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花式秀恩爱
    得了吧,这算什么,要是将现代的那些个内涵笑话讲出来,那还不得被她们扭送送官啊。

    腹黑少女和包子侍女等人又羞又臊,纷纷嗔怪。

    不过这也给了朱平安一会的择书时间,将这一排书大体扫了一遍,从中选出了两本书,一本是朱子观读四书五经留下的感悟集锦。另一本则是八股范文集,这都是本朝流传出来的经典八股文,古代科举完试卷是要回本人的,因此这些经典八股文也得以流传出来。这两本书,无论哪一本,朱平安都很想带回去慢慢抄写。只不过碍于只能选一本带回去的规定,有些不知该如何取舍。

    “若是选择两本倒也可以,只是你得给我们讲讲走时没讲完的天龙八部继续讲一段。”

    在朱平安不知道如何取舍的时候,包子侍女在腹黑少女的暗示下话了。

    朱平安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于是她们又是拿出花生瓜子等小吃排排坐,尤其是腹黑少女李姝让小丫鬟等人将用冰冷藏着的海鲜拿到了这里,又将小铁炉子搬了过来,将很贵的银霜炭放入其中,现场做起了烧烤海鲜来。银霜炭点着火后,连烟都没有,做出的烧烤能最大程度的保留海鲜的原味,将坐在不远处讲天龙八部的朱平安吸引的频频往这看来。

    自然,又被腹黑少女趁机取笑没出息。

    “真是没出息,声音都夹杂着口水声了!”腹黑少女瞥了朱平安一眼,嗔笑道,然后施舍一样挥了挥小手,让包子侍女画儿将考好的海鲜选了一碟送去给朱平安。

    包子侍女选了一小碟送到朱平安面前,似乎还带着刚才花木兰典故的怨念,瞪了朱平安一眼,用力的将小蝶海鲜放在朱平安面前的书桌上,声音还有几分狐假虎威,“真是便宜你了,这银霜炭和海鲜是小姐刚让老爷派人送来的,今天刚到,真是便宜你了。”

    “多嘴!”腹黑少女嗔道,制止了包子侍女的小三八行为,不让她继续说话,又傲娇的看着朱平安道,“你快擦了口水,你那夹杂口水的声音恶心死了。”

    朱平安看着自己面前这一碟冒着香气的海鲜,略微有些诧异,这可都是新鲜用冰保存的海鲜,想不到自己竟然可以在山村吃到海鲜,看来腹黑少女整天傲娇也不是没有理由的,以前听说李老爷一直在外面跟一些徽商参股做盐米丝茶生意赚了不少钱,没想到竟是这般阔绰,为了满足小女儿的食欲,便可不计成本让人从沿海用冰运送海鲜过来。

    原以为只是一个土财主,现在看来,自己怕是远远低估了。这个年代,盐铁之利,怕是自己想象不来。

    明代是盐商资本的形成与展的重要时期。在明政府洪武三年(137o)实行的“召商输粮而与之盐”开中政策的辅助之下,明代的盐商迎来了黄金时期,尤其是叶淇变盐法和李汝华、袁世振实行纲运法以来,盐商更是迎来的大展。其中最重要的盐商之一就属徽商,徽商中的“大贾”、“上贾”通常就是盐商。而徽州盐商“咸萃于淮、浙”,集中在两淮和两浙开展经营活动,差不多也就是这片区域。

    想不到那个大腹便便的土财主竟是盐商大贾,倒还是蛮低调的,蛰伏于山村,想必是从沈万三的经历中吸取的教训吧。

    然并卵,跟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

    朱平安夹了一份蘸了调料的烤鱿鱼,口味纯正、色香诱人,味道鲜美,蛮Q的,再配上酱料的香味,口味简直一绝。

    “够了没,再不讲就将你赶将出去,以后休想踏门进来。”腹黑少女见朱平安吃了一份烤鱿鱼,回味起来没个完了,活脱脱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似的,不由鄙夷道。

    真是没耐心,美食可是需要耐心的,每一块肉都有它的脾气。

    在腹黑少女的催促下,朱平安又开始讲了起来。

    《天龙八部》中每一个人物都及其出色,剧情更是一个巅峰接着一个巅峰,这一次朱平安直接将少林寺一战讲完,乔峰以一敌三,把他的盖世神功,挥的淋漓尽致。

    听完这个剧情,腹黑少女心潮澎湃难以释怀。

    “今天就讲到这,我得回去温书了。”朱平安说完便起身去门口登记,然后便告辞离开。

    “别走啊,后面呢。”

    “就是,还早着呢,再讲点啊。”

    正在听的津津有味的老妈子小丫鬟纷纷开口挽留,朱平安只是回头笑了笑说下次再讲,便离开了。

    回到家距离做晚饭时间也并没多多久了,母亲陈氏已经在着手准备了,大哥朱平川也从山上回来了,带回了两只野兔和小半筐木耳竹笋等山上的山珍野味。

    回到房间,朱平安便将借来的书册铺放在靠窗的桌上,将笔墨纸砚一一准备好,便一字一句的认真抄录起来。

    最先抄录的是当代流传下来的经典八股文,在抄写的过程中,也能感受到明朝的八股文距离清朝八股文来说,还是稍逊一筹,毕竟清朝八股都已经延续了数百年了,在明朝也不过才短短百余年而已。明朝锐气,清朝更显成熟。

    抄完第三篇的时候,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铃铛的声音,朱父也赶着牛车回来了。

    心有灵犀吧,母亲陈氏也恰好做好了晚饭。

    晚饭又是非常丰盛,母亲陈氏更是逮住朱平安一阵喂,好像非常想要一顿饭就把朱平安养胖似的,鸡肉、兔子肉还有鱼肉,都把朱平安面前的碗堆得满满的了。

    吃过晚饭,朱平安要帮着母亲洗碗,却被陈氏以君子远庖厨为名赶了出来。

    这边才将朱平安赶出来,便将在院子里消夜的朱父给捉了进去刷锅。

    “不是君子远庖厨嘛。”朱父委屈的声音从灶房传了出来。

    “少来了,你算哪门子君子,就问你唰不唰朱守义?”母亲陈氏在灶房开始了河东狮吼。

    “唰。”朱父回答的干脆利索。

    然后便是母亲低声笑的声音传来。

    朱平安在灶房外听着,无力吐槽:真是花样秀恩爱啊!

    回到自己房间,点了油灯,朱平安又闷头开始了抄书大计,一个个工整小楷从笔下宛若活了一样,排列在宣纸上,看上去赏心悦目极了。

    月至正中,繁星嵌满夜空,朱平安才收拾好书桌,熄了油灯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