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思乡心切
    从安庆府返回下河村,路途百里之遥,绝非一朝一夕所能到的,等回了客栈再从长计议。

    风雨交加,回到客栈的朱平安已经浑身湿的不能再湿了。

    “哎呀,客官出门怎地也不带把伞,快快进来。”在门口屋檐下避雨的店伙计看到冒着风雨走来的朱平安,不由失色,连忙打开门请朱平安快些进去。

    大堂吃饭的人不多,因为风雨多数人在房间里没有出来,自己走前点的饭菜已经收拾掉了,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朱公子怎么湿透了,快些换身干净衣服,我让店伙计往公子房间送碗姜糖水,若有其他吩咐,公子知会一声便是。”客栈掌柜看到朱平安湿漉漉的走进来,忙走上前去递过去一件干毛巾,又安排店伙计去准备姜汤等物事,这可是自己店里住的第一位府案,让自己在附近几个客栈同行中得意不少,可得照顾好了。

    朱平安又湿又冷也没客套,接过掌柜递来的干毛巾,拱手道,“那就有劳掌柜的了。”

    一边擦着头脸,一边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刚回到房间,店伙计就已经将姜糖水并一些简单吃食送来了,然后洗澡水也准备好了。谢过店伙计后,朱平安喝完姜糖水,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了套干衣服,然后又将店伙计送来的吃食扫进肚里,舒了一个腰,顿觉舒服不少。

    外面风紧雨大,也不能即刻赶路,朱平安将自己的东西收拾规整到行囊后,便坐在桌前看了会书。

    装在书包里的书册有些潮湿了,尽管自己尽力护着了,可是纸张还是有些粘在了一起,朱平安费了好些时间才将书册重新收拾好。幸运的是,垂钓老者赠给自己的那本字帖纸张质量颇好,字体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雨天看书是一种享受,雨打纱窗风送清凉,泡一壶香茗,临窗下坐,展卷开读实乃人生一大乐事。

    朱平安靠窗静静享用字帖,却不知远在数百米外醉君楼荷尔蒙上头的雄性喧嚣几乎破了楼顶,木兰词所带来的持续酵,以及女校书墨儿扯下面纱露了俏脸……

    及至傍晚时分,房间内若是不点烛火已看不清书上的字,此时醉醺醺的大伯以及数位乡人摇摇晃晃的上了楼来,将朱平安的房门敲的咣咣响。

    朱平安打开房门便嗅到一股夹杂着土腥味的酒气扑面而来,门外大伯及几位乡人似乎在泥水里摔了脚,泥浆都挂到脸上去了。

    “啧啧,彘儿你走那么早真是太可惜了……醉君楼之女校书,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大伯朱守仁左半边脸满是泥水,此刻正露着一口白牙啧啧出声,对朱平安早走没看到女校书真容感到惋惜。

    呃

    怎么还背起《登徒子好色赋》了。

    朱平安有些无语了,不过大伯相对于他的友人来说还算好的,大伯的胖友人此刻又是翔一般堆到了地上,打着鼾声……

    “就是,咕……美啊,你真是太可惜了。不过,呵呵呵,倒是便宜了我们……”一个乡人大着舌头说话,张牙舞爪的比划,不知道实情的还以为他和人家女校书生了点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呢。

    “人家女校书本是要邀请你去房间弹琴喝酒的,你不在,谁让我们是你……是你乡人呢,也多亏了朱兄,我们才替你前去饮酒,呵呵呵,琴美人美酒美……”另一个乡人靠着门框,咧着嘴傻笑,虽只是听琴喝点小酒,但是这么近距离接触女校书,已经足够在其他人面前夸耀的了。

    朱兄一定指的是大伯了,也只有大伯才会这般。

    “今日一应花费俱被众人分担,安哥儿勿走,随我等在此备考……”

    “彘儿,大伯明日与你温书讲春秋……”

    朱平安看着站都站不稳,半身泥半身酒气,扬言要给自己温书讲春秋同备考大伯及诸位乡人,只能笑了。

    一直被他们打扰到夜半时分,才在店伙计的帮助下将他们送走。

    “大伯明日与你温书……”

    “明日醉君楼,我们备考院试……”

    醉的分不清东西南北的大波等人被店伙计抬走时,勿自喋喋不休。

    第二日,天色大好,风停雨歇,红日东升。

    朱平安揉着脑门苦笑着,从一家标行走了出来。

    电视剧害死人啊,想着从安庆府到下河村路途百里之遥,路途地形又复杂,而且古代又不像现代那么安全,即便是嘉靖盛世也时常会有不长眼的毛贼动单身行人的主意。从电视剧中看到镖局押送镖时也会有护送人的业务,比如某个锦衣卫的电影就是,便在安庆府寻找,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镖局,问了下路人,皆是摇头不知镖局,只有一人指了一处位置说那里有一家“标行”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

    这个朱平安倒是知道,标行便是镖局的雏形,镖局是在清朝才出现的,不过标行在明朝就有了,金瓶梅中就有记载。心想电视剧可能只是把名字弄错了吧,朱平安去了这家“标行”,打听一下,看看他们近期有没有去往靠山镇的业务。

    没想到,就闹了一个笑话。

    先明代的标行运的货物不是普通物品,而是贵重物(如奇珍异宝),再者,人家也从未有顺路送人的业务,就是带人也是贵重物的主人,不知道你的根底,怎么敢随便带你上路。

    有钱人自然会有护院相送,没钱的人就三五成群结伴而行,根本用不着镖局。

    所以,朱平安去询问的时候,人家就是一副看傻逼的架势。

    不过也并不是一无所获,标行的人告诉朱平安可以去车马行去问问。

    朱平安从标行尴尬的出来,便去了车马行,恰好车马行近期会有一队马车前往靠山镇,加上朱平安,人数倒也凑的差不多了,朱平安交了五钱银子银子押金,便领了一张木制的卡牌,上面刻着一匹马。

    一切准备就绪,就待明日便可前来车马行,乘马车前往靠山镇,然后就可以到家了。

    思乡心切啊。

    (今天来研究院报到,办理入职手续,更新时间可能会是在午休时间或是晚上。)

    &1t;/a>&1t;a>&1t;/a>