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复试
    readx;    每一个从江南贡院出来的学子,全都捂着鼻子绕着一胖子走,这货身上的味道实在是太难以让人接受了。

    朱平安看着三米外那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胖子,不忍于心,说了句:

    “薛兄,事已至此伤心无益,还是先填饱肚子吧,我做东。”

    朱平安此话刚说完,便听到三米开外那个鼻涕一把泪一把逆流成河的胖子嗷一嗓子,趴在路边又开吐起来。

    呃,貌似自己不应该提跟吃有关的话题。

    在胖子的苦苦哀求下,朱平安终是没有丢下胖子一人,不过还是将胖子踹到客栈,让店伙计送到胖子的房间,让胖子将自己从上到下好好刷刷,别整的跟个人形生化武器似的。

    胖子在楼上刷洗的时候,朱平安就在他的房间临窗坐着看书。科举考试八股文出题都限制在四书中了,多看几遍做题也就多几分把握。

    等胖子洗刷完换好干净衣服下楼来,朱平安便收了书册,跟随胖子一起下楼去客栈大堂吃晚饭去了。

    不过胖子终究是留下了心理阴影,晚饭愣是一口也没吃,即便是汤水也没有喝一口,对此朱平安也是无能为力。你不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也不能喂饱一个看到吃的就吐的人。

    客栈大堂6续坐了很多书生,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吃着晚餐,同时对今日的考题批斗一番,主要针对的就是那道子曰题目,似乎很多人对这道题目一片茫然,不知从何处着笔。

    夜是安静的。月光朦胧,星光迷离,微风吹拂着窗纱,朱平安一直临窗坐到更夫敲响三更天,才收拾了东西。熄了油灯走到床上,沉沉睡去。

    第二日,天色未亮,朱平安便早早起了床,准备迎接院试的最后一场考试--复试。

    胖子一如既往的早起来叫朱平安去赴考,一夜不见。胖子消瘦了许多,额头上也似乎青的厉害。

    “你这头……”朱平安看着胖子青的厉害的额头,无语了。

    “哦,这是我专门碰的,高中门梁!好彩头!”胖子有些自鸣得意

    好吧。你赢了。

    走到连接秦淮两岸的桥边时,又遇到了自对岸踏桥过来的大伯等人,朱平安对此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彘儿,昨日一考如何啊?”大伯朱守仁打着哈欠颇为关心的问道。

    “昨日题目……”朱平安话还没说完,就被大伯打断了。

    “你也觉得昨天题目出的很难对不对,嗯,无妨,你尚且年幼。多考几次就好了。”大伯朱守仁捋须宽慰道,“倒也可惜了,若是题目平常些。以你府试案的身份是稳进了的,这次题目难度大了些,你倒是可惜了。”

    呃

    朱平安……

    今天是第二场,复试。

    进场程序和上次一样,也是经过点名应保之后由差役领着前去号间继续考试。

    没错,还是上次那个号间。

    不由得有些同情胖子薛驰了,这货估计又得吐一天。

    复试其实相对于昨天正场来说。重要性就稍逊色了些。大明对院试阅卷时间有要求,大约也就一个旬日。时间很紧张。为了加快阅卷度,按时完成阅卷工作。阅卷人主要看考生的头场卷子,头场卷子也只能看个大概。一般情况下,如果头场卷考得好,阅卷时给了高分(好评),阅卷人先入为主觉的你水平高,那第二场试卷分数基本上也低不了;如果头场考砸了,阅卷人可能就会带着有色眼镜来阅你的第二场试卷了。

    当然也不是说复试就不重要,阅卷人阅卷还是要看你答题质量的,尤其是八股文,有固定格式,比较容易公正的看出你的文章质量。

    击云板后试卷,数位衙役举着粘贴有题目的牌子在号舍前的过道供考生看题目。

    今日的考题较昨日而言,要少一些,两道四书八股文题,还有一道不太常见的试帖诗。其实明朝乡试、会试、殿试都是不考试帖诗的,即便是童子试也少见,因为太祖反感这个,不过中期之后太祖影响力减弱,童子试中也偶尔会有试帖诗,不过很少,而且评卷也主要是看四书八股文。

    两道四书八股文题目不像昨日那道子曰,比较正统,第一题是“过则勿惮改”,出自《论语》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第二题是一个长句子,“一乡之善士斯友一乡之善士,一国之善士,天下之善士斯友天下之善士”,出自《孟子》。

    这两道题都比较正统,对于经常做八股的学子书生来说都不算难,八股文做的怎么样,就看大家的功底了。

    不过最后一道试帖诗,却是一个陷阱,题目为“黄花如散金”。

    《礼记》中有句话是这么写的,“季秋之月,菊有黄花”,估计会有很多考生据此写试帖诗时写什么秋景啊菊花之类的,如果这样写的话那就大大的跑题了。

    朱平安看到这道题目时,却是有些感谢上河村那个腹黑蛮横毒舌的少女了,若非她,自己也要跑题了。

    上次归家,自己也多次去李家借书来抄写,但是也大多是四书五经八股之类的,那蛮横丫头有次便嘲笑自己是癞蛤蟆书呆子,被自己用语言捉弄后,这丫头便拿这句诗来问自己,结果自己说成菊花后,被这丫头嘲笑了许久,丢给自己一本诗集便嘲笑自己“菊花油菜花,平安呆蛤蟆,傻傻分不清。”

    诗集中连着有两篇古诗,南朝梁萧统的《文选》和唐代司空图的《独望》。二书有诗句“青条若总翠,黄花如散金”“绿树连村暗,黄花入麦稀”。因此,朱平安知道黄花不指菊花,而是指春天的油菜花,这试帖诗是要写春景的,不知会有多少学业不精的考生落入陷阱中。

    朱平安运笔蘸墨先将三道题都抄写在草稿纸上,然后便开始构思做起草稿来。

    时间在笔尖悄悄流逝,从朝阳到夕阳,慢慢天空的霞光也渐渐地淡下去了,深红变成了排红,维红又变为浅红,最后,当这一切红光都消失了的时候,朱平安便从江南贡院走了出来。

    “来来来,朱兄赏析一下我的这赋得黄花如散金,金风飘菊蕊……”

    朱平安刚出贡院,便听到一声熟悉的叫喊,抬头便看见胖子薛驰鼻子里塞着两团棉花,胖脸笑的跟菊花似的,一步一晃的自远处走来。

    菊蕊?

    朱平安一脸无语的看着胖子,好吧,胖兄,你还是回家让你爹给你捐个监生吧。(未完待续)

    ps:周六周末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