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一言九顶
    簪花宴是一种荣誉,也是一种学子进入士林的欢迎仪式,大家在这要么在提学官及诸位教育界大佬面前刷刷脸,要么就是三五数十人的吟诗作赋展露一下的功底……即便是那在角落里的长桌上坐着的学子书生也是想办法刷存在感。

    整个簪花宴只有一个人不是很和谐,那就是在数排几案最后坐着的朱平安,上来一盘菜尝一道,好吃就多吃点,不好吃呢就少吃点,反正就是吃吃吃……花样吃……

    别人都吟诗作赋弄个酒令什么的,朱平安就单调的吃吃吃,不,是花样的吃吃吃,大口、小口、啜、吸、啃、咬、拽……

    惹得周围人纷纷侧目,怎么得到提学官大人劝勉的竟是一吃货,此子贪于口腹之欲,日后定难成大器。真是白瞎了与提学官大人亲近的机会,若是我,自然会接着感谢提学官大人勉励的机会上前敬一杯酒,然后再作诗赋词请提学官大人点评一二,这样一来才名必可大盛。

    真是一扶不起来的阿斗。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的,比如说太湖的王进等就对祝平安颇多赞赏,若非朱平安吃的太认真而自己又坐的太远,定会过去结识一番。

    整个簪花宴在一派和谐的气氛下落幕了,提学官大人勉励了几句便先离场了,路过朱平安那桌时,看到朱平安桌上的虾皮蟹壳之类的,眼角一个没忍住跳了下:这少年郎倒是好胃口,着实让人羡慕……

    此时,时间也不过未时而已。朱平安腆着吃饱了的肚子,慢悠悠的返回客栈。

    “朱兄,你终于来了……”

    朱平安才上楼,便听到一声杀猪般的嚎叫,然后就看到胖子薛驰衣衫褴褛的从角落蹦了出来,两泡热泪盈眶而出。

    朱平安给胖子的这身造型给震的七荤八素。若不是胖子的声音,光是角落蹦出这么一个货,朱平安第一反应肯定是飞踹一脚,然后撒腿就跑。

    怎么才一天多不见,这货就变成这副德行了,怎么感觉像是被人打劫后又给摩擦摩擦了似的。不过,就胖子这无限拉低人类下限的颜值,也有人下得去手丢肥皂?!

    “朱兄啊,你怎么才来啊……”胖子蹦出来后,看着朱平安。委屈的一张胖脸流下两泡热泪。

    “打住,你这是干嘛呢,体验生活还是突破自我?”朱平安看着胖子衣衫褴褛,脸上脏兮兮的模样,简直不知道这货是怎么搞成这副德行的。

    “都怪我爹啊。”胖子薛驰提到他老子,一张胖脸全是不满。

    “你爹打的?”朱平安眼角抽了抽。

    “不是。”胖子摇头,脸上的肥肉都被甩的乱晃,“可是也全都怪他。你说不就是给我捐个监生吗。回到家就一个劲的羞辱我,老拿你羞辱我。”说到这,胖子看向朱平安的小眼神都带着不满。

    “说什么。你十三岁怎么怎么样,又是案又是什么的,怎么看我都不顺眼,说我除了吃就什么都不会,这我当然不能认了,还没等我说两句。他就骂我一言九鼎。”

    一言九鼎?

    朱平安嘴角都抽了,这尼玛这种词怎么是骂人的话。

    “我爹说啊。我说一句话,你顶我九句。你一言九顶啊!然后就又开始说我,说你们都是提学官请吃饭,说我只会靠他吃饭,我娘都拦不住啊。也不想想,他当年考了十八年才中童生,我只考了三年就中了,他还骂我无能……”胖子简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啊。

    “骂你两句,也不至于成这副德行?”朱平安无语。

    “百事孝为先,我又不能说他,只好自己一个人出城去散散心,晚上都不敢回。一大早醒来没事干,想着去山上看看日出开阔心胸吧,就爬了一座小山,等了一个多时辰啊,结果太阳从我后面升起来了……”胖子越说越桑心。

    “那也不至于这样啊?”朱平安对胖子简直是佩服的很,看个日出都能找错方向。

    “我看完日出就下山啊,大清早的爬山,又待了一个多小时,早就饿坏了,就想着找点吃的。山脚下荒无人烟啊,找了好久才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卖包子的,我就买了仨包子吃啊,味道一点都不好吃,吃了俩就吃不下去了,最后问卖包子的多少钱。结果,结果这孙子坐地起价,竟然敢给我要一百文。我当然不认了,就给这孙子理论,仨包子要我一百文,你咋不打劫呢。”胖子说这事时,脸上还能看出当时的愤怒。

    “然后呢?”朱平安问了句。

    “然后,然后他真就把我打劫了……然后我就这样了,等我再遇见那孙子,一定要他好看,打劫都打到胖爷头上了。朱兄,快点开门啊,刚路过的人嘲笑我好几次了,快让我进去,再给我弄点吃的,还有,给我买套衣服吧,我这样都不敢回去了,这样回去还指不定被我爹怎样羞辱呢。”胖子说着擦了一把鼻涕,凑到朱平安房门前,催促朱平安开门。

    真尼玛是die,朱平安对胖子的遭遇只有这么一句感慨。

    朱平安打开房门,胖子感慨一声“患难之际见兄弟啊”就如丧家之犬一样溜了进去,实在是受够过路人的鄙视了,被老爹骂了那么多没觉得啥,被他们瞅几眼都感觉灵魂受到煎熬、斯文扫地啊。

    朱平安打开房门后,就下楼了,在大堂让店伙计往房间送一桶热水,然后又点了两菜一汤两个馒头让店伙计一并送上。

    付过钱后,朱平安便出门去上次自己修剪衣服的那家布点,随便要了一套大号的衣服,管他合身不合身,反正都比胖子穿的好就是了。

    返回客栈的路上,朱平安遇到了大伯等几位乡人,一日不见,大伯等乡人似乎已经被风尘女子抚平了心痛。

    “彘儿,可真是巧了。大伯还想着去客栈找你呢。”大伯朱守仁恢复了往日的倜傥,不见了放榜时的落寞。

    “大伯,几位叔伯,可是明日返乡的事情已经筹备好了?”朱平安拱了拱手问道。

    “大伯正是要给你说此事呢,明日暂且不回了,后天便是秦淮河一年一度的评花榜选花魁盛事了,大伯等人受人之托,要在期间尽些微薄之力,返乡的事暂缓数日。”大伯说话间,脸上都荡漾着春意。

    其他乡人也是春意盎然。

    呃

    不愧是落榜届的枭楚啊,落榜经验丰富啊

    你们恢复的还真尼玛快。

    朱平安对大伯等人已经无力吐槽了。

    “嗯,只是平安思乡心切,就先行返乡了。”朱平安拱了拱手淡淡的说,“还望大伯及诸位叔伯勿怪。”(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