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明文魁 > 第两百零七章 巡抚
    走过青云桥,林延潮撑着油纸伞,先随着考生来至供给所。∷,

    林延潮去供给所从丞倅那先领了蜡烛两支,木炭若干,。

    乡试第一场从天未明考到晚上,一场七道题,晚上给蜡烛两支,蜡烛燃尽答不完,即强行扶出。至于木炭,则是供煮食之用,不过今日下了点秋雨,恐怕雨后会有些凉,自己染了少许风寒,还是不要着凉的好。

    所以林延潮领了若干木炭,考场里自有炭炉,还可以点了木炭驱寒。

    此外供给所这里还有食物,水,烛台,门帘、号顶,笔墨纸砚等供给,不过有些林延潮已是自备了,就不买了。

    一名穿着七品官袍在文官坐在雨棚下,按照规矩,乡试供给所,需设监临官一人,为县知县担当。那雨棚下那文官,想必就是闽县知县贺南儒。作为八闽县的父母官,在乡试中的任务,就只是看守好供给所这等后勤补给重地。

    领完物件又向前几十步,龙门前有一大牌坊,书着天闻文运四字,左右各设一牌坊,左曰明经取士,右曰为国求贤。

    龙门上一竖匾,夜里看不清写什么字,但不用猜也知是贡院二字,再眺望远处,四隅的瞭望楼融入夜色,当中一楼断然就是明远楼了。

    监门官已是开了龙门,前方考生的已是开始搜检入场了。

    一名穿着大红号衣的官兵上前问道:“这位相公敢问是何地士子?”

    “侯官士子。”

    “那请你在此等候。今科是兴化府的士子先入场。”

    林延潮依言去一旁,但见侯官县学的江教谕,打着伞正站在那。

    林延潮向江教谕行礼后,江教谕笑着道:“宗海啊,快来,一会就要入场了。”

    但见翁正春。陈应龙等几名相熟同乡早已在那,众人相互见礼。

    侯官县士子一旁就是闽县士子,林延潮见了林诚义,龚子楠,林世璧也在其中。

    当下林延潮向林诚义施礼,闽县士子里几人笑着与林诚义道:“林兄这是师徒共赴科第!”

    林诚义听了丝毫不觉得不光彩。反而是脸上自有一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骄傲。

    林诚义对林延潮道:“你脸色不好,可是病了?”

    林延潮道:“早起有几分咳嗽,该是感了风寒。”

    林诚义听完眉头皱起,就从考箱里取了一点药膏塞在林延潮手里道:“一会考试时若不舒服就贴在肚脐上。”

    “是。”

    见了这一幕一旁几个人私笑。周宗城走上前来阴阳怪气地道:“哎呀,林兄病了。这可不好啊,今天怪阴冷的,等会又要考七篇,不知你能不能撑得住啊?不过考场里都有医官,若是你不行。记得要喊一声!”

    林延潮笑了笑道:“多谢周兄好意,你自己也要多保重才是。”

    “那是当然,不行就别硬撑着,我这可是为了你好。”周宗城道。

    一旁陈应龙,翁正春等人好友都是怒目而视。林诚义板着脸道:“宗海,你别理会他。”

    “你们胡闹什么?”林世璧走了过来。

    周宗城知林世璧衙内身份,当下笑着赔礼道:“林官人,我这是与宗海开玩笑呢。”

    当下几人悻悻离开。

    雨渐渐是下大了。雨纸伞上绵绵密密都是雨打之声,地上已是积了几处小水洼。看着这阴沉的天气。众考生心情都不是太好,贡院考房都是年久失修,若是风雨漏进考房里,那就惨了。

    故而不少家境贫寒的考生,见了这一幕,也不得不舍了一笔钱。回到供给所那买了遮雨挡风的门帘,号顶。

    等了一会天边有了一些亮色,外面传来鸣锣喝道之声。

    林延潮听到鸣锣声一共是十三响,立即招呼同伴让到一旁去,将大道让出。

    林延潮这才走了不久。就听前面赞道的官兵喝道:“抚台老爷巡视贡院,尔等还不退至一边去。”

    士子们听了这才乱哄哄被驱赶开了,这些士兵被官兵推搡,少不了鞋子被踩掉,衣服凌乱,倒是林延潮等几名同窗早避在一边,免遭了这等粗鲁对待。

    赞道的人一过,后面穿着明红色战袍的两队抚院机兵,持枪按刀来到贡院前的大道上,分列两旁。

    紫色冠盖之下,一顶大轿前呼后拥中,来到龙门前牌坊前停轿。

    轿子中之人也不下轿,而是等了一会。

    这时候龙门里几名官员才来,

    先是充当乡试提调官的左布政使万思谦,之后是乡试内外监试官,一位京中七品御史,一位是本省巡按御史商为正。

    这三人都是乡试中的外帘官,其余还有外帘四所官,即受卷官、弥封官、誊录官、对读官一干官员,以及监门官、巡绰官、督牌官等考务官都从贡院出来下阶迎候。

    但见台阶下官帽上的幞头摇动,各色补服云集。

    见此一幕,陈应龙不由道:“咱们当今抚台大人,真是好大的排场!”

    林延潮笑着道:“那是,谁叫他眼下正得揆的器重。”

    福建巡抚刘尧诲,凭着击败林凤的战功,深得张居正深信器重,官场上风闻他马上接替殷正茂,担任两广总督。

    说来林延潮当初也是帮过俞大猷保官位,也是帮了刘尧诲一把。当然若凭着这点,就以为能与巡抚大人攀上交情,那就太天真了。

    说话间,轿帘掀开。

    一名五十余岁的官员从轿里走出,但见他穿着蟒袍,身材高大,脸颊有些几分消瘦。

    他略微左右旁顾,身旁无论文武官员,都是立即垂下头。仅见这等目无余子气度,就知此人乃当今福建巡抚刘尧诲。

    刘尧诲只是左右望了一眼,挥了挥手不需随从上来打伞,而是负着双手迈步上前,直入贡院。直到他走入了龙门内,其余乡试外帘官才按照官位大小,依次跟着刘尧诲身后走入贡院。

    见了这一幕,考生们对这位霸气侧露的巡抚大人羡慕不已。

    一个个难免出如‘大丈夫当如是’的感叹,然后对着乡试更是热切。

    乡试得志,即是举人,举人即有了当官的资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