴,不由畅快的一笑,一旁纪事官都是拾笔殿上之事记录下来。

    众大臣都是心道,此番君前奏对,林延潮仅这一句诗,足以随着他三元及第的名声一并名扬天下且青史永载了。(未完待续。)

    ps:    说这句诗是前人之作的同学,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