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明文魁 > 第两百四十九章 锦衣卫
    自己现在解元身份,的确比顾宪成当年差了许多。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

    顾宪成当初办东林党时基调就很高,设立东林书院时得到常州知府、无锡知县的支持,不少朝中大臣,以及地方乡绅,苏南商人都是他的助力。

    故而顾宪成能以一介布衣,却能遥操朝中大臣升降,甚至议定辅,馆阁大臣人选的地步。

    至于复社,当年振臂一呼,就能有几万名生员竞相景从。

    不过成为东林党,复社,林延潮不是建立文林社的初衷,故而一不在民间操纵舆论,议朝廷之非,二不泛滥招收社员,满目扩充力量,使得自己控制力下降。

    没错,咱们的文林社就是一个科举补习班而已,用自己补习天王的名义,招揽那些有志于科举的士子,然后从中选拔人才,纳新,扩充‘社团’,就算无法成为左右朝堂势力,但成为一个乡党问题是不大。

    林延潮朝远处看了正与几名同乡读书人讨论的翁正春,以及眼光六路耳听八方叶向高一眼。

    现在的文林社,有如翁正春历史上万历二十年的状元,还有叶向高,万历十一进士,在另一个时空两任辅,独相十余年。

    这二人将来都是强大的臂助,此外陈应龙,陈材,龚子楠也是才学出众,将来未必没有中进士的一日。

    就算没有文林社在,按照官场上的关系,他们都是林延潮同窗,同年,同乡,将来在朝堂少不了要奥援一番的。??八一中?文★网.ww.81zw.com ?

    人才储备已是够了,下面则是继续纳新了。

    复社,东林党良莠不齐,给林延潮很大警惕,故而自己不能重蹈覆辙。

    政治上太偏激不能要,纨绔子弟不能要。太蠢的不能要,至于一心读书,通过科举挣个好前程,处心积虑一步一台阶的这类钻营之人。咱们要。

    林延潮在席间走来走去,但见陈行贵走了过来与林延潮道:“宗海,借一步说话。”

    林延潮点点头,与陈行贵走到一竹林旁道:“宗海有两个可疑之人!”

    林延潮讶然道:“可疑之人?”

    陈行贵点点头道:“方才来后一直没有说话,自己聚在一起私聊。这会众人商谈学问,他们二人也不参加,始终不一言,似怕被人识破虚实。”

    “那你看是什么来路?”

    陈行贵道:“这不好说。”

    林延潮当下道:“一试便知。”

    于是林延潮与陈行贵走去,但见这二人与数人聚在一起闲谈,其中正有黄碧友。★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 ?

    眼下黄碧友以一副解元郎,昔日同窗的光环,在那侃侃而谈道:“当初林解元与我在书院为同窗时商议道,谆谆于大义乃通经之源,古论乃读史之本。吾当时道然也。不过读书需先饬四要,尔等可知何为四要……”

    林延潮与陈行贵二人走了过来,黄碧友立即停止了装逼,立即道:“宗海兄你来正好与他们说说,何为饬四要!”

    众人见林延潮过来,都是从苇席上行礼道:“见过林解元。”

    林延潮当下行礼道:“既是如此,我就来说一说。”

    众读书人见林延潮亲来与他们论学,都十分高兴,至于陈行贵说的二人,眼中却莫过一丝讶异。

    林延潮看在眼底当下道:“四要分别是分别是知本。立志,尊经,审几。”

    众人点点头道:“然也。”

    林延潮看向一人道:“这位兄台,可知何为知本?”

    那被林延潮问到之人。当下语塞。这问题不难,读过书的都知略知一二。

    黄碧友还好心怕他尴尬道:“宗海,你这考难别人了,我来答之,本者,性也。学以尽性也。”

    那人也是抱了抱拳道:“在下才疏学浅,见笑了。”

    “无妨!”林延潮倒是替此人解围。

    当下众人谈及学问,林延潮见这二人果真一言不,似什么都不知的样子,试探道:“两位兄台,谈了这么久了,也不知台甫?”

    “台甫?”

    二人愣住了。

    陈行贵脸色当下变了道:“就是高姓大名!”

    二人中另一人不说话,现在说自己才疏学浅之人,倒是学读书人般抱拳道:“在下姓徐名凤梧!”

    几名读书人此刻都没会意过来,而是道:“徐兄,这名字倒是雅致。”

    对方当下笑了笑道:“当初我娘生某之时,梦见凤凰落在梧桐树旁,所以起名叫凤梧!”

    陈行贵面色微冷,这时黄碧友突然大笑不止。

    众人见了忙问道:“黄兄为何笑而不停!”

    黄碧友笑了好一阵,这才止笑抱拳道:“诸位得罪了,在下有6士龙癖,笑不能止也。”6士龙是三国6逊之孙,史书说其喜大笑,不能停。

    众人听了不由莞尔问道:“那黄兄为何事而笑?”

    黄碧友听了于众人道:“我在想风梧兄,名字乃凤凰落于梧桐树旁,因此笑。”

    一人道:“凤翱翔于千仞兮,非梧不栖,这名字很好啊。”

    黄碧友听了又笑了一阵方止道:“幸亏是徐母梦到凤凰栖于梧桐树下,若是徐兄之母,梦到一鸡落在芭蕉之侧,那起什么名字?”

    众人闻言,顿时捧腹狂笑。那人脸色亦是铁青,但见他身旁一直不语之人,霍然立下喝道:“放肆。”

    说话间竟拔间之物,林延潮看到分明,那分明是一把刀,于是立起立即道:“这位兄台,我这朋友也是无心之言,不是有意嘲讽兄台,若是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一旁之人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半响才道:“罢了,既然是解元郎开口,否则某定然不放过你。”

    当下林延潮道:“两位请借一步说话。”

    说着林延潮,陈行贵与二人离席而去,黄碧友则也是恨自己嘴损,当下起身施礼道歉。这二人脸色方好了一些。

    林延潮,陈行贵与二人到一旁竹林。林延潮问道:“两位不知来此社集,有何贵干?”

    那为之人道:“既被解元郎识破,在下也不掖着藏着,我乃锦衣卫百户徐凤梧!”

    林延潮,陈行贵对望一眼,都是露出震惊之色。对方竟然是令小儿闻名止哭的锦衣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