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二十章 又见伊人
    从老宅离开后,朱平安先回了一趟家。父亲早早的就去赶牛车了,大哥也去山上查看昨日下的套子去了,母亲一人在家缝荷包,看到朱平安从老宅回来了,简单问了两句,当得知老宅只给朱平安倒了一碗水后,母亲陈氏脸色有些不好看。朱平安忙又岔开话题,才抚平母亲陈氏的皱眉。

    和母亲聊了一会后,朱平安回到房间将自己之前从安庆府买好的一盒茶叶放在了书包里,又提了两只兔子,和母亲说了一句要去恩师那,母亲陈氏听后又取了一个篮子将院子里晾干的山菌蘑菇装了一篮让朱平安一并带过去。

    “现在新鲜蔬菜还没下来,这个也一块带过去给你恩师他们加菜。”母亲陈氏将装好的篮子递给朱平安,让他一块带过去。

    “嗯。”朱平安用力的点了点头,还是母亲想的周到。

    从下河村到上河村的路,朱平安走了无数次了,到恩师孙老夫子那也去了很多很多次了,可以说轻车熟路。

    孙老夫子夜不闭户,白天更不用说了,朱平安不用敲门就直接走了进去。

    孙老夫子不在院子里,师母在,师母在院子里孙老夫子栽种的竹子那,正忙活着松土呢。

    “师母。”朱平安远远的轻声叫了一声。

    忙着松土的师母抬起头便看到了提着兔子篮子走进门的朱平安,师母脸上带了笑容,“平安来了啊,怎么又拿这么多东西,快,快找个地自己坐下,等师母弄完这一处便给你泡壶茶喝。”

    朱平安憨笑了笑,走上前,从师母手里将锄头接了过来,嘴里说着,“我都迫不及待想喝师母泡的茶了,这松土还是我来吧。”

    “你这孩子。”师母看着被朱平安拿到手里的锄头,不由怪道。

    朱平安只是憨笑回应。

    师母洗了洗手,便去室内泡了一壶茶,端了两杯出来,放在了外面的石质桌子上。

    朱平安一边松土,一边问师母恩师怎么不在家。

    “哦,他呀,还不是因为你啊。你考了安庆府案,那老头子高兴的跟什么似的,恰好安庆府有老朋友叫他去做客,那老头子到现在还没回呢。人家倒好,忘了什么都没忘记他的竹子,还托人带信给我,让我给他的竹子松松土。”师母抱怨道。

    恩师孙老夫子种的竹子并不多,朱平安不一会就松完土了,洗过手后,便将师母泡好的茶端起一杯,慢慢的喝了一口,便称赞师母泡的茶好,然后趁着机会将从安庆府买的一盒茶叶送给了师母。

    师母推辞不过,便收了茶叶,不过很快朱平安书包里便多了好几个洗好的苹果。

    拜别师母后,朱平安便出了恩师家的院子。略微思索了一下,便往上河村另一个惯常去的地方走去。

    高宅大院,朱平安涉足而上,叩响两个大石狮子中间的大门。

    咚咚咚

    没有反应

    朱平安没有丝毫气馁,再次敲了房门。

    然后就听着里面传来不耐烦的声音,紧接着大门打开,一位大叔模样的人探出头来。

    “咦,怎么是你小子,哦,不,是小公子你。”门房认出朱平安后,想起了最近传的沸腾的镇上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童生消息,怠慢的态度变的恭敬了几分。

    “呵呵呵,又打扰李大叔美梦了,向您赔罪了,小子再来借书。”朱平安憨笑着拱了拱手。

    “瞧小公子说的,快进,快进。”门房李大叔将房门拉开,让朱平安进来。

    朱平安进门后向门房再次拱手道了声谢,便轻车熟路的往书房方向走去。

    就在朱平安往书房方向走到的时候,不太远的地方正有一个少年着感慨。

    温暖的阳光下,少年站在花了数百两银子修建的书房前,抄着手,又看了看脚下那一块就一两银子银霜炭,思绪万千,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赚钱,还是为了读书科举做官吗,做官之后呢,难道就没有追求了吗?

    比如我爹就......

    他陷入了沉沉的思考......

    这时朱平安从一边走了过来,同时另一个方向走来了扎着蓝色丝带髻,圆圆的小脸还带着婴儿肥的包子少女。

    包子少女看到了对面走来的朱平安,非常欣喜,不过却是先往那边站着的少年那走去。

    包子少女走到那少年跟前,说了一句,“你怎么还在这站着,你搬木炭的工钱是二十文,去前院找账房结账去,这儿不是你能呆的地。”

    “呃,嗯嗯。”那少年忙不迭的点头,便往外走去。

    这时,朱平安也看清那少年了,叫了一声,“俊哥?你不是跟着大伯母去你姥姥家了吗?”

    那少年听到声音抬头看到了朱平安,高兴的喊道,“小彘,你怎么过来了,快走,人家不让我们在这呆着。我在姥姥家呆的无聊,随意出来走走,没想到被当成了帮闲的,不过好在这家大方得很,搬了一个筐子,就给了二十文,呵呵......”

    呃......朱平安......

    “朱平安,你怎么来了,是来借书的吧,快进来啊。”包子少女远远的喊道,然后又冲着朱平安身边的那个少年喊道,“哎,那人,说你呢,快去前院结账去,这儿不是你能呆的。”

    朱平俊顿时如被雷劈了一样,脸都抽搐了,同样是老朱家的人,怎么差距这么大呢。

    朱平安向着被雷劈了似的的朱平俊解释了一句,“俊哥,我来借书的。”

    “哎,那人说你呢,快点走啦,这儿不是你能呆的,再不走,钱就不给你结了。”包子少女再次催促道。

    “哦哦,咳咳,那个,小彘,我就先走了。”朱平俊在包子少女的催促下,和朱平安说了一句便往前院走去。

    在朱平俊刚离开,朱平安便听到一声清脆好听如同百灵鸟一样的女声。

    “画儿,你皮痒了是不是,我要的银霜炭怎么还没搬来,爹爹让人送来的海鲜都要化冰了。”

    伴随着声音走来的便是这声音的主人,其实不用看,朱平安光听声音就知道是腹黑少女李姝。

    众位丫鬟老妈子环绕下,伊人齿白唇红,顾盼生姿,光看外貌能把人勾去魂迷了魄,但也只是外貌而已,内在,性格什么的,只能呵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