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五十三章 辞行
    readx;    “秦淮盛会,安哥儿何不留下见识一二?以安哥儿文笔,定可大光彩。我会告诉你,小说更新最快的是眼快么?”有老乡这般劝说朱平安留下。

    随后大伯朱守仁等人也劝说朱平安留下,一同见识一下这桩盛会。

    “平安思乡心切,只能辜负诸位叔伯一番好意了。”朱平安摇了摇头,一点都没有心动的意思。

    大伯等人见状,只能对朱平安报以可惜的目光。

    朱平安站在街口看着迫不及待告别想要赶往秦淮河对岸的大伯等人,一时间情绪有些难以自已,大伯知不知道在他用老宅的血汗钱风花雪月的时候,老宅的祖父母等人是在怎样的辛苦劳作!

    什么光宗耀祖,只会给祖上抹黑蒙羞!

    朱平安对此,痛心疾。

    在朱平安想到光宗耀祖的时候,那神奇的令人无法解释的气运又一次出现了。

    记得上次在老宅就隐约感觉气运似乎出现了变化,感觉气运之中模糊的看到了些别的东西,现在看来确实是生了变化,因为看得清楚了。

    在急着离开要赶往秦淮河对岸的大伯等几位乡人头上,出现了气运柱,只是在气运柱外面有一层类似于薄膜一样的东西,这应该是起到保护着气运,不让其流失的作用。

    只不过此时大伯等人气运柱外面的保护膜却是有了漏洞,尤其是大伯,大伯头上气运柱的保护膜简直像是筛子一样。在朱平安的视线中,一缕几乎淡不可见的青色气运从大伯气运中透过薄膜的筛子空洞,消散在天地中。所以大伯的气运才始终是白色的,因为他存不住青色气运。

    除了大伯外,其他几位乡人的气运保护膜也都有漏洞,或多或少,将他们好不容易通过读书或是祖上积德等等攒来青色气运全都流失了。

    会不会其他人也都如此?

    朱平安随意将目光转向街边的其他人,有一个在给乞丐分包子的包子铺老板,其头上是浓郁的白色气运,保护膜好好的。没有一丝破损,一小缕白色的气运源源不断的融入其气运柱中,有保护膜护住,不让其流失。白色的气运最浓郁的地方有一小缕渐渐有变色的趋势。

    再看一个过路的书生,其头上的气运保护膜也是完好无损的,有一小缕青色气运在气运柱中静静的育

    自己和大伯他们站的最近,没有看到他们流失的青色气运有向自己汇聚的意向,都是消散在天地中。

    看来。自己还只是能看到而已,看得再清楚,也是只能看而已,没有吞噬别人气运壮大自己气运的能力,一点变化都没有,只能看,真是鸡肋。不过这样却也显得正常,这是几百年前的大明而已,又不是什么仙侠世界。

    几秒后,朱平安便再也看不到气运了。和以往一样,看也只是能看十几秒而已。

    大伯等人告辞,迫不及待的往秦淮河对岸赶去,很快便消失在视线中了。

    朱平安站在原地许久,自嘲的笑了笑,自己差点误入歧途了。气运,也不过是外物而已,自己怎么能有靠这种能力的想法呢。打铁还得自身硬,一切都还得靠自己。

    这种鸡肋能力偶尔看看也就罢了,可不能将其作为什么左道旁门之类的。

    不过刚才看到的气运。却也足以让自己引以为戒。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气运保护膜应该跟一个人的德行有关吧,德行良好,保护膜也就良好。你的气运也就不会流失,所谓苦心人天不负,只要你努力达到了,成功也就水到渠成了;反之,若是你德行不好,也就是说你的德行配不上你的气运了。那气运就会流失,没有气运,那就事倍功半了,甚至难以成事。

    古人以前就提“以德配天”,国古书训沽都说:“德,得也。”得之谓德。天赋人以性,因有此性始成其为人,亦始成其为我。由性始有德,故中国人常连称德性。如人有孝性,便有孝德。人有至善之性,便有至善之德。德又称品德,品有分类义,又有分等义。人虽同具善性,但个性不同,善可以有许多类之善。人之完成善,又可有许多等级。圣人则是至善而为人中之最高等级者。

    天既赋我以善性,因此我之成德,乃得于己之内,得于我之所固有,而非向外求之而得者。惟其是得于己之内,故要得则必可得。所以说:“君子无入而不自得。”又说:“君子素其位而行,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患难,行乎患难,素夷狄,行乎夷狄。

    大伯等人足以让自己引以为戒,要做事,先要做人啊。

    从这个角度来看,自己能看到气运也并非一无是处,至少让自己引以为戒了。

    朱平安看着大伯等人消失的背影,摇了摇头,便拿着手里给胖子买的衣服上楼去了。

    等朱平安打开房门,回到房间,胖子已经洗完澡裹着一个床单,正坐在桌子上对着两菜一汤,吭吭吭的一通还吃山喝呢,那副德行仿佛跟老宅那头白底黑花猪出自同一师门似的。

    胖子吃着吃着看到朱平安拿着衣服来了,不由胖脸大为感动,嘴里吞着菜含糊不清的说道,“真是好兄弟啊。”

    朱平安无语,若不是看一次气运需要一个旬日,真想看看胖子的气运,看看他和大伯谁的气运薄膜更像筛子

    “朱兄,要不要来点?”胖子从嘴下,将盘子扒拉出来,问道。

    “你自己吃吧,我在簪花宴吃过了。”朱平安撇了撇嘴。

    “簪花宴”胖子闻言仿佛跟菜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重复一遍,便再次埋头盘中,吭吭吭,又是一通海吃山喝。

    吃饱喝足,换了衣服,胖子便告辞了,还要急着回他爹娘下榻的客栈去。刚才衣衫褴褛不敢回家,现在好多了,再不回去,还不知道薛大老爷会怎么收拾他呢。

    “薛兄,大约明天或是后天,我便返家了。来年乡试,我们再会。不过你可得要在家好好温习才好,乡试可没有捐监生这样的机会了。”朱平安在胖子出门时,将行期提了一句,省的胖子以为自己不告而别。

    胖子闻言顿住了脚,似乎有些不舍,好不容易才遇到一个能谈得来的朋友,还不是那种狐朋狗友,很难得。

    “胖爷厉害着呢,才华高你两斗不止,这次不走运而已。呃,说到返家,估计我也可能会在那个时候跟随爹娘回家了”胖子闻言不满的甩着胖脸扬言自己牛的很,不过提到返家时不免有些唏嘘。

    “乡试再会。”

    “乡试再会。”(未完待续。)

    呼唤月票,另外周六照常双更,除此外周六大约晚上会抽时间修改下炸出几位大神的那两章。对修改后的内容,欢迎大家提意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