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明文魁 > 第三百二十四章 殿试
    三月十五日,殿试之日。?  八?一中 文?网 ?? ? w?w?w?.?8?1?z?w?.com

    这天林延潮早早上床,翻来覆去后一番,勉强睡着,但睡下时心底一直有事。迷迷糊糊之间听间三更打更声响起时,即是完全清醒,并无法酝酿睡意。

    想到还有不到一个时辰就要起床了,林延潮索性披衣起身,支起窗看着天上清冷的明月,心道虽只睡了三四个小时,但比会试前一日,一宿没睡已是好多了。

    若是精神不济,一会喝完参就好了,没错,我有人参我怕谁。

    对于殿试,林延潮此刻的心情,既是有几分紧张,也有几分激动,紧张不用说了,激动是因为,殿试是科举的最后一科了,考完这场,自己以后就真正脱离科举考试的苦海了。

    尽管自己在科举考场上,从未有过败绩,可以称得上是学霸,但没有人会喜欢考试的。

    林延潮此刻心底想,考完就授官了,授官了自己多半是要在京城安家了,到时候把浅浅接过来住。

    嗯,在京师还要买套房,好几套,丢给子孙后代,立下家训不许卖房,四五百年以后,一平方好几万呢。不过身为翰林,薪水可能蛮微薄的,要吃死工资,要不然怎么叫清翰林,不过是京官就爽了,同年每年给的冰敬炭敬别敬收到手软啊!

    憧憬着考试后的美好远景,这些情绪在林延潮心底一拂而过,连张居正是否会在考试里打压自己都是忽略了。

    这一刻他只想快点过了这一天,至于名次,爱几名就几名,反正进士就能当官,就算落三甲,你们也得给我个县太爷,大丈夫何处不能施展抱负。

    想到这些,林延潮起身把睡得迷迷糊糊的展进,陈济川叫起来道:“打汤我要洗头。“

    打汤是闽地俚语,说的就是烧热水。

    洗完栉一番。林延潮重新束冠,穿戴起礼部昨日送到的新贡士袍服,穿戴一新。

    屋子卢义诚也早早起床,见到林延潮笑着道:“林兄。“

    林延潮与卢义诚相处几日。他与自己一并都是寒门举子,外人看来他中贡士多少有些幸运的成分,但林延潮看来卢义诚却有过人之处,特别是他写的一笔好字,那手馆阁体写出来。一看就知道经历了多少年的苦练,令林延潮也自叹不如。

    这样的好字,在殿试上是可以大大加分的。

    林延潮与卢义诚一并出门,带上考篮,坐着马车到了大明门。

    此刻天色微明,宫阙正托着东门上升的旭日。

    在大明门后即是巍巍然的故宫了,哦,不,这时候该叫皇宫,紫禁城。大明门旁有一对联。\'日月光天德,山河壮帝居\'。

    这个对联告诉林延潮,这可不是上一世二十块学生票就可以进去一日游的地方,现在是天子居停之地,紫禁城,帝居所在。

    此刻大明门还未开启,而三百零二名贡士,6续到齐,他们身上都皆着新装,到了殿试这一次。大多数人也是不像是会试时那时前途不明的忐忑不安。

    众人都是喜色满面,见了面即相互拱手作揖。在此都是大明国的精英,十载几十载寒窗,都是从五千举人之中搏杀而出。

    林延潮走到一旁。向礼部官员那报道后,就听身后有人唤道。

    “宗海兄!“

    林延潮转过身,但见刘廷兰,黄克缵二人都是向自己行礼。林延潮笑着与刘庭兰,黄克缵二人回礼道:“幸会,又与两位年兄同榜。“

    黄克缵道:“宗海兄。解元,会元连魁,在下早已自叹不如,但望宗海兄三元及第,代表闽地学子争这一口气。”

    黄克缵这一番话自肺腑,林延潮自是可以感受到,他不由有几分感动。

    刘廷兰也拱了拱手道:“但愿能见宗海兄,大魁天下!”

    众进士的目光也是刷刷地也是一片朝着自己看来。

    “这就是会魁?乍看也并非起眼,不过却诗书满腹气自华。“

    “果真如传闻般的年轻。“

    “不错,听闻才十九岁,而我大明最年轻的状元费宏魁龄也不过二十岁。”

    “这林宗海,听闻是凭真才实学考至会试第一的。“

    “不错,正是此人。若是他得了状元,将过商文毅公,成为我大明第一个连中三元之人。“

    “元辅大人不会肯的,有他儿子在,状元岂会在林宗海手中。他要想大魁天下有些难啊!”

    “那就要看元辅大人是否有私心了。”

    “难说,难说,我怕是难了。”

    林延潮承受着众人的目光,这时候大明门一开,把守城门的金吾卫列道两旁。

    一名鸿胪寺的官员,走至殿门旁高声:“诸位列队三列,请五经魁居前。”

    林延潮听了走到前来,鸿胪寺的官员问道:“这位新郎君,叫什么名字?”

    “林延潮。”

    鸿胪寺的官员道:“原来是会元郎,请至第一位来。”

    “是。”林延潮站在三百零二名贡士的第一位,所有人都排在他的身后。

    林延潮负手在前,左右则是顾宪成,萧良有。

    “诸位入城后,不许喧哗,不许交头接耳,不许左顾右盼!”鸿胪寺的官员宣布了纪律后,众贡士都是答允。

    “新科贡士入城!”

    当下鸿胪寺的官员向林延潮作了个请的手势,林延潮微微施礼,然后率先迈步,跨入宫门,三百名贡士皆是跟在他的身后。

    但见一片的官帽晃动,红袍袍角掠动,乌靴抬起落下。

    众贡士们都是垂下头,步入宫城,寂静无声,甚至连半声咳嗽也是不闻。

    林延潮走出宫门,但觉眼前一亮,一座面阔五间、进深三间的门楼立在眼前,大明门后就是大名鼎鼎的承天门了。

    正中的御道金吾卫士夹道而立,但林延潮他们是不能走的,只有是在金殿传胪的时候走能走。现在林延潮他们在鸿胪寺官员指引下,必须从两旁辅道上入城。

    走过外金水桥,进入承天门,面前两扇挂着无数铜钉的朱漆大门分左右打开。

    “新科贡士入城!”

    众贡士们都是初次目睹皇城之尊,又想起方才鸿胪寺官员的交代,都是心情忐忑。

    而林延潮那里有这么多顾虑,殿试的考场在皇极殿,也就是今天的太和殿。

    导游以前都说过了故宫,呸呸,皇城三大殿一溜都在中轴线上,大家只要不挨着御道,往前直直走就是了。(未完待续。)

    ps:    这一更实在晚了,抱歉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